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穿越1618之大明鎮國公 > 第472章 天下初穩【三章】

  “哼!十五年……曹公公,陛下乃我大明朝君王,豈能由他人胡言亂語?”

  袁崇煥一臉惱怒,曹化淳眉頭微皺,看向一干同樣微皺眉頭之人,想要開口勸解,最后卻默默一禮退回站位不言。

  若宗室貴戚、文武大臣未見到三位皇帝遺詔也就罷了,見過后,最為反對朱由檢為帝的就是那些宗室們,以不記名投票選出大明朝帝王,這就意味著,任何一位宗室都有可能成為至高無上的存在,當然不愿意朱由檢為帝了,更愿意讓他成了一具人皮。

  朱由檢也不敢將劉衛民的威脅當一回事兒,沉默許久,微微嘆息道:“就如此吧,五百萬兩就五百萬兩吧,先以國朝安穩為重,至于九邊軍卒……方……”

  朱由檢剛要開口“方侍中”,抬眼卻見人群中哪里還有方從哲,門下監更是沒了蹤影,又是一陣沉默……

  “朕考慮良久,以為皇兄當年因事立起門下監頗有些道理,不宜就此……”

  “陛下,國朝今時尚且冗員頗多,老臣以為上賢下良,陛下能躬身任事,朝臣亦能安穩行之,自也無需門下監。”

  趙南星開口,朱國祚點頭。

  “老臣以為趙閣老所言甚是,上行下效,陛下為賢君,下臣亦是良吏,清明吏治、裁撤冗員、減免賦稅恢復民力、裁撤擾民貪婪稅監為先,今歲二月,蘇州府因貪婪閹奴稅監而激起民憤,陛下初牧天下,當先嚴明禮法,以國事安穩為重。”

  吏部尚書施鳳來等人相視后,也不開口反對,只是微低頭顱,嘴角微微上翹不屑。

  趙南星、朱國祚開口,一干大臣要么微微點頭贊同,要么低頭不言,反正全都不開口反對就是了,反而朱由檢眉頭卻微皺了起來,見一干大臣躬身抱拳,最后也只能無奈點頭。

  “諸位皆忠國事民之臣,朕以為諸位之言甚為穩妥,就如此吧。”

  說著又看向弓著身子的王承恩,說道:“五百萬兩銀錢暫入內庫,待吏員各處所需銀錢上奏后再予以下發。”

  王承恩正要躬身,戶部尚書郭允厚卻上前拱手說道:“陛下曾言內庫多為貪鄙宦官,多有貪墨國帑之事,尤為深恨之,售與公主關外田地所得之銀,由此入內庫是否有些不妥?”

  朱由檢一愣,忙看向低頭不言的曹化淳,又看向王承恩,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今日自不與往日相同,因乾清宮一拖爛事讓不少人尤為不滿,如今也只有用恩義緩慢拉攏,錢財歸入戶部,還如何讓人山呼“萬歲”跪倒在地?

  因內庫是皇帝的私財,自內庫發放銀錢者,謂之賞,謂之君恩。

  同理,外庫乃國之財,招募吏員、兵卒、反哺受災之民,本就是理應之事,干一日活得一日銀錢,天經地義,若一定要說有恩義,那也是國之恩。

  君恩,國恩,看起來沒啥區別,但有時里面差別很大,正如此時的朱由檢,反對者不少,若只有國恩而無君恩,大臣們可以效忠國事而對他話語不理不會。一幫老狐貍自然也知曉里面的差別,但外庫空空如也,也不得不開口力爭。

  王承恩見皇帝看了過來,心下哀嘆,向郭允厚正色一抱拳,說道:“正如郭尚書所言,陛下尤恨貪鄙之奴,但宮中此時已然清明,貪鄙之徒皆因利離去,今日內廷皆清正之人,當不至于發生陛下、尚書所憂之事。”

  郭允厚剛要開口反對,朱由檢忙點頭說道:“大伴所言甚是,此事就如此吧!”

  唯恐郭允厚和其他人在此事上糾纏,朱由校忙起身擺手。

  “諸事繁多,眾愛卿還需勤勉任事、造福于民,朕還有些事情要尋皇嫂商議。”

  說著,朱由校不等他人開口,忙急匆匆大步離去,自去慈寧宮不提。趙南星等人一臉沉默,郭允厚卻哀嘆連連。

  “內庫豐盈,外庫卻空空如也,奈何?”

  施鳳來等人見皇帝離去,默然起身就要離去,趙南星突然開口。

  “諸位大人,今時國朝困頓,須合力共渡難關,可否?”

