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煙雨淼淼終難離 > 第八章 你仍然是我的一眼鐘情

  慘叫聲伴著火光肆虐,傾淼雙手抱頭痛苦的蹲在地上,無措的看著圍繞在她身邊的烈火,心痛難耐。

  “我這是怎么了?”

  傾淼捂著疼痛不已的胸口,最終脫力般倒在地上。

  她半睜著眼,無力的望著這滿天的火焰,她捂著胸口的手慢慢拿出藏在衣襟中的天虞令,變得墨綠色的天虞令發出陣陣涼意,似乎緩解了她心里窒息般的灼熱難耐。

  她微微轉頭,突然,她眨了眨半閉著的雙眼,努力睜大眼睛。

  “是誰,是誰在哪?”

  那用烈火豎起的高墻后面,傾淼依稀能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影,她雙手撐地,努力想站起來,終是無果。

  她抬頭看著淹沒在大火后,越來越模糊的身影,心突然劇烈抽疼起來。

  “不!”

  傾淼痛苦出聲,用力朝著他的方向爬去。

  但是,她發現,無論她怎么努力,她似乎永遠離他十分遙遠。

  心慌,頭疼,傾淼力竭,軟倒在地上,再也起不來。

  她動了動軟倒在身側的手指,虛弱的看著他的方向,心底有個答案呼之欲出,她輕喊道,“南,南……”

  “淼淼!”

  “淼淼!快醒醒!”

  南籬擔心的呼喚著昏睡著的傾淼,他摟著傾淼,躺在他懷里,給她小心地喂了一些靈水。

  仔細給她擦了擦嘴角,再次,輕聲呼喚起來。

  “淼淼,你醒醒,不要怕!”

  他用力的摟著傾淼,生怕她有什么不測,他應該早發現她的不對,在進入陣法的第一時刻就應該牢牢抓住她,更應該在她冒險時更加快速的護住她。

  她如今修為散盡,這好不容易聚起來的靈力,怎么可能抵得過那陣法中肆虐的暴力靈力。

  是他的錯,他從來沒有保護好她!

  南籬緊緊摟著傾淼,把自己的臉輕輕貼在她蒼白的小臉上,柔柔地蹭了蹭。

  “淼淼!”

  “你起來打我吧!”

  傾淼醒來的時候就是聽到的這一句,蓄在眼眶里的淚,無聲地劃過臉頰。

  感覺到臉上的濕意,南籬立刻緊張的抬起頭來,看見她醒來,他驚喜地擦過她臉上的眼淚,高興的不知該笑還是哭。

  “為什么要我打你?”傾淼問他。

  南籬笑著說,“我該打!

  只要你能醒來,挨打我也高興,我愿挨你一輩子打,討你歡心,愿以我畢生傷痛,換你一世康健無憂。

  傾淼低頭虛弱的笑了笑。

  輕撫了撫她發紅的眼眶,南籬問道,“剛才怎么了,我怎么叫你都不應?”

  傾淼黯淡的垂下眼眸,輕聲說道,“做了一個夢!”

  一個噩夢,如今想來都是心悸不已。

  “夢見什么了?”南籬心疼的看著她。

  “火,到處都是蔓延的大火。”傾淼頭疼的錘著腦袋。

  南籬愣了一下,然后拿開她的手,輕揉著她的額頭,“不怕,沒事的,我會保護你的。”

  他發誓,再也不會讓她經歷這些,永遠不會!

  “我頭疼,想不起來?”傾淼閉上眼睛靠在他懷里。

  “那便不想。”

  “可我忘記了很重要的事?”傾淼睜著迷茫的眸子看著遠處,她潛意識覺得,那些對她非常非常重要。

  南籬揉著她額頭的手一頓,又接著繼續。

  他沙啞著聲音,繼續說道,“能忘的,都不重要。”

  傾淼突然坐起身,拿下他的手,認真的看著他,“那你呢,你也不重要嗎?”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南籬突然笑了起來,他抬手撫著她的臉頰,“不管你記不記得,我都記得,不管你愛不愛,我都愛。”

  我幫你記著,把你的那一份一起愛著。

  傾淼愣愣的看著他,手蓋在他放在她臉頰上的手指上,突然,笑著說,“我不記得過往曾經,但仍然一眼鐘情。”

  他跟著笑了笑,把她重新摟緊懷里,兩人緊緊相依。

  過了一會兒,想起什么,她拿出藏在衣襟里的天虞令,摩挲了兩下,輕聲問他,“你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嗎?”

  她的天虞令為何會變成這般模樣,她直覺跟他有關。

  南籬握住她拿天虞令的手,細細摩挲了一下,將下巴抵在她肩窩處,輕聲說,“這是我送你的!”

