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旌旗戰八方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堪一擊

  就在朱褒加強牂柯城的防御時,嚴顏的大軍是勢如破竹地就來到了遵義城,離牂柯城也只剩下兩天的路程了。當嚴顏休整人馬準備一鼓作氣地沖到牂柯城城下時,朱提郡的主將魏延也親率三千人馬是直撲牂柯城而來,這頓時讓整個牂柯郡的人馬都變得緊張了起來。

  好在劉赟派出了黃權、王累等人去勸服那些牂柯郡的守軍,讓他們千萬不要與大軍為敵,劉赟的大軍只是來收拾朱褒的,與其他人并沒有什么干系。

  得到了黃權和王累等人的承諾后,牂柯郡里的豪族們這才漸漸地放下了心來。當嚴顏的大軍開到牂柯城下時,那城墻上的青壯們頓時嚇得連刀槍都拿不穩了。他們本就是一群莊稼漢,哪里真敢與大軍為敵啊,這時候有不少的人竟然丟掉了手里的武器,并朝城中是逃了開去。

  看著城墻上這亂哄哄的一片,朱褒差點沒被氣暈過去。當他剛想要攔住這些青壯們時,卻突然聽到城下的蜀軍們竟然吹響了進攻的號角來。

  原來是嚴顏看到城墻上已亂成一團的守軍后,便果斷地就下達了進攻的命令來。此時就見一隊隊的蜀軍扛著云梯就朝城墻邊沖來,而緊隨其后的則是沖城車及弓箭手們。

  當弓箭手們一到達射程的位置后,就立刻向城墻上發起了一波波的箭雨,射的那些守軍們是根本抬不起頭來。而中箭的青壯們更是比比皆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避過那些射來的箭羽。

  當其他人看到倒地不起的青壯們后,那逃跑的速度也更加地迅猛了起來,就連朱褒派出的監軍也休想擋住他們逃跑的腳步。

  就在朱褒感到恐慌之時,一名侍衛是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并向他稟報道:“啟稟主公,南門方向發現大批的蜀軍,并正朝我南門處襲來,還請主公派守軍前去增援。”

  “什么,又有蜀軍來襲,他們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蜀軍,我怎么沒有接到稟報。還有這支蜀軍有多少兵力,他們的主將又是誰?”

  “回主公的話,這支蜀軍是從朱提郡方向而來的,他們一定是派出了精騎并殺掉了我們的斥候后,才到達了這里。這支蜀軍大約有三千人馬,而他們打的主將旗號則是一個‘魏’字。”

  當朱褒在聽完這名侍衛的稟報后,差點沒嚇得坐倒在地上。只見他是哆哆嗦嗦地就說道:“我知道這主將是誰了,沒想到攝政王大人這么看得起我,不僅派出了嚴顏那老匹夫來對付我,竟然還將那魏延也派了出來,這是要將我趕盡殺絕啊。”

  就在朱褒感到絕望之時,他的從子朱頡也是一臉恐慌地跑了過來,并對他說道:“叔父大人,大事不好,有一隊蜀軍精騎突襲了我們的朱家寨,現在寨門已被他們攻破,二叔公特令我來向你求援。要是再不派出援兵的話,咱們朱家可就完了。”

  聽到朱頡的話后,朱褒是慘笑了一聲,說道:“我這里都自身難保了,哪里還顧得上什么寨子。劉子安,你好狠的心啊,你這是要將我朱家趕盡殺絕嗎?”

  此時的朱褒完全沒有了昔日的威風,只見他是披頭散發地逃回太守府后,就將整座太守府是封閉了起來。而此刻的蜀軍們已經沖進了牂柯城,使得牂柯城里的守軍們是更加地混亂了起來。

  當嚴顏和魏延同時出現在了太守府的門前時,嚴顏就忍不住地說道:“文長,老夫老矣,恐怕上陣殺敵的機會也不多了,不如就把這次立功的機會讓給老夫吧,讓老夫也能在攝政王大人的面前略表寸心。”

  “老將軍,不是晚輩不想讓出這功勞來,實在是主公帳下的能臣武將太多了一些,想要立功完全得自己爭取,否則就沒有這個機會了。像這次入漢中和西川一樣,那馬孟起三兄弟還有主公身邊的典韋和許褚,哪個不是武技高強的猛將,你覺得我能跟他們比嗎?所以還請老將軍看在末學后進的份上,提攜一下我們這些晚輩們吧。”

  魏延的話說的嚴顏是目瞪口呆,而跟隨嚴顏一起來的楊任和楊昂則是苦笑不已。他們都是跟著劉赟一起來到西川之地的,并且也看到了劉赟身邊的那群驍勇悍將。正如魏延所說的那樣,想要在劉赟的面前建功立業,就得先有那群悍將的實力才行,否則連口湯都不會給你剩下。

  就在魏延與嚴顏兩將討價還價之時,那太守府的門突然被打了開來。只見數十名侍衛是舉著雙手就從里面走了出來。當其中一名侍衛被帶到了魏延與嚴顏的面前時,那名侍衛就說道:“兩位將軍,我家主公已經懸梁自盡了,就連他的家小也被他帶去了地下,還望兩位將軍賞我家主公一具全尸吧。”

  “什么,朱褒那龜兒子自裁了,他怎么可以這樣,我還等著拿下他向攝政王大人請功呢。”此時的嚴顏是忍不住就飚出了他的地方方言來。

  而魏延同樣是咬牙切齒地說道:“這個該死的朱褒還真是不堪一擊啊,咱們這還商量著留他一條小命,他就自己去見閻王了,而且還把自己的家小也帶了去,他要不要做得這么絕啊。”

  就在魏延氣得跺腳之時,一旁的劉樻卻走了過來,并小聲地對他說道:“文長兄,朱褒可是牂柯郡的豪族,就算他人死了,但家族還在。如果我們這時候去攻打那朱家寨的話,說不定還能撈到不少的功績呢。”

  聽劉樻這么一說,魏延頓時就來了精神。當他向嚴顏辭別的時候,嚴顏早就看到了他們的小動作,于是呵呵地笑了兩聲,就說道:“你們這是要去朱家寨吧,我勸你們還是別去了,因為那里早就被張嶷那幫小兔崽子給攻下來了。我也是在進了牂柯城才得到的消息,沒想到攝政王大人還真是算無遺策啊。”

  嚴顏的話說的魏延和劉樻兩人是面面相覷,他們也沒料到劉赟竟然把朱家寨這么微小的細節都給算了進去,這讓他們還怎么建功立業啊。而且這個朱褒也確實太弱了一些,他們還沒有盡全力這家伙就已經自裁了,早知道這樣當初又何必要造反呢,這不是把自己的家人也給連累進去了嗎?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广西快3技巧 股票分红到账怎么查询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11选5推荐号码 股票如果亏完了会怎么样 宁夏11选五平台 广东36福彩开奖走势图 2020好股票推荐 辽宁十一选五彩票网站 排列5基本走势图2000期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第24期 股票推荐分析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浙江11选5彩票官方攻略 北京快三的走势图怎么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