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八百三十三章 隱組(上)

  “說吧,你小子最近這大半年的時間,到底跑哪去?你別忽悠我,實話實話啊!”

  衛銘城一臉好奇的看著方逸,說道:“能和彭斌還有泰國的那位科學院長一起失蹤,你也算是個風云人物了,我就搞不明白,你一介布衣,如何能與他們摻和到一起去的?”

  雖然衛家也是在建國后才發展壯大的,在底蘊上與國外的貴族世家沒法相比,但畢竟也是國內最頂級的一個圈子中人,衛銘城知道,階級這個東西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卻是真實存在的。23US.COM

  就像是衛銘城小時候上學,上的是部隊大院辦的學校,他的同學無一例外都是軍隊干部的子弟,等到了年齡順理成章進入到軍隊之后,衛銘城的身份也是他能快速上升的主要原因。

  而衛銘城在社會上所結交的朋友,也都是家庭身世背景和他相差不多的人,像是普通人家出身的老百姓,衛銘城還真是不認識幾個,這就是身后的圈子所帶給他的階層感覺。

  所以衛銘城才會非常的好奇,方逸是個孤兒,說起來連普通人的社交圈子都沒有,他認識彭斌還勉強能說得過去,但和龍旺達,那真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人,要知道,龍旺達如果去華夏,那最少也得是國務委員級別的人出面接待的。

  “龍院長和彭斌是朋友,我們就是這么認識的……”

  方逸將事情都推到了彭斌的身上,衛銘城有圈子,他同樣也有,不過在方逸的圈子里,只分普通人和修煉中人,卻不是以權勢富貴來區分的,衛家縱然權高位重,也是無法進入到他的圈子里。

  “彭斌不是才和泰國皇室交惡嗎?怎么又是朋友了?”衛銘城可沒有那么好糊弄,以衛家強大的情報系統,自然知道半年多以前彭斌在泰國被軍隊追殺的事情,當時的彭家就差點和泰國開戰了。

  “衛哥,能打自然能和,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對了,你可是又升官了啊……”方逸笑著岔開了話題。

  “你小子別避重就輕,你還沒說這大半年去哪里了呢?”

  衛銘城沖著方逸瞪起了眼睛,他在柬埔寨方逸失蹤的地方就差點掘地三尺了,最后得出的結論是當時身處那個地方的人不可能還活著,但大半年之后,方逸卻是又活生生的跳了出來。

  “那會兒大火燒山,我們都躲到了河里,被河水沖到一處地下巖洞里面,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的就到了北極,衛哥,你問我我還不知道問誰呢,咱們國家科學家多,你找人給解釋下啊……”

  這個理由是方逸彭斌還要龍旺達三人商議之后定下來的,因為他們當時身在柬埔寨這是無法否認的,而出現的時候又是在北極,科考站不僅是泰國一家,在這一點上也很難掩飾,所以干脆就搞了個神秘事件出來,這樣也省的他們去解釋了。

  方逸的這段話說的是半真半假,聽得衛銘城是半信半疑,按照他所看到的場景,那河道的確是唯一能逃生的途徑,只不過從地下河到北極,這兩者距離的就有點太遠了,從邏輯上也無法說通。

  “從地下河稀里糊涂的就到了北極?”

  衛銘城重復了一下方逸的話,開口說道:“難道你們是碰到了什么時光隧道一類的東西,這種現象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但恰好就出在你們身上,這也太巧了點吧?”

  在衛家,衛銘城可以看到很多絕密的內部資料,這些資料有國內也有國外的事情,五花八門無所不包,但有有點,這些資料的真實性都是已經得到驗證的。

  衛銘城記得他小時候就曾經在內參上看到過一件事情,那是發生在國外的一件事,說的是一個挪威的漁民出海打漁,就在距離海岸線只有一百多米的地方,突然連人帶船全都消失掉了,并且有人在岸上親眼目睹了這個過程。

  幾個月過去之后,所有人都認為這個漁民已經死了,就連他的家人也不再抱有希望,但半年過后,一條消息卻是傳到了這個小漁村里,那個漁民連人帶船,竟然出現在了百慕大海域中,并且被人發現和救起。

  挪威位于北歐,而百慕大則是在北美,兩者之間相距萬里之遙,就憑著那搖櫓的小漁船,是根本就無法通過風大浪急的太平洋的,于是那個漁民如何到的百慕大,就成為了人們關注的焦點。

  但是經過詢問,那個漁民卻是一臉的茫然,他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只記得自己正在大海中駕駛著小船準備回家的時候,前面像是起了霧,然后自己眼睛一花,就到了現在的地方,任是如何追問,那個漁民都說不出個一二三來。

  “對,對,我們在地下巖洞里的時候,好像也進入到一團霧里面,然后就到了北極!”

