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獨奏諸天 > 七十八章:進攻焚香谷,策反萬人往

七十八章:進攻焚香谷,策反萬人往

  獸神目光放在神州浩土方向許久才挪開,看向漂浮在地面三尺處的虛影,獸神沉默一會后,沉聲說道:“確定是你師傅?”

  玄牽點點頭,望向那錦衣少年說道:“莫非獸神大人想要退出?”

  “哈哈!”獸神張狂地笑著:“的確讓我想不到,居然這世間能有如此道行的存在!就算相隔數萬里都能感受到對方的恐怖。”

  張小凡等人皺眉,心中不由地懷疑,這個修為高出他們認知的獸神莫非真的要臨陣退縮?

  其實以著張小凡三人道行,無法設身處地思考,若是他們有獸神的修為,必定可以感受到此時李順恒巔峰修為的恐怖。

  玄牽亦是皺眉。

  “連對手面都沒見到就讓我退縮?”獸神全身氣勢驟然一放,身上繚繞著可駭的黑色煞氣,獸神的動作將張小凡三人嚇得心中一突,差點使出法術來防御。

  “豈不是很丟臉,那豈不是配不上神之一字?”獸神忽然笑說著。

  “那好!”玄牽說道:“先去我兄長陵墓吧!”

  說完便轉身飄向青山。

  獸神看向玄牽離去的背影,又回頭看了一眼神州浩土的方向,心中默默地說道:玲瓏,倘若她真有能復活你的手段,我會盡力的即使會面對真正的死亡。唉,真的好想再見你一面,而不是看著那冷冰冰的雕像。

  張小凡三人此時不禁擔憂到他們師門,畢竟南疆大神如今的道行著實嚇人,就不知道師門那里到底如何了。

  “走吧!”陸天朗嘆口氣,說道:“再想也無濟于事,我們先完成眼下事情,便盡快返回神州與師門回合。”

  張小凡與陸雪琪鄭重地點點頭,看來只能如此,如果南疆大神真的萬夫莫敵,只要他們能找到玄牽前輩兄長遺留下的物品,或許會成為一個對付南疆大神的大殺器。

  ###

  青云門的玉清殿中。

  青龍與朱雀兩人眼神帶著驚顫看著前方青年背影,他們都是神州中的頂尖修士,自然能感到前方青年與以前不同許多。非要說的話便是一種讓人感到絕望情緒,心中完全升不起能反抗對方的想法。

  而玉清殿兩側三妙仙子與她徒兒金瓶兒老老實實站在一旁,靜候李順恒發話。

  李順恒轉過身看著眼前的兄妹兩說道:“這段時間內,你們找到玄牽的行蹤沒?”

  “稟告先…先生!”青龍額上流出汗水說道:“我的人在神州各處打探,并沒有青云門人的行蹤。”

  稟告一出,青龍連自己都不知道原來自己已然臣服對方,心中不再有任何僥幸心理,青龍認為只要找到青云門人便能獲悉玄牽去了何處,更或者能確認南疆大神的法寶‘至兇至邪’在哪里。

  “哦?一個月的時間都沒找到?呵呵。”李順恒淡漠地說著。

  “額……是!”青龍額上的汗珠愈來愈多,可以想象他此刻的壓力是有多大。

  一旁的蒙著黑色紗巾的幽姬,見自己兄長情況,連連為青龍辯解道:“先生,雖然青云門人有數千,但萬劍一早已將他們疏散,對于廣袤的神州浩土來說,無異于大海撈針,況且我們人手并不夠。”

  李順恒忽然將目光放到三妙仙子身上冷聲道:“那三妙仙子你呢?”

  被李順恒目光盯著,三妙仙子頓感身上仿佛壓了一塊萬鈞巨石,身子都難以動彈,連連扯了已經呆滯在原地的金瓶兒衣袖讓其與自己單膝跪地表示尊敬。

  “稟告大神!”三妙喉嚨咕咚一聲艱難地說道:“自從流波山戰役后,我門內弟子死傷慘重,能派遣出去的門人此時未帶消息回來!”

  “……”李順恒無言。

  越是無言,這讓殿內那幾人壓力劇增。

  “大神,我相信我門人必定不負使命,定能將青云之人的行蹤探查而出!”三妙大聲喊道:“只要等一段時間!”

