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劍子歸途 > 第十一章 映霜映雪,宿往生。

  霜陽。

  子歸離那城墻越來越近,也是慢慢看清了那去城樓城門上的兩個紅色大字。

  這霜陽城離萬仞峰不是很遠,子歸現在回頭還能看到萬仞峰的一點輪廓。

  他來時走的這條小路甚是偏僻,等他到了城門前才看到了兩條大一些的主干道橫亙在城門外。

  路上的來人還挺多,不過這城門處戒備甚是森嚴。每一位從外面想要進城的人,都被門口的衛兵好好檢查一番。

  “怎么這么嚴格?”子歸暗暗的嘀咕了一句,他在三宗城的時候,城門處可沒這么嚴謹,除非城內有什么大事發生,莫非這霜陽城也有什么大事?

  “嘿,哥們兒,不是當地人吧?”

  子歸突然聽到有人和他說話,他扭頭朝后面看,是一位身穿著白袍的年輕人,年齡應該和他相仿。

  子歸搖了搖頭,沒說話。他雖然是第一次一個人闖蕩,但也知道人心隔肚皮,不明來路的人,少接觸為妙。

  “這城里最近這么嚴,是因為城主的女兒,要成婚了。”白袍少年看到子歸沒有說話,也不在意,接著說道。

  原來如此,子歸對著白袍少年微笑了一下,“多謝兄臺告知。”便不再多言,徑直走向了城門。

  “他身上居然感受不到天地之氣,有點意思……”

  這白袍少年略微驚訝了一下,也在向著城門走去……

  經過一番搜查,子歸身上并沒有被搜出什么,士兵們也僅僅翻出了那劍宗錄,翻開看了看上面的圖畫,就還給子歸讓他進城了。

  這霜陽城雖不比三宗城繁華,但是此時街上熙熙攘攘人也不算少。

  子歸沒有轉一會,太陽便是落山了。

  城內華燈初上,燈火通明,晚上的街市更是熱鬧。子歸穿行于街肆之中,燈光映在樓閣飛檐之上,紅燈綠瓦,令人迷醉。

  “瞧一瞧看一看嘞!上等的香料!”

  “糖人兒,糖人兒呦!”

  ……

  吆喝聲絡繹不絕,不過其中有一道聲音吸引了子歸。

  “來人看一看!仙兔拍賣!仙兔拍賣!價高者得,價高者得!”

  仙兔?子歸感到好奇,他朝著聲音的來源走過去,已是被人群圍得里三層外三層。

  “真是仙兔!哎,真好看!”

  “怎么會有這種兔子,該不會是有人造假的吧……”

  子歸聽得身旁這些議論聲更是好奇,他用盡渾身解數扒拉開前面的人群,終于是看到那所謂的“仙兔”。

  那小兔子的確不大,估計也就剛能爬滿子歸一只手,此時被鎖在了一個由木條細密編織的籠子里,這木頭子歸很熟悉——木鐵樹。

  子歸透過木頭的縫好容易才看清了這小兔。

  的確是有些特殊,這小兔通體白色絨毛,兩只長耳毛茸茸的耷拉在身上,顯得無精打采。與其他兔子不同的是,這兔兒的眼睛,居然是有些幽藍,而且在其身體之上,似乎是有著朦朧的淡綠色圍繞著,如此看來,真有些仙兔的感覺。

  “這仙兔,是我們在城外樹林里打獵所得!天生異樣,非凡物!我們大家伙舍不得吃,但也不想便宜賣!所以在這拍賣這小東西!現在,開始出價!低價:一枚金幣!”

  子歸正在觀察時,臺子上的大漢便是開口了,聲音震耳。

  不過他這話一出,下面的人群一片嘩然。

  “一枚金幣?你怎么不去搶!”

  “是啊,這小兔身子這么瘦小,保不準買回去養不活!”

  “它就是再金貴,畢竟也是只兔子啊!”

  人群顯然是對這價格不滿意。籠中的小兔也是因為這吵鬧聲不安起來,開始在籠中亂撞。

  “你們這幫人!買不起就不要買!價格不變,想買就拍,不買就散了!如果沒人要,就煮來吃,說不定還延年益壽!哈哈哈哈!”

  臺上的大漢顯然是不在乎人群的議論,仍舊堅持他的價格。

  籠中的小兔越發不安,開始奮力的蹬著小短腿想要逃出去,可是只能是徒勞,這木鐵樹的堅硬度,子歸可是見識過的。

  子歸的臉色不大平靜,因為他覺得這小兔子這么被對待未免有點太可憐了。

  “一枚金幣,這仙兔,我要了!”