  方逸正愁找不到更好的借口呢,既然衛銘城給了梯子,他自然要跟著往上爬了,當下一口咬死自己也是進入到一團霧里,最后就莫名其妙的到了北極。

  “你小子的話,我最多只能信一半……”衛銘城一臉狐疑的盯著方逸看了好半天,但是從方逸的臉上,他只能看到一個忠厚老實外加相貌還要比自己英俊許多讓他心生妒忌的臉龐。

  “要不你去問我大哥啊……”方逸兩手一攤,說道:“他現在正有求于你,肯定不會騙你的。”

  “那我不如問你呢,你那大哥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衛銘城聞言翻了個白眼,彭斌回來不過才十來天的功夫,整個緬甸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衛銘城來之前,衛老爺子曾經點評過彭斌,說他如果生活在五六十年前的亂世之中,那絕對是位能覆雨翻云的梟雄人物。

  “得了,你說不清楚我也不問了……”衛銘城擺了擺手,說道:“那你總得告訴我,是為什么受到的襲擊吧?歐洲那些雇傭兵都閑的蛋疼,會追到柬埔寨找你們的麻煩?”

  在亞洲地界上,華夏雖然說不上霸主兩個字,但根基卻是要比歐洲國家深厚多了,事情發生之后,那幾支雇傭兵組織很快就被查了出來,情報部門也猜測出了一些原因,但由于當事人失蹤的緣故,至今都沒有能得到證實。

  “衛哥,那就更不關我的事情了,那都是彭斌惹出來的事兒……”

  提到這件事,方逸頓時叫起了撞天屈,他不是假冤枉,是真的很冤枉,而且比竇娥還冤,彭斌和詹姆斯斗法,卻是將他和龍旺達都給牽連了進去,要不是運氣好,上次說不定就真栽在柬埔寨了。

  “美國的詹姆斯?這些人也太猖獗了,找機會還真得和他們交流下……”

  聽到方逸的解釋之后,衛銘城臉上露出一絲怒色,事情和他們情報部門分析的差不多,但詹姆斯在柬埔寨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卻是分明把華夏當成空氣了,要知道,柬埔寨和華夏交好,那是世人皆知的。

  “衛哥,這事兒您就別操心了,那是我大哥的事情……”

  聽到衛銘城的話后,方逸連忙說道,他還真怕衛銘城參與到這件事情里,畢竟詹姆斯的后臺可是安東尼馬庫斯包括黑暗者協會,他們已經算是修煉中人了,遠不是普通人或者是軍隊能對付得了的。

  “方逸,你知道的事情不少嘛?”

  衛銘城看著方逸,臉上露出一絲異色,說道:“我知道詹姆斯身后的人很難對付,但咱們國家也不是沒有高手,他如果敢來華夏,我保證讓他有來無回!”

  “高手?!”方逸聽出了衛銘城話中的意思,這下他是真的震驚了,“什么樣高手?衛哥,身手比你怎么樣?”

  “你這是在套我話嗎?”

  衛銘城似笑非笑的看著方逸,想了想之后,說道:“這件事在國內,原本是屬于絕密的,不過你小子怎么看也不想是里通國外的人,我就告訴你一點吧,但是你絕對不能傳出去,就連對彭斌也不能說……”

  “衛哥,入我之耳,絕對不會外傳的!”方逸連忙打起了包票。

  “在咱們國家軍隊體系內,有一個組織,專門負責處理一些超出常理的事情,我們稱之為隱組,也就是隱在暗處的意思,這個組織的成員不多,一共就只有三四十個人,在國內,只有最上面的那幾個人聯合簽署的文件,才能指揮他們行動……”

  有關于隱組的事情,在衛銘城這個層次原本是無法得知的,不過衛老爺子當年恰好是可以指揮隱組的人之一,加上當年老爺子有意培養衛銘城進隱組,所以他才知道一些皮毛。

  衛銘城曾經接觸過隱組的人,那些人從表面上看去和普通人無異,但實際上都有著一身遠超于常人的本事,衛銘城雖然從小習武,但相比他們還是有很大的差距,最后也沒能進入到隱組之中。

  “衛哥,那些人的身手比起你怎么樣?”

  如果不是衛銘城說起,方逸還真的不知道,在自己的國家,竟然還有一個這樣的組織,這讓方逸心中有些激動了起來,他原本以為在靈氣消失之后,修煉的道路就已經斷絕了,沒想到國內居然還有這么多的奇人異士。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2010年7月上证指数 海南4+1app 山东快乐扑克3遗漏360 在线配资平台咨询卓信宝配资 黑龙江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七乐彩复式8个号多少钱 东方6 1开奖规则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德国赛车大小走势 股权基金配资 陕西快乐10分口诀 七乐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广西快3预测推荐号码 今晚彩票预测号码 理财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