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劍子歸途 > 第二十四章 遲來的楓,已去的鶯

  子歸有些憤懣的盯著同樣正在看著他的莫子情。

  莫子情臉上的表情也呆住了,這算什么,冤家路窄嗎?

  正在揪心開棺的眾人也停止手上的動作,藍頌雨看到氛圍不大對,門口這摟著兔子的人似乎和這位抓鬼的大人認識,轉頭問莫子情:“大人,你們認識?”

  “我不……”

  “嗨,認識啊!這我大哥,抓鬼比我還厲害,我請他來幫忙的!”

  子歸剛要解釋說自己不認識莫子情,誰料這莫子情居然先聲奪人,子歸又要辯解時已經被院子里的人當作上賓熱情的請入了院內。

  藍頌雨更是老淚縱橫:“天老爺開眼吶,居然賜給我們兩位活菩薩呀!”

  身旁眾人也紛紛應和就要掉眼淚,莫子情一看苗頭不對,趕忙再次打斷:“哎哎哎,好好好!我替我大哥謝謝各位歡迎,接下來就讓我們看看這藍小姐的尸體,便于下一步行動!大家往后讓一讓哈!”

  子歸莫名的看了莫子情一眼,剛要說什么,莫子情一把摟住他的肩膀,背對藍家眾人,把自己的頭和子歸的頭壓低,咬著牙擠出幾句話:“你也是為了鬼來的,我好不容易爭取到的開棺驗尸機會,你別露餡了!配合我就行了!”

  說完這句話還不等子歸消化完畢,莫子情就站直身體轉過人對著藍家老小拱了拱手:“我大哥說了,定當全力以赴,開棺吧!”

  “真是莫名其妙的人……”子歸低估了一句,將小兔放在地上,便朝著棺材走了過去。

  棺蓋被緩緩打開,正午的陽光緩緩灑進棺內。隨著棺蓋一點點推開,子歸和莫子情終于是看到了這被害的藍家大小姐藍鶯。

  她靜靜地躺在棺里,紅色壽衣上的飛鳳金紋在陽光下泛著金光。雖然人已沒了呼吸,但是她臉上略施粉黛之后也幾乎和活人無異,像是睡著了一般,只是這個臉顯得過于消瘦了一些,沒有絲毫肉感……

  棺材周圍的藍家人,特別是藍鶯的母親薛玲再次看到自己女兒這般躺在棺材內直接暈了過去,藍頌雨趕忙把他扶到后面屋內注意,并請莫子情和子歸繼續調查,其他在周圍的藍家人也是離棺材遠了一些……

  “媽的,真是可惜了……”莫子情看著藍鶯的遺體低沉的念叨了一句。

  “你說什么?”子歸沒聽清他說什么,看了他一眼。

  莫子情尷尬的咳了一聲:“咳,沒什么,驗尸,驗尸。”

  子歸沒有在意莫子情的奇怪神態,他面色凝重地看著藍鶯的尸體,不一會他緩緩開口:“一滴血都沒有了……”

  莫子情聽見子歸這話收拾了一下面部表情仔細看了一眼藍鶯,的確如子歸所說,這藍鶯體內著實已經被人抽干了。

  莫子情脊背也是有點發涼,沉聲罵了一句:“這畜生好狠的手段!”

  子歸點了點頭,如此殺人手段當真心狠手辣,死了也是不得超生的一類。

  不過這放血總要有個口子吧?子歸想到這抬頭問了一下藍家人:“藍鶯小姐入棺之前,身上可曾有過什么傷口?”

  在人群里,一位年紀看似和子歸年齡一般大的少女抖動著舉起手,她面色發白,似乎是很害怕也很緊張。

  也不怪她,這鬼只對女子動手,而且如此手段子歸都覺得心寒,別說這么一個小姑娘了。

  子歸對著她笑了笑,示意她放松,“小妹妹,你知道那傷口在哪?”

  這小女孩看著子歸和煦的笑容也是放松了一些,不過聲音還是有些發抖:“嗯……我之前給藍鶯姐姐換衣服的時候,看到了在,在肚子上……”

  肚子上?子歸和莫子情眉頭同時皺起。

  “他娘的,該不會被剖開了吧?”莫子情做了一個很可怕的表情。

  子歸沒有理會他,伸手去掀開那藍鶯的壽衣。旁邊的藍家人看他這舉動剛準備說點什么,藍頌雨從房內出來了。

  子歸看到藍頌雨,覺得還是獲取一下藍鶯她爹同意的好。

  “藍叔叔,我想看一下小姐身上的傷口,剛才聽聞這小妹妹說傷在腹部,不知可否允許晚輩打開壽衣一看。”子歸對著藍頌雨作揖道。

  藍頌雨嘴唇動了動,不忍看那棺材,沒說什么,只是對著子歸擺了擺手示意讓他繼續。

  子歸對著藍頌雨鞠了一躬,轉身回到棺材前和莫子情對視了一眼,莫子情微微點頭,面色同樣凝重。

  子歸深深做了一次呼吸,伸手解開藍鶯上半身壽衣上的紐扣。

  啪……啪……啪。

  腹部上的三個紐扣都被解開,子歸緩緩將衣服向兩邊撩開。

  接下來看到的一幕讓子歸和莫子情頭皮一陣酥麻。

  他們看到藍鶯肋骨明顯,薄薄的肚皮上有五個血洞分布,每個血洞都完全貫穿了她的腹部,甚至能看到棺材底部鋪的墊子……

  “我靠,我不看了!”莫子情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如此殘忍的手段,鬼知道這姑娘死前受了何種煎熬,他想著都渾身起雞皮疙瘩。

