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旌旗戰八方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殺雞儆猴

  就在典韋和太史慈退出大殿的時候,劉赟又對賈詡說道:“我記得這衛家好像是名將衛青的后人吧,可惜了他們竟然會選擇與我作對。”其實劉赟之所以會想起這個衛家來,也是因為那衛家出了一個衛仲道,在演義中衛仲道生于漢建寧元年,同時也是衛覬的二弟,不過衛仲道從小體弱多病,衛家為了給他沖喜所以才取了蔡邕的女兒蔡文姬為妻,可惜這家伙還沒來得及進洞房就一命嗚呼了,因此蔡琰才又被打發回了蔡府,并在董卓逃往長安時,被匈奴左賢王劉豹給擄掠了過去。衛家是河東世家,在那里有著很高的聲望。初興于漢名將衛青,被立為皇后的衛子夫,衛氏家族就是從那一刻起平步青云的。

  之所以讓劉赟有些惱火的是;這個衛家竟然串聯其他家族準備與他作對。并且衛家的家主衛覬還給曹操去了一封書信,在書信中提到關中各家族愿意幫助曹操來鏟除劉赟的暴行。很可惜這封書信竟然落到了太史慈的手里,而衛覬派出的那名家將也被太史慈是生擒活捉了起來,所以太史慈才把那封書信的內容是稟報給了劉赟。而劉赟也正好可以借助這次機會向關中各世家提一個醒,那就是千萬別跟他作對,作對的下場就是一個死字,而且還是滿門抄斬。

  現在劉赟的anbg是越來越重,因此他的心也變得越來越堅硬了起來,這社會就是一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世道,所以由不得他有半點的心軟。正所謂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人的殘忍,因此劉赟才要樹立起一種震懾力來。

  當典韋率三千重騎包圍了衛覬的家后,便立即砸開了大門就沖了進去,凡是敢與他們兵戎相見的人一律是格殺勿論。當典韋與一群重騎兵殺氣騰騰地闖進后院后,剛好看到了衛覬從后院里出來。而典韋并不認識衛覬,當他抓住衛覬并得知了他就是衛家的家主后,頓時是哈哈大笑地說道:“衛覬,你攤上大事了,知道不,我家主公請你去大殿上走一趟。還有把文丑和公孫續給我交出來,否則我不介意把你們衛家的人全殺光。”

  當衛覬聽到是劉赟要找他時,頓時就感到了不妙,而此刻又聽到典韋要找文丑和公孫續時,他立馬就知道衛家完了,而且還連累了所有的家人們。

  就在衛覬死活不開口時,典韋還真開始殺起了人來。從衛家的家仆到直系親屬,他是一刀一個,人頭滾滾。最后終于有人撐不住了,才說出了文丑和公孫續藏匿的地方來。

  原來衛覬將兩人藏在了一間地下密室里,當典韋用濃煙將兩人從密室里熏出來后,典韋就指著文丑說道:“前日在戰場上讓你給溜掉了,今日你典爺爺要活劈了你這丑鬼。”

  而文丑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逃走了,于是也放開了手腳說道:“要不是主公的兩個兒子不爭氣,你還真以為你們攻的進長安城里來嗎?既然主公已死,我文丑今日也隨主公去吧,等來世咱們再爭個高下。”說著文丑是拔出了自己的佩劍就朝典韋是攻了過去。

  典韋可是步戰的好手,甚至比馬戰還要強上一分。只見典韋在呵呵地笑了兩聲后,兩支重戟就狠狠地砸在了文丑的佩劍上,當場震得文丑是連退了好幾步。

  就在文丑咬了咬牙,又死命地朝典韋沖過來時,典韋依然用雙戟是擊打在了他的寶劍上。兩人在交手了二三十個回合后,文丑的寶劍終于承受不了典韋的重力,很快就被典韋的雙戟是擊成了兩截。

  而就在文丑失神的一剎那,典韋手中的月牙戟就劃過了他的脖頸,而文丑在噴出了不少的鮮血后,終于是倒在了地上,沒過多久就氣絕身亡而死。

  典韋在干掉了文丑后,便叫人將他的尸體也一起是帶出了衛府。至于那公孫續早已嚇得是癱倒在了地上,并被騎兵們是繩捆索綁了起來。

  當典韋押著衛覬及他的家人來到大殿上時,劉赟并沒有多說什么,反而是來到公孫續的面前說道:“公孫續,你父親雖然有些飛揚跋扈,但他對異族人從來沒有手軟過,我敬你父親是一條好漢,所以我不會殺你。而你也會被押往幽州,去給你父親守墓吧。”

  公孫瓚死后,劉赟還真沒想過要殺他的家人,畢竟公孫瓚也曾與他并肩戰斗過,所以當他看到公孫續時,只想讓他安安靜靜地過完這輩子。

  不過對于衛覬一家人,劉赟可就沒有想過要放過他們了。只見劉赟站在了衛覬的面前,就說道:“衛伯覦,你還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嗎?”

  說起來這衛覬也算是三國時期的名人,同時也是曹魏zhengan中頗有見識的政治人物。特別是在魏文帝曹丕、明帝曹睿時期,衛覬極其重視法律制度的恢復和建設,因此常呈奏意見,匡正時弊。就連曹操在世時,一些重大決策也常請他來參謀,所以這衛覬也絕對算得上是有大才之人了。

  可惜此人不為劉赟所用,也因此給他的家族帶來了殺身之禍。當劉赟將那封書信拿出來的時候,衛覬就知道自己完了,不過他在慘笑了一聲后,就說道:“攝政王,與你作對的事情我并不后悔,因為這都是你逼出來的。你每占一個州郡,那里的世家門閥都會受到你的打壓,難道你攝政王就真容不下我們這些家族嗎?別忘了你濟南王府同樣也是世家門閥,而且還更是皇親國戚呢。”

  聽到衛覬的抱怨,劉赟搖了搖頭說道:“我并沒有刻意去打壓你們這些世家門閥,而是你們世家門閥一次次地挑戰我的底線。同時我也并沒有想去學王莽,雖然我也在推行新政,但至少我還給你們世家門閥留了一條活路。可你們卻偏偏選擇了要與皇權共治天下,這可能嗎?正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而你們為了自己的私利竟于國法而不顧,那要你們這樣的世家來又有何用。孟子曰;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可你們視人命如草芥,并且還吞并大批的良田,讓百姓們是無田可種。同時你們在朝堂上更是官官相護,欺上瞞下,這大漢的江山就是敗在你們這群腐臣手中的,你說你們該不該死。”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股票论坛之荐股之王 麻将游戏单机破解版 六合财富网两肖两码 最新微信股票群 下载真人麻将 nba吧 九游大厅透视挂免费下载 今日股市今日股市行 网赚投资项目 浙江6+1预测 期期提前15分钟验证区 福州全民麻将下载 360直播中超 卡卡棋牌斗牛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记录 每天稳赚50元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