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求魔問道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潛在的威脅

  大里,白鳳把朱兒劈頭蓋臉一頓訓斥。

  平時的她端莊典雅,此刻她臉上白里透紅。

  “好了,趕緊把銅鏡撤走。”白鳳站在銅鏡旁邊,厲聲道。

  “大姐,你看呀,葉某某他怎么這樣欺負那丫頭。”朱兒一手抓著一枚靈果,一手摟著靈烏。

  “老三,你也要跟著她胡鬧嗎?”白鳳又開始訓斥靈烏。

  靈烏乖巧的點點頭,想站起來,又被朱兒拉到邊。

  “大姐,你別欺負老三嘛。你看你看,葉某某他從哪兒學的這么下流無恥的姿勢!”朱兒指著鏡子大叫,撇頭瞅了白鳳一眼,“大姐,你別生氣了,吃果子?我這還有幾塊干,要不要嘗嘗?”

  外面的長廊里,閻英豪大步走來。

  腳步聲鏗鏘有力,在修長的過道清晰可聞。

  來到大的門前,門也不敲,直接推門而入:“三位大人,你們是不是給那三個家伙指派任務了?怎么就我一個被晾在一邊?誒……大人你們在看什么?”

  大里空空dàng)dàng),也不見下人。三女不成體統的坐在地上,湊在一面銅鏡,一人面前放著一個果盤,也不知道在聚精會神看些什么。果核還有吃剩的東西扔得到處都是,那三人在地上坐姿也隨意,哪里有什么大妖王的樣子。

  “出去!”朱兒腦袋都不抬一下,一道靈力轟來。

  閻英豪壓根什么都沒弄清,就“哎呀”一聲慘叫被轟出大,大的門也隨之關攏。

  他倒皮糙厚沒什么大礙,就是摔得有些難看。

  “下次沒我們的命令,不準進來。”那門里面還傳來朱兒的大叫。

  閻英豪抓抓腦袋,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那三位了。隔著門大喊:“那個,大人你們是不是有什么好東西想背著我偷偷藏起來啊,我大不了回避就是了嘛,用不著跟我發火啊。不然你們告訴我是什么唄,我不是大嘴巴,保證不說出去。”

  “滾!有多遠滾多遠,滾到妖界盡頭去!”門內傳來朱兒的喊聲。

  閻英豪又抓抓腦袋,心說那三位肯定是有什么好東西要背著自己。自己跟她們風里來雨里去這么久了,有什么好背著自己的。咂了咂舌:“大人,那個,你們有好東西我不過問總成了吧。我就是想問問,你們是不是給白浩然他們三個下達了什么指令?我閑著也是閑著,你們讓我也去唄!”

  “那件事旁人去得,就你去不得。”門里又傳來聲音。

  他又抓抓腦袋,心說什么叫旁人去得,就自己去不得。

  “你若是想去也可以。”門內突然傳來白鳳的聲音,“只是你若是去了,也許會后悔一生。我話已至此,你若執意要前往,我們也不會攔你。如果你決定好了,就去滿星谷吧,他們三人都在那兒。

  ”

  閻英豪愣了一瞬,眼角有幾道皺紋出現。在門口稍微躊躇了幾下,來回踱了幾步,轉就走。

  ……

  中州,蛟龍族和白虎族領地的交界之處。

  街道上大隊大隊的妖將走過,就連妖尊都時不時的出現。

  試煉雖然結束了,但萬妖大會的慶典還沒結束,中州依舊是一片繁華氣象。

  街道之上人聲鼎沸,人群絡繹不絕。

  一間飯館里,不少妖族武者匯聚在里面。

  兩個武者對飲而坐。

  “誒,你說,這中州氣氛怎么感覺怪怪的。好像從試煉結束就是這樣。”青衣男子端著酒杯,望著門外的街道。

  街道上又是一隊妖將經過。

  “誰說不是呢,這幾天妖將妖尊頻頻出沒,好像有什么大事要發生了一樣。”另外一個黃衣男子朝他敬了一下,將杯中酒水一飲而盡,吐出一口酒氣,“好好一場慶典,該不會有人敢在四大家族的領地作亂吧,那就是不知死活了。”

  “誰知道,不過說起怪事,你有沒有聽說過一件事。”青衣男子接過話題,“三場試煉結束以后,聽說好些參加過試煉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大變,甚至有的變得六親不認。”

  “對對對,這件事我也聽說了。”黃衣男子連連點頭,“不光是這件事,我還聽說一件怪事。聽說蛟龍族族長的小兒子,好些是在試煉之后就突然行蹤不明了。試煉的前十名,其他三族繼承人都在其列,唯有蛟龍族的那個人不在,聽說好些是叫閻成舟的。如今還發布了懸賞,倘若誰找到他,只需要通報他的所在,就有一大筆獸靈石拿。”

  “真的?有多少?”另外一個男子聽見有錢財可拿,耳朵立馬豎起來了。

  “這個數。”黃衣男子筆出五根手指。

  “我的乖乖,真不愧是四大家族的人,光是通報就有這么多,該不會是那個閻成舟犯了什么事吧。”青衣男子嘖嘖兩聲。舉杯與對面碰了一下。

  這不過是酒后閑談,誰也沒有放在心里。

  酒過半巡,菜過五味,就在他們兩人天南地北的談著的時候,一道人影從店門口邁步而入。

  “喲,客官來了,快里面請!”小二興高采烈的迎上來,“在整個滿星谷,就我們這家酒樓菜色最齊全,客官能選我們這兒,肯定是眼光好!”