  朱國祚、楊漣、高攀龍等人一愣,全抬眼看向施鳳來、來宗道、馮銓、張瑞圖、劉弘訓、周延儒、李標、錢龍錫、溫體仁、黃立極等人,更甚者露出鄙夷之色。

  一干人等沉默不語,溫體仁終于混了個侍郎,見他人不語,微微上前兩步,向趙南星微微拱手,笑道:“趙閣老所言甚是,此時正值同心協力之時,我等自當盡心盡職,就是不知是否令趙閣老滿意。”

  趙南星不著痕跡看向司禮監掌印曹化淳,沉默點頭。

  “盡心盡責……說的好,只要我等皆盡心盡責,陛下就再無憂慮。”

  或微笑點頭,或沉默不語,最后也只剩下沉默不語的曹化淳。

  “唉……”

  一想到今后之事,曹化淳就是一陣哀嘆,他知道,沒了閹黨,沒了衛黨,朝廷也休想一時安穩了,可他哪里知道,接下來的爭斗會愈加殘酷。

  眾臣微笑點頭、拱手……

  ……

  兒子被扣,遭了罪也就罷了,關鍵是他的決定太過突然,今后的重心也必然需要轉移,一連數日召見手下管事,先行將一些糧食送去關外,劉家寨所屬工匠一分為三一部分要送去大明島,一部分要前往遼東,該分流的必須分流,凈軍、御馬監包括漕幫則留在關內,一場飯食吃下,江南主事也選了出來,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被罷了職的南京鎮守太監崔文升,而江北則全權交給了魏忠賢,至于山東、江浙、福建、廣東四大水師副督,同時帶著能帶走的大艦離港,常云領水師連同衛所家屬兩萬七千人居于蘇祿呂宋,為蘇祿水師都督;胡夢麟領軍民四萬,為安南水師都督;俞咨皋領軍民三萬五千人,為小琉球、琉球國都督;陳九思領民兩萬入南美,為大明南美洲提督,余廣領軍民兩萬七千入北美,為大明北美洲提督,再加上劉衛詔為馬六甲總督,劉衛民自己給自己蓋了個大明水師大總督大印,名下領登萊、小琉球、蘇祿、安南、大明島、南北美洲、冰州、北方、馬六甲九大總督,另有太平洋、大西洋兩支大洋遠洋艦隊。

  兩大洋艦隊一者入美洲,一者入西夷,為了將重心放在大明島,兩大洋艦隊主港設在大明島,擁有停駐港口近百,是劉衛民手下最精銳的兩支水師艦隊,擔負著威懾、貿易、殖民拓土重任。

  朝廷正亂七八糟時劉衛民的八百里加急已經送到四大水師們手里,考慮再三,四人不約而同全都帶著愿意離開的軍卒出海,四大水師只給大明朝留下一些兩三百料小船,連海上巡邏都極為困難。

  江南造船廠最終還是由朝廷占有,江南富商集資了一百一十萬兩還給了衛民錢莊,海貿司、江南織造依然還在手里,在劉衛民帶著兒子媳婦和無數物資工匠前往關外時,朝廷在山東、江浙、福建、廣州開設了四處海貿司,但無論他們自哪一處出海,海上巡邏的灰色狼旗都直接登船,沒有劉衛民名下發放的旗牌,無論是誰,一律十倍以往稅率征收,無數商賈上奏彈劾,朱由檢桌子拍壞了好幾個,商賈們最后還得老老實實去劉衛民名下海貿司繳納稅賦。

  劉家寨一時混亂無比,但各管事頗為用心,很快就恢復了平靜,有劉衛民強壓著,朝廷任何劉家寨名下產業都不敢輕易碰觸,五百萬兩銀子交接極為順利,王承恩隨之也送來了一份私人田地契約。

  五百萬兩入賬,群臣提起的心也終于放進了肚子里,小半年沒發放俸祿、兵響,五百萬兩僅僅只是一個月就發放一空,各種賞賜之下朝廷也穩定了許多。

  因李家與劉家老大劉衛山的關系,廣寧衛李家并未參與袁崇煥之事,未參與山海關的將領、軍卒們該賞賜的一律發放,山海關關押著的殿前新軍也予以發放賞銀,余者屁都沒有,除了分了些田地外,山海關數萬軍卒啥獎勵都無。

  自個被小旗、總旗、百戶……軍將強押著堵住大總管,大總管惱怒,只給自個分了田地,不僅衛所屯田有地,除此之外也分了五十畝家田,可關鍵是人家幼軍人人分了小百兩,就是沒上戰場,只是拉運物資的民夫還一人得了十兩銀子呢。

  大總管惱怒,想罵娘也沒法子罵到大總管頭上,百十個軍卒代表跑到京城,跑到兵部鬧騰,等了一個月,帶著的錢糧也吃光了,一怒之下打上了袁尚書門前,差點沒被京營軍卒砍了腦袋,一人抽了二十鞭子,若非劉家寨可憐他們給了銀錢返鄉,能不能要飯回了遼東還是個問題呢。

  去的時候個個生龍活虎,回來時瘦骨嶙峋跟個叫花子似的,當夜無數暴怒軍卒就把原本的小旗、總旗、百戶……大大小小軍將家門全砸了個遍,事兒鬧得很大,成了山海關總兵的劉衛山也無法壓的住,最后每人發了三十兩銀子,算人人得了一首級賞賜,此事才算平定。

  自此,朝廷軍將再無法調動遼東各衛所軍卒,劉家之人進出山海關也無人敢稍作阻攔。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兜趣景德镇麻将手机 英超新浪 正规网上兼职赚 大地棋牌2020官方网站 黑龙江22选5玩法中奖规则 青岛港股票代码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下 北京赛车pk10怎么才能赢钱 熟客温州麻将边锋浙江 网上博彩 今天大盘指数股票行 jdb五龙捕鱼哪个平台好 网站漏洞赚钱 大唐麻将微信群推倒胡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股票k线图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