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圣醫商道 > 第四百零七章 不能過河拆橋

  一秒記住!!!【狂沙文學網】手機用戶輸入:

  童經理把眼睛轉向惠斯特,雖然沒說話,但是眼神卻在說:“老板,你看這個人都說了,這事就算了。你們之間都已經談好了,我的這就算是附帶的條件。”

  惠斯特被李巖這些話說得非常生氣,幾乎是吼道:“我不是他的女人!我只是這里的董事,我也不是老板,我不許他侮辱我!不行!”

  童經理心里害怕,不過也想到:“MD,不許我?你的意思是許這個煞神可以侮辱你?!而,我卻不行!你個八婆,有機會我一定要插.死.你。”

  可是童經理嘴里卻是斷然不敢這么說的,李巖也算夠意思,干脆就要替童經理說話了,李巖覺得自己不能過河拆橋。

  “惠斯特,我說過,他和你之間的事也就此結束,別只想著報仇,害人,殺人。你就不怕以后也被人殺了,你以為這次我不殺你們,你們就可以繼續為非作歹了?我不殺你們,是因為我心里善良。你看,你們幾次派人來殺我,我還給你治病。我這可是以德報怨,你咋就不學學呢?!你的意思是,我今天不殺你們,你們以后肯定會殺他,然后再找機會殺我?”

  童經理在一旁使勁點頭,惠斯特的眼神幾乎要殺了童經理,。但是現在卻又必須要給李巖面子,否則剛有了好的苗頭,這個李巖也準備離開這里了。現在不給這家伙,萬一這家伙一不高興,自己和這個狐貍特斯就真的要一起見上帝了。

  李巖看惠斯特不說話,皺著眉頭道:“還要我說多少話,算了我也懶得和你講大道理,既然你們派人殺過我,我殺了你們也算是正當防衛,所以我還不如殺了你們來的干脆保險,我費這么多話有個用。”

  李巖已經開始卷衣袖了,這也只是李巖在故意拖延時間。惠斯特卻心慌了,李巖有多厲害,惠斯特是知道的,上次擂臺上那些打拳的沒有一個是冒牌的,而李巖打他們就像玩一樣。要殺自己和后這個狐貍特斯,還不是也跟玩一樣。

  惠斯特用帶刀子的眼神,來回殺了童經理很多次后,對李巖說道:“好,我答應你,不過他必須離開我們公司。”

  李巖也是故意要逗這個女人,也想看到這個女人吃癟的樣子,于是霸道地說道:“他離不離開你們公司,要由他自己說了算。不是你這個女人說了算,我這個要求可不算過分的。你想想你們兩個人的命,換他一個職務,多劃算。”

  童經理這個感激啊,在心里已經要跪下來給李巖磕頭了。“這老大,還算夠意思啊,哦,不,應該是太夠意思了。”

  裝是會過癮的,這是對有的人來說,可是對李巖來說,則會直接想到被打臉的時候,會不會很尷尬?

  所以李巖不喜歡裝,李巖覺得自己對于童經理的處理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于是也不和惠斯特打招呼,也不等惠斯特做出回答,轉直接開門就走。

  走得這么干脆,讓童經理差點沒有跟上。不過海絲是故意緩一步的,因為海絲對李巖的好感已經降到了冰點。

  惠斯特冷眼看著李巖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心中冷笑著。隨后又有些悵然若失,自己堂堂一個大公司的董事,被一個毛頭小伙子如此欺凌,而且自己還沒有一點反抗的余地。自己幾乎是被對方踩在腳底下,卑微的不如一只螞蟻。

  惠斯特沒有回頭,但是心里已經狠狠地罵了后這個紅臉狐貍。但是家族的傳統,讓惠斯特必須要保全他,哪怕是付出自己的命。

  李巖此時的心是極好的,讓童經理叫了輛車,然后準備返回。童經理忙著道:“老大,我以后遇到事能不能去找你?”

  “找我干什么?記住我們就此別過,我們不是一路人,當然如果你改行了,不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了,我也不把你當做仇人,打個招呼還是可以的。行了,大家就各回各家了。”

  李巖上車就走,也不管后童經理祈求的眼神,以及后面那個一直在猶豫的海絲。直到李巖坐的出租車只剩下股后面的紅燈時,海絲才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暫時跟著李巖,因為只有這個李巖才可以保護自己。

  童經理的想法和海絲的有點不同,但想做的卻是和海絲一樣,就是要暫時跟著李巖,否則誰知道從哪個角落沖出一幫人就把自己給亂刀砍死。

  童經理看著海絲舉起手想要大喊時,卻又因為出租車跑的太遠了而頹廢地放下了手。童經理問道:“你是想跟著他?”

