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太丘之上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藥園之抵達

  太丘之上朝陽大陸篇第二百二十八章藥園之抵達在后續的搜尋中,李玄罡沒有再見到類似于煉丹閣這種地方,也沒有再見到與之前的猿型傀儡相類似的東西。

  倒是遇到的坍塌建筑多了一些,因此他和僵大就顯得比之前更加繁忙。

  因為抱著賊不走空的想法,遇到的所有蘊含有靈氣的材料,只要能帶走,那他們就肯定不會將其放過。

  甚至由于東西太大、太多,李玄罡還不得不選擇中途就它們扔到界源空間,否則他和僵大的儲物袋根本就裝不下。

  其中,一些稍有價值的就存放在巖壁下的洞府中,而沒有什么價值的東西就直接扔到了靈田旁邊的空地上,打算將其化為靈氣。

  就這樣走走停停,并反復的打開空間,以至于最后李玄罡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和僵大在這片建筑群里收集了多少東西。

  反正,巖壁下的洞府中木架已經不夠用了。有很多低階的礦石材料,都被李玄罡先用幾個儲物袋裝著,然后才放進去。

  不過總體來說,他和僵大在整個搜尋過程中還算是波瀾不驚,十分順利!

  等這次行動過去,界源空間將那些材料消耗完,相信其靈氣濃度又會有所提升,說不定能一次性提到接近二階中品。

  ......

  當李玄罡最后一次從界源空間中出來,他吞下界源珠,收好三才隔靈陣,然后轉身看向前方,發現自己離這片建筑群的最后一棟建筑已然不遠。

  表情變得嚴肅,眼睛也半瞇著,視線突然往上移,看著擋住自己目光的那座巨大山峰。

  過了片刻,似乎是決定好了什么!

  他頭低下來,僵大站在他身后的一步處。

  “僵大。”

  “在。”

  “我需要你去辦點事情......”

  ......

  不到半個時辰,李玄罡獨自一人從一片陰暗中走了出來,到達了這片建筑群的最后一棟建筑。

  不過由于他需要收集的東西實在太多,因此耗費的時間也久了些,等他來到這里的時候,鐘御柯等其余五人都已經在這里等著他了。

  于是李玄罡加快步伐,待離的近了,才拱手,用帶著一點歉意的語氣開口道:

  “諸位道友,實在抱歉,在下遇到點事,來的晚了一點!”

  鐘御柯見他也已經來了,于是就起身與他說了幾句。

  “不算晚,李九道友看樣子收獲頗豐!”

  李玄罡微微一笑,半分認真,半分戲謔的回道:

  “遇到點麻煩,收獲確實是有一些,但比起諸位來,應該也是不足一提。”

  眾人不可置否,也沒有要深究的意思,隨著鐘御柯的大手一揮,六人便一同進入了身后的最后一棟建筑之中。

  走在眾人身后,李玄罡不經意的轉頭看了一眼,仿佛還能看見被他留在原地的僵大。

  另一頭,在李玄罡離開了差不多一個時辰,僵大估摸了一下時間,發現差不多了,于是也將黑雷釬拿出來,提在手中,并轉身往右邊走,幾個騰躍之后,便消失在了一片建筑群當中。

  前方,一片靈氣盎然的密林正等著他!

  ......

  ......

  這最后一棟建筑也沒有什么特別的,不過是大了些。

  跨進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十余根巨大的紅色柱子,然后就是空空蕩蕩的一個大殿。

  此處寂靜無聲,耳邊除了眾人的腳步聲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余雜音。

  李玄罡覺得這地方有些詭異,于是暗自在心中提高了幾分警惕。

  很快,在鐘御柯的帶領下,他們穿過那些巨大的紅色柱子,來到了這處大殿的最里面。

  這里有一個大約三丈高度的石階,石階之上是一塊范圍足夠站下數十人的巨大圓形平臺。

  李玄罡打量了幾眼,看出那平臺也是用一種不知名的礦石材料所堆砌而成。

  “諸位,最后一步了!”

  鐘御柯出口,然后率先往石階上走去,而聽到他剛剛說的這句話,眾人也都反應過來。

  “莫不是這石階之上,就有通往藥園的通道?”

  抱著這樣的疑惑,他們跟在鐘御柯的身后,略帶有一絲警惕,拾階而上。

  這處臺階并不高,只需片刻便到了頂處。

  當停下腳步,李玄罡站在眾人之間,往前看去,只見這塊圓形的平臺中央,有一處專門隔離出來的地方,乍眼一看,有些像一個祭壇。

  不過在這祭壇的兩邊,各立有一塊雕刻出復雜圖案,并向內彎曲的弧狀石頭。

  陸平川似乎是看出了什么,他向前一步,走到鐘御柯的身旁,盯著那處祭壇,開口確認道:

  “莫非這就是通往那處藥園的通道所在?”

  鐘御柯扭頭,看了看他,隨即回答道:

  “不錯,正是此地!”

  說完,他就走向前去,站在那處祭壇的前面,然后從儲物袋里取出了一塊碧綠色的令牌。

  將這塊令牌放在手心摩挲了一下,隨即一揮手,將其投射而出,下一刻,這快碧綠色的令牌居然在那兩塊立著的弧形石頭中間懸空而立。

  見此情景,李玄罡等還站在原地的眾人都露出幾分驚訝。

  而另一邊的鐘御柯此時卻顧不得和他們解釋,在那塊碧綠色的令牌懸空而立之后,他便雙手飛快的掐動法訣,絲絲靈氣在他的手指間纏動。

  終于,在鐘御柯的操控之下,那塊碧綠色令牌突然光芒大作,瞬間就把整個祭壇籠罩了進去。

  而他手中的動作也開始變慢,直至最后一個法訣完成。

  身體定格,鐘御柯在一片白光中突然大喊了一聲:“開!”

