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劍子歸途 > 第十七章 大婚之變(三)

  城主內府地下。

  紫袍人緊盯著子歸,他萬萬沒想到子歸這么年輕的人,作戰思維居然這么縝密,以至于他現在兩條小腿血流不止。

  而他對面的子歸雙手手心也是銀血橫流,地上已經有了一小灘血跡。

  不能拖了!

  紫袍人心里暗想,拖則生變,他要直接發動最強攻擊一招了解了子歸!

  不過就在他眉心紫光閃爍,再次召喚出四顆紫色釘子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大腦略微出現了些空白,隨后他的意識甚至出現了些許模糊。

  子歸身體看到這紫袍人的動作時剛剛緊繃起來,就發現他的狀態好像不對。

  是映雪!

  子歸發現了讓這紫袍人出現問題的來源,映雪從他戰斗開始,就一直散發著陽訣的氣息,這紫袍人無時不刻在吸入這已經融入空氣中的陽訣氣息,所以他現在就如同剛才門外的衛兵一般出現了意識模糊的狀況。

  不過他的實力的確比衛兵強了不少,沒有直接昏睡過去!

  趁他病要他命!

  子歸心里起了殺意,他從地上將碎成兩截的垂光撿起來,手持劍身,劍尖直指紫袍人的眉間刺去!

  可是就在劍鋒和眉心那紫色光印相撞是,原本就碎成兩段的劍身,直接是被崩了漫天粉末。

  子歸剛忙后撤,可是這紫袍人意識仍舊是模糊的,難道那印子還有自我保護的能力?

  “子歸哥哥,先別管他了!我拖不住他多久,你快去看名劍!”

  映雪看到子歸擊殺不成,趕忙對子歸喊道。

  子歸此時手里沒了劍,萬一下一刻這紫袍人就醒來,他毫無勝算!

  “那你多拖他一會,我先去搞定這劍!”

  子歸說完不再猶豫,直接沖上了高臺。

  高臺之上,那陌生劍器師還是如同死物,子歸冷笑了一聲,一腳踹在了那劍器師的肚子上。

  這一腳不不可謂不重,那劍器師直接被踢飛了去,躺在了高臺之下。

  隨后,他雙眼圓瞪,竟是流出了兩行血淚!

  啊啊啊啊啊啊!

  這劍器師仿佛遭到了重擊,在臺子下面像是被什么東西折磨的死去活來。

  子歸心里想著,我也有這么大的力氣能把人踢成這樣吧……

  不過就在下一刻,這地上的劍器師過身居然是爆碎開來,能看到一股銀光在他體內亂竄,像是失去了掌控一般。

  隨后子歸就看到,剛才還好好的劍器師,此時居然爆成了無數血塊,而每一疙瘩血塊,居然都是規規矩矩的長條狀……

  子歸咽了口唾沫,看著狀況,必然和這名劍有關。

  下面的映雪看到那劍器師的慘狀,臉色慘白。讓一個小女孩看這種場面實在是太殘忍了。

  她的大眼睛隨即擔心的看向了子歸,她怕子歸也成了那副模樣。

  不過高臺上的子歸看到映雪關心的目光,對她擺了擺手,讓她不要擔心。

  他轉身,對著這把名劍。

  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觀察他這輩子見到的第一把名劍:方規。

  說它是劍,倒不如說它是一條棍子。

  劍身和劍柄沒有明確的區分,黝黑的劍體方方正正,就像一個長方體的棍子,如果不是它的劍柄稍微比劍身粗一點,子歸壓根分不清這把劍的劍柄在哪……

  子歸略有猶豫的伸出自己的右手,右手之上,血跡斑斑。

  下一刻,他直接緊緊地將這方規的劍柄握在了手里。

  隨后他兩眼便是一黑,感到自己的身體仿佛墜落到了另一個空間里面……

  然而從外面來看,映雪看到子歸,就如同剛才的劍器師一般,一動不動,木雕一般……

  ……

  城主內府里面,早就亂成了一片,成婚該有的喜慶氣氛蕩然無存。

  宿啟極讓宿往生躲在后面,自己獨自應對這白傾之。

  “老不死的,看得出你的氣不過也才脫骨罷了,你拿什么和我打?”