  子歸倒是沒有莫子情反應這么大,他還伸手去比了一下這五個血洞的位置,他的手指完全舒展開來比這五個血洞還短了一截,更別說穿透了……

  隨后子歸緩緩的給藍鶯扣好扣子,閉著眼對她彎了彎腰,表達對逝者不敬的抱歉,隨后他緩緩拉上了棺材,藍鶯的世界陷入了雙重黑暗……

  “看來兇手的手倒是挺大的,而且肯定有什么特殊的氣決能夠吸人血……”子歸對著滿臉憤恨的莫子情低聲說。

  莫子情兩手合攏把骨節捏的咔咔作響,義憤填膺,“管他什么東西,打了女人就該死!”

  子歸聽完白了他一眼,隨即向藍頌雨道:“藍叔叔,我們已經調查完了,請將令愛下葬吧。等下葬完我們再來咨詢個中細節,還望藍叔叔節哀順變,莫要悲極傷身。”

  藍頌雨神色惆悵,仰天長嘆,對著子歸拱了拱手:“勞煩二位大人了。”

  子歸回了藍頌雨一禮,隨后抱起小兔,和莫子情一前一后出了藍家大門。

  ……

  是日下午。

  天亦與人同哀,原本好好的天下起了絲絲細雨,藍鶯的棺槨和雨絲相遇帶起點點水霧。

  一路上白紙紛飛,如同漫天飄舞的雪為藍鶯送行。

  ……

  子歸和莫子情站在遠處的酒樓之上,透過窗外看著一片白色緩緩出了鎮子。

  子歸看了一會回到座位上晃了晃碗里的酒,嘆了口氣仰頭一口飲盡,一股刺鼻的氣息沖得他猛烈的咳嗽了幾聲,喉嚨里火辣辣的燙。

  “哈哈,不能喝酒你裝什么深沉呢!喂,你叫什么?”莫子情倚著窗,略帶嘲笑的看了一眼滿臉通紅的子歸,也將手中的酒一口喝下,然后隨意坐到了子歸對面。

  子歸瞅了他一眼,開口問道:“劉子歸。你叫什么,那晚你干嘛坑我,那女人是誰?”

  “嗨,我叫莫子情。那女人瘋婆娘一個,我在和他妹妹的婚禮上逃了,她要殺我。我還想借你甩了她來著,誰想到你比我跑得還快!”莫子情剝了一顆花生隨手扔進嘴里,面無表情的說道,順手又給自己倒了一碗酒。

  提到他那晚的逃跑速度,子歸又看了一眼正在啃花生米啃的不亦樂乎的小兔。他撫了撫小兔背后的絨毛,小兔似乎覺得很愜意的抖了抖腦袋。

  子歸輕笑了一聲,“你逃人家妹妹的婚,也難怪人家追殺你。”

  莫子情一聽面色瞬間嚴肅起來,“兄弟你這話可不對,感情這東西就像流水,碰到石頭濺起點水花很正常,但總得往前流不是?流不動了,那是死水,不流動的感情是沒靈魂的!”

  “而且這女人,從光陸一直追我到玄陸,這還不夠離譜?”

  子歸差點被他這看似正經的發言給嗆死,這都是什么歪理。但是后面一句話對他的沖擊更大。

  “你是從光陸來的!?”子歸吃驚的看著莫子情,他從小到大還沒見過幾次從其他大陸上的人,這別的大陸的人好像看起來和玄陸也沒什么差別。

  莫子情喝了口酒,抿了抿嘴,淡淡地說:“是啊,這下知道這女人有多瘋了吧。還好昨晚把她給甩了。”

  子歸點了點,確實,能追殺一個人從一片大陸到另一片大陸也真是挺需要毅力的。

  莫子情又想倒酒,但是發現酒已經被喝盡了,他意興闌珊的扔下酒壇問道子歸:“接下來怎么辦,都答應了人家了。”