  “不等了!”李順恒漠然地說道。

  雖然李順恒還需要一個月時間左右才能徹底融合天帝的肉身,不過他現在道行來說,整個神州有又什么人能在他手中走上十個來回。

  李順恒的話語讓三秒仙子與金瓶兒面色刷的一下白了,她們兩人知道對方修為的恐怖,如果對方要殺她們師徒二人,只需眨眼間她們兩人便可以見圣母明王了。

  “通知萬人往,準備好人手,我們去焚香谷!”李順恒命令到。

  如今青云門與天音寺皆是被李順恒的實力驚嚇到,全部化整為零躲入了有著無數人口的神州浩土之中。而只有焚香谷因為云易嵐出關,給焚香谷并沒有如同青云門一樣隱入世間,而是在大張旗鼓的在四處除魔衛道,四處斬殺魔道之人。

  既然同為正道,若是本座兵發焚香谷,倒要看看你們青云門與天音寺坐不坐得住,李順恒想著。

  與其四處搜尋,還如直接出擊,逼青云門或者玄牽現身。

  所有人聞言,眼瞳內出現一絲精光,看向那神情淡漠青年,心中嘆道:終于要開始了嗎。

  數日過后。

  神州風云變幻混亂不已,沒了青云與天音寺的除魔衛道,魔道修士肆無忌憚橫行在人世間,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焚香谷縱然是三大正道之一但面對蝗蟲般數量的魔道修士也是獨木難支。

  焚香谷坐落在南疆邊緣,位于邊緣地帶的一處通往十萬大山的通道口處,焚香谷歷史悠久,千年之前焚香門人便已行走天下,以著斬除妖魔為己任。而這代谷主云易嵐更是將焚香谷聲望帶領到前人未有的地步。

  柔和的日光照在靜謐的焚香谷中,谷內小路極多,許多鉤角建筑建在山地之上,其中小道上走著許多面容年輕的弟子,有男有女,男的俊俏,女的動人。

  自從焚香谷長老上官策以及許多弟子隕落在流波山,焚香谷上下處于悲痛之中,許多弟子們皆是沉默不語走在小道臺階上。

  在諸多弟子沒有注意的叢林處,有兩個人影鬼鬼祟祟的躲在叢林陰暗之處,其中一人眼睛直直看著焚香谷后方的玄火壇處,眼中帶著思念之意。

  若是焚香谷四周布滿了一種異類小型妖獸,能夠通過天賦本領感知到外來者偷入,但似乎對著兩個小賊似乎是失靈了,顯然這兩人有著避開此類妖獸的方法手段。

  焚香谷深處。

  建立在山谷中一座氣勢如虹宮殿,殿中偏房有一中年男子正凝神盯著一張古老的地圖,而地圖上正是南疆十萬大山之地。

  此人便是焚香谷谷主云易嵐,云易嵐樣貌普通,但一雙銳利的雙眼會讓人始終難忘。

  云易嵐抬起頭看向窗外,自語著:“青云門與天音寺的人到底躲到哪去了?還有那個南疆大神到底是何人?難道是魔教里面避世不出的老怪物?”

  云易嵐接到了自己師弟上官策與李洵死亡的消息,便立馬出關管理騷亂的焚香谷。因為云易嵐前段時間閉關,并未參加玉清殿議事,也未參與流波山戰役,對其中事情經過并不清楚。

  作為一派之主,他總能嗅到一股不同尋常,但云易嵐始終未見過李順恒在流波山出手,雖有流言但他并未當真,畢竟眼見為實。

  他都未見過,便要學青云天音隱入世間?那豈不是搞笑。

  咚咚。

  云易嵐聽到敲門聲,便出聲說道:“進來!”

  隨著進入云易嵐眼簾的是一位老者,此老者名為呂順乃是焚香谷一位長老,只見呂順朝著云易嵐躬身說道:“谷主,南疆那邊傳來消息。”

  呂順的語氣帶著一絲凝重。這讓云易嵐產生出一絲好奇,于是直接問道:“南疆發生了何事?”

  呂順看了看四周,小聲說道:“據南疆魚人妖一族消息,說是鎮魔古洞中封印的獸神消失了!”

  “什么!?”云易嵐身子一震:“到底發生了什么?”

  “那群家伙并未對我多言,我也不太清楚!”呂順苦笑一聲。

  云易嵐具有極強的野心,他一直以來希望焚香谷能躍居神州正魔第一勢力。所以云易嵐一直以著閉關為由,途中派長老呂順與魚人妖族密謀解開獸神封印,早期更是研究八兇玄火陣,希望找到玄火鑒后禁錮獸神成為他焚香谷一大殺器。

  “真是諸事不順!”云易嵐冷聲說道:“流波山戰敗師弟與洵兒虹兒隕落在流波山其中多出一個未知的南疆大神,而如今現在獸神也失蹤!”

  “還有青云門與天音寺這兩派居然躲入塵世間!”呂順嘆道:“也不知是過于慎重還是那南疆大神果真可怖到兩派懼怕!”

  “哼!”云易嵐說道,“若是天下間還有兩派都懼怕的修士,難道我沒有聽過對方的名號?估計是魔教使出了什么陰損手段,使得道玄那家伙隕落在流波山。”

  “谷主說的是!”呂順在一旁點頭說道。

  若是能尋回玄火鑒,什么南疆大神什么魔教什么青云天音,又豈會是我云易嵐的對手?