  白傾之看著宿啟極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出聲嘲諷。

  “哼,那要交手才知道!”

  宿啟極沒有理會白傾之對他的言語攻擊,眉心紫印閃爍,一道紫光射出,直接在白傾之頭上掠過,隨后這紫光慢慢蠕動,居然是變成了一張紫色的巨網!

  “宿星氣訣·困!”

  隨后這紫色巨網從天而降,就要把白傾之給籠罩進去。

  “金疾氣訣·耀。”

  白傾之擺前沖狀,隨后金色的氣在他周身環繞,不一會他的身邊就宛如光繭!

  紫色巨網覆蓋在光繭之上,那光繭上的強光透過細密的網鉆了出來。

  在下一瞬間,這光繭居然是直接炸裂開來,放出的強光猶如太陽般耀眼!

  紫網瞬間被爆碎開來,白傾之向前一步橫跨,袖袍一抖,右手捏出一把折扇。

  他看著宿啟極緩緩將折扇打開。這扇面上赫然畫著一只金鳳和十輪太陽!

  “老雜碎,你吃我這一招試試!”白傾之右手持扇,氣流灌入其中,扇面上有一輪太陽此刻被緩緩點燃!

  “金疾氣訣·一陽點輪!”

  就在那一輪太陽被點燃的瞬間,白傾之對著宿啟極所在的地方猛的一扇!

  一瞬間,那扇子中迸發出的金色亮光讓人不敢直視,隨后光線凝成半弧狀氣刃朝著宿啟極壓迫而去!

  宿啟極咬著牙,用手護著眼睛,另一只手迅速催動著氣訣。

  “宿星氣訣·紫冰壁!”

  在他氣訣完成的瞬間,一道紫色的冰墻在他面前升起,這顯然比他施展的紫色氣墻堅實了不知道多少!

  下一秒,金色光弧和冰壁相撞,又是一輪氣波炸裂開來!

  不過這次的波動比之前引發的波動強了十倍不止!

  以爆點為中心,周圍的建筑物包括城主府主樓和花花草草都是被摧殘殆盡……

  映霜剛才帶著祈天撤出后,將祈天安置在城主府外圍的一間屋內。

  不過就在她剛對祈天的傷進行處理時,就聽見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隨后那波動,居然是震的她這外圍的屋子門窗大開,帶來一陣塵土飛揚……

  映霜心里很亂,一方面要照顧父親,一方面又擔心白傾之的安危。

  她想了想,還是決定留在父親身邊,畢竟白傾之的實力,她還是比較相信的。

  ……

  映雪在努力控制著紫袍人的時候,頓覺整個地洞一震,甚至上面都落了寫石頭和土灰。

  上面發生什么了!映雪心里一緊,身邊的陽訣之氣竟是稍稍淡了一些。

  這一分神出了問題,剛才她還能勉強控制的紫袍人此刻竟緩緩恢復了意識。

  這紫袍人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滿臉陰沉,本來順利的任務,居然在這兩個毛頭小孩手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狀況,他決不允許這樣!

  他轉頭看著剛才一直控制著他的映雪。映雪身上散發出的陽訣氣息讓他迷醉,他眼中露出一抹貪婪之色。

  映雪看到紫袍人蘇醒,自知不是對手,迅速就朝洞的外跑去。

  她這樣的跑動路線,可以吸引紫袍人的目光,不會讓他的注意力放在子歸身上,為子歸多爭取一點時間。

  她一邊跑著,陽訣之氣不斷的流出,不過這次的紫袍人顯然是有了防備,一層紫色的薄膜籠罩在他的身體周圍,陽訣之氣,居然是滲不進去!

  映雪就快要跑到洞口了!

  突然,她覺得左肩膀一陣劇痛,她扭頭看去,居然是一枚紫釘穿透了她的肩膀。

  她小臉蒼白,可是還不等她有所作為,這左肩上的紫釘居然是直接帶著她的身體狠狠的砸向了洞口左側的墻壁上。

  轟!

  這紫釘,帶著映雪的身軀直接撞在了墻上。

  映雪直接面對著墻被砸了上去,巨大的沖擊讓她一口鮮血吐出,衣衫已經殘破不堪。

  她想要把那紫色的釘子從肩膀上拔出來,她伸出右手,可是怎么也拔不動。

  噗!

