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次元游歷日記 > 第25章·開花開花!

  “唔姆唔姆,既然你們讓我來選一個項目的話,那么我可以告訴你們,哪涼快去哪呆著去”

  張哲看著面前的吉爾伽美什與劉秀二人,她們兩個是不是真的閑著沒事在這里爭來爭去啊?你們到底有沒有身為王的自知之明啊?要知道現在烏魯克四面八方都是敵人。

  魔獸,森林,惡靈還有個空中掠奪者。

  先不提這些事情,單單說惡靈吧,現在烏魯克城市內惡靈已經泛濫成災,甚至回來一趟都能夠碰到一個想要偷襲卻撞在槍口的蠢逼,不過··

  既然她們兩個想比賽的話,那么就用這個當做比賽的內容如何呢?張哲看了看吉爾伽美什,高傲的臉龐上似乎充滿了不屑,而劉秀則是帶著好奇的盯著自己。

  被兩個帝王這么看著,就算是張哲也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就心里的結果來說,他還是會偏向于劉秀一點,畢竟大家都是老鄉··

  “咳咳,剛剛開個玩笑,既然你們想要比賽的話,那么不如來清除烏魯克內的惡靈吧”

  張哲將話語說了出來,如果是處理烏魯克的惡靈,那么吉爾伽美什肯定不會拒絕,因為這是對她有好處的事情,至于劉秀的話應該也會同意,畢竟記載中··

  她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帝王,陪同她征戰天下的所有武將都得到了善終,根本沒有人會去反抗她,不··不能夠這么肯定,只能說反抗她的都··

  “朕同意了,區區魑魅魍魎,朕一劍鎮壓之”

  “哈哈哈哈,既然你也同意了,那么本王豈有拒絕之理?張哲··能具體的說一下嗎?”

  看到兩人都同意了之后,張哲在心中點了點頭,隨后整理了一下語言之后,張哲這才緩緩的開口說道··

  “就用現在開始吧,現在至明日清晨時分,誰討伐的惡靈數量多,那么就算是誰的勝利”

  “朕接受了”

  “本王不會輸的”

  “那么好,請你們開始表演吧”

  張哲嫌棄似的擺了擺手,其實他真的不想接下這個任務,但是仔細一想··如果自己不找人解決惡靈的話,那么安娜有很大的可能再一次用上次的錢來雇用自己。

  然后讓自己陪著她去清理這些惡靈,雖然并不介意陪著可愛嬌小的安娜去完成任務,但是秉著能者多勞的情況,而且還有兩個閑著吵來吵去的家伙。

  讓她們兩個去豈不美哉?

  吉爾伽美什和劉秀對視了一眼就離開了,夜里吉爾伽美什要處理的事情就會變少了,正好用一夜的時間去完成任務,明天還可以繼續工作,至于劉秀的話··

  她雖然十分的溫和,但是在某種情況下也是不認輸的存在··

  “好了,趁兩個吵鬧的家伙都離開的時候,我們開始享用晚餐吧”

  “不愧是張哲,輕易的做到了我們做不到的事情,讓那兩個王灰溜溜的離開了”

  “不不不,梅林··她們自然是知道我的想法,只不過身為王的她們不會拒絕對民眾有好處的事情,而我也只是利用了這一點而已”

  張哲拿起了一塊烤肉,沒有猶豫就直接咬了下去··

  -

  深夜

  今夜的烏魯克格外的吵鬧。

  時不時就能夠聽到什么王之財寶,甚至就連晚上的流星都比平日里多上許多。

  根據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牛若丸小姐的回答,她說她從來沒有看到過吉爾伽美什王這么努力的樣子,平日里她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但是今夜意外的非常努力,雖然造成的動靜不小,但是并沒有什么人員的傷亡··

  “流星,真美啊··”

  人類的生命就好像是流星一樣,百余年轉瞬即逝,對于這些所謂的神明,英靈··又或者說是夢魘,精靈之類的生物,它們都有著漫長的生命可以供它們揮霍。

  但實際上··最后掌握世界的也不是什么神明,更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弱小生命又短暫的人類。人類大概可以稱之為奇跡的種族吧。

  “哦呀?在看流星嗎?劉秀小姐的實力還真是恐怖呢!”

  “···”

  “雖然王很努力的樣子,不過那些惡靈都聚集在劉秀的身旁了呢,啊哈哈··真不愧是帝王呢”

  “我說,你能不能先從窗戶上下來,從上往下伸著個頭你不怕腦淤血?”

  “真失禮啊,夢魘可是不會腦淤血的哦”

  “就像是紅魔族不用上廁所?”

