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次元共享群 > 第五零六章 沃邦侯爵計劃通行

  青學的網球排名賽在周末進行。除了部長手冢國光外,每個人要打四場。勝場數排名前二的晉級,成為青學網球部正選成員。

  越前龍馬遇到的第一個對手很普通,是個二年級。

  盡管對方一臉桀驁,好像是守關BOSS一樣,還往地上吐了口口水,甚至對越前龍馬放出‘一年級就好好在場邊撿球,不要奢望成為正選成員’的狠話。

  可事實證明,他有BOSS的心,沒BOSS的實力。

  越前龍馬甚至都沒怎么喘氣,也沒用體內OFA的力量,輕輕松松6:0拿下一局。

  場外,海膽頭乾貞治放下手里的本子。本子攤開的那一頁上,基本沒記錄什么東西。

  “對手太弱,只收集到一些很普通的數據。”

  看了眼正認真收集數據的乾貞治,陽光帥哥菊丸英二很的笑了笑。

  “今年的新生,看起來很有活力啊!”

  ……

  打完這一場,臉上一滴汗都沒有的越前龍馬感覺很無聊,還有點失望。

  “這就是青學的實力?”

  別說是經過三天魔鬼訓練,比之前強了十倍的他。這對手的水平,連他小學五年級的時候都不如!

  他松了松兩只手上重二十公斤的束帶,又提了提重五十公斤的褲子,拽了拽重四十公斤的背心,拿著網球拍,找了堵墻進行基礎訓練。

  午飯的時候,越前龍馬和兩個同為一年級,非常,但現在還沒被他記住名字的同學一起吃飯。

  “喂,越前,你沒有搞錯吧?”

  拿著普通便當盒的崛尾和水野,看著越前龍馬面前那分量十足,都夠四五個人吃的三層豪華便當,露出非常夸張的神。

  “這么多東西,你吃得下嗎?”

  “可以。”

  越前龍馬輕輕點頭,然后展現出了讓兩人驚訝,乃至驚恐的進食速度。

  他的嘴就好像一抬粉碎機一樣,不緊不慢的將食物放進嘴中,然后以勻速上下咀嚼,吞咽,接著繼續。

  只用了十分鐘,他就吃完了整整三層便當,旁邊兩個龍一副驚為天人的樣子。

  “能吃這么多,怪不得龍馬你這么強!”

  “哦。”

  越前龍馬認同的點了點頭。

  吃得多,消化的多,就能讓更多的能量變成自己的力量,當然也就會變得更強。

  雖然只是兩個普通人,卻能明白這個道理,還不錯嘛。

  吃完午飯,越前龍馬走到室外,進行網球的平衡訓練。

  也就是單手握住球拍,將網球不停的上顛,保持手感,備戰一會兒的比賽。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遇到看起來難對付的對手,見面就要開大招——這是沃邦侯爵教他的。

  下午,越前龍馬的對手還是二年級成員,名為海堂薰。

  一開始,越前龍馬很輕松的就獲得了第一球的勝利,感覺和上午的對手一樣弱。

  但第二球,當越前龍馬將球回擊道底線附近,站在網前的海堂薰迅速回撤。

  他將右腳的重心往左靠,同時,握住球拍的右手大幅度揮拍,利用離心力令球產生強烈回旋。

  用這種方式打出的網球,就好像蜿蜒前行的蛇一樣,在場上劃出了一道令人難以捉摸的曲線。

  “是蛇球!”

  聽著場邊圍觀者發出的驚呼,越前龍馬扯了下頭上的帽子。

  “真無聊。”

  只是區區一個曲線球而已,至于嗎?

  難道這些人只是云網球好者,從來不看職業比賽?

  真不知道老爸為什么要我來這種地方打球。

  想著雜七雜八的事,越前龍馬腳步不停,橫跨半個場地,嘭的一聲,打回了海堂薰的蛇球。

  五分鐘后,他輕松拿下了這局發球局。

  “看來一年級的已經完全陷入海堂的陷阱里了。”

  然而,看著1:0,海堂薰暫時落后的比分,桃城武反而笑了出來。

  “蛇球其實只是餌。他真正的目的是讓一年級的疲于奔命。一年級的體力,可比不上二年級。”

  “啊?”

  “什么?”

  “那龍馬他?”

  在三個一年級為龍馬擔心的時候,比賽還在繼續。

  2:0,3:0,4:0……

  看著龍馬的分數越來越高,這下子,桃城武笑不出來了。

  “這個一年級的體力,難道是怪物嗎?”

  明明海堂薰都已經開始氣喘,但越前龍馬依然是之前那云淡風輕的模樣,只是輕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顯得氣定神閑。

  雖然他和海堂薰一樣,都在場上跑來跑去的揮拍。但兩方一對比,很容易就能發現,越前龍馬打得很安逸。

  這種安逸讓海堂薰既憤怒,又失落:這代表著,他對越前龍馬一點威脅都沒有。

  同時,其他上一屆的青學正選,全都將注意力集中了過來。

  “哎呀,看起來海棠要輸了喵。”

  菊丸英二臉上依然是那副陽光的笑容,對一旁的大石秀一郎笑道。

  “那個一年級的,在體力上根本深不見底啊!”

  看著龍馬那輕松的模樣,龍崎教練一張老臉笑得和菊花一樣。

  “真不愧是南次郎的兒子。這一次的排名賽,有意思了!”

  ……

  “6:0,比賽結束!”

  當裁判宣布比分,全場比賽一個球都沒拿下的海堂薰,著臉離開了球場。

  在體力和技巧上,他被龍馬完敗了。

  “真無聊。”

  感受到上一屆青學正選實力的越前龍馬搖了搖頭,收拾東西回家。

  ……

  晚上,越前南次郎根本沒問龍馬比賽結果。

  現在和這小子打,自己不出全力都有點要翻車的意思。尤其是時速高達六百公里的‘smash回擊’,根本不是人類能接住的球。

  現在,要他去和一群初中生比賽?那完全沒懸念啊!

  第二天早上,越前龍馬對戰乾貞治,又是一個6:0。

  越前龍馬全程感覺不到壓力,就是普通的回擊,然后乾貞治依然一分沒得。

  連續兩次將上一屆的青學正選剃成光頭,已經完全說明了龍馬的實力,就連手冢國光都有點被激起戰意的意思。

  但考慮到自己受傷的左手,他暫時按住了這個想法。

  下午,龍馬的對手是個二年級的無名小卒,依然是6:0。

  到了晚上,吃完晚飯,越前龍馬突然對南次郎說道。

  “老爸,我想打職業網球。”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黑龙江22选5玩法中奖规则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商 湖南丫丫麻将有什么技巧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兼职网赚项目 辽宁35选7中奖规责 四肖八码免费资料领取 下载贵阳捉鸡麻将 网上赚钱方法大全 遇乐升级中国游戏大厅遇乐升级安卓 深a股票代码 打码赚钱哪个网站好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技巧 20选5走势图 四川麻将怎么玩初学 正规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