  海絲瞪著大眼睛使勁點了點頭。

  童經理心里有了主意,童經理是大致知道李巖的落腳地的,于是就帶著海絲一起直接奔了過去。

  只是好不容易趕到后,才得知李巖已經不住在這里了。童經理不知道李巖為了安全已經換了住處,看著眼前的海絲,童經理打算賭一把。

  于是童經理給自己的手機打了個電話,響了很久李巖才接起電話。童經理忙急著表明了份,隨后告訴李巖是海絲求著自己打這個電話的,雖然自己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再打擾,但海絲的苦苦哀求讓他于心不忍。

  李巖問道:“她找我什么事?”

  童經理用胳膊肘懟了懟,靠在一起聽電話的海絲。海絲忙說道:“有人要殺我,我沒地方可以去,所以我要到你那里去躲一躲。”

  李巖和童經理都發愁了,這說的什么啊,這個誰聽得懂?不過童經理有自己的小九九,于是就在電話里向李巖解釋,當然是按照自己的意愿進行解釋,不過很巧合的是,童經理解釋的意思,和海絲要表達的意思基本一樣。

  李巖心想:“拉倒吧,到我這里來,我剛剛解決好自己被追殺的事。你還要到我這里來躲,你這是又要給我拉仇恨?你什么來歷我都不知道,殺你的那些人,可比追殺我的要厲害多了,我可不能把你給招進來。”

  海絲沒聽到李巖的回答,急著哭道:“你們都不管我,我不如現在就去死。”

  李巖和童經理很奇特地似乎都聽懂了一個‘死’字,難道這個死字,這么好懂?李巖這人心軟到聽不得一個瘦弱無助的小女孩對自己哭泣,于是對童經理道:“你好好地問她,想干什么,問清楚了再打電話給我。”

  童經理這個高興啊,看來一切都在朝自己希望的方向發展,自己先躲過這段時間,然后再謀求后面的事。

  和海絲的交流童經理原本只是做做樣子而已,但隨著交流讓童經理喜出望外,因為海絲和童經理自己的需求完全一致,童經理可不管海絲要跟著李巖是什么用意,只要自己有了繼續跟著李巖的理由就行。

  于是在童經理和海絲通過手機翻譯軟件合計好后,又通過手機讓極度心軟的李巖在剛回到自己住宿的酒店門口接到了童經理的電話,并在海絲的哭求下答應了海絲的懇求。

  辦好這事,童經理又給自己最相信的手下打了個電話,拐著彎打聽了一下公司里的況,然后又讓他幫著自己處理了一些自己最重要的事。

  至少現在公司還不知道自己和老板之間發生的事。

  李巖并未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去,而是在樓下大廳等著,這里童經理和海絲是住不進來的,因為沒有人引薦。

  但是距離這里很近,不到百米的距離就有一家酒店。

  “沒問題,只要距離李巖很近,也算是安全的。”童經理帶著海絲幾乎是跑著就去登記房間,現在海絲可算是童經理的保險繩。

  回到酒店后的李巖,看到表嚴肅的吳緲。

  李巖詫異道:“丫頭出啥事了?”

  “你給茜茜姐。。。打電話卻不給我打電話。你不是說不要把這里的事告訴茜茜姐嗎?可是你為什么自己卻說了?害得我還幫著你說假話,你這叫我以后咋好意思面對茜茜姐?你好過分!”

  李巖這時才想起,自己當時只想到林茜茜可能會德語,卻把這事給搞忘了。

  只得陪笑道:“這個,我也是一時心急而已。我找茜茜有點事,想讓她幫忙的。”

  “讓她幫忙,就不找我幫忙?!”

  “你也會德語?”李巖詫異道。

  “我德、智、體全面發展了,我。告訴你,茜茜讓你回來后給她打電話,說是有事給你說。”

  “啥事,還要她給我說,你肯定知道了,你直接說不就完了嗎?還搞的這么麻煩。”李巖走進衛生間是說道。

  “我不傳話,傳話容易出錯,我就是知道,但我就是不說,只要你安全回來,別的我才不管呢,哥,你這次回來心不錯,看來事是處理好了?那我們回去吧。反正那個本的事,也不是什么好事,不成正好。”

  “處理好了,我們可以打道回府了。”

  “哥,茜茜姐說,那個女孩子有特別的能力,她問你是不是真的?”

  “啥能力啊,我不知道啊。”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書請留言!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江西快3 开奖 浙江体彩11选走势图 魔力娱乐电玩城 吉林快三儿手机版和值大小 有哪些股票融资公司 吉林快三全部玩法 股票趋势选股公式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 综合法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pk10北京赛车app下载 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超长版 极速十一选五是谁开 股票发行与上市的区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42期开奖 美的集团股票分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