  梅林一邊抱怨著一邊無視了張哲的話語,蹬著兩條小粗腿在房頂上吃力的想要鉆進窗戶來,看到兩只小短腿觸碰不到窗戶下沿的樣子,張哲默默的將手伸出去接住了她的小腳。

  在踩到東西之后梅林的嘴角緩緩上揚,但是緊接著就嘟起了嘴,似乎一副很不愉快的樣子··

  “姆,一定要接好了哦!”

  “放心吧,就算是這個特異點毀滅了,我也會接好你現在的這雙小腳的”

  梅林是這么笨拙的存在嗎?張哲不得而知··但是作為亞瑟王的導師,在怎么說也不可能這樣吧?而自己卻又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八成是因為她的相貌太具有欺詐性了吧?

  人類總是會去呵護弱小的存在,尤其是對方也有著人類的特征,只要不是丑出天際··那么就一定會有人喜歡它。

  梅林突然松開了抓住房檐的手,緊接著身體向后倒去,張哲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梅林拽了進來,看著一臉尷尬笑容的梅林,張哲揉了揉太陽穴··

  “你想要干什么?現在已經很晚了··”

  “哦,你房間還蠻大的嗎?難道不歡迎我來玩嗎?”

  “歡迎倒是歡迎,但是你見過有誰大晚上不睡覺從屋頂上往別人的窗戶里鉆嗎?”

  “小鳥游六花!”

  “那是誰?別說這些了··你想要做什么,趕快,我今天和那個豹人打了半天,已經很累了··”

  對于張哲赤裸裸的逐客之意,梅林沒有任何反應,就在張哲打算將她趕出去的時候,梅林卻突然坐到了床上,然后將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白色的長發如同瀑布般灑在了床上。

  難以想象一個嬌小身材的長發會如此的誘人,而看梅林的樣子似乎也是想引誘張哲一樣··難不成這就是魅魔的通性嗎?不不不,梅林可不是什么簡單的家伙。

  “你在烏爾使用的是花之魔術對吧?”

  “···”

  ?

  你不是應該引誘我,然后讓我當一會禽獸嗎?為什么現在又突然蹦出這句話來了?張哲眼神中僅存的一絲期待也化為烏有,雖然他不可能對梅林出手。

  但是幻想一下總沒有犯罪吧?

  不過她是怎么就看出來那是花之魔術的呢?說起來她似乎被稱之為花之魔術師來著,畢竟之前她走路的時候都帶著花朵··難不成自己的花之魔術就是從她身上摳出來的?

  不可能吧?但是也不能全盤否定··

  “的確是花之魔術,不過我掌握的還不到家··”

  “既然如此就讓可愛可愛善良誠實的梅林親來給你講解一下,花之魔術該如何使用··”

  “你為什么用了兩個可愛··”

  “不要在意細節啦··”

  梅林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了一把扇子,當著張哲的面打開遮住了一半的小臉,看著扇子上的四個大字,這四個字絕對是漢字,可問題是梅林學過漢語嗎?

  而且你這有錯別字吧?毀人不倦??

  “那個啥,其實我覺得我的花之魔術挺好用的,就不用勞煩你費心了·”

  “唔姆,在意細節的人可不會討人喜歡哦,要知道這可是我無償的教導,別人想都不要想呢!”

  “這··”

  張哲看著梅林的眼睛,看著她沒有絲毫轉移視線的樣子,張哲陷入了沉思··如果她真的是想教給自己更高級的花之魔術,那么自己也不吃虧。

  最重要的是梅林的確還挺可愛的··多一份力量也沒有什么不好的!

  “那么就拜托你了,梅林老師!”

  “!!”

  “怎么了?”

  “再,再叫一遍!”

  “梅林老師?”

  這個梅林是怎么回事,眉宇之中充斥著喜悅,身體小幅度的抖動著,就好像是在忍耐什么一樣,難不成她對老師這兩個字沒有什么抵抗能力嗎?

  不管了,能升級一下花之魔術豈不美哉··

  -

  次日·清晨

  陽光如同甘露般灑在了大地之上,整個烏魯克就好像是鍍了一層金一樣,遠處看去就好像是黃金的帝國一般。

  天已經亮了,距離比賽結束也僅僅只剩下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了,整個烏魯克也開始熱鬧了起來··

  “前輩,早上好!”

  “早上好,瑪修!今天也是元氣滿滿的一天呢!”

  “當然了前輩!”

  “話說回來,瑪修能麻煩你去叫一下張哲嗎?估計王一會就要回來了吧?”

  立香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畢竟這兩個王比賽動靜的確是有點大,如果她們兩個辛苦了一夜回來之后,卻發現評審還在睡覺的話,那么一定會心懷不滿吧?

