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三國景皇司馬師 > 第二三六章

  子元按住太陽,驚詫停步,眼瞳里充盈出強烈意。

  旁邊的夏侯玄卻沒有注意到他的異樣,只是直勾勾地盯向前方靄。

  很快這魄動停息,他甩甩手,掌心還有余。

  ……不速異動。

  心思剛動的轉瞬,他覺察到強抑之息生出在四周空氣,滯阻得全包括呼吸都重壓不適。

  司馬師看到兩坨灰黑色的東西,出現在前面石板洼道上,在水中緩緩向這邊爬來。

  等等……

  他意識到什么,轉頭望向兩旁,訝然中微吸一口涼氣。

  就在略有走神的這一時內,四面景色和房屋變了。他倆的位置仍在這漁村中某處,但從他腦魄發的地方發生了瞬移,突現在幾幢高大的木樓間。

  這片積水空地的中心是一口石井,井沿雕砌有巨狀海螺的圖紋;井旁一顆粗大槐樹,青黑干枯,那兩團黑影東西,就是從這槐樹下沖他和夏侯玄這爬動。

  他上出了點冷汗,之前在兇怪異境處都沒有太多恐慌,可眼前的詭靜漁村,令他感到心底來的一絲發怵。

  那有節奏的潮浪聲更近了,海霧更濃,迷蒙的海岸方向,似還有雨點在滴落。

  “太初,不能坐以待斃!”他對夏侯玄低喝一聲。

  夏侯玄也是在發木,被他提醒后點點首,拔出腰中利劍,和司馬師一左一右直向地上那倆黑影縱去。

  子元舉劍剛要劈下,看清后登時僵愣住。

  遠看的兩坨,其實是海螺的殼,都有半進小屋間那么大。兩個螺口下,各探出一個骨瘦如柴的女子上,披頭散如濃墨黑發,膚色蒼白而發微藍。

  她們下應是就長在螺中,吃力地用雙手扒著浸水地面爬動,容顏雖都姣好,可青藍的眼珠形如鬼魅。

  兩螺女仰頭看向他們,司馬師被詭異的眼瞳盯得有點發毛,又似被莫名的怪力吸住,四肢灌鉛一樣難以動彈。

  她們看來都弱不風,卻逸出邪氣靈波,透著濕膩的混沌。

  不妙!……

  他的牙齒不受控咯咯作響,嘴里忽充滿血味與腫脹感,眼前甚至閃現凌亂扭曲的肢體幻象,兩個螺女仍趴在面前不遠,動都沒動。

  子元趕緊閉目,迅速冷靜下來,狠辣的軍魄魂勁搏出,壓過那邪魘帶起鋼鐵神經。

  “太初,閉眼發力。”

  他一聲悶吼,軀體恢復輕捷,憑感覺向后猛翻出去。

  心中冷哼一聲,睜開眼待要持劍護,結果看到的形,又讓他心中詫然。

  剛確是向后翻滾,可現時自己卻出現在反方向的石井前,那兩個海螺女怪也跟著掉過頭,繼續死盯著他,一樣的妖異神毫無變化。

  而太初忽就如憑空消失,沒了形跡。

  司馬師心里怒懼,無法再沉著。

  頭頂上的槐樹枯枝,突也動了一下,黑色爪影撓向子元的臉。

  下意識捂面一躲,后腳靴跟磕碰到井邊螺雕上,一股猛烈吸力從井里噴出,一把將他拽了下去。

  這時他已十分慌神,同時感覺自己像愚傻般,被異境詭靈玩弄于股掌之間,心頭惡火暴升。

  吸力像鐵索一樣扣著他四肢,掙扎無以擺脫,片刻后,那兩個螺女蹭蹭爬進井口沖他過來。

  眼見她們張開嘴,伸出慘白的舌頭,就要上司馬師的臉,青藍鬼眼中布滿殺恨邪意。

  急之中,他意識到抓在右手掌心的陽虎骨片,掙盡臂力一揮,朝當先的螺女面上懟了上去。

  骨片掛件一擊刺進女鬼的白舌,藍紅混雜的鬼血噴出來,然后被那骨件上的密紋,迅速吞噬吸收。

  緊接著骨片釘嵌在她口中,如迅猛有生識一樣,迅猛貪婪地吸噬女螺妖全精血靈氣。

  ……陽虎殘靈異用?

