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風水葬明之秦淮八艷 > 第386章 侯恂

  隨著鎮軍的到來,鎮軍和“爭世王”劉希堯、“亂世王”藺養成、老回回、張鼐的農民軍在商丘城外展開了野戰。至于戰爭的結果無須質疑,農民軍抱頭北竄,而鎮軍也開始進入商丘城,正式接管歸德府,劉溪跟著鎮軍也重新回到了青楓身邊。

  對于劉溪的到來,青楓還是比較開心,自己一個人獨闖風險還是太大,有個朋友或者是下屬終歸好的多。

  商丘城歸德府府衙內,侯恂精神矍鑠,帶著家眷和部下以大禮相迎,當然其子侯方域因為老父的原因,也不得不大禮迎接。至于為什么行大禮迎接,侯家四兄弟也是經過認真思考的。

  于私來說,此次青楓解救他侯家于危難之中,如果不是青楓恐怕他侯家有滅門之災;于公來說青楓此時是崇禎皇帝親封的河南討逆大將軍。

  這大將軍一職,其實在明朝非常奇怪,除了開國元勛徐達被拜為大將軍外,就只有一位皇帝擔任過大將軍,“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朱壽,大名鼎鼎的正德皇帝朱厚照。除了這兩人外,大明從未封過大將軍之職。其實這個大將軍的“大”字,崇禎皇帝也是沒有想過,當時只是想到河南比較重要,封他個“大”字,說起來比較好聽罷了。

  侯恂和青楓二人算是老相識了,當年在北京的時候,侯恂已經是戶部尚書,而青楓才初出茅廬,行走于翰林院內,然而時隔幾年,侯恂變成了兵部侍郎、總督保定等七鎮軍務,而卓青楓已經成為了河南討逆大將軍、橫波幕府的總理、中極殿大學士、太師、金陵公一等爵、內閣輔臣,每一個職務都顯示著青楓已是崇禎之下第一人。

  青楓對于侯恂同樣回之以大禮,二人一陣寒暄過后,便進入了正題。青楓坐在左手,侯恂坐于右手,劉溪、牛金星和一干鎮軍將領與侯家兄弟等分列兩側。

  香茗在手,輕輕吸上一口茶香,青楓熱切的說道:“老尚書大人,這次本官奉皇上旨意救援開封,在此斗膽請老尚書幫助在下打理歸德府如何?”

  侯恂一臉尷尬,擺明了卓青楓要占據歸德,而且還要招降自己。“這個,恐怕不妥吧,本官受皇上委托督師保定七鎮,眼下任務尚未完成,豈可擅自領取他命啊!”

  “老尚書督師河北、山東兵馬,只是可惜,這河北山東兵馬已經全軍覆沒了,總督楊文岳、總兵虎大威、監軍孔貞會均被斬于汝陽,如今的老尚書已經是孤軍一人,哪里還有兵馬讓你去督呢,如果老大人回到北京,迎接大人的恐怕是問責下獄吧!”青楓也不繞彎,直接說明情況。

  “這個,……。”侯恂不免有些語塞,對于總督楊文岳、總兵虎大威、監軍孔貞會被斬之事,做為督師他必然要承擔罪責,當然做為皇上的替罪羊,他侯恂不死也得死。

  就在侯恂思考之際,一個年輕的聲音傳出:“父親,萬萬不可接受這歸德府的任命,吾家乃是大明忠臣,幾代為官,豈可為這逆賊權勢所迫。”

  不用猜,青楓也知道這是侯方域的聲音,畢竟是自己的情敵,雖然自己是勝利者,但是他并不想過分的打擊侯方域,只要他能真心為國,倒也算是一個人才。

  “孽畜,哪個讓你插話的,還不快滾出去。”侯恂一臉怒色的罵道。

  侯方域可以不顧及侯家家族的利益,但是侯恂不行,他做為侯家的長子,如今的家族老大,亂世之中,自然要事事經過認真考量才能答復。

  此時的他已經心中有了定論,看看盧象升、熊文燦、方岳貢等人的情況,在崇禎這邊混的不怎么樣,到了橫波幕府那邊倒是風生水起,再想想自己不是坐牢就是打仗,當官還能朝下走了,由戶部尚書變成了兵部侍郎。

  “老大人莫要擔心,既然本官決定將歸德交由大人,這歸德府便聽命于大人,大人的心向著皇上,這歸德府自然就是皇上的,本官也是明臣,和大人一樣,心系大明子民。”

