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劍子歸途 > 第三十章 光影道

  子歸呆呆的看著倒塌的墻壁煙塵四起,此時兩間房已經生生被莫子情拎著這女子砸成了一間房。

  而莫子情掐著的女子此時說話都困難,只能無力地捶打著莫子情的胳膊。

  “莫子情,你……”

  “別出聲,我今天就讓女人明白什么是知恩圖報。如此不明事理,殺也該殺!”

  莫子情面露兇狠的說。

  子歸看著莫子情,這人雖然平時嬉皮笑臉,但是自從兩月前白楓那件事情后,子歸發現莫子情的脾氣當真是奇怪無比敢愛敢恨,前一秒他還對你笑,后一秒要是誰踩了他的高壓線那態度可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了。

  “你別激動!你先把她放下,可能是誤會!”子歸面色匆忙的趕緊對著他擺了擺手,不然這家伙還真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兒來。

  “誤會?哼。”莫子情看到子歸勸阻,也沒下一步動作,青龍之氣緩緩消散,他手一撒開,這女子就直接癱軟的跪坐在了滿是碎石塊的床上,用手捂著胸口喘著粗氣。

  她身體本來就虛弱,再加上剛才莫子情的粗暴行徑,她的臉更加蒼白了。

  莫子情沒有理會她,一甩手跳下了床走了出去,子歸看著他下了樓梯出了客棧。

  子歸面對這女子也不好有什么動作,只是站在那里問:“你沒事吧,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不過是他救你回來的,不然你已經死在水里了。”

  女子捂著胸口喘息了好一陣才緩過氣兒,顯然是被莫子情掐得夠嗆。她聽見子歸說話,只是眼神略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隨即面色又恢復了一副冰山狀態。

  “咳咳,我也不是壞人,但是你最好別去惹剛才那人。你要是好了就自己走吧,桌子上那些藥也是剛才那人幫你買的。”

  子歸看見女子一副不近人情的樣子也是不知道說什么,子歸也對這種來路不明的冰山也沒什么交流欲望。

  那女子聽見子歸的話,又看見桌子上確實是放著幾副藥還有一碗微微冒著熱氣已經熬制的湯藥,表情終于是柔軟了一些。

  她看向子歸,尚有些蒼白的嘴唇微微張開,吐出兩字:“謝謝……”

  這時候店家突然上來了,是一位白發老人。他剛才也是聽到了樓上的響動,上來看發生了什么,結果他上來就看到兩間客房之間的墻被碎的一片狼藉。

  這老人剛準備開口說什么,莫子情從樓下拿著不知道什么東西上來了。他看了看這老人再看了看被他弄碎的墻壁,尷尬的笑了一下,隨后塞給老人兩枚金錢:“店家,不好意思啊,剛才這用力過度了,這錢是賠給你的!”

  老人看見兩枚金錢喜笑顏開,滿臉的皺紋都擠到了一起,修補一堵墻可用不了這么多。隨后他心里暗暗感嘆了一聲,年輕就是好啊,墻都能震塌……

  他眼神仿佛懂了什么一樣看了一眼莫子情,隨后輕輕拍了拍莫子情的肩膀,轉身緩緩下樓去了。

  莫子情看見店家下樓,轉身走進屋看著那女子,隨手一揚將手中之物就扔到了她面前。

  “傷藥,敷在脖子后面吧。”他淡淡的說了一句后就坐在子歸房間的椅子上翹個二郎腿盯著自己的手翻來覆去的看。

  女子眼看著被莫子情甩過來的傷藥,心里的委屈此時再也憋不住,兩行眼淚留下,居然是開始抽泣起來。

  子歸和莫子情都傻了,這女人怎么說哭就哭?

  莫子情一看女子這般模樣,騰地站起身走到女子身邊對著她拍了拍掌,“嗨嗨嗨,你看看我,別哭行不行,我又沒動你了。把藥敷好,自己能走就走,別在這哭哭啼啼惹人煩啊。”

  子歸聽見莫子情如此話語扯了他一把,莫子情回頭瞅了一眼子歸,理了理衣服又做回到了座位上一臉煩躁。

  子歸看著女子流淚,走進了一些輕聲問道:“姑娘先前從那斷崖之上掉下來,可是發生了什么讓姑娘委屈的事?”

