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唐朝第一道士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白疊之事甚其大

  “小兄弟要買多少白疊子啊?我們這里雖然不多,但還是有一些的。”老者聽聞后,小心的問道。

  雖說,這白疊子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產物。

  但這東西,在高昌國算是一種很特別的產物,而且,還是普通百姓衣物當中的充塞物,以保證冬天不冷。

  只有那些富貴人家,才會請人把白疊子抽絲制作成棉被類的。

  至于織成布,卻是少之又少。

  因為那繁雜的工序,以及那雇人的工錢,就已是打退了不少人了。

  在這個時代,白疊子的籽粒難取,這已然是目前的狀態了。

  在沒有軋花機的出現,棉花的利用率,著實低的很。

  而鐘文,在前世做電工時,幫著朋友正好維修過一臺軋花機,只能說鐘文稍稍還記得一些,但具體的卻是忘得差不多了。

  要不然,鐘文也得跟普通大眾一樣,遇上了這白疊子,估計也是一愁莫展。

  “老丈,我要的數量可能不止一些,而是需要大量的白疊子,前期至少得要幾萬斤吧。”鐘文向著老者回道。

  “什么?幾萬斤?小兄弟你沒騙我?”那老者聽到鐘文這么一說,驚得差點跳起腳來。

  幾萬斤,這數量可不是他們村子所能搞定的。

  再者,這白疊子的產量本來就不高,而且重量還輕,幾萬斤的量,這已然不是他們村子所能提供的了。

  就他們村子的戶數,估計最多也就能提供個一兩千斤而已,可真要幾萬斤,那這田地至少得全部種一季才能有這樣的收獲。

  可是,他們卻是不可能因為鐘文的話就真的種什么白疊子。

  糧食,在這個時代依然是主流,同樣也是不會被放棄的產物,哪怕白疊子貴到一斤換一金的地步,這些農戶人也照樣會種下大部分的糧食。

  “當然,你都看出來我是個外鄉人了,說實在話,我是唐國人,此次來高昌國就是來看看白疊子的行情,來年我也好派人過來買上幾萬斤的白疊子,如果你們這里有,我就在你們這里買了。”鐘文肯定的回道。

  “有,有,有,我們村沒有,但我們就近幾個村肯定是有的,小兄弟,你確定明年要幾萬斤的白疊子?”老者聽完后,連說幾遍有,就怕這買賣轉眼就沒了似的。

  當然,他依然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鐘文的話。

  就白疊子目前的市價,也就三十幾文錢一斤,當然,這是高昌國的價格。

  如果賣到外地,價格當然會更高,或許五十文一斤也不在話下。

  “老丈,我現在說的話也許你不相信,但明白開春之際,到時候我定然會派人過來的,如果你們愿意種上一些,明年我會用糧食或錢財先預付,至時,你們也不會因為沒了糧食而有后顧之憂。”鐘文無法證明自己真的要幾萬斤的白疊子,只能先說明情況。