  “等他們回來,再去藍家問問清楚細節。”子歸剝開一顆花生塞給了小兔隨口答道。

  莫子情點了點頭。

  二人吃飽喝足,那小兔也吃飽了,此時穩穩地趴在子歸的肩膀上。

  他倆隨便在這小鎮走了走,鎮子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日常該有的還都有。

  正在他們逛街時,一名神色慌張,背著箱籠的男子在街上疾奔。他仿佛沒有看到面前的子歸和莫子情二人直直的撞了上來。

  子歸看見了一閃身,但是莫子情正在看一個路邊攤上的泥人兒沒注意就被這男子撞了個滿懷。

  嘩啦。

  那男子背后箱籠里的東西撒了一地,盡是些筆墨紙硯,看起來是個文化人,不過此時他慌張的神色可一點都沒有文人氣質,地上的東西他都沒撿,白衣帶著泥點子發瘋似的接著向前跑去。

  “媽的,神經病吧!撞死老子了。”莫子情憤憤罵了一聲,轉頭看見子歸正在俯身拿著那男子散落在地上的什么東西。

  這是一支毛筆。

  子歸用手輕輕擦去上面的泥水,上面用雋秀的小字寫了一行詩:

  桃花映紅拂面日,藍鶯啼鳴知相思。

  藍鶯,藍鶯?

  莫子情看著子歸發呆不語,拍了拍他的肩膀,子歸回過神來,把筆給莫子情遞了過去。

  莫子情看著上面的小字,若有所思的望了望藍家院子的方向。“難道這是藍鶯的情郎回來了?”

  子歸不置可否,隨手收拾起地上散落的東西對莫子情說:“走,去藍家看看。”

  他們兩個快到藍家的時候,遠遠的就看到這白衣男子仰面躺在地上,而門口正是滿臉怒色的藍頌雨。

  “白楓,你個混賬東西還敢回來,我女兒等你等的那么苦那么久,你死在外面做什么。現在她死了你知道回來了,嗯?你給我滾,藍家不歡迎你,永遠也不歡迎你!”

  子歸和莫子情遠遠就聽見藍頌雨的怒吼,趕忙跑過去一看究竟。

  這白楓絲毫沒在意自己被藍頌雨如此喝罵,本是白色的衣衫已經占滿了泥土,他爬起來跪在藍頌雨面前,泣不成聲。

  “伯父……”

  “別叫我伯父,你快給我滾!”

  “伯父,我還想見鶯兒一面,求求你,讓我再見她一次。”

  藍頌雨衣袖一甩,冷哼了一聲轉身進門不再理會白楓。

  ……

  小街雨初停,薄陽破層云。

  白楓木訥的跪在地上,雙目無神,仿佛被人掏走了魂。

  子歸走了過去,看到剛才的一幕他也是明白了些什么。他將手中的筆遞給白楓,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的東西,收好。”

  白楓神色麻木的紅著眼看了看子歸,又看了看筆,隨后緩緩接過毛筆,將筆捂在胸口無力的躺到在地上抽泣。

  他欲哭無淚,心如刀割。

  “嗨嗨嗨,起來了,你這么躺著有什么用?”莫子歸此時有些煩躁,過去就要把白楓從地上拉起來。

  “我要見她,我要見她,你們知道她被埋在哪里了對嗎,帶我見她,帶我見她……”

  莫子情去拉白楓,白楓卻反手用力的扯著莫子楓的胳膊,如同瘋了一樣哭喊道。

  “你他娘的!”莫子楓一看他哭,心煩意亂,直接一拳捶在了白楓的臉上。

  白楓吃痛,被打得滾到了一邊,懷中緊緊的摟著那筆。

  “莫子情你干什么!?”子歸看到莫子情如此粗魯,吼了他一聲,趕忙過去將白楓扶起,此時白楓的嘴角已是有血跡出現。

  “老子就是見不得這群臭讀書人成天在這裝模作樣哭哭啼啼,藍姑娘都死了,都埋了準備投胎了,你去見她有什么用,有個屁用!活著的時候你干嘛去了,現在知道著急了,我要是藍姑娘在世我一刀殺了你這負心的畜生!”

  莫子情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暴出這么長一段話,和他平時嬉皮笑臉的模樣判若兩人。可能是因為白楓哭得他煩,也可能是因為他的什么心事……

  “你少說兩句!”子歸又瞪了他一眼,不過他也能看出莫子情沒沒有用氣,不然這白楓柔柔弱弱的估計能被他一拳給廢了。

  子歸話剛說完突然感覺白楓一陣掙扎,直接掙脫了他的攙扶,朝鎮外飛也似地跑了出去。

  子歸剛準備追過去卻被莫子情攔住了。

  “他一個大老爺們,該干啥干啥去,你別老顧著他。進去吧。”

  莫子情冷冷的丟下一句話,子歸也覺得從剛才莫子情就一反常態,也沒多問,跟著莫子情走進了藍家家門……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上证指数历史曲线图 福建36选7计划 福利彩票上海快3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现在好多点 福建快三走势图结果 中国铁建股票行情走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预测推荐号码 江西省多乐彩走势 快乐飞艇彩票怎么样 幸运28预测大白 基金配资房产抵押贷款 11选5通用缩水 四川快乐十二今日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彩 历史数据 北京快3开奖直播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