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劍子歸途 > 第二十章 完成的約定。

  鐺!

  子歸又一劍彈開了飛舞的紫釘,可是這些紫釘猶如蒼蠅一般帶著令人煩躁的壓迫空氣的聲音在子歸身邊周旋,又如同毒蛇猛獸在準備狩獵的角度重創子歸。

  子歸畢竟不能飛行,修氣者的優點此時展露無疑!

  空中的宿往生操縱著紫釘攻擊的盡是子歸要害,不過子歸在高度集中精神的狀態下反應能力也是不俗,手起劍舞間,那些紫釘不斷被擊退。

  “呵呵,有幾分本事,如果我沒認錯,你應當就是那晚搶了我兔子的人吧,沒想到你居然是一名劍器師。難怪當晚發現不了你!”

  宿往生看著一直在防守的子歸,如同看著一直在靠攏的囚鳥,任他怎么蹦噠也不可能跳出紫釘的攻擊圈。

  子歸沒有心思理會他的話,渾身劍氣飄逸在身體表層,每一次紫釘沖擊而來帶來的壓迫都能帶來表層劍氣的異動,子歸也就是根據這個判斷紫釘飛來的方向。

  這么下去不是辦法,要主動進攻才行!

  子歸念想至此雙手提著方規,劍氣涌入劍體,方規受到劍氣的滋潤,劍身發出嗡鳴之聲。

  之間那漆黑的劍身上面壓縮著層層的空氣,最后居然在劍身上形成了一條凝實無比的長條塊狀空氣柱!

  在子歸催動方規的時候,他也不小心被紫釘擦破了腰,好在他閃躲及時,不然被釘在地板上也說不定。

  “你接我這一下試試!”

  子歸吃痛,但是并沒有停止攻擊!他能感受到方規劍身上磅礴的力量,隨即他提朝著去宿往生狠狠一劃!

  嗡!砰!

  在這壓縮的空氣帶著劍氣徑直朝著宿往生穿刺而去之前,子歸甚至是自己被震的倒退了一步,腳下地板直接被崩碎開來。

  宿往生眼神略有凝重,因為他看到這條塊狀的氣波居然是無比的規則,雖然是空氣,但是由于有著劍氣的融入,整個條塊狀的空氣柱就如同一束銀光!

  這銀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氣勢破空飛來,周變得空氣都被壓縮變形,發出比宿往生紫釘更加的巨大的轟鳴!

  宿往生調動了四枚紫釘首尾相接應對這銀光襲來!

  砰砰砰砰!

  令他沒想到的是,他的四枚紫釘居然是頃刻就被點碎,連氣兒都沒剩下!

  他一個躲閃不及,直接被銀光灌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啊!

  宿往生慘叫一聲,他左臂胳膊肘以下直接被這氣柱切割開來,詭異的是在他胳膊被切割的斷面,甚至連血都沒有流出來……

  不對!不是沒有血流出,而是本應該流出的血,在流出的一霎那都直接沒入了虛無!

  方規所斬之處,皆是封印虛無!

  也就是說,被方規劍氣所斬之物,就會直接被判定為“消失”,這種消失是真正意義上消失,不論何種方法,都不會復原物體本來形態的消失。

  祈天當年觸碰方規時不是劍器師,估計是直接遭到了排斥被斷一臂,之所以接不上,就是因為他的胳膊和胳膊斷裂處,已經是永久的消失且被封印了……

  這就是方規擁有的獨特能力:封印·虛。

  當然這些子歸是不了解的,他只是知道方規的任何攻擊方式包括自身的形態都像是一根方柱子,而且這柱子很強就對了。

  宿往生摟著自己的斷臂,整個臉都是扭曲的。

  媽的,太小看這名劍了!

  他后悔不已,子歸雖然不強,但是方規畢竟是當年劍神之劍,怎么可能會弱!

  宿往生殺意徒起,渾身衣物被紫橙之氣刮的獵獵作響!

  “宿星氣訣·釘天牢!”

  在他暴喝而出的瞬間,四枚紫釘升起,剛才那被崩碎的四枚已經是徹底消失了,這些紫釘本就是由氣凝聚而成的,如此一來這宿往生但也是被耗了不少。

  他用盡渾身解數,眉間紫印又閃,又是兩枚紫釘!

