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快穿之我只想種田 > 第1733章 封閉?(五更,結束,睡覺,求月票)

第1733章 封閉?(五更,結束,睡覺,求月票)

  一大堆人,三三兩兩成群被困在這里,估計也是由各個流沙陣一樣的陣法陷阱弄進來的。

  進來了,出不去,人就多了。

  但這些人估計都沒想到眼前會送來一人一貓。

  “無闕青丘?”

  不知道是誰在良久沉默后,恍惚嘀咕了一句。

  似不太敢相信。

  因為在他們印象里,這個無闕的女弟子似乎鮮少落單,無闕大大小小的人都十分庇護她。

  怎么就落單了呢,而且看起來狀態不太好,臉色蒼白,體態羸弱。

  不過這也不奇怪,進了這兇險山洞,又陷落此地,不狼狽才怪。

  可狼狽歸狼狽,卻并不難看。

  相反...很好看的樣子。

  不少人還在回想某人剛剛出水的一幕,眼下自然更難挪開目光,哪怕有那礙眼的胖貓擋著。

  而秦魚目光一掃,心里咯噔一下。

  絕了,今天這霉運。

  這里就沒幾個跟她交好的,十之八九都是對她懷有惡意,要么就是中立看情況的投機主義者。

  哪怕是納青忻在場,秦魚也不覺得對方會一再庇護她。

  但相比而言,好像是比何烏流,烏泰跟元星光這些棒槌好一些。

  不過即便如此,秦魚也沒打算親近誰。

  這種處境下,越顯得獨立,越讓對方忌憚且搖擺不定。

  所以秦魚顧自出了水,拿出一件外袍給自己披上,抱著嬌嬌踱步走過去,也沒開腔,就是目光一掃,神色淡淡的,走到距離這些人不遠不近的一塊空地盤腿坐下。

  眾人神色微妙,頻繁打量她,猜忌紛紛。

  尤其是元星光這些人,都在揣度這個人是否油盡燈枯,還是在虛張聲勢。

  “殿下...”納青忻也得到了屬下的傳音,她留意到在場這些人蠢蠢欲動的誅殺之心,也知道以海納的立場,面對其他王國還好,若是百里王國的勢力真要對青丘下手,她不好一再庇護。

  畢竟一個青丘代表不了無闕的立場,除非百里要滅整個無闕跟大秦。

  “我明白,靜觀其變,不必在意。”納青忻冷靜以對。

  邊上的靖千塵眉目輕緩了些,瞥過秦魚,心中暗想,第五刀翎跟方有容那兩人怕是還沒跟自己的小師妹聚首,否則絕不會讓她獨自來闖蕩如此兇險的大山洞。

  饒是他們這些人,不也一一被那魔蝎跟屹女鬼驅趕追殺,被迫陷入流沙陣傳送到這么。

  嬌嬌感覺到了氣氛的位面,悄悄觀察這些人,也默默計算這些人的人頭跟實力,有些氣餒,“魚魚,這些人單個抽出來都不怕,可聚一起的話就不好對付了。”

  秦魚:“被一起困在這,不是腦子不好的,就不會事先動手,因為一旦動手,殺戮將啟,一個人的血可止不住。”

  得死好多人。

  所以這些人才不敢貿然動手,就怕一觸即發——這里是封閉的,到時候亂斗起來,逃都沒地方逃。

  “再給我半天,我就能恢復兩三成實力,到時候對付起來會容易一些,也不怕他們動手。”

  兩三成足以?

  是足以,足夠震懾這里所有人了。

  除非有意外。

  比如...

  流沙口那邊忽然打開。

  又有人進來了?!

  嘩啦水聲,但沒等多久。

  依舊是嘩啦水聲,一個人竄出水面。

  銀甲長槍,流水薄霜,龍吟淺淡,英武不凡。

  這個男人不是那白澤又是誰。

  白澤的到來讓全場躁動。

  人群中,赤霄樓所在,閭丘明端、趙錦、賀單等人神色都有些凝重,他們都下意識看向趙彼澤。

  于歸不在,趙彼澤是最有決策力的,他們都信服他。

  “不必慌張,此人一向獨來獨往,只看中利益,不會貿然動手,他不動,我們就不動,何況我發出的消息,于歸師兄應該已經收到了,勢必會盡快趕來,我們撐過這段時間就好。”

  “可恨的是寶藏密室還沒找到,也擊殺不了外面那兩個大頭領,我們就被困在此地。”

  的確,眼前局面于任何人都不利,這也導致眾人對彼此的殺心大減,畢竟要脫困,沒準到時候還得依仗眾人之力。

  “但我沒想到連白澤也會陷入進來,他可比一些中代高手都強得多,絕對畢竟那些老東西。”

  趙錦有些幸災樂禍,不過她可不敢表現出來,畢竟白澤太強,他們赤霄樓的長老群體都不敢招惹,何況她。

  不過另一個人嘛...

  趙錦忽然起身,走向秦魚那邊。

  “青丘姑娘,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還真巧。”

  “對了,你怎么獨自一人來了,好生危險。”

  怎么說呢,真要定位的話,趙錦這姑娘就相當于最低級段位的小碧池,不安好心,沒有謀慮,一腦門子花心思都刻在臉上,還試圖遮掩。

  秦魚看向她,柔軟一笑,“我也不愿來的,可惜遇到危險,為人驅趕,我又重傷了,恰遇到這山洞,本想著這里道友多,起碼會比外面安全,沒想到沒一會就中了陷阱。”

  她這話,讓人捕捉到三個信息。

  1,她在逃避別人追殺。

  2,她重傷了。

  3,她是期頤于他們這些人來庇護自己的,都是正道道友嘛。

  怎么說呢。

  三個信息,大部分人的判斷大致雷同。

  1,有人追殺她,一點都不奇怪。

  2,重傷?不太可信,因為她的氣息太羸弱,羸弱到不真實,哪怕她一直在吃丹藥,也太刻意了,按理說不是應該隱藏自己傷勢嗎?

  3,靠他們保護?清純傻白甜莬絲花?他們先喝杯茶壓壓驚。

  關于第一點,其實納青忻瞥了一眼那邊跟心懷不軌的趙錦談話時尤有溫暖笑意的秦魚。

  她就不信這個女人看不穿趙錦的心思,看穿了,還能這般滴水不漏與之周旋,心性可見一斑。

  可是這般心性,這般姿態的女人看起來又是特別討人喜歡的,尤是她青絲烏濕,面頰上尤有濕潤水意,跟你軟聲言語,淡笑如風的時候,特別讓人心安寧靜。

  讓人喜歡,又讓人忌憚,恨不得殺之而后快。

  如此矛盾,這就是無闕的青丘。

  不同于上頭兩個師兄師姐那近乎極端的氣質,她永遠是溫潤的,容忍的,讓人琢磨不透的。

  納青忻如此想,忽詫異,因為有一個人走向了秦魚。

  刷!

  槍尖對準了秦魚。

  銀光淋漓。

  趙錦嚇了一跳,慌忙閃開。

  而秦魚沒有躲閃,任由這槍尖對著自己眉心。

  半臂距離。

  她看著他。

  白澤也看著她。

  偌大的封閉空間,霎時就安靜了。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福建麻将胡牌规则 6 1开奖结果查询浙江 易赚平台 上海时时乐彩票 王中王精准一码一肖 pc蛋蛋 22选5一等奖最低多少钱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门户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今天晚上 东京快乐8开奖官网 欢乐捕鱼大战安卓版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查询 准精选资料 下载闲来麻将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天天娱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