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愛被隔離 > 第五十八章 世界,并不太平!

  “我就喜歡京都醫科大學!”

  小冉再次給出肯定答案,態度很堅決,不像是臨時起意。

  盡管看出女兒是誠懇的,趙楠依舊難以相信,“你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嗎?女兒,你想好再說!”

  “我...”

  小冉只說出一個我字,趙楠的手機響了。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

  趙楠拿起手機,是徒弟張凱打來的。

  “好,知道了,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趙楠便站起身來,“女兒,飯菜很香,很可口,可惜,醫院有個緊急會議,爸爸早點去醫院。”

  醫院召開的緊急會議是有關疫情的。

  相當于一個緊急的疫情形勢分析會。

  高文天清了清嗓子,雖然隔著口罩,仍能聽出他聲音的沙啞,“各位,首先我要向大家通報一個好消息,國內疫情控制有明顯好轉,基本上應該算是控制住了。”

  他停頓的時候,用閃亮的目光掃視一眼會場,能夠感受到,大家的心情和自己一樣,興奮和激動。

  “但是,形勢不容樂觀,不能盲目松懈,國內雖然好轉,世界卻出現了新情況。”

  說到這里,高文天刻意提高音量,“有一艘郵輪,15日,船上只有67例確診病例,到19日,發展到621例,另外,與我們鄰近的H國近日感染人數上升很快,截止今天,已經發展到433人!”

  “所以,我們不能大意,后面的防控工作依然嚴峻!”

  “最可怕的是,有些國家并不重視,......。”

  “在做好自身防護的同時,我們要嚴防輸入型病例!”

  是的,正如高文天院長所說。

  并不是所有國家都能做到步調一致,萬眾一心。

  甚至于政府和人民在擰著麻花做事。

  有的國家,政府層面,這事很小,人民層面,這事很大。

  有的國家,政府層面,這事很大,人民層面,哈里路亞。

  如果世界不能形成一條心,一股勁兒,不能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后果很難預料,還會發生多么可怕的事情,都在情理之中。

  經濟問題、就業問題、吃飯問題,甚至,不敢再往下想。

  趙楠回到腫外的時候,張凱和葉小倩聊的正熱鬧。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這倆人平日表現,看上去CP感滿滿,然而相互間誰都不肯承認。

  “聽說沒?一艘豪華大郵輪,上面出現了感染者,在哪都不能靠港,那上面可都是有錢人呀!”

  葉小倩語氣中能聽出明顯的惋惜和羨慕。

  “你不懂,那條船很復雜,船的注冊地是一個國家,船長呢,又是另外一個國家的公民,而船的主港卻不是這兩個國家,所以!”

  張凱一段繞口令般的分析講解,把葉小倩說的更糊涂,最后卻沒把話說完,而是攤開雙手,做出個無奈的手勢。

  她迷惑的看著張凱,最后搖搖頭,“不明白!”

  “這么跟你說吧!”張凱看著迷惑中的葉小倩,莫名其妙有些心疼的感覺。

  他舉起雙手,連比劃帶解釋細心為葉小倩講述起來,“有一個東西,是我的,聽清楚,這東西是我的,劉姐和你都喜歡,都把它當成寶貝,這件寶貝呢,在你那里用的最多。”

  張凱看到葉小倩臉色在變,卻不知道什么原因。

  便放慢語速,繼續講道,“有一天,咱們都發現這個寶貝......。”

  “流氓!滾!”

  葉小倩罵完,臉紅的更厲害了。

  張凱被罵,一頭霧水,諾諾道,“我說的是人性問題,怎么就流氓了?”

  “你持么說的就是性問題,你就不是人!別給我裝!”

  葉小倩罵出句粗話,猶自覺得不夠解恨,“告訴你,張凱,誰喜歡你呀?就算天下男人死絕了,就剩你一個,本姑娘也不會正眼看你!哼!”

  被小倩如此一罵,張凱瞬間明白過來,把自己剛才說的話仔細捉摸捉摸,不怪人家誤解。

  明白盡管是明白,卻不能就此承認。

  想到這一層,張凱干脆順著裝下去,“那么美的事,什么時候能發生呀?你告訴我,天下男人什么時候死絕?再說,就剩我自己,我又哪有功夫看你呀?切!”

  “去死吧!臭男人!”葉小倩抬手就打。

  被張凱巧妙地躲開了。

  張凱躲開小倩的攻擊,不成想撞在趙楠身上,“哎!師傅,師傅回來了,不好意思!”

  “你倆玩兒挺熱鬧?”趙楠走向自己的辦公桌,“我蘋果呢?”

  “師傅,徒兒這就去削!”張凱從自己桌子底下拿出四個蘋果,轉身跑了出去。

  看著張凱背影,葉小倩小聲嘟囔一句,“誰跟他玩兒,流氓!”

  “劉醫生呢?”

  “誰找我?”劉梅梅從外面走進來,一身的疲憊,“社區跑一上午,快累死了。”

  咕嘟咕嘟,灌下幾大口涼白開,“你們不知道,我負責那個社區,回來一個留學生,是從Y國回來的,牛的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什么情況?”出于好奇,趙楠出聲問道。

  “這個留學生叫袁可心,女孩兒,Y國留學快兩年了,......”

  在劉梅梅的講述中,葉小倩和趙楠越聽越氣憤。

  原來,這位叫袁可心的留洋學生,只因這次疫情,在她所留學的國家,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主要根源在Y國領導人身上,竟然把這次肺炎直呼為武漢肺炎,有時也會叫成中國肺炎,一種明顯不負責任的表現,甚至帶有惡意誣蔑、潑臟水的成分。

  Y國領導人,大會小會,惡意的宣傳,引導國內民眾產生強烈民族歧視。

  甚至在學校里,多次出現中國留學生被打,被欺負的情況。

  特別是Y國已經出現多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以后,這種現象愈演愈烈。

  世界并不太平,國內趨于穩定。

  袁可心的父母,擔心國外不安全,緊急召喚女兒回國避難。

  最為可氣的是,這位袁同學,回到小區,不但拒不配合接受隔離,而且,張嘴武漢肺炎,閉嘴中國肺炎,語氣中,深深以身為中國人為恥。

  世衛組織早已對新冠肺炎正式命名為COVID-19,Y國領導人這種叫法帶有明顯地域歧視,這無異于煽陰風、點鬼火,唯恐天下不亂。

  趙楠難抑心中怒火,啪!一拍桌子,“她的父母呢?”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极速11选5微信计划群 哪个平台炒股好 极速飞艇开奖官方网站 时时彩最好的平台排名 9号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 平特一肖怎么挣钱 福彩3D最近2000期走势图 买秒速时时彩有规律吗 南昌股指期货配资 北京11选五走势图遗漏 20选5杀号精准公式99% 江苏十一选五下载方法 海南体彩4 1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 基金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