  最重要的一點是··

  藤丸立香將手放到了胸口,在吉爾伽美什王和劉秀王兩人之中,給她最危險的并不是看上去高傲的吉爾伽美什王,而是那個一直非常溫和的劉秀。

  感覺就好像是,如果對她出手的話,那么一定沒有好下場··藤丸立香拿起了抹布開始擦桌子,不管那么多了,至少她是自己的從者,肯定不會害自己的。

  而瑪修此時也已經來到了張哲的房間外,剛打算伸出手敲敲門,門卻突然被推開了。

  在瑪修一臉驚恐的注視中,梅林打著哈欠從里面走了出來,衣衫不整,發型凌亂,在哪凌亂的白發上還插著幾朵漂亮的玫瑰花,在看到瑪修之后梅林揮了揮手。

  “早啊,瑪修··”

  “梅··梅·梅··”

  “啊哈哈,不要激動,張哲說他房間蠻大的,歡迎我來玩,所以我就來玩了··”

  玩?

  瑪修的臉瞬間變得鮮紅欲滴,下意識的抬起雙手捂住臉蛋,玩的意思也就是說··梅林和張哲他們兩個做了··做了那種造小孩的運動嗎?先··現在該怎么辦!

  怎么說比較好呢··前輩,你在哪里啊··

  與瑪修害羞的捂住臉蛋不同,梅林則是一副調笑的表情,在看到瑪修這幅模樣之后再也忍不住笑意笑了出來··

  “哈哈哈·瑪修你真是太可愛了!”

  “造··造··造··”

  “瑪修,冷靜一下··”

  原本還打算看瑪修可愛表情的梅林也有些慌神了,這明顯是快要暈過去了吧?要是等她醒過來解釋一下的話,那么自己八成又要被說一頓了。

  想到這里梅林不由得一怕,隨后連忙出聲解釋道··

  “我只是和張哲在床上下棋而已啊!”

  “在床上下棋?”

  “對下棋!你看我身上插著的花,誰輸了就插一朵花,所以衣服才會這樣的··你可不要誤會了啊”

  梅林說謊的技巧一套一套的,但是她認真的話也會展現出不同于身體的成熟,瑪修似乎相信了梅林的話,滾燙的臉蛋也逐漸的恢復了回來。見到這里梅林才松了一口氣。

  然后對著瑪修擺了擺手··

  “那么我先下去了,張哲一會就出來了”

  “嗯,我知道了”

  梅林走下了樓,瑪修立刻看了看樓梯附近,確定了梅林離開之后這才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張哲的門前,一顆小腦袋瞬間探了出去,隨后便被面前的景色驚住了·

  整個房間內開滿了花朵,明明是不存在花朵的地方,卻在一夜之間開滿了數不清的花朵,無數美麗的花朵將張哲擁簇在了中心,而張哲則是一臉懵逼的看著周圍的話。

  良久,瑪修才回過神來··

  “那個,張哲··一會吉爾伽美什王和劉秀小姐就要回來了··”

  “啊,我知道了,我一會就下去”

  “那··那個··”

  瑪修似乎有些結巴的樣子,看到瑪修這樣樣子張哲反而好奇了起來,將開在身上的花朵輕輕的散去,隨后張哲才看向了眼中閃爍著精光的瑪修。

  看著她的視線一直放在花上,張哲也猜到了她的想法··可能是因為花朵很好看,所以想要一朵吧?

  “我知道了,你進來隨便挑吧,我收拾收拾就下去”

  “謝謝!”

  “不用客氣”

  沒有在意瑪修在挑選什么樣的花朵,而張哲此時也將視線放到了技能上面,經過了梅林一夜的教導,花之魔術居然已經MAX!準確來說這已經不是花之魔術了。

  雖然是花之魔術師梅林的指導,但是自己其實完全沒有聽清楚她講得任何事情,唯一知道的就是時不時出現的升級聲,而花之魔術這個技能也已經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花之魔法的技能··

  而這個技能怎么說呢,似乎是有點東西的樣子,得找個機會試驗一下,花之魔法和魔術到底有什么不用的地方呢?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大地棋牌手机版官方下载 福建体彩22选5开奘结果 南粤36选7中奖计算 股市行情大盘分析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山西11选5第二期什么时间开奖 四川金7乐2019走势图表 贵州11选5基本走势图 qq分分彩资料群 贵州快3走势图安卓 正规打字兼职赚钱平台 什么是资产配置 澳门516棋牌中心 股吧论坛股票 分分彩一期一计划软件 炒股交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