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小說 > 武林壕俠傳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其樂融融

  常不易當然不會等著她親手端粥送給自己啦,就在她將那碗粥遞給皇帝狄冷月的時候,他搬著自己所坐的板凳,坐到桌子旁,拉過另一碗粥,吸溜吸溜地喝了起來。

  “別光喝粥,吃點雞蛋餅啊。我跟你說,用雞蛋餅卷點咸菜小蔥和甜醬,很好吃的。”皇帝向他建議說。

  常不易聽了,便照他所說的那樣,卷了張雞蛋餅,先遞給了他,并說道:“您既然這樣說,那必定是很喜歡這樣吃的。”

  皇帝接過雞蛋餅,大口咬下去。然后在嘴里嚼了兩下,臉上再度露出很享受的表情。說道:“真是人間美味。飛云,我忍不住又要夸你了。”

  “行啦,小易正喝粥呢。你就別講笑話了,省得他嗆著。”諸葛飛云玩笑說。

  常不易此時已經捐好了另一張雞蛋餅,喝了口粥,正要去品嘗。聽到諸葛飛云的笑話后,忍不住又笑了。

  接著,他平復了一下情緒,在卷好的雞蛋餅上咬了一口,細細品了一下,說道:“父皇沒有說錯,娘親這雞蛋餅做的確實好吃啊。”

  一句父皇,一句娘親,竟然就在不自覺間說了出來。

  常不易也覺得有些奇怪。怎么自己就這么將兩個陌生的稱呼,當著兩個跟自己有著最親密的血緣關系,但十多年來一直都不在自己身邊盡責的親人的面,說了出來呢?

  “或許是因為太想念自己的父母了吧?所以,才忍不住就隨口認了他們的。也或許,血脈相連的親情會產生一種本能,驅使自己去認他們吧。”常不易心里面不禁分析起自己這樣做的原因來。

  就在他心里默默分析的時候,諸葛飛云走近他,將手放在他的頭上,說:“小易,謝謝你肯認我。這么多年以來,我一直都在等待這一天呢。”

  說著,她的眼睛里便涌現出淚水來。

  狄冷月瞧見,忙說道:“飛云,你不要哭啊。我們一家能夠團聚,是件可喜可賀的大喜事啊,咱們都應該笑才對啊。”

  諸葛飛云聽后,以手帕擦拭了一下淚水,點點頭說道:“不錯,是不應該哭。而應該高興。”

  常不易見自己一句話惹得她落淚了,心里頭有些不好意思。忙說:“人家說,人唯一不能選擇的,便是自己的父母。因此,你們是我父母的事實,是無法改變的。既然如此,那我何不早點與你們相認呢?這樣,咱們一家人從此便不會覺得尷尬了。”

  “嗯,小易說得對。咱們原本就是一家人,只是因為難言的苦衷而變成有些生分了。現在重新聚到一起了,當然要將這份生分給去除,恢復到正常的狀態啊。”狄冷月說道。

  “對的,我們是一家人,就應該有一家人的樣子。小易,娘親就是你的娘親,你父皇就是你的父皇。從今以后,你就大大方方地叫吧。”諸葛飛云道。

  “嗯,娘親,我記住了。”常不易點點頭,說。

  “真是太好了。咱們總算是正式地成為一家人了。來,為了慶祝咱們的團聚,咱們將你娘親親手做的餅給吃了,將她親手熬得粥也給干了吧。哈哈。”

  皇帝狄冷月舉起手中的粥和雞蛋餅,玩笑著對常不易說道。

  常不易也舉起粥碗和雞蛋餅,說:“父皇這個提議好,我同意。”

  說完他便大口地吃餅,大口地喝粥起來。

  諸葛飛云被父子倆的玩笑和吃喝的樣子給逗樂了。她伸手拍著常不易的后背,說:“慢點吃,沒人跟你們搶。”

  “對,有當世兩大高手在此,沒人敢搶的。”狄冷月又玩笑說。

  常不易聽后,差點將嘴里的東西給噴出來。他趕忙平復了一下情緒,才說道:“父皇,您這位高手現在可算不得數的。所以,只有我娘親還能打的話,我得小心些才行。”

  他的話,又引得狄冷月和諸葛飛云發出一陣歡笑。

  父子倆的早餐便在歡笑中進行著。

  不久之后,他們吃完了這頓可謂是其樂融融,充滿天倫之樂的早餐,開始談論正事兒。

  “小易,邊關的事就交給你了,待會兒我便讓蔣公公擬旨,為你正名。然后,你便以親王的身份,宣召兵部吏部等各部主官以及四大壕俠進宮議事。到時候,你主持會議,并讓他們商議出一個萬全之策來,將邊關的事情給解決掉。”狄冷月說道。

  “好吧,既然父皇如此信任我,那我也就不再推辭了。邊關的事,就交給我辦理好了。”才剛剛相認,常不易不忍拒絕他,便只好將他交辦的差事給應了下來。

  “很好,小易,你比起你哥來,更有擔當。此事若是交給他去辦,他定然會諸多借口,不肯接下來。他啊,享樂的事情不嫌多,吃苦的事情一點也不想做。唉。”皇帝嘆了一口恨鐵不成鋼的氣,說道。

  “那是,像小易這么優秀的孩子,世間能有幾個人可以跟他比?一男雖然人很善良,但終究能力欠缺了些,當不得大任的。”諸葛飛云不無自豪地說。

  “娘親,哪有這樣夸自己孩子的?豈不是有老王賣瓜,自賣自夸之嫌啊?”常不易玩笑道。

  “嘁,我又沒有夸大事實,你本來就很優秀嘛。怎么能說是自賣自夸呢?因此,我這話當著誰的面兒都敢說。誰不服,就將他家的孩子拉出來,跟你比一比啊。”諸葛飛云笑著說道。

  “小易,聽到沒有?不光是我認為你有能力擔當大任吧。你娘親也是這么認為的。就是你的師父,只怕也是這么想的。要不然,他絕不會讓你帶著小七出山的。因此說,你一定要再考慮一下當太子的事。”狄冷月說道。

  “父皇,你又來了。這事兒能不能別再說了?若是傳到太子那里去,會令我們兩兄弟生出嫌隙的。”常不易忙反過來勸說他道。

  諸葛飛云也說道:“小易說的沒錯。太子如今并未犯下什么過錯,不可輕言廢除的。因此,你這話說得不免有些早了。若是被別人聽去,定然會認為小易想要爭奪這個太子之位呢。從而,會無形中多出不少敵人來的。”

  “嗯,也對。那我就先不說了。等到時機成熟,直接將小易推上去好了。”皇帝狄冷月想了想,說。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股票数据分析 澳洲幸运8计划软件 韩国西部快乐8开奖记录 新疆11选5计划 15选5 复式投注查对表 贝赢配资 江西11选五中奖规则 6合宝典下载官方网站 金惠配资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天津 双色球下期必出号码 混合型基金配资规则 青海快3推荐号 意甲积分榜新浪体育 学炒股要多久 北京快三开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