  侯恂緩緩起身朝著青楓躬身一拜道:“愿為大人孝綿薄之力。”有了侯恂的加入,這歸德府自然納入了橫波府的管轄之下。青楓離去后,便開始派遣鎮軍按照獸皮圖尋找春瘟陣。

  酒館內,侯方域一臉沮喪的坐在一角,桌上的酒壺已經空了兩個,此時他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怒火,他猛地將桌上的酒菜掃到了地上,一腳踢翻了桌子,隨手扔了幾兩銀子走出酒樓。俗話說一醉解千愁,可事實上是越喝越愁。

  侯方域晃著酒醉的步伐,一腳踢開了侯家(商丘府內)的大門,醉醺醺的向著自己的小屋走去。豈料正廳內,父親侯恂和幾個叔叔正在議事。看到侯方域醉酒而回,侯恂不由的大怒,:“畜生,還不過來。”

  對于父親的恐懼,侯方域是打心里害怕,他怯生生的走到了大廳,等待父親的責備。

  侯恂看著不成器的兒子,想起了今日在與青楓會談的時候,侯方域的插話,猛地一拍桌子,惡狠狠的罵道:“畜生,還不跪下,我問你,今天會談之時,你為何插話,在座的那個不是你的長輩,不是大明的官員,你怎么就敢插話,如今又醉醺醺的回來,真是丟了我侯家的臉面。”

  “這個,……。”侯方域那個心痛啊,對于李香君的事情,他可不敢和父親明說,因為父親的做派和侯家的家風是不可能允許他娶一個青樓女子。

  他越是不說,侯恂越是很氣,他起身狠狠的打了侯方域一個耳光,怒罵道:“別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你是因為那個青樓女子‘香扇墜’吧!”

  “啊,父親,你你怎么知曉?”侯方域不禁內心有些恐慌,他一直認為天高路遠,父親又遠在京師,不可能知道,沒想到父親早已經知曉。

  侯恂顫抖著坐下,“畜生,我侯家的臉面和侯家的家風都讓你敗壞光了。你知道你做錯了多少嗎?其一便是為一個青樓女子,沉迷其中,連個舉人都沒考上;其二你為了這個李香君竟然向閹黨阮大鋮借梳攏之資,事后為了還錢還去找尋老夫的部下借錢;其三自詡為復社四公子,和他們幾個所謂的名士混跡于青樓。一群不學無術的狂徒,真是讓老夫痛心疾首。”

  說到此處,侯方域的酒勁有些上來,他非常不理解,為什么這些事情自己不能做,而那卓青楓就可以做,而起還做的那么正大光明,仿佛他是一個不受禮教約束的人。

  借助酒勁,侯方域站了起來,看著侯恂道:“父親,兒子一直都聽你的話,可是我就不明白,他卓青楓有什么好的,為什么他就能娶一個妓女,而且一娶還娶幾個,也沒見有人說些什么。所謂的青樓狎妓到了他那里都變成了美事,孩兒就是不服,這李香君本來應該成為我的妻子,如今卻嫁做他人,兒子和那卓青楓是奪妻之仇。”

  “大侄子,你還不明白,那卓青楓乃帝王之相,在他面前沒有對錯,離經叛道之事,我們做或許是錯的,但是他做可能就是對的,人和人總是有差別的。”侯忭一旁勸解。

  “什么帝王之相,狗屁,他卓青楓不也是肉眼凡胎,如今也就占據江南一隅,我看他還不如李自成有帝王之相呢?自古得河南者得天下,得開封者得河南,這開封遲早都是李自成的東西,這天下也都會是李自成的天下。”侯方域對于李自成還是比較欣賞的,在他心中,對付卓青楓的只有李自成了,至于那個崇禎,遲早要完蛋的。

  侯恂已經氣的渾身發抖,他掙扎著再次走來,又是狠狠的一個耳光,咆哮道:“滾,滾出我們侯家,以后再也不準回來。”

  或許侯恂說的是氣話,但是酒醒之后的侯方域卻是越想越恨,竟然不辭而別,孤身前往開封,投奔闖王李自成去了。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黑龙江p62今日开奖结果 山东扑克三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最近500期 江苏11选5预测软件 股票配资业务员被判刑 深圳风采2010103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官网 幸运赛车怎么算中 同花顺炒股软件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七星彩专家杀号最准确 福建体彩36选7 排列五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视频 今天排列五精准一注 广西11选五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