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詭秘之上 > 第五十一章:決戰昆侖頂

  古金枝忍不住噗嗤一笑,就你還想跟太豪打,自從她倆陰陽互補之后,修為大進,隨時可以沖擊苦海境,進入修道第一境苦海,成為世人眼中的入道圣人!

  李伯陽撫須,輕聲告誡李太白道:“佳兵者不祥之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是。”李太白頷首,對于李伯陽教導,他只字不敢忘。

  爹曾經告誡過他,你在李家可以不聽任何人的話,即使是我的話也可以不聽,但你大伯的話要緊記在心,哪怕是悟到一絲一毫也是你天大的造化。

  古金枝和古化仙灰溜溜的走了,李平山冷冷一哼,去找李太豪去了。

  李伯陽道:“西北那邊戰事吃緊,你張叔請我出山,項鳳歌邀我昆侖頂一戰。等你跟李太豪決斗完我就過去。”

  “大哥有把握嗎?聽說那項鳳歌人道造詣當世第一,無人出其右。”李平生擔憂道。

  “他為人道帥路,我為相路,相帥自古不和,必是要分個高下的。”李伯陽笑道。

  李太白仍舊目露憂色,李伯陽卻是風輕云淡,騎著青牛去田間踏青了。

  “唉!”

  李太白一嘆,從懷中摸出一本冊子,翻到中間一頁,拿出細毫筆寫下:佳兵者不詳之器,圣人不得已而為之。躁勝寒,靜勝熱,清靜以為天下正。

  大伯的言論高深莫測,皆是縱橫捭闔之術,每一句他都會記載下來,閑時翻閱。

  “看樣子這李少主有點麻煩啊!”渾淡皺著眉頭。

  ……

  午夜時分,渾淡悄悄溜進古金枝住的廂房,他走到床邊,嘿嘿一笑,古金枝醒了過來,剛要大叫,渾淡一把捂住她的嘴。

  松開手,古金枝冷哼道:“好大的膽子,跑到本小姐的房間來,等死吧!”

  渾淡一只手從被窩伸進去,嘿嘿笑道:“你居然是陰煞體……這么緊。”,被子里的手一抖,古金枝渾身一顫,俏臉痛苦的皺著。

  “那李太豪不過剛覺醒屬性,說是廢物也不為過,李太白雖說現在廢了點,但是以后前途無量,他父親更是高深莫測,你知道怎么選。”

  渾淡掀開被子壓了上去,古金枝早已面泛紅暈,吐氣如蘭,徐徐閉上眼睛……

  凌晨,從古金枝廂房悄悄探出一個腦袋,見四下無人,渾淡提著褲子連忙離開,自語道:“這娘們兒太瘋狂了,極品爐鼎,沒忍住,定力不夠啊!”

  回到院子,天色微亮,白夜正坐在那里等著他,渾淡走過去坐下,輕笑道:“等著看好戲吧!”

  早上,古金枝端著一碗蓮子羹走進李太豪的房間,避過人眼目。

  傍晚,一則消息震驚整個李家,李太豪死在了臥室,沒有人知道怎么死的,消息離奇的被鎮壓下去。

  活著的李太豪是天才,死了只是一具尸體而已。

  接下來的每天晚上,白夜都發現渾淡偷偷跑出去,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回來,倒頭就睡。

  白夜問他是不是把古金枝玩了,他一臉猥瑣的說道:“男人嘛,總有點需求,再說我這也是為了宗門大事,你別跟宗門的人說。”

  他擠眉弄眼道:“想不想試試城主千金的味道,我叫她今晚上去你房間。”

  “滾吧你!”白夜轉身回屋,關上門,心頭怦怦跳。

  古金枝連她肚子里孩子的父親都能毫不猶豫毒殺,他可不敢招惹這樣的女人。

  之后古金枝與李太白的婚約作廢,通告全城。

  李伯陽見李太白的賭約作廢,騎著青牛朝西去了,去西漠昆侖頂應戰兵圣項鳳歌,一襲紫袍,頭頂頂著一片紫色的云霞,好似圣賢行走世間。

  第五天,李家分支的天賦測試開始,合格的將進入主家祖地修煉。

  李家武場,李平山和七位長老坐在一起,李平山笑逐顏開,李伯陽臨走前將家主位傳給他,代價只不過死了一個兒子。

  古金枝懷孕三月有余已不可能拿掉,守寡也得進他李家的門,喊他公公。

  在武場中央有一塊綠色的玉碑,三長老站起身,高聲講道:“不限男女,不限年齡都可以上來一試,把手貼在玉碑上,如果亮起光芒,合格的站到臺上。”

  渾淡第一個上去,土褐色光芒沖天而起,三長老極震驚:“土屬性天才,比金枝更純粹。”

  渾淡走到三長老旁邊站著,朝古金枝悄悄地道:“嗓子還在痛嗎?”

  古金枝點點頭,不說話,俏臉泛紅。

  之后陸陸續續數百人上臺測試,只有五個人讓玉碑發光,很弱的光芒,直到白夜上去才發出較亮的火紅光芒,三長老大喜,此人不比古金枝差。

  師弟壓制了力量?

  渾淡眉頭一皺,白夜的光芒怎么才這個程度,他不知道白夜的丹田只有三尺,六個月苦修只抵得上尋常人五天吸納的力量。

  “你倆真是六長老的私生子?”古金枝沙啞著聲音道,三長老回頭奇怪的望了她一眼。

  渾淡點頭,小聲道:“我教你的墮胎古術有效果沒有,別到了宗門影響修煉。”

  古金枝笑嘻嘻的點頭,一臉幸福的樣子。

  三長老對兩人的對話似如不見,魔道逍遙隨心,即使你殺夫弒父也沒人說什么,反正人遲早要死的。

  最后一個上臺的是李太白,一身青衣,將手掌貼在玉碑上,沒有光芒亮起,他一言不發下臺走了。

  周圍的人對他指指點點,都說他配不上古金枝,丟了李家臉。

  這一天過后,李家少了一個人,少家主……李太白。

  此次一共有七人測試出屬性,加上古金枝一共八人,比往年多了三分之一,三長老激動萬分。

  作為李家新的第一天才,自然是有獎勵的,李平生大笑道:“李成,我決定讓你代表李家迎娶古小姐,你意下如何?”

  李太豪的死他早猜得七七八八,但他要牢牢抓住李成這個新的第一天才,與城主結姻,李家必能更上層樓。

  “好!”

  也不知渾淡怎么想的竟然答應了,白夜可是知道古金枝懷了李太豪的孩子,渾淡是想喜當爹嗎?

  從昨天他說讓古金枝去服侍白夜的時候,白夜就知道渾淡對這個女人是沒有感情的。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辽宁11选5遗漏top10 新疆11选5一定牛 广西快三开奖视频 新粤彩七星图 长荣慧国际 胆码和拖号 河北20选5开奖查询 在上海有哪些配资公司 体彩江西11选5玩法 国盛配资 甘肃体彩十一选5 广西11选五开奖号码 青海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福彩3d组三全包稳赚吗 玩极速赛车有什么技巧 黑龙江36选开奖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