  又是一道紫釘,這次直接透過映雪的右肩膀,釘尖帶著鮮血,將映雪的雙肩,此時都按在了墻上,她動彈不得。

  鉆心的苦痛讓映雪神志有些不清,她呼吸急促,卻只能吸到面前土墻的灰塵。

  映雪之前的臉上,還有一些淡妝,嬌俏可人,但是現在卻灰頭土臉,還有從嘴角滲出的鮮血。

  啊!

  映雪一聲尖叫,她覺得自己的兩腿被人分開,隨后又有兩枚紫釘分別將她的膝蓋刺穿。

  映雪現在,已經被“大”字形的牢牢釘在了墻上。

  映雪此時已經痛暈了過去,眼角還有兩行淚漬……

  “呵呵,別怪我心狠手辣,要我進化宿星氣訣,我還需要取你的處子血。”

  那紫袍人在后面,獰笑著看著已經昏死過去的映雪,緩緩將映雪的下面的衣物撕裂而去……

  ……

  子歸仿佛進入了一個異常玄妙的空間。

  他眼睛睜開時,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巨大的、漆黑的條塊之上。

  這是哪?

  是哪?

  哪?

  他的說話似乎是有回音,隨即他就發現,這片仿佛無盡的空間之內,有無數條和他所站立的一樣的條塊,它們在這空間之內,緩緩飄動。

  子歸看了看自己腳底下的黑色條塊,再看了看附近的條塊。

  他隨即明白了什么!他腳下踩的,不就是那名劍方規的劍柄嗎!

  子歸發現他腳下的條塊,顯然是要比其他地方的條塊粗了一點點,而且形狀和他之前在外面看到的方規完全一致!

  也就是說,這個空間漂浮的,不是別的什么東西,而是一把放大版的、破碎的方規!

  這是什么情況。子歸撓了撓后腦勺,這片奇異空間肯定不可能是擺設啊……

  突然,他感到自己懷中的劍宗錄,似乎是有些異動。

  他把劍宗錄掏出來,翻了幾下,發現沒啥變化呀,不過剛才的動靜確是真實存在的,咋回事呢?

  他疑惑的看了看劍宗錄,再翻了幾頁,他突然發現了端倪:

  當時他從松明手中拿過劍宗錄時,后面有幾頁就像是被粘住了一樣,怎么都打不開,而現在,這最后打不開的幾頁,居然是有一些松動了!

  他仿佛是預料到了什么一樣,喘著粗氣翻開這劍宗錄松動的那一頁!

  這一頁上面兩個大字和一串小字,狠狠地擊中了他的心臟:

  方規

  一方劍氣分天地,可劃山海不可及!

  好霸道的名劍,好一柄方規!不過現在這一頁里面,只有這幾個字,確是不見方規的圖。

  因為這方規,在他腳底下呢……

  子歸看著手中的劍宗錄,他有個大膽的想法了:原來,這劍宗錄后面翻不開的幾頁,似乎都是給名劍準備的,只有遇見名劍的時候才能被打開!

  子歸被他的想法嚇到了,如果真是這樣,那著劍宗錄,未免也太變態了,正常人一柄名劍在身都不得了,劍宗錄竟能收全?難道這是那劍神的東西?

  子歸搖了搖頭,停止了自己的發散思維。

  當下最重要的事,既然著劍宗錄有屬于方規的地方,就試試能不能把它給收了!

  不過要怎么把它收了才是最大的問題,按照子歸之前聽松明的經驗,只要把帶有自己劍氣的血滴與劍尖,然后再塞進劍宗錄就可以了。

  不過現在這情況……

  子歸看著漫天漂浮的破碎劍塊,不禁愁眉苦臉起來……

  這名劍,真是難對付啊……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手机版 幸运飞艇走势技巧规律与公式 黄大仙论坛三字解平特一肖 幸运28我提现成功了 3d杀码专区 25选5 大发快三网址 体育彩票7位数开奖号 11选5山东 郑州余经理股票融资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股吧东方财富人气股吧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图 云南11选五5前三组走势图 吉林11选5任2一定牛 2019中国女篮最新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