  女子聽完這話眼神閃動,隨后似乎是下定了什么決心一樣,只見她站起身鄭重的走到子歸面前,竟然是直接跪了下來,“小女子有不情之請,還請二位出手相助!”

  子歸一看女子這般模樣人傻了,莫子情也看的一頭霧水,二人對視一眼:這又是哪一出?

  子歸回了神趕忙扶她起來,“姑娘快起,有話好說。別這么跪著,我受不起。”

  子歸把她扶到椅子上,自己也找了個位置坐著,女子便開始說起了她的故事……

  ……

  女子名叫盧閑庭,家在宿皿國內的一處稍大的城市里。

  而她所在的城市包括現在的道極村,都被一個實力極為強大的教派所管轄著。

  這教派名為——光暗道。

  光暗道之所以繁榮強盛弟子眾多,是因為光暗道內有他們的獨門氣絕:光訣和暗訣。

  名字雖然聽起來很霸氣,但其實說白了也就是兩種不同的修煉途徑。

  而最令得這光暗道出名的修煉之法,除了這光暗氣訣之外,也是這氣訣具有相當大的交互相融的性質!

  所謂交互相融,即一名修行了光訣的人可以和一名修行了暗訣的人相互傳功,又此一來光訣和暗訣所修的氣相互均衡在二人體內,便可以形成這光暗氣訣的最終氣:太極道氣!

  盧閑庭打小有一青梅竹馬,名叫應薄霜,二人從光著屁股地上爬一直玩到了青蔥年華并且被這光暗道同時選中,成為了他們城市流傳的一大佳話。

  應薄霜進了這光暗道就展現出了不俗的修氣天賦,他所修的光訣氣頗為精純,被道內掌道稱贊不已。

  而盧閑庭也是這宗內百年來暗訣氣最為精純的一人。

  兩人青梅竹馬,從小到大的經歷讓他們心意相通,所有人都相信除了主掌道之外,他們修成的太極道氣應當是最為強悍的!

  但是一切就從光暗道主掌道閉關沖擊聚頂的那一天起,一切都變了。

  主掌道閉關,二掌道代為管理道內上下大小事務,而且他掌權后做了一個震驚全道的決定。

  那就是拋棄暗訣,所有弟子專修光訣!

  全道上下一片嘩然,不知二掌道此作為是何意圖。

  二掌道意為:光訣乃人心大道,代表世間一切美好的意愿!而暗訣屬陰寒,屬于惡,需要被拋棄!

  本來這話不足以證明什么,但是全道弟子在某天修行時發現竟有一名暗訣弟子徒然化成一地黑灰時,所有人都震撼了。

  二掌道此話不假!

  自此全宗上下皆修光訣,暗訣則慢慢被人所拋棄。

  但是盧閑庭不這么想,她仍舊記得她和應薄霜初入光暗道時候的承諾,那就是:他們一定要修成那太極道氣!

  就在全宗如火如荼修煉光訣之際,她偷偷跑去找應薄霜,希望能接著和他傳功互修。

  可是自從光訣普及的那天起,應薄霜就和變了一個人一樣。

  他開始躲避盧閑庭,對她冷漠淡然,和之前判若兩人。

  終于在某一天,當盧閑庭再來找他時,他沒有逃,反而是趁盧閑庭不注意直接將她推下了斷崖!

  盧閑庭在墜崖的一刻,看見應薄霜的面上只有冷漠和一絲嘲諷……

  ……

  盧閑庭說到這里早已泣不聲,抬手輕輕抹著眼淚,不復往日冰冷模樣。

  莫子情聽的心里煩躁,一拳把椅子扶手捶成了粉末,“這他娘的要不是洗腦我莫子情名字倒著寫!”

  子歸聽了也唏噓不已,沒想到這山崖之上還有這么一段故事。

  子歸剛準備說點什么,就聽見樓下一陣騷動,他和莫子情從床上向下看,就看到一群穿著白衣手持長劍的人在和他們進村時帶路的老者說著些什么。

  ……

  “我們是光暗道的人!你們今日有沒有曾見到一名陌生女子來次?”為首的白衣男子面帶不屑,對著這群村中老人大聲吼道!