  隨著他這一聲“開”,眾人腳下的整個平臺都開始發生異變。

  無數的光線從腳下出現,不斷的朝著中央的祭壇蔓延,并且在蔓延途中,在整個平臺上形成了一幅詭異的圖案。

  當所有的光線都匯集于中央的祭壇,這處祭壇的光芒一下子變得更加耀眼。

  李玄罡不由得將眼睛閉了起來,并且抬起右手進行阻擋。

  但好在這樣強烈的光線也沒有持續多久,當發現周圍的亮度開始下降,眾人把手放下,將眼睛睜開。

  而眼前的一幕讓他們感到無比震驚。

  原來,在那祭壇左右立著的兩塊弧形石頭之間竟然出現了一層淡綠色的光幕。

  眾人心中對此有了幾分猜測,但還不是很確定,于是他們都不自覺的向前走了一段距離,往前靠近。

  鐘御柯此時也已經將掐動法訣的雙手放了下來,看著眼前的這一層淡綠色光幕,臉上露出幾分欣喜。

  “諸位道友,如果不出意外,穿過這層光幕,我們就能進入真正的藥園之地!”

  李玄罡將神識蔓延過去,發現那座祭壇竟然有一種隱隱的空間波動,他不免有些驚訝。

  因為在他所能認知的事物之內,只有一種事物能夠簡單的窺探到空間的奧秘。

  這種事物便是傳送陣,而每一座傳送陣都至少是一座品階達到五階的大陣。

  難道這處祭壇也是一座傳送陣?

  ......

  ......

  和李玄罡存在相同疑惑的人不少,鐘御柯只是一掃他們的神情,就知道他們在擔心什么!

  于是他對著眾人笑了笑,開口解釋道:

  “這處祭壇并不是一座傳送陣,而是一座連接藥園與外界的通道。”

  “至于這上面的空間波動,其實是那遠古宗門為了保證藥園的安全,所以想辦法將傳送陣給簡化了。嗯......嚴格來說,其實也算是一種傳送陣,只是傳送的的距離被壓縮到了極致。”

  經過鐘御柯這么一解釋,眾人立馬就明白了這處祭壇的作用。

  李玄罡往前繼續走,偏頭左右看看,視線之中尚能看見平臺的邊緣,歲月流逝所帶來的點點斑駁。

  當他看著周圍的一切之時,甚至還能想象出萬年以前,那些遠古宗門的弟子,通過這個通道,在藥園和這片空間中的不停往返。

  或是種植靈植,或是采集靈植,又或是完成宗門布下的任務!

  既然最后的通道已經打開,眾人也沒什么好提前準備的,隨著鐘御柯率先穿過光幕,消失于此處空間,后續眾人就都陸續上前跨入這座通道。

  李玄罡還是位于最后,當他站在光幕之前,向里面跨出一步,隨即整個人就都淹沒了進去。

  霎時間,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便涌進了他的腦海,那種感受很難形容,等他出現在另一個陌生的地點的時候,腦袋還暈暈的,像是被人用什么東西狠狠敲了一下。

  待他搖了搖腦袋,恢復腦中的清明時,周圍已完全變了一番景象。

  ......

  鐘御柯、陸平川等人站在前方不遠處,目視前方,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李玄罡從身后一個與來時差不多相同的祭壇走下來,走到他們的身旁站定,同樣往前看去。

  前方是一片盡頭是一座矮小丘陵的平地,這片平地之上,分出了大大小小的不同區域,看其樣子,是種植著不同的靈植。

  而且其中有不少的區域都還有靈植存在,各色的都有,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無一而同,但皆散發出濃郁的生機。

  其中最令人矚目的是,有一些被單獨隔離出來的藥圃,它們的周圍被一些禁制阻擋著,看不見里面的靈植情況。

  不過,能夠被這樣特殊對待,想來里面的靈植品階絕不會太低。

  很快,李玄罡在一個足足有一百余畝的靈田中,看見了自己無比熟悉的一種二階靈植。

  “那是......朱丹草?”

  下意識的想將神識探過去,好看看那些沒有被禁制隔絕的靈植的品階,但沒想到,神識剛剛離開不到五丈,便不能再往前移動了。

  而且,越想往前延伸,神識就越像是陷入了泥潭,久了居然還有一種暈眩的感覺。

  于是得知此地還有古怪之后,李玄罡趕忙將自己的神識給收了回來,再次用目光去進行探測。

  將自己視野中能看見的區域都給看了個遍,他在心中想到:

  “既然沒有被禁制保護的靈植當中有朱丹草這種二階靈植,那想來其余普通靈田和普通藥圃當中的靈植品階也是如此。”

  “不過具體情況,還得進去之后才能得知!”

  正當李玄罡考慮完這些之后,鐘御柯也收回了目光,他扭頭對著身旁的沈柳月說道:

  “沈道友,接下來可能就要麻煩你了!”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新疆11选5手机助手 足球直播006 上海时时乐合法吗 30选5最高奖金多少 股票平台开户哪个好 飞鹰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打麻将怎么玩 大智慧股票软件下载 36选7兑奖规则 下载闲来麻将安卓 贵州11选5玩法规则对照表 捕鸟达人流量多的 极速赛车是骗局吗 澳洲快乐8开奖记录 通达信股票软件 藏宝图45612两肖两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