  突然,一聲女子的聲音傳出,讓下面吵鬧著的人群都安靜了下來。

  聲音活潑輕靈,這是子歸對這聲音的第一評價。

  他也是有著好奇的朝聲音的主人看去,畢竟又有誰會花一枚金幣買個兔子呢?

  喊價的人,是個身穿淡藍色兜帽長袍的女子,子歸看不清她的臉,因為她戴著帽子將自己包的嚴嚴實實的,已經是晚上,帽子下面子歸只看到黑乎乎一片。

  這女子身材高挑,只比子歸低了一點。胸前雖有長袍覆蓋,不過看這弧度,也是袍下懷山丘。

  “好!哈哈哈,一枚金幣,還有高的嗎,還有高的嗎!”臺上大漢看到真有人出一枚金幣,喜笑顏開,不過看這情況,他還是想要賺更多。

  臺下一陣沉默,畢竟大家都是平民老百姓,何苦和錢過不去。

  這藍袍女子,也不知道是哪家富裕人家的小姐……

  大家都抱著這樣的想法,鴉雀無聲。

  “既然沒有人再出高價,那這仙兔就歸……”

  “兩枚金幣,這兔子這么罕見,我也要了。”

  一聲帶有志在必得意味的男子聲突然傳出!

  正準備把兔籠遞給藍袍女子的大漢一愣,正準備接過籠中的女子手也是一僵。

  兩枚金幣?這人怕不是瘋了。

  臺下瞬間沸騰,大家都在尋找那出價之人,不過當大家找到那人時候,卻都沉默了。

  子歸看著大家的反應很是奇怪,怎么剛才還熱熱鬧鬧的,現在突然就不說話了。

  這人子歸不認識,當地人可是熟悉的很。

  這人身穿淡紫色長衫,手持折扇,面若璞玉,眉目間雖是英氣凜凜,但子歸卻覺得讓人不是很舒服。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過幾日要和城主的女兒結婚的、宿皿國的二皇子——宿往生。他身后還跟著一人,是一名老者。

  這老者瞇著雙眼,但子歸可以看到,這老者眉心,似是有這一顆幽紫色的印記,兩頭尖中間圓,就像是一只豎著的眼睛,散發出一股莫名的氣。

  修氣者啊,子歸剛才就感覺到了,不僅這名老者,這宿往生顯然也是一名修氣者,因為他與這老者一樣,眉心有著紫印,不過顯然是不及老者濃郁。這紫色印記,應當是他們修煉的氣訣的緣故。

  所謂氣訣,是子歸從松明那里學到的概念。這世界的天地之氣,并非所有人都是直接將它吸收,未免太過粗糙。

  有一些大的門派、教派,甚至獸,都有他們獨到的煉化天地之氣的氣訣,天地之氣經過這些氣訣的過濾,屬性威力都將更上一層樓!

  可以這么說,只要有人擁有自己悟出的氣決,那么開宗立派,不在話下。不過這氣決,一般人根本悟不出就是了,對于子歸這樣根本無法修氣的人,更是天方夜譚……

  臺上大漢一聽到兩枚金幣,再看到此人的身份,當即便是收回了馬上就要交給藍袍女子的兔籠。

  “原來是宿少爺,您若看上,早說便罷了,送給您也不是不行。”

  臺上大漢瞬間沒有了剛才的豪氣,反而是滿臉堆笑,獻媚之態暴露無遺。

  不過這藍袍女子卻是不依不撓,她秀眉一顰,對著大漢大喊:“喂,大個子,你講不講道理!明明是我先出的價,他雖然比我高,那我出三枚就是了!”

  三枚!饒是大漢都心動了一下,但是面前這男子,可不是什么好應付的主兒。

  這霜陽城沒有人不知道,上次有人不知道為何觸了這皇子爺的霉頭,被打的皮開肉綻,在城門上掛了三天,不知死活。

  城主也知道這事,卻是放任不管,自次在這霜陽城內,從宿往生來的那一天直至今日,城內人都對他心存畏懼,哪里敢說個不字。

  但是眼下,這藍袍女子顯然不在此列。

  “小姑奶奶,快別說了!”臺上大漢看著藍袍女子居然敢出言埋冤,趕緊對她擠眉弄眼,咬著牙沉聲說道。

  “為什么,你剛才不是說價高者得?我出五枚!把兔子給我!”