  云易嵐很自信,他自信的來源便是他已然突破了焚香玉冊中的玉陽之境,修為與之青云的太極玄清道的太清不遑相讓。若是他找回玄火鑒,以他對八兇玄火陣的了解,催動八兇玄火陣足以縱橫神州在無敵手,就算是青云的誅仙劍它也能與之抗衡。

  呂順見云易嵐不再說話,準備去趟玄火壇看看那只妖獸的情況,這本是上官策的任務,而如今已交給他與谷內另一位長老了。

  “對了,此時神州似乎并不太平,讓那些游歷在外的弟子們先回谷吧!”云易嵐說道。

  “好!”呂順點點頭便離去。

  待到呂順離去,云易嵐往這窗外的天上幾處極薄的云朵,忽然笑了笑,嘆道:“南疆大神?若是你來焚香谷,我會讓天下所有人知道,焚香谷心法最高層次的力量。”

  在云易嵐眼中,除卻那南疆深處的獸神之外,其余人他并不在意。

  ###

  神州一處不知名山脈中的簡陋大院內。

  臉色陰沉的萬劍一聽著一位穿著與神州百姓無異的弟子稟告。此弟子乃是朝陽峰的楚陽。

  “師伯,弟子從一日前,看到大批魔教妖人駕馭法寶朝著南疆方向而去!因為其中有許多修為極深的存在,弟子不敢過于靠近,所有不知對方是什么來路!”楚陽沉聲說道。

  “大批?”水月疑惑。

  “應有兩千余人!”楚陽回憶一會出聲說道。

  “兩千!”萬劍一自語著,隨即看向那位弟子說道:“楚陽師侄你修為在門內也算是極好的,能感應到具體多少妖人修為在你之上嗎?”

  楚陽再次沉默如實說道:“起碼有百余人以上!”

  這是萬劍一與水月兩人登時間啞然,百余人?

  這位楚陽,在青云門內弟子中能排入前二十,百余人這是說明了什么?

  魔教幾乎是出動大半的精銳啊。

  “方向是南疆?”萬劍一沉思著:“莫非是發現了田師弟的行蹤?還是發現了玄牽圣女的?”

  水月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說道:“師兄,師妹覺得可能目標是焚香谷!畢竟焚香谷未能與我們一樣隱入世間,而且門派位置也是南疆方向。”

  “是嗎,這也有可能性!”

  “師兄,我們怎么辦?”水月神情帶著焦慮。

  “南疆大神想要滅世斬情證道,我們已然無法感化他,始終會有一場決戰!”萬劍一冷聲說著。

  水月點點頭。

  “不管目標是玄牽圣女亦或是焚香谷,我們都得出動了!”萬劍一說道:“玄牽圣女去南疆已然一個多月了不知生死,如今神州百姓已然被魔教妖人騷擾的難以生活,我們不能在干等下去了!不然越拖屆時魔教妖人人數越多,我們勝算越少。”

  “那我帶多少人?”水月雖然擔心陸雪琪安危,但此刻直接問道。

  “所有弟子!而且通知天音寺普泓上人!”萬劍一呼吸著:“即使勝算不大,但至少作為神州修士,豈會要一個瘋子滅世!”

  水月呆呆地著看白發的萬劍一,忽然笑了笑說道:“遵命掌教!”

  萬劍一不想當青云掌教,雖然聽到水月之言也沒有出聲,而腦海里一直在思慮著,如何能勝那個修為已然是神魔的南疆大神。

  待到水月離去時。

  萬劍一走出院子在四處走走,看著正在練劍修煉潮氣蓬勃的青云弟子,不知不覺的來到了院子后方,看到大竹峰的宋大仁正端著一碗香噴噴的飯菜朝著一處簡陋的茅屋走去。

  萬劍一暗自在一旁看著宋大仁與茅屋內被鎖鏈捆綁的少女,心中不禁想起了鬼王萬人往,心中不由地想到:正面與南疆大神對抗勝算極低,若是有傷的南疆大神呢?我們勝算是否更大?

  萬劍一深知以萬人往那種性格決然不會被他們青云要挾,即使是他親生女人……但萬人往或許并不會知道,南疆大神其實是為了證道的滅世者。

  就算他們贏了又如何?竹籃打水一場空罷了,最后面都要死罷了。

  只是我怎么才能讓萬人往相信呢?

  萬劍一在一處看著與宋大仁聊天長相絕美的少女,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海南橡胶股票 赚钱论坛 赚钱论坛 极速时时彩是真的吗 重庆幸运农场结果 体育彩票江苏7位数规则 汇融财通配资 免费一肖提前公开资料 好友长沙麻将app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 - 百度 北京11选五什么时候开奖 新人怎么做网络灰产 股票涨跌由哪些机构决定 河北彩票快3规则 中超恢复时间 穷胡麻将技巧 大乐透开结果今天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