  螺女面露驚慘,幾下便被骨片生猛吸干,只剩一張干皮包在細骨上,巨大螺殼失去支撐,下落中側滾到井壁上翻撞墜去。

  另一螺女見此狀,顯出怒,痛苦啞叫一聲,體出現扭曲。

  黑色觸手從其體內爆出變大,螺殼被撐出一道道裂痕。

  嘩啦飛濺聲,司馬師和她一起掉入井底幽藍深水,上那槐枝吸力消失,他立馬側滾撲騰站起。

  這片水有將近齊腰深,發出妖腥之氣,卻是清澈見底。

  那邊被骨片吸干的妖尸螺殼,遇水后冒出騰騰黑氣,迅速萎縮成一團枯朽焦石。

  異變的另一個女螺妖,已突長到巨鯊般大小,螺殼扭到背上如同突出怪瘤,四肢粗壯血管擰曲,一頭黑藍亂發下露出猙獰怪臉和尖牙。

  她沉重軀撞落井底,狹小地洞空間,整個都顫了一下。

  司馬師感到手心脈搏上,觸起一團異樣清涼,那吸收妖靈血飽滿的骨掛件,這時閃爍青毒異芒。

  螺女的精華從骨片上,一點點沁出來,似乎掛件有意識般,想要給司馬師供給靈魄力源。

  子元試著納入一點這靈息,眼前和腦后都瞬時一涼,那進入漁村以來一直籠罩的灰黃模糊,仿佛變薄許多。

  已化成巨魚妖的螺女,發出刺耳吼叫,震得他耳鼓發麻,她手里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錨形巨刃,踩水向他猛沖過來。

  司馬師甩手出劍,撞擊到那錨刃上,大力震過來他瞬間眼前一懵。

  這巨崩般的蠻力,在如此狹窄之境,攻勢過強。

  子元勉盡軍魄之力,接下這一擊后跳開,右臂已是酸麻至骨。

  魚怪不停,山巖般再撞砸沖來,他掂量了一下,還是不得不掉頭躲閃。

  只是螺女魚鬼的速度也變得更快,剛一回,巨錨刃就已重重砸到他背后。

  司馬師盡力向前一個魚躍,還是被掃到一點背部,喉嚨一甜一口鮮血被抽得冒上嘴中,眼冒金星滾倒進水里。

  體內鐵骨魄力相護,這外挫傷并不嚴重,但女鬼動作越來越快。他剛嗆一口水后翻從地上起,那駭人錨擊緊跟著又一下過來。

  子元借著被激起的水勁,盡力向旁一,堪堪避開重擊,烏黑纏結的錨刃砸在井底堅巖上,鑿出一個大洞碎石激濺。

  女鬼已到他面前,閃亮藍色鬼眼,兇光枯狠,她緩緩再高舉起黑巨錨刃。

  井底的洞并不大,連躲兩次后,子元已被到一處角落,緊靠著背后石壁。

  一迅捷武力靈魄施展不開,他憋屈得額頭出汗,心中恨恨,但也一時無奈。

  眼見要命一鑿又要再來,他盤算著要不要再用陽虎骨片的奇動噬靈。

  就在這一瞬間,背靠石壁暗處的一道隱蔽縫隙中,一雙有力的胳膊突然伸了出來,一把拽住子元將他拉入那石縫里。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广西11选5彩票 山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上海11选五开奖直播 河南快三推荐号码 如何收集股票数据 秒秒彩的原理 《博彩娱乐特辑》pdf 股票涨跌测试器 大乐透开奖结果 辽宁36选7开奖结果 大发快三历史开奖号码 股票行情300138 内蒙古快3综合走势图 股票价格涨跌的原因 安徽十一选五最新走势图 点石策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