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九叔之阿威隊長 > 第三十二章:上路

  “別看了,他今晚不會出來。”

  阿威來到一顆大樹旁,望著上邊說道。

  一根約有兩只成人手臂大小的樹枝上,一道靚麗的人影浮現而出,不是那許久未見的女鬼小玉,又是何……鬼?

  “我不想與你打斗。”女鬼小玉清冷的聲音說道。

  “你當我想啊?”阿威沒好氣地說道。

  “那你過來做甚?”

  “當然是看看你在做啥咯。”

  “無趣。”

  “是啊,我看你是挺無趣的。”

  “你說什么?”

  女鬼小玉突然臉色一變,惡狠狠地說道。

  “人鬼殊途,你自是清楚的,為何還要糾纏他不放呢?”

  阿威繼續說道,絲毫不畏懼那兇臉女鬼,再說了她也打不過他。

  “你懂什么,這世間,情這一字最是害人。我的心情被他所撩撥,為他所屬,此生難入他人。難以忘卻,不得安生。”

  女鬼小玉有些失落道。

  一時間,枝葉紛紛掉落,似是這里的樹木都為她感到同情與哀傷。

  “唉,我的確不懂。”

  阿威長嘆一聲,女鬼小玉這算是戳中了他的死穴了。前世今生,他都是母胎單身,未談過一場真正的戀愛,頂多也就有過一段高中時期的朦朧戀情,他卻沒有抓住,畢業后就散了。

  他一個單身狗,怎么有資格去評論別人呢?

  “哼。”

  女鬼小玉不想與阿威多說廢話,就要離去。

  “等等。”

  “做甚?”

  聽見阿威的挽留,女鬼小玉皺眉問道。

  ”你想呆在他身邊?”

  “自是當然,但這是不可能之事。”

  “甭提這些,我若是有辦法讓你能呆在他身邊,你是否愿意?”

  “什么辦法?”

  見女鬼小玉有些心動,阿威繼續說道:

  “我會一些茅山術法,可以令你附身在一件器物上,即便是白天也能出來。只是……”

  “只是什么?”

  “恐怕會影響你投胎。”

  “哈哈,投胎?我早已錯過投胎的時辰,地府陰司中,那些鬼差可不是什么好相與的主兒,我這陰壽未盡,投胎那是遙遙無期。”

  阿威點了點頭,說白了對于這一塊,他還是一個小白,頂多就是一知半解,哪里比得上女鬼小玉這種親身經歷過的清楚。

  “你陰壽還剩多少?”

  “三百余年。”

  “這么多?”

  “陰壽本與陽壽相關,我陽壽過短,相應的陰壽會多增加一些,加之前世和今生積攢了一些陰德,得以有這漫長的陰壽。”

  “那你的意思是……”

  “你若有辦法,能令我呆在他身旁,我定是愿意的,并且會送上一份謝禮,不會虧待于你。”

  “謝禮不謝禮的不重要,主要是被你倆的真情所感動。”

  “你隨我來吧。”

  任家鎮,衙門。

  此時已差不多是十二點了,衙門里的人也早早睡下,東西廂房還是隔著一段距離的,阿威居住在東邊,以便能夠接收到清晨的陽光。

  阿威房間里,法壇早已擺好。

  一柄油紙傘被他拿在手里,施法念咒了些許后,便讓女鬼小玉附身于其上。

  “再等等。”

  阿威看了看表,見到時辰了,這才取出了自己珍藏的一塊極品玉佩,鑲在油紙傘身上,這件事就算大功告成了。

  “這是茅山的寶器之法,分陰器與陽器兩種。你為陰靈,這自然便是一件陰器。”

  “你附身于其上,這傘會蘊養你的魂靈,我再給你施加一個避光咒,即便是白天你也能出現。”

  “只是,你需在其中多待一段時日,與這傘完全融為一體時,我才能將你交給秋生。屆時,只要你不施法、不現身,九叔也應當看不出來。即便,看了出來,作為一件寶器的器靈,只要你不與秋生行那……交合之事,吸收他的陽氣,而是助他修行,九叔也應該不會拿你怎么樣。”

  油紙傘上,女鬼小玉的魂靈漂浮于其上,并鄭重地向阿威行了一個禮。

  阿威說的話,她已是信了七八分,自她進入這傘中時,她就覺得無比舒服,猶如寖泡在一處溫泉中一般,滋養著她的魂靈。

  如此這般,應該不是騙她的。何況,她本身就打不過他,他若想逼自己做事,倒也不用費這么多的心思,直接出手便是。

  “多謝,日后當你將這傘交給秋生時,我定會將一份謝禮送到你府上。”

  阿威點了點頭,對方若是執意要送,他也不好拒絕嘛。

  ……

  翌日,清晨。

  秋生姑媽、九叔師徒二人,任婷婷和任府、衙門眾人,將他們送出任家鎮,自此四目道長趕著他的顧客,帶著阿威與秋生離開了任家鎮。

  “師傅,其實我也想去的。”

  “你不是嫌棄路途遙遠嘛,怎么,改主意了?”

  “不是,就是秋生走了,不就剩下我一人伺候……了嗎,就無聊了很多。”

  “無聊?沒事,師傅這里還有很多功課給你呢,夠你打發時間了。”

  “啊?”

  文才看了看四目道長一行人與尸的背影,又看了看轉身回去的九叔,苦著一張臉,跟著九叔回去了。

  “哈,師叔你這趟趕尸,恐怕賺了不少錢吧?”

  “臭小子,趕尸能有什么錢?”

  “沒錢?我師傅說他看風水命相,都沒你賺的多,還沒錢?”

  秋生翻了個白眼,顯然不相信四目道長所說。

  “哎呀,趕尸這活又累又難受,看風水不比這個舒服多了?”

  話雖如此,但是四目道長臉上卻盡是一臉得意。

  真要說起來,趕尸這行確實挺有錢的,并且也不是什么人都請得起人趕尸的。不是有點底蘊的富貴人家,根本不敢動這個念頭。

  因此,趕尸人一般一趟下來就能掙到不少錢。

  當然,這一行也確實夠累,先不說路途遙遠,就說日夜里守著一群死尸就挺令人難受的了。要是遇到刮風下雨,則更是難受。

  況且,本事不高的人,遇到了突發情況,以至于死尸尸變,可就相當麻煩了。不過,對于四目道長這種高人來說,當然不算什么。

  一行人走了好久,見已到正午,便找了一處有陰影的地方停下歇息。

  秋生帶著阿威找了一條小溪,抓了幾條魚,又撿了一些樹枝燒了起來。

  一條條香噴噴地烤魚出現在三人面前,四目道長咽了口唾沫,頓時覺得手上的干糧它突然就不香了。

  “哎,師叔你想干嘛?”

  秋生打斷四目道長伸出的“賊”手,打趣道。

  “好小子,都不懂得孝敬孝敬師叔!”

  四目道長笑罵一句,抬手向空中一扔,一只路過的鳥兒不幸遇難,秋生跑過去撿了起來。

  “這下可以了吧?”

  一時間,三人嬉笑不已。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股票融资买入的步骤 福建快三购买软件 排列五走势图(专业连线) 七乐彩最近50期走势图 黑马股票推荐 福建快三手机APP 指南针股票分析软件 湖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今日甘肃十一选推荐号 广东11选五开奖直播网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基本走势 棋牌游戏源码出售 幸运28在线预测 宁夏11选五走势今天 权重股票有哪些股票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