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吃藥了(中)

  胖子也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當下就和那個批發商嚷嚷了起來,嘴里喊著爺們有錢不怕進不到貨。

  可是那個批發商生意做的很大,并不怎么在乎胖子他們這一單生意,干脆直接就送客了,氣得胖子差點沒動手,俗話說和氣生財,他還真沒見過這樣做生意的。

  回到旅館之后,三炮對胖子的作為有些不滿,按照三炮的意思,既然是之前談好的價格,這次就先按這個價格拿貨,以后相處的時間長了,周轉資金多了以后,自然能將價格給降下來的,何必直接和對方翻了臉呢。

  對于三炮的埋怨,胖子很是不以為然,當天就出去做了一盒名片,然后拉著三炮又去到十里河市場,和在十里河搞批發的文玩商人們套起了近乎。

  要說交際,胖子還真的是有一手,那張嘴更是能口燦蓮花,腰包里全副身家的八萬塊錢,在他嘴里成了試水文玩的一筆小錢,如果生意好的話,下個月的進貨量要翻上個十倍。

  一個月進八十萬的貨,那即使在十里河也是很大的客戶了,于是胖子和三炮的待遇立馬直線上升,去到哪家店鋪都是好茶招待著,甚至還有兩家店老板邀請他們晚上賞臉一起吃個飯。

  自詡很有節操的胖子,最后答應了一位店老板的邀請,原因是這位老板在潘家園有著很大的一間古玩門面,從外表上看,是所有批發商里面最有實力的,而且也是最為熱情的。

  當然,讓胖子最動心的并不是上面那兩點,而是這位老板給出的價格是最低的,在市場已經轉悠了兩天的胖子和三炮一聽報價,竟然要比金陵低出了那么多,頓時就動了心。

  連著被請吃了兩天,這兩天里那位老板帶著胖子和三炮看了他的庫房,拿出了通貨和精品讓胖子他們挑選,價格均是只有金陵進貨價的一半,按照那位老板的說法,他的價格在京城都是獨一份的。

  價廉物美的東西,誰都愿意買的,在臨回金陵的前一天,胖子和三炮終于是出了手,他們一共買了四萬塊錢的通貨,還有四萬塊錢則是買了精品。

  因為按照對方的說法,精品文玩的進貨價雖然高了一點,但賣出去的價格也高,利潤是通貨的好幾倍,胖子和三炮一想也是,就答應了下來。

  “方逸,我已經和吳老板談好了,三個月之后再進他一批貨,到時候價格還能再低一些……”

  三炮講訴完事情的經過之后,胖子的胸脯似乎都拔高了幾分,他現在覺得自己就是一經商天才,什么李嘉誠包玉剛之類的大富豪在起步之處也不外如是。

  “恩,胖子這次做的不錯,建立一個穩定的供貨渠道很重要,以后你們多和吳老板來往一下……”方逸這次倒是沒有打擊胖子,反而夸獎了他幾句,因為要論起這沒皮沒臉的功夫,他和三炮都是不如胖子的。

  “方逸,放心吧,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了……”

  胖子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胸脯,拿過桌子上的背包,說道:“這些都是這次進的精品,對了方逸,你還不知道什么叫通貨,什么叫精品吧?”

  “打住,這個不用你說,我知道……”

  看到胖子竟然要給自己普及文玩知識,方逸連忙擺手制止了他,開什么玩笑,方逸這段時間跟著趙洪濤和余宣學習文玩雜項,怎么可能不知道這兩個名詞?

  所謂通貨,用金剛菩提打個比方,好比采摘下來了一萬顆金剛菩提混淆在一起,商人們只是大致的按照珠子大小將其穿成串或者就將散珠子給賣掉,這樣賣出去的東西就叫做通貨。

  至于精品,則更加好理解了,那就是在這一萬顆菩提子中,挑選出紋路相近,大小和色澤幾乎完全一樣的珠子,將其穿成串來出售,精挑細選出來的珠子價格,自然是要比通貨貴得多了。

  “方逸,我這次買的星月,都是印度產的陰皮星月,你知不知道,這種星月一串能賣到一千多塊錢的,我的進價才三百,只要賣出去一串那就是三四倍的利潤……”

  胖子一邊從包里往外掏著東西,一邊說道;“你再看看這金剛菩提子,絕對正宗尼泊爾出產的,而且還都是放了幾個年頭的,你看看,這顏色像不像盤過的,我摸在手里都感覺很潤澤,不像那些新菩提那么扎手……”

  “嗯?金剛菩提沒把玩過就很潤澤?”