  藍袍女子仿佛沒聽見大漢的話,再次報價。

  大漢頓時一副苦瓜臉,他看看藍袍人有看看紫衫人,一時尬在了臺上。

  “吼?有意思,這位姑娘不知可否割愛,我買這小兔,是贈人用的,還希望姑娘不要在胡鬧了。十枚金幣。”

  這宿往生此時撐開了扇子,右手扇動間,面色有些玩味的看著那藍袍女子,話語間帶著一絲戲謔。

  十枚。藍袍子下的女子咬了咬牙,她似乎是拿不出比這更高的價格了。

  大漢看女子不再說話,十枚金幣絕對遠遠的超過了這小兔的價值,他趕忙將籠子朝著宿往生遞了過去。

  藍袍女子氣的跺了跺腳,生氣的推開人群跑了出去。

  她跑出去后,卻是直接來到了一處客棧里,徑直上了二樓,推開了其中一間。

  這顯然是給有錢人家住的房間。房屋內家居裝飾由木雕精刻,擺放的井井有條,看了令人舒適的感覺。空氣中飄散著一股淡淡的香氣,香而不膩,明顯是高檔的香料。

  窗口有著一名女子,淡藍色長裙上身,顯得安靜又文雅,頭戴一枚玉簪,如瀑的青絲一直垂到她的臀部。衣物蓋不住少女的身段,婀娜多姿間,有風情萬種。

  此時這女子雙臂交叉撐在胸前,趴在窗沿上,正在看著外面的景色。

  樓外的燈光映在女子柔美的臉上,一如遠山青黛含初陽,翩然鴛鴦點玉漿。

  這女子,就是這霜陽城城主的女兒,祈映霜。

  她聽到自己房門被猛的推開,皺了皺眉,這推門方式可謂粗魯,不過她也知曉來人是誰。

  這藍袍女子沒有理會祈映霜的皺眉,風風火火的隨手將藍袍丟在地上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仔細一看,這女子,居然和祈映霜長得有些相像,略施粉黛,竟也有羞花閉月之貌。

  此時她小嘴緊閉,雙臂環在胸前,氣呼呼的翹著二郎腿的模樣,倒也是可愛。

  祈映霜撿起被她無情扔在地上的袍子,剛準備呵斥她幾句,但看著她這副模樣,也被逗笑了。

  “你怎么啦,這副樣子,被誰欺負了?”映霜把袍子掛好,走過去坐在映雪跟前,輕輕地撫了撫映雪的小腦袋。

  映霜顯然對這妹妹甚是喜愛,平日里有什么好的東西幾乎一股腦的都塞給她,對于妹妹這火爆性格,平日里也是由著她去了。

  映雪極為憤懣,又略帶撒嬌的哼了一聲。

  “還不是那宿往生,明明是我看上的兔子,他非要和我搶,說什么送人,不就是送給姐姐你嗎!真不知道爹看上他什么了,還要把你嫁給他。姐,你們兩個的婚事,我第一個反對!”映雪說這話時候,同時揮了揮自己的粉拳,表達自己的不滿。

  映霜也是愣了愣神,隨即她輕嘆一口氣,眼神飄忽的看向了窗外……

  “雪兒,姐姐也不喜歡他,但是……以后你這話,可別在爹面前說,不然你又要挨揍了。”

  映霜欲言又止。映雪現在還小,只憑意氣用事,有些事,還是少讓她知道為好。

  “姐姐,你嫁到了別的地方,以后會不會不喜歡我了?”

  映雪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映霜。映霜心生憐愛,但是手卻捏了捏映雪粉撲撲的臉蛋。

  “瞎說什么呢,臭丫頭!”

  正當兩人說話間,突然聽到了樓下一聲帶著狠辣的聲音怒喝而出。

  “小子,本皇子的東西你也敢搶,你活得不耐煩了!”

  樓上的兩個人一怔,對視一眼,這聲音她們再熟悉不過,那就是宿往生!

  這霜陽城中,居然有人敢搶宿往生的東西?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浙江省20选5开奖查询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下载 516棋牌游戏中心 北京pc蛋蛋28大小计划表 七星彩精彩计划 幸运农场玩法及奖金 甘肃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优配资 吉林11选5兑换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聚富世界下载安装 够力排列5最新版 11选5前三组规律 河北11选5预测号码 北京快乐8计划手机 有什么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