  算起來他一共用了十枚紫釘了,這也是他的極限。

  子歸看他動了殺招,方規身前一橫,死死盯著宿往生,方規劍身上的劍氣又開始撕扯著周圍空氣波動起來。

  不能讓他再凝聚一次攻擊!

  宿往生眼神一寒,空中四枚紫釘直接對著子歸暴飛而去。

  不過奇怪的是,這次的紫釘并沒有對著子歸身體,而是分東南西北插在了子歸周身的地里!

  滋!

  怪異的響聲從地上的紫釘中響起,每枚紫釘之上都被紫色光束鏈接起來,從上面看去,子歸就仿佛在一個紫色正方形的中央!

  唰!

  子歸感覺不妙,剛要沖出這奇怪的包圍,那四道光線上有紫光沖天而起。

  線動成面!

  子歸現在的行動,被牢牢的限制在四面紫色墻內,子歸試探性的用劍挑了一塊石頭過去,那石頭撞到紫墻的瞬間就化成了粉末。

  猛的,又是一枚紫釘飛在了這四方體的頂部,釘尖散出紫光和紫墻四周鏈接。

  這次,就如同給房子裝了個屋頂……

  子歸徹底被封在了這空間里。

  我就不信方規打不破你這籠子!

  “哈哈哈哈哈,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攻擊應當要凝聚大量的空氣,我看這密封空間里的空氣被你用完了你怎么活,哈哈哈哈……”

  唔,宿往生笑了一半直接憋住了。

  我說出來干什么,失策!

  宿往生后悔不已,不過他下一秒操控著唯一剩下的一枚紫釘對著子歸疾射而去!

  子歸剛才準備凝聚空氣的動作聽到了宿往生的話也是停了下來,這宿往生說的的確有道理,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騙他,但是空間封閉,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子歸念想間,那一枚紫釘對著他眉心刺來!

  子歸慌忙躲閃,而這紫釘不依不撓在他周身環繞刺去……

  ……

  “哈哈哈,你這么浪費你僅有的空氣,你就等死吧!”

  宿往生看戲一樣看著子歸,發出獰笑。

  子歸也是察覺到了,這密封的空間里,空氣果真有限,他匆忙躲避間呼吸已經越來越困難,這釘天牢果然還是有些手段。

  要想想辦法啊,這么下去非被磨死不可!

  紫釘又一次帶著風聲朝他襲來,這次角度更為刁鉆,直接是對著他的頭部射來,他腦袋一偏躲開了,那刺耳的風聲震的他耳朵疼。

  等等!

  子歸揉揉耳朵突然想到了什么!

  這紫釘,似乎剛才從宿往生那里飛向自己的時候是穿過了這紫墻的,也就是說現在唯一可以穿透紫墻的就是這紫釘。

  剛才紫釘朝著自己飛來的氣勢,居然讓他感覺很熟悉!

  同樣是帶起風尾,這紫釘和當時大風柱內那些風刃不是一個道理嗎!

  怎么就沒早點想到,真是愚蠢!

  風意,你終于是派上用場了。

  宿往生看到子歸靜靜地站在原地,仿佛放棄了抵抗。

  “哈哈哈哈,終于不做無謂掙扎了嗎!那你就去死吧!”

  紫釘收到控制直接沖著子歸飛去!

  在外的白傾之看到這一幕,知道子歸落敗以成定局,手中金色氣流涌動,扇上五日齊燃,準備攻向這宿往生。

  不過就在他準備攻擊的時候,他看到子歸行動了。

  子歸調整這自己的呼吸,讓每一絲空氣都物有所值,同時感應著紫釘帶來的氣流。

  唰……

  子歸這次聽的很清楚,紫釘從左向右而來。

  紫釘飛來子歸向后一步急退,右手握劍,劍氣覆蓋在劍身之上,跟隨這紫釘的帶起的風也從左向右而去!

  紫釘的風力,疊加上劍氣掠起的風力,一時間用力過猛,居然是有些掙脫了宿往生的控制!

  怎么可能!

  宿往生手忙腳亂的控制著紫釘,但是紫釘每次擦過子歸身邊,總有一種失控的感覺。

  順風起劍勢,可乘疾風意!

  幾個來回之后,子歸居然是開始慢慢掌握了紫釘的飛行軌跡!

  劍氣掠過的風此時占據了主導地位,一次一次帶起的風,此時正黏在方規的劍身劍氣之上!