  這是他當初送她的定情信物。

  傾淼舉起天虞令看了看,“可這原本明明就是我的天虞令。”

  南籬笑了一下,握著她的手輕柔的給她傳送了一些溫和的靈力,沒辦法,以她如今的身體,是經不起太過強勁的靈力的。

  “你現在用意念控制自身的靈力注入這天虞令。”

  傾淼按他說的話注了靈力進去,突然,那墨綠色的天虞令竟是從中間斷裂開來,一個黑色的冥石從里面露了出來。

  傾淼驚奇的看著這一切,緩緩伸手,那冥石竟然自動飛回她的掌心。

  她拿著這個黑色的小冥石,舉著它問身后的人,“這是什么?”

  南籬把她的手緩緩合上,與她一同握緊手里的幽冥印。

  他抬頭認真的看著傾淼,輕聲說:“我的心!”

  這是他給她的承諾,這幽冥印本就是他的心,從前,這幽冥印是他的命,如今他把幽冥印送給她,把他的命雙手奉上,任她處置。

  傾淼驚訝的看著他,不確定的說,“你的心?”

  她眨眨眼,紅暈慢慢爬上臉頰,小聲問他,“那,是送給我了嗎?”

  南籬笑了笑,抬手撥了撥她長長的睫毛,緩緩說道,“原本就是你的!”

  幽冥印是你的,心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若哪日,你惱了我,碎了它,便能使我灰飛煙滅!”

  傾淼驚的趕緊捂住手里的冥石,惱怒的看著他,“你說什么,這,這難道連著你的……”

  見他點點頭,傾淼趕緊把手里的冥石塞進他懷里,“我不要了!”

  說完,她得意的挑著眉,又接著繼續說,“但你必須重新送我一樣東西。”

  南籬笑了笑,幫她把幽冥印重新融入天虞令中,給她妥帖的掛在脖子上。

  “只有這個!”

  傾淼皺著眉,撫了撫胸口的天虞令,瞪了他一眼,嘟著嘴說,“那等回到天虞山,我就把它藏起來,誰也找不到。”

  這樣,你就能一直一直安全著。

  “不行。”

  傾淼茫然的看著他,十分不解。

  接著就聽見他說,“你若不時時戴著,那它還有什么意義!”

  聽了他的解釋,傾淼捂著胸口,甜蜜的笑了起來。

  “那,我是不是也要送你一件禮物?”她歪著腦袋,瞇眼笑了起來,看著他。

  “不用,你已經送過了。”

  “什么?”傾淼皺眉看他。

  就聽他笑著說,“紅霓云裳衣!”

  傾淼驚訝的瞪大眼睛,指著他說,“哦,原來我的紅霓云裳衣竟是送給了你!”

  南籬點頭笑了笑。

  “哼,那紅霓云裳衣你也用不上,不若還給我,我在重新贈你一個禮物。”

  “不行。”南籬搖搖頭。

  送出去的定情信物,哪里還有要回去的道理,在說,他可是不放心這紅霓云裳衣在她手里。

  像是看懂了他的眼神,傾淼羞怯的低下頭。

  不一會兒,她又抬起頭來,兩人對視一眼,都無聲的笑了。

  傾淼抬頭看著四周昏暗的山洞,問道,“這是哪里?”

  “玄靈山的一處洞穴。”

  “玄靈山?”

  南籬點點頭,接著說,“扶提蓮就在此山中。”只不過,那扶提蓮的具體位置,他卻是不知的。

  傾淼高興的坐起來,“那我們快去找,有了扶提蓮,我的修為恢復就會快快上許多。”到那時,她便不必讓他們人人小心的護著,生怕她有什么閃失。

  她不愿躲在他身后,只想與他并肩,抵抗所以的風風雨雨。

  “好!”南籬看著她,眼里盈滿笑意。

  聽到回答,傾淼高興地就要站起來,隨他一起去找扶提蓮。

  卻是被他按住了。

  傾淼抬頭疑惑地看著他,眼睛眨巴眨巴像是在問,怎么了?

  “你剛醒來,還是我背著你為好。”

  說完,他就背過身,半蹲在她身前。

  傾淼眼眸一轉,“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就乖乖地趴在他的背上。

  她歪頭看了他一眼,摸了摸他發紅的耳垂,低頭無聲地笑了起來,時光靜好,最好不過!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天津时时彩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是真的吗 快乐十分开奖跑马软件 十一选五任八稳赚 甘肃快3开奖直播 重庆百变王牌基本走势图 必赢客北京pk拾v12.1 幸运28最快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人工计划 小易期货配资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走试图 基金配资条件 江苏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神机策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 辽宁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