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小說 > 江湖聽風錄 > 第八百九十八章 劍成

  “再見了,天行!”

  紅漪縱身躍起,人已到了熔爐上方,下面便是能夠熔金煉鐵的熊熊烈火,她的裙擺已被火焰抓住,騰的一下燒了起來。

  在炙熱的火焰面前,她只能閉上眼睛,可眼里的淚水仍如斷線的珠子一般,一粒接一粒的掉在熔爐里,落在赤鱗上。

  她本以為自己就要與爐中赤劍融為一體,可就在這時,云天行忽然出現在了她的上方,一把攬住她的腰,將她從熔爐上帶了下來。

  兩人身上都引上了火,云天行抱著她在沙地上滾了幾圈,才將兩人身上的火焰撲滅。

  紅漪淚眼道:“為什么要攔我?”

  云天行在她上面,雙手撐地,眼淚撲簌簌的落在她的臉上,發了瘋似的吼叫著:“你在做什么?想以身祭劍嗎?誰叫你這么做的!回答我!”

  紅漪咬著嘴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想看看他,可卻看不清,原來視線早已被淚水模糊。

  他從來沒吼過自己,這是第一次。

  她不怨他生氣,他越生氣就說明他越在乎自己,她不但傷心,心里反而有些高興。

  可他似乎是動了真怒,因為他的眼淚簡直像決了堤的江河,奔流不息。

  他的兩條手臂也在發抖,不,不止手臂,他的整個人都在發抖,她從來沒見到他抖得這樣厲害過。

  她好高興。

  她伸出纖長的手指,輕輕撫摸著他掛滿淚痕的臉頰,而他卻打開了她的手,從她身上離開,大步走到熔爐前,一腳將那大熔爐給踢翻了,爐中火炭包著赤鱗都傾倒了出來。

  她驚住了。

  那熔爐里裝的是他日夜不歇打了幾個月的劍,這熔爐一倒,這劍不就毀了嗎?

  她站了起來,慢慢向他走過去,從后面環腰抱住他,將臉頰貼在他的背上,輕聲道:“別生氣了好嗎?”

  云天行拿開她的手,一言不發,徑直走了。

  紅漪咬了咬嘴唇,又跑去跟上,去拉他的手,但又被他甩開了。

  熔爐翻倒,火炭雖然從爐里倒了出來,可依舊在燒,火焰不再赤紅,而已轉成了純青。

  不知何時,上空聚集了大片烏云,就在兩人從熔爐那里走出不遠后,轟的一聲,一道紫雷從天而降,正落在那赤鱗劍上。

  赤紅火劍被紫雷擊中,登時飛了起來,在空中不知旋了多少個圈子,“嗤”的一聲,斜插在了淺水中,在水面上激起一陣白氣。

  突如其來的雷聲,把兩人嚇了一跳,回身去看,只見一道道紫雷從天而降,轟在水面上,掀起漫天水霧,而那霧氣當中,隱隱透出一線紅芒,正是那赤鱗劍。

  異象只持續了片刻,便倏然不見了。

  天上烏云消失,水面也恢復了平靜,只見淺水處一劍斜插水面,正是赤鱗,其周圍粼光閃閃,卻是一片死魚。

  兩人愣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云天行走入水中,將赤鱗劍拔出,拿在手里細細端詳,但見:其體赤紅如血,映紅了半邊天;其鋒薄如蟬翼,斷水亦可無痕。劍成時,紫雷降世;歸竅時,山河失色。彈一彈,清亮如龍吟;揮一揮,血雨伴腥風,果然是一柄好劍!

  紅漪笑道:“成了,成了,你把爐子踢翻,我還以為劍會毀了呢,竟然真的煉成了。”

  她大概從來沒這么高興過,一面說,一面拍著手,還一面蹦跳著,帶起的水花打濕了云天行半邊身子。

  云天行捧著劍看了好久,忽然又落下淚來,咬了咬牙,將赤鱗劍拋入深水中,轉身走了。

  紅漪驚道:“你干什么啊,好不容易煉成的,干嘛把它丟了?”見云天行走得更急了,又喊道,“我知道你在生氣,我也知道是我不好,我跟你保證,以后再也不做傻事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云天行沒有回答,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出了她的視線。

  紅漪跺了跺腳,道:“人家這么做,還不都是為了你,干嘛不理人家,真是的。”轉身跳入水中,撈劍去了。

  忘川河邊泊了一條大船,是在一個多月前準備好的。

  此船可同時容納十人,還算比較寬敞,畢竟河水渾濁,誰也不知道水下隱藏著怎樣的怪物,船太小了不安全,所以他們就多費了點心,造了一條大船。

  此船雖大,樣式卻十分丑陋,畢竟只用一時,能載人就夠了,好不好看,誰也不在乎。

  此時天已黑了,司空劍南在岸邊生了個大火堆,正坐在旁邊烤兔子肉,這時,云天行拎著事先準備好的食物來了,連聲招呼都沒打,直接跳到船上去了。

  司空劍南往火堆里扔了兩根干柴,喊道:“臭小子,怎么就你一個人,我閨女呢?”

  云天行沒有回答,只將東西放到船艙里,便倒在甲板上睡了。

  司空劍南沒收到徒弟的答復,面上有些掛不住,叫道:“臭小子,為師問你話呢,我閨女她人呢?怎么就你一個人來了?喂!你有沒有聽到為師的話?”

  云天行還是沒有回答。

  司空劍南“咦”了一聲,站起來向船上望了一眼,見云天行側躺在甲板上,背對著他,也不知是睡著了還是故意裝睡,撓了撓頭,口里嘀咕著:“這臭小子怎么了,連聲師父也不叫,為師可沒得罪他吧?難道是因為那赤鱗劍?一定是這樣的,他費心費力打了幾個月,我卻叫他毀了,他生氣也在情理之中。罷了,罷了,小孩使性子,等出去了,我再給他打一把就是。”

  司空劍南又走到火堆旁坐下,忽然又站了起來,心想:“不對呀,要是為師得罪了他,我閨女可沒得罪他吧,兩個形影不離,哪一天分開過?如今只他一人來了,我閨女哪里去了?”

  司空劍南又喊了幾聲,云天行仍是躺在那里,根本不理。

  此時天色已晚,紅漪不知去向,司空劍南就這么一個閨女,如何不急?問吧,云天行不理,回去找吧,白猿王又不在這里,路途險惡,不好回去,他一時也沒了主意,便背著手,在河邊來回踱步。

  “嗚……”

  不遠處忽然傳來了一陣嗚咽聲,云天行耳朵一動,手掌摸上了太阿劍,但并沒有起身。

  司空劍南卻已將佩劍拔出,向暗影里一指,喝道:“誰在那里,出來!”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优异 fg美人捕鱼彩金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丨 pk10走势图 11选五浙江走势 老丁博客 英雄联盟时时乐为什么一直输 小说投稿赚钱的网站 吉林11选5助手 五分彩公式 bet365百家乐 网络推广赚钱平台 腾讯分分彩不倒翁打法 香港护民图库彩图网址 赵风采20选5预测号 22选5基本走势图表近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