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我在末世種個田 > 第656章 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聽說,是因為接到了舉報,說靜姝私藏了糧食。

  小劉殷切的遞給了靜姝她專屬茶杯,還補充一句:“外面冷,快喝點水。”茶是沒有的,條件撿漏。

  李成龍像是學到了什么似的對小劉豎起了大拇指,瞧瞧人家這工作做的,怪不得姐不接他的水呢。

  靜姝點點頭自然的接過水,然后看向別墅的兩邊人馬,一波是大廈的武裝力量小隊,有十幾人擋在別墅門口前。

  一波是嵐少帶著一群看鬧的大學同學,當然,周圍還圍滿了人。

  “聽說有人私藏糧食,搜刮出來就是大家平分。”

  “平分才能有多少?一會他們進去搜的時候我們趁亂進去,順手拿點。”

  ...

  金霸霸哼了一聲,不過到底是摸了摸口袋里的酸疙瘩,他可不希望靜姝的私糧被搜出來充公,不然他可就一點都吃不到了。

  李成龍也摸了摸口袋里的酸疙瘩,大步走了上去:“都吵什么吵?發生什么事了?”

  李成龍可是隊里的二把手,李曰天的親侄子。

  “李隊長,我們接到這些人的舉報,說這個別墅私藏了糧食。”張山大聲回答道。

  金霸霸也走了上去,不滿的問嵐少:“怎么回事啊你們?閑的沒事做了?是誰舉報的?”

  是哪個不開眼的想打他酸疙瘩的主意的?不行,今天必須要好好表現一下讓靜姝刮目相看,然后給他很多個酸疙瘩。

  人群里沒人說話,江長科跳出來指著嵐少陽怪氣道:

  “是嵐少舉報的,他非要舉報的,我攔都攔不住啊,你說大家都是同學,你舉報了對你有什么好處?你這種人就是見不得別人好。”

  嵐少的臉色鐵青又透著紅,這是給臊的了,明明劇不應該這樣啊,面對金霸霸的目光,嵐少少有的結巴起來:“并不是這樣的...”

  “那是哪樣的?”金霸霸叉腰問道,同時不滿的打量著嵐少,原本覺著這人懂得看人眼色,會把人服侍的舒服,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打他酸疙瘩的主意。

  不是說好了舉報是匿名舉報,并且屬實會獲得獎勵嗎?這不是坑人嗎?這么多人都在這...而且今天腦子不知道抽什么風,就過來舉報了,退一萬步說,直接派湯圓那個沒腦子的女人送死不好嗎?

  嵐少可經不住這種‘坑同學’的罵名,只能說道:“我只是開個玩笑,同學們也太認真了..”說著使著眼色給幾個女同學。

  江長科一副你騙鬼的表。

  在女同學眼里,嵐少的地位還是很高的,特別是幾個關系好的,比如湯圓就站出來說話了:“就是,也就是想看看靜姝還有啥吃的么。”

  “純粹是好奇..”

  金霸霸叉著腰滿意的點點頭,給李成龍給了個眼神:“看,是開玩笑呢,誤會了,都散了吧。”

  李成龍也很滿意:“行了,張山,散了吧,是個誤會。”

  張山也準備撤走呢,人群里又走出來兩個人。

  “不行,不能就這樣算了,之前我們聽這個小哥說他有證據,明明從來沒去食堂吃過,肯定是有私糧的。”

  “對先搜搜!”

  嵐少的臉色變得紫黑起來,他特么什么時候說過這些話?

  金霸霸氣的叉腰想罵起來,嵐少什么個玩意,這些話都往外說,嵐少拼命的搖頭,雖然他不在乎靜姝,但是還不想得罪金霸霸,奇怪,這金霸霸什么時候占到靜姝那一邊了?

  這時候,又有幾個人喊了起來,要搜別墅。

  靜姝皺著眉頭,望著突然出現的幾個人感覺有點詭異,他又望了望人群中拉低了帽檐的男人,那是將食物藏在廁所地道里的大吉!

  大吉發現靜姝在看他以后,就扭頭走了。

  靜姝還沒生氣呢,李成龍倒是先生氣了,敢和他靜姐作對,就是和他作對!

  李成龍一把扯過了張山的喇叭直接喊道:“安靜,你們搜個的別墅,我看你們就是想趁亂偷點好東西。你們都不想吃晚飯了是吧?我倒是看看今天誰特么說靜姝私藏糧,要搜別墅的,來來來,都站出來。”

  靜姝扶額,李成龍咋罵開人了?還著急了?

  果然,這么一說,便有人開始反擊了:

  “喲,你們這是不是官官相護了?還不讓搜別墅了?”

  “這肯定有貓膩。”

  連嵐少似乎都感覺到了有轉機,湯圓低下了頭,握緊了拳頭,她比誰都希望靜姝能倒霉,可惜,不知道這段時間靜姝偷偷吃什么好東西了,竟然還長胖了。

  別誤會,在末世里,長胖是夸人的詞,是代表羨慕嫉妒恨的。

  靜姝其實很想說,搜,你們盡管搜,搜出一點吃的我跟你信,不過別墅里還有不少的蛇和蟲子,把你們咬死了可別怪我哦。

  就在吵嚷的時候,突然響起了槍響,接著,又一支隊伍來了。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李大隊長來了。”

  整個大廳才安靜了下來。

  李曰天帶著人來了,他一個凌厲的眼神就讓現場徹底安靜了下來,他走上了臺子用喇叭說道:“可以搜,為什么不能搜?剛剛是誰說要舉報搜別墅的先站出來,你,你,你還有你是吧,站這里來。”

  李曰天指著幾人。

  嵐少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我不舉報。”開玩笑,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剩下幾個人有點遲疑。

  李曰天繼續說:“舉報普通人是不需要這么麻煩的,但是你們要舉報的靜姝不普通。

  對了,忘記給你們說了,我們現在大廈2000多人吃的食物,紅線蟲餅全部是靜姝一個人提供的。

  你們下一頓的飯有沒有,我們大廈所有人接下來吃的飯,都要靠靜姝了。甚至接下來很多天都要靠她了。

  藏私糧?一個人為大廈提供了這么多食物,救了這么多人的命,每天自掏腰包給你們食物,你們竟然還要舉報她?

  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李曰天的呵斥聲音徘徊在整個大廈,一時間,大廳寂靜無比,沒人說話。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极速赛车是哪里的彩票 600797股票行 免费福州麻将app 河北十一选五每天走势图 甘肃11选五专家预测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任三 浙江20选5号码走势图 香港中特精准网 小她理财平台可靠吗 二四六天天免费资料大全 欧冠积分 最新熊猫棋牌 今日山西快乐10分走势 中国股票指数 深圳富贵棋牌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