  呼,呼,呼!

  子歸右腳點地原地連轉三個大周,劍鋒帶起的疾風更甚,而那紫釘此刻也是完全脫離了宿往生的控制!

  “媽的,耀武揚威這么久,你自己的釘子,你自己吃了看!”

  子歸停止圓周舞劍,直接對著宿往生一點!

  轟!

  子歸腳下的塵土跟著疾風暴起,直接在小小的空間里煙塵彌漫,子歸自己都是被嗆得不輕,不過他無暇在意,眼睛盯著那被風卷出的紫釘!

  宿往生看著滿是灰土的空間,一時間居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他知道的只是那紫釘完全失控了!

  嗖!

  突然間,一枚紫釘帶著呼嘯風聲朝他席卷而來,這風聲中銀白劍氣參雜,宛若銀色龍卷,而龍卷的頂部,就是一枚極速旋轉的紫釘!

  速度太快,宿往生甚至來不及躲避!

  “宿星氣訣·紫冰壁!”

  宿往生趕忙催動冰壁防御,他現在的實力造出的冰壁,無疑要比之前宿啟極的厚實無數倍。

  轟!

  紫釘旋轉著,呼嘯著狠狠撞上了這冰壁!

  高速旋轉的紫釘在冰壁上鉆起了漫天冰屑,風力在冰壁的阻擋下越來越小。

  終于,紫釘停止了轉動,宿往生驚魂未定,因為這紫釘已經從另一側鉆到了他這一側,距離他還不到一寸,紫釘就是要破壁而出。

  呼呼……

  宿往生喘著粗氣,宛如劫后余生。

  子歸也是渾身乏力,不過宿往生沒有倒下,他也不能倒下!

  “他還沒死,你給我上去補了他!”

  子歸被這聲音喝的身體一僵,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直接被人抱著腰直接從地面上扔了起來!

  “風頭都被你出了,你就出盡!把你剛才甩風的技術再來一次吧!哈哈哈哈!”

  說這話的人顯然是白傾之,他驚訝于剛才由子歸帶起的疾風,更驚訝子歸在局勢下作出的冷靜判斷!

  子歸被白傾之摟腰扔起,風聲灌耳!

  自然界的風,多么讓人愜意。

  方規之上,劍氣流動,帶起空氣波動,子歸借著上升氣流,劍鋒滑動間帶起的劍氣猶如肉眼可見的疾風!

  但是這次的疾風,卻沒有像上次一樣甩出去,而是緊緊被壓縮在了方規的劍身之上,而這一次的氣柱,比上一次的更加凝厚,甚至在月光的照拂下映著寒光!

  宿往生解除了冰壁,那紫釘的操控權再次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哈哈哈哈,有什么用,你不還是得乖乖……呃?”

  宿往生得意忘形的朝著地面的釘天牢看去,卻發現子歸已經消失了!

  他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紫釘在他分神喚出冰壁的時候,就已經失效了……

  “你的狗眼在看哪里!畜生!”

  宿往生聽到這聲音,如遭雷擊。

  這生意從他的頭頂傳來,帶著無邊的怒火。

  宿往生緩緩抬頭。

  子歸舉著劍,背負一輪圓月圣潔。

  宛若天賜審判。

  劍鋒在宿往生眼里越來越來近。

  他完了。

  轟!

  巨大的風聲帶著劍氣經由方規的劍身直接砸在了宿往生的頭上。

  他慘死的模樣甚至沒有維持一秒鐘被氣柱狠狠甩在了地面上。

  “咣”的一聲巨響后,地面上出現了一個規規矩矩的正方形深坑,深不見底,如同深淵。

  子歸這一劍,帶著恨,帶著自責,帶著所有雜亂的情緒,都一同隨著這氣柱沖進了這萬丈深窟。

  他無力地墜落而下。

  “映雪,答應你的事,我辦到了……”

  他呢喃出最后一句話,緩緩閉眼。

  他感覺自己被人抱住了,可是他不想睜眼。

  此時的他,像是在逃避,不想看滿目瘡痍。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内蒙古福彩快3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规则 辽宁福彩35选7好运4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直播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人 3肖主一码默认论坛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金财期货配资网 辽宁快乐12任选5遗漏一定牛 股票分析报告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带时间 内蒙古快三1000期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表 今晚开特马+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