  “好,好啊,小兄弟,還未請問尊姓大名啊?”老者聽完鐘文的話,心里卻是多了一份期盼。

  “回老丈,我姓鐘,你叫我一聲小文即可。”鐘文回應道。

  鐘文對于普通的百姓,一般也都是尊敬的。

  哪怕眼前的這個老丈是高昌人,可依樣貌依然知道其是漢人一系的種族。

  同為漢人,又同為農戶人,鐘文理當的尊敬還是有的。

  所以,鐘文介紹起自己來,也是以一個晚輩后生的身份來。

  兩世均是農戶人,哪怕鐘文現在是唐國的一位勛貴,可骨子里依然還是一個農戶人。

  就這一點,鐘文就算被封了王,鐘文依然認為自己是一個農戶人。

  “原來是鐘小兄弟,走,走,去我家喝碗水吧。”老丈得了鐘文的回應,趕忙請著鐘文往著他家而去。

  鐘文也不客氣,跟著老丈往著前走去。

  “字兒,快快出來見過客人。”老者帶著鐘文一到家后,就向著他家里的喊話。

  隨著他的話一落,屋里奔出來好幾人。

  “字兒,這是尊貴的客人鐘小兄弟,快快行禮。”老者拉著一個漢子,還有他家中的其他人,向著鐘文行了禮。

  “大家無須如此。”鐘文見八九人向自己行禮,而這其中多為女子,趕緊回禮道。

  老者的家中,除了他喊的字兒之外,還有兩個孫子,其他的均屬于女子。

  而一位年輕的女子,在見到鐘文時,卻是嬌羞的不行。

  這位年輕的女子,看著年歲大概也就十五六歲。

  這個年紀,早就知道了男女之事了。

  高昌國,施行的政策,與唐國相差無幾。

  男子必須在二十歲之前成親,而女子必須在十八歲之前成親。

  如果不成親的話,到時候可就要被罰款的,而且說不定還會把本人與長輩拉了去坐監。

  男子在十六歲至二十歲之間,這段時間是需要交納婚稅,也就是單身稅。

  而女子,則是十五歲至十八歲之間,也是需要納婚稅的。

  雖然不多,但對于普通的農戶人家來說,那絕對是一筆開銷。

  而且,那些媒婆什么的,也都會時不時的上門說親什么的。

  如果鐘文在二十多歲還未成親的話,那些媒婆估計都能把他家的門坎給踩平了不可。

  鐘文是勛貴也好,還是普通的百姓也罷,如到了那個時候,鐘文還未成親,官媒也是會上門的。

  高昌,因為是漢人所建立的政權,所以,高昌國也與唐國一樣,均傳授的是儒學,學的是漢話,就連禮儀之類的,也都是一模一樣。

  而那嬌羞的年輕女子,雖不認識鐘文,但得了自己祖父的介紹,又見鐘文長得如此清秀,自然而然的就嬌羞了起來。

  “鐘小兄弟,家中貧寒,還請不要嫌棄啊。”老者見鐘文未進他家門,估計鐘文是見他家窮。

  “老丈多慮了,我家中原本也是農戶人,后來入了朝堂,當了一個小官,但怎么說我也是一個農戶人,小時候也窮過,連飯都吃不起呢。”鐘文笑著回應道。

  鐘文如此,說來也是為了拉近雙方一些距離。

  “原來鐘小哥是唐國的官員啊,那……我……這……”老者聽聞后,心中也是有些不所以,不知道怎么回話了。

  “老丈,你們是高昌國人,而我是唐國人,我這個小官可管不到你們這里,此次,我只是過來看看白疊子的,還請老丈把白疊子拿出來給我看看吧。”鐘文見老者有些拘促,趕緊解釋了一句。

  “好好,我這就去拿白疊子去。”老丈聞言后,這才反應過來。

  好在鐘文不是高昌國的官員,要不然,他還真是怕啊。

  百姓怕官怕吏,不管是在唐國也好,還是在高昌國也罷,均是如此。

  華夏人的從古至今,都是如此。

  更或者說,幾千年的文明,從有政權開始,一直到現代社會,普通的百姓,在骨子里都是怕官怕吏的。

  老者從屋里拿出一笸籮的白疊子出來,往著鐘文跟前的地上一放道:“鐘小哥,你看看吧,這就是我家的白疊子。”

  當鐘文看到老者端出一笸籮的白疊子后,眼神突突。

  并非這并不是白疊子,而是因為這白疊子著實有些看不過眼。

  何為白疊子?

  從白字上一看,就知道其是白了。

  可鐘文眼前所看到的,卻是黃不拉幾的白疊子,而且還萎縮的厲害,一看就知道是見了潮了。

  不過,鐘文細想一下也就明白了。

  此時代可沒有什么更好的防潮東西,而且還是普通的農戶人家,能存下來就不錯了,哪里還會在意這些。

  況且,這白疊子在太陽底下曬一曬,然后再搓揉一下,也是能塞進衣物里當成保暖之用的。

  “老丈,這白疊子在收獲后,卻是不能這么弄了,得要……”鐘文看過后,向著老者一家詳細的說了一通。

  “看來鐘小兄弟確實是個明白人,這白疊子長出來后,著實如此,白如雪,漂亮的緊。鐘小兄弟也看到了,我家中并沒有那么多的地方可以存放,也沒有多余的物件裝白疊子,所以只能堆放在屋里的一角了。”老者聽完鐘文的一通解釋后,點頭稱是。

  就如剛才鐘文所猜想的一般,這些黃不拉幾的白疊子,還真就是沒有東西可裝,又受了潮。

  對此,鐘文腦中也在思索著,到時候該用什么東西來裝載。

  這玩意可不能見水,一遇上水之后,就會萎下去,這到是讓鐘文頭疼了一把。

  不過,鐘文也明白,在這個時代,想要防水,自己不是專業的,自然有專業的工匠嘛。

  到時候回到利州后,自己也可以召集一些工匠來解決這個問題。

  “老丈妙贊了。”鐘文笑著回道。

  “鐘小兄弟,你看天色也不早了,要不留下吃頓飯吧?”老者抬頭看了看天,見已是早飯時間了,向著家中的婦人女子使了使眼色后,隨后又是開口向著鐘文說道。

  “那好,我也正好未曾嘗過高昌的美食,今日我鐘某人受老丈之禮遇了,見諒了!”鐘文明白,這老丈也不糊涂,這是準備用飯菜來招待自己,好打下一份交情來。

  而鐘文自然是不可能白吃了。

  他的包袱中可是有錢的。

  吃完再給點錢,也是應該的。

  人家也不富裕,自己真要是吃了人家一頓飯,再要是不給錢的話,那自己這個小道士還真做的不合格了。

  在老者家忙活著早飯之際,鐘文卻是蹲在地上,扒拉著笸籮中的白疊子來。

  “看來,這事得加緊了,待我回到唐國后,得趕緊寫封信去長安,好讓李世民明白,這白疊子可以為被為衣,至少,從今往后,我唐國的百姓們也將不再受凍了。”鐘文一邊扒拉著白疊子之時,腦中卻是在暗暗的計劃著。

  白疊子之物,對于鐘文來說,是了不得的產物,同樣,也是利國利民的產物,怎么著,唐國也得把白疊子推廣出去。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辉煌棋牌游戏官网正版 英超直播网站 2019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湖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15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悦配资 广西快3开奖走势图 摇钱树捕鱼游戏平台 股票配资利息一般收多少 246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 买马十二生肖排成表图 股权基金配资 福建三同花规则 今日财经新闻股票 福彩3d技巧 美国股市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