  聽到胖子的話,方逸不由愣了一下,他知道是有人喜歡存放老菩提子賣,價格確實也要高一點,但是金剛菩提就算放的時間再久,也只會在表面產生氧化使得色澤加深,而不可能會變得潤澤的。

  “是啊,要不怎么說尼泊爾產的正宗啊……”

  胖子將幾串一百零八顆的小金剛菩提珠子遞向了方逸,很認真的說道:“我告訴你,咱們國內的金剛菩提都是嫁接過來的品種,根本就玩不紅的,要玩還是玩原產地的,那才是精品的……”

  “你這幾串是金剛菩提?”原本只是感覺胖子說的話有些玄乎,方逸還沒多想,但是當他將這幾串“金剛菩提”拿在手中之后,整個人卻是愣住了。

  “沒錯,這都是高檔貨,精品中的精品,一串要六百呢……”

  胖子一臉得意的說道:“你用手摸摸,和咱們賣的金剛菩提不一樣吧?你看這些鋸齒多圓潤啊,而且顆顆幾乎都一樣,這可是很難得的,要我說,這幾串低于三千咱們都不賣……”

  “這樣的串,你要賣三千?”方逸臉上的表情變得異常的古怪。

  “哎,三千怎么了我還嫌低呢……”

  胖子的聲音變得高昂了起來,“方逸,你還別怕賣不出去,這年頭有錢人多了,只要咱們手上有精品,就不怕賣不掉,你信不信,我三天就能給忽悠一串出去……”

  “我……我信你才怪……”

  聽到胖子的話,方逸差點沒哭出來,一把拉過了那個背包,將里面的陰皮星月也給掏了出來,拿在手里對著燈光一看,方逸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古怪了起來。

  “方逸,這星月不錯吧?你別看瓊省是星月菩提的產地,它那的星月比印度的還是要差不少的……”胖子沒怎么注意方逸的臉色,倒是三炮拉了他一把,用手指了指方逸那陰沉的都快能滴出水的臉。

  “胖子,這些話,你一共花了多少錢?”方逸深深的吸了口氣,這會他連拍死胖子的心思都有了。

  “四萬啊,剛才不是給你說了嘛,買了四萬的通貨和四萬的精品……”胖子有些茫然的說道,這會他也看出方逸有些不對了。

  “精品,精品你個大頭鬼……”聽到胖子再一次提起精品兩個字,方逸氣得直接將手中的背包翻了過來,把里面的珠串都倒在了胖子的腦袋上。

  “哎,方逸,你發什么瘋啊,這些的確都是精品呀……”胖子沒想到方逸竟然來了這么一出,頓時手忙腳亂的從頭上往下取著珠子。

  “你小子給我坐好了,別動……”

  方逸口子呵斥了一句,伸手在胖子的臉上撥弄了一下,讓他的兩只眼睛露了出來,然后摘下了一串“陰皮”星月,開口說道:“我先給你說說這星月吧,胖子,你知道哪里的星月最貴,哪里的又是最便宜的嗎?”

  “星月最貴的當然是印度子啊,我這串就是,再其次就是海南子,那里的星月也是不錯的……”

  在古玩市場賣了那么多的貨,胖子對行情還是了解的,當下說道:“最便宜的是越南和緬甸子,那邊產的星月油性低密度差,一般玩個四五年就會碎掉的……”

  “說的沒錯啊,可怎么就會讓人給騙了呢?”

  方逸把手中的這串星月掛在了胖子的脖子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胖子,這一串就是你說的越南子了,用不了玩四五年,你玩上兩三年它要是還沒碎掉,我就把它給吃掉……”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牛 新三板股票查询 湖北快三3000万 免费股票推荐群的目的 日本东京快乐8东京快乐8 游戏的玩法说明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pk10滚雪球8码计划群 北京pk10软件下载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ppt 北京pk10骗局全过 全网最准平特三连肖 大数据股票 一分快三技巧图解 杠杆原理法适用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