  他一邊接客,還不忘吹捧一番。

  滿星谷,那是蛟龍族和白虎族的交界處一處峽谷。因為夜晚仰望谷口,能看見漫天星河,故而得名。

  峽谷寬大,下方同樣住人,集市街道一樣不少。而且因為風景的緣故,很多人喜歡在這里喝夜酒。這里也是中州一處家喻戶曉的觀光圣地。

  小二迎接著人走進酒樓,途中下意識的打量而過,赫然發現

  來人居然是蛟龍族的人。

  蛟龍族特征明顯,一般看上一眼就能分辨的出來。

  “這位蛟龍族的客官,準備吃點什么?”小二畢恭畢敬。

  小二倒是洋溢,可自從男子走進這里,周圍就變得肅靜起來了。

  男子走進來,也不坐下,僅僅就是站在酒店的中央。小二在旁邊詢問幾次他也不答。

  “小二,結賬!”有客人叫到。

  小二點頭哈腰的跑過去。

  “小二,這邊也結賬!”另外一邊也同時傳來聲音。

  “這邊的賬也結一下!”

  一時間,竟是同時十幾桌的客人出聲。

  小二一頭霧水,在人前忙得不亦樂乎。

  最先結完賬的,轉就準備走。可剛剛走到門邊,蛟龍族的男子輕輕抬手,一道靈力激而去。

  只聽砰的一聲,正出門之人,腦袋應聲爆裂,紅的白的灑落一地,無頭尸軟軟的倒下。

  那些想要離開大門的人,全部停下腳步。那小二打翻一個茶杯,一股坐倒在地,雙腿打著擺子。

  “殺……殺人了……”小二舌頭打結,應該是想要大叫,可發出來的聲音又嘶啞,又低沉,幾乎顫不成聲。

  男子輕輕一笑,再一指點出,小二的軀,像是西瓜一樣炸開。

  “問我吃什么?我是來吃人的。”男子發出輕蔑的聲音。

  有人已經嚇得腿軟了。

  “閻成舟,等……等一下,我們沒有惡意,不……不要殺我們!”

  雖然不是所有人都認得他,可總有人認得。

  四大家族聯合發出通告,正在尋找的那個名為閻成舟的人,就是眼前這個人。

  從他進到酒館起就有不少人認出他了,可還沒來得及通報,就死了兩個。

  “你……你想要干什么?為何阻我們出去?”有人嘶啞的問。

  閻成舟根本就沒想跟他們廢話,神識掃過整個酒樓:“都是一群廢物,連個有用的人都沒有。”

  手指輕輕一點,一道勁氣分化為百,每一道勁氣指向一個人。

  一時間,慘叫聲不絕于耳。

  “不要!住手!我們沒想通報你的位置!饒了我們!”

  “救命,救命啊!”

  “饒了我們,饒了我們吧!我們給你做牛做馬,饒我們一命……”

  不斷的有求饒之聲響起,可那些聲音,大多只是響起一瞬。勁氣肆虐之下,幾乎都是命喪于此。

  閻成舟出手,那是何等的威力。而這個酒館里,大多是一些外來之人,很多都是來游玩的,哪有什么高強的實力,僅僅是被他這一通亂炸,人群一片片的隕落。

  偶爾有想要反抗的,可根本不及近,便被他的勁氣洞穿。

  等一切重歸平靜,整個酒館里尸橫遍地,地面上鮮血匯聚了淺淺的

  一層。

  閻成舟神識掃過,眉頭微微一動,走向一個角落。

  “還算有個有用的。”

  角落里還縮著一個人,也不知是用了何種手段避開了他的攻擊。

  閻成舟一手捏在他的臉上,雙眼和他對視。沒消幾息,又重新將他放開。

  “大人,大人饒命!”那人跪在地上,渾都在發抖。雖然躲過了第一次攻擊,但閻成舟若要趕盡殺絕,他根本不可能有活路。

  可還不等求饒兩聲,他突然臉色大變。哀嚎一聲,抱著頭在地上一陣翻滾。前一刻還相安無事,可下一刻就仿佛經歷著世間最殘酷的酷刑。

  那武者慘叫聲不絕于耳,體不斷的痙攣。這種掙扎沒持續多久,沒消一陣,掙扎停下了,然后無聲的站了起來。

  只是這一次,他整個表都發生了改變。冰冷,無,又或者說是傲然,和閻成舟如出一轍。

  短短的一會,他由內到外,甚至氣質,都仿佛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和閻成舟對視了一眼,相視而笑,并肩走出酒館。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平特肖规律原理公式 四川麻将入门基础知识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排 北京快中彩奇偶走势图 四码中特免费精选结果 腾讯分分彩任选二漏洞 免费网赚平台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直播 22选5开奖结果及历史 pk10 一肖是哪个好 北京快乐8所有开奖结果 海王捕鱼内购破解版 广东36选7奖池剩余金额 单双中特一 友乐广西麻将南宁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