  “他們是光暗道的人,看樣子是來找你的。”子歸聽見這白衣男子的喊話,面色嚴肅扭頭對盧閑庭說道。

  盧閑庭一聽就要出門,卻被莫子情一把攔住。

  “你要去哪?”

  “我要回去找應薄霜,我要當面問問清楚!”

  “然后再被從山上扔下來泡澡?”

  莫子情看她還要回去,心里暗罵了一聲沒腦子的女人,冷冷的對她說道。

  盧閑庭被莫子情懟的啞口無言,雙目失神,又木然的坐回到了座椅上,心中所想,滿是那天應薄霜眼中的無情。

  子歸看著樓下白衣男子的咄咄逼人,眉頭也是皺起,這些人真的是修氣把自己素質都修沒了。

  樓下這白衣男子顯然是發現了人群中有幾人眼神閃躲,明顯有鬼!

  只見他拔出長劍劍鞘隨意往后一扔便有人替他接住,隨即他一把拽住那領頭老者的衣領子狠狠地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見過她!除了這件事不談,你們的這道極村真配不上這村名,上交上來的人居然沒有一人修成陽訣,不如改成廢物村吧!”

  “交出那女子,不然今日之事難免責罰!”

  這白衣男子后面的十多人也是看著這些老人面帶冷漠。

  突然,他們看到身旁的二層小樓之上有一道人影跳出,手中劍鋒直指那白衣男子捏著老人領子的手,這白衣男子反應不慢,當下推開手中的老者急忙后撤。

  這出現的人正是子歸,他此時扶著被推了一把老人,手持方規面無表情的看著這白衣男子。

  “你是什么人,也敢插手我光暗道的事,活得不耐煩了嗎!”這白衣男子看到自己被逼退,心生惱意對著子歸大吼道。

  可是他話音剛落,一道青白色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動作之快甚至連白衣男子背后眾人都未能反應過來。

  “你……”這白衣男子剛看請這道身影,隨后就看到一個離他臉越來越近的拳頭。

  噗!

  莫子情這一拳甚至沒有青龍氣覆蓋,但是仍舊結結實實的砸到了那白衣男子的嘴上。

  這白衣男的身體伴隨著他被打飛不少牙齒和鮮血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身后房屋的墻壁上,嘴中鮮血橫流不知死活。

  “喜歡嘴賤就先打嘴。你們要是看夠了就帶著他滾!”莫子情隨意的甩了甩自己帶血的拳頭冷眼看著那一片白衣人,仿佛剛才打的不是人而是一只畜生一樣。

  這一行人顯然是被莫子情的殘暴手段給震住了。隨后他們趕緊抓起被打的不成人樣的領頭男子趕緊撤了出去。

  其中有一名男子邊撤退邊出聲:“等著吧!光暗道不會放過你們的!”

  沒想到莫子情聽到這話身影又是暴沖而出,這次他顯然沒留手,一拳轟出帶有青龍長嘯。

  剛才說話的男子肩上中了一拳,整個右臂咔嚓一聲徹底被卸了下來,身子被捶飛的路徑又撞到了一片人。

  “撤退放狠話我就不打你,你以為演電視劇呢?”莫子情一拳又廢了一個,眼中寒光涌動。

  這一行人被他震的渾身冷汗直流,拉起另一個已經被打到報廢的人飛速撤出,只是這一次,沒有人敢再說一句話……

  子歸遠遠的看著莫子情捶人如捶狗一般的模樣,又看到窗臺上用手掩著嘴發呆的盧閑庭,搖搖頭暗嘆了一口氣。

  看來這下,是和這光影道徹底把梁子結下了……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10分快3骗局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极速赛车一天输了15万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百度 七星彩怎么中奖 股票市场行情分析 西安炒股配资 河北快三有多少个号码 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婆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风采 排列三奖金表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赛车pk10微信群计划群 燕赵排列七走势图 北京快三开奖号码 22号江西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