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九百六十五章 龍旺達的禮物(中)

第九百六十五章 龍旺達的禮物(中)

  “弟妹,這是大哥給你的新婚禮物,一些黃金飾品,有些俗套了,你可別在意啊。”

  閑聊了一會之后,彭斌拿出隨身拎著的一個小箱子,打開之后,屋內頓時閃起了一片金光,箱子里的金飾卻是從耳環頭飾項鏈手鐲一應俱全,而且打造的工藝都很精美,顯然是找出名的金匠制作出來的。

  “大哥,謝謝您了。”

  柏初夏甜甜的沖彭斌笑了笑,上前將箱子給收了起來,她知道這是南方的風俗,京城大妞嫁人卻是不怎么講究這些,不過這是彭斌的心意,柏初夏還是表現出了喜歡的模樣。

  “老龍,該你的了。”

  送出自己的禮物之后,彭斌扭頭對龍旺達說了一句,然后又將目光看向了余宣,說道:“余老師,你看看老龍的禮物,你要是能認出來,我就把家里的那個黃花梨茶幾送給你。”

  “哦?這是要考我嗎?”余宣聞言笑了起來,說道:“龍先生,你要送方逸什么物件?不妨拿出來看看。”

  “自己制作的一點小東西,不值得什么的。”

  龍旺達伸手從口袋里拿出了個嬰兒巴掌大小用紫檀打制成的盒子,交到了余宣的手上,說道;“久聞余老師的大名,這東西很常見,余老師你肯定是認識的。”

  “嗯?怎么是這東西?”余宣打開那個紫檀木的盒子,眼睛一看到盒子里面的東西,臉色頓時變得不太好看了。

  盒子里放的是一塊呈長方形的小牌子,四周用金邊包裹,但這牌子的材質看上去很奇怪,非金非銀倒是有點像泥塑的,上面雕刻著一些很古怪的花紋,單從工藝上而言,算是一件很不錯的工藝品。

  “龍先生,他們結婚你送這個,有點不太合適吧?”余宣抬頭看向了龍旺達,面色有些不虞。

  “余老師,這是個什么牌子呀?上面的花紋倒是挺好看的。”旁邊的柏初夏伸手就要去拿那個牌子。

  “別碰,這是陰牌,不能隨便動的。”余宣伸手攔住了柏初夏,回頭看向方逸,說道:“你懂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不少,這陰牌你應該聽說過吧?”

  “聽說過!”方逸點了點頭,說道:“這的確是塊陰牌,老龍,你倒是舍得,竟然把這東西給送出來了,初夏,快點謝謝老龍,他的這份禮可不輕。”

  那盒子沒打開的時候,方逸就感應到了盒子里的東西,里面蘊養的小鬼氣機在第一時間就被方逸給察覺到了,而且這小鬼王方逸還認識,正是上次龍旺達帶來的那一只,只不過給它重新換了一個陰牌載體。

  “方逸,是陰牌你還敢收?莫非你想讓初夏養小鬼嗎?”

  聽到方逸的話,余宣有些生氣了,他博學多才,自然知道泰國的陰牌和正牌之間的區別,而且剛才一打開盒子,余宣就感覺到了一絲陰冷之氣,他當下就知道這牌子肯定是陰牌無疑。

  “余老師,養小鬼是什么意思?”一旁的柏初夏聽得有些莫名其妙,而且她發現一向都笑瞇瞇的余宣居然動了真怒,和方逸說話都很不客氣起來。

  “這東西,是用死人骨灰尸油等東西制作出來的,可以養一些小鬼……”

  余宣對于泰國養小鬼的風俗很了解,當下仔細的給柏初夏講解了一番,聽到死人骨灰尸油這些詞之后,饒是柏初夏膽子大,也被嚇了一條,眼睛再也不敢看向那個牌子了。

  “方逸,這個東西不能收,而且你這朋友……”

  給柏初夏講解完之后,余宣看向了方逸,將話說了一半,不過另外一半沒說出來的意思別人也都聽懂了,那就是龍旺達的來歷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余宣知道,這樣的陰牌,往往都是邪惡的降頭師們制作出來的。

  “老師,這雖然是陰牌,但和普通的陰牌不太一樣的。”方逸知道老師是為自己好,不過他卻是有些冤枉余宣了,方逸當下將皮球踢給了龍旺達,說道:“老師,不如我們聽聽老龍怎么說?”

  “這東西的確是陰牌,不過不是用尸油做出來的,它是用高僧的骨灰還有一些佛門圣物制作的。”

  龍旺達修了一輩子的佛,這番話說出來之后,臉上現出一絲慈悲的神色,看向柏初夏道:“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用手摸一下這佛牌就知道了。”

  “摸一下就能知道?”柏初夏也是膽子很大的女孩,聽到龍旺達的話后,伸出手觸碰了一下那個佛牌,然后閃電般的又縮了回去。

  “咦,這東西給我的感覺,好像很舒服啊。”

  柏初夏有些奇怪的看向那個佛牌,說道:“就碰了這么一下,我就覺得整個人好像都平和了許多,余老師,這牌子應該不是你說的那樣。”

  “這,這怎么可能,這還是陰牌嗎?”聽到柏初夏的話,余宣也用手觸碰了一下那個佛牌,他相信在這么多人面前,這個不知道是個什么來歷的龍先生,應該是不敢用佛牌做崇的。

  但是在觸及到佛牌之后,龍旺達也生出了和柏初夏一樣的感覺,那就是這個佛門散溢著一種中正平和的氣息,手摸在上面,就如同在聆聽佛法,身上居然傳出一種暖洋洋的感覺,像是被佛光普照了一般。

  “你說的不錯,這雖然是塊陰牌,但和一般的陰牌不一樣。”

  余宣站起身來,很認真的像龍旺達行了個佛禮,說道:“對不起,是我錯怪你了,這牌子佩戴在身上,是有好處的,不過我有些不解,還想請先生指教。”

  余宣所學駁雜,三教九流無一不精,對于東南亞的很多風俗也非常了解,但他還從未見過一塊這樣的佛牌,明明有陰牌的氣息,但上手之后,卻像是一塊充滿了正能量的正牌,這讓余宣很是想不明白。

  “我知道你想問的是什么。”龍旺達看了一眼方逸,問道:“可以說嗎?”

  “初夏,胖子三炮他們去哪了?還有司元杰呢?”方逸沒有回答龍旺達的話,而是看向了柏初夏。

  “他們說是要去買鞭炮,滿哥開著車帶他們出去了,他們對象也都跟出去了,說是去逛逛。”柏初夏回道,原本她和三炮和胖子老婆還有滿軍嫂子是在院子里聊天的,一說要出去,那幾個都是第一次來京城的女人頓時就坐不住了。

  “嗯,老龍,既然老師想知道,你就說吧。”

  方逸聞言點了點頭,現在這院子里除了兩位老師之外就只有柏初夏和衛銘城在,他相信以兩位老師的見識,是不會對這陰牌里面有小鬼王的事情大驚小怪的。

  “好,那我就說了。”

  龍旺達指了指那個陰牌,對柏初夏說道:“這牌子里,養著一個小鬼王,不過不需要你來供養,平時如果遇到什么災厄的話,里面的小鬼王還能幫你化解,這東西很具靈性,你平時隨身攜帶著就好。”

  “小,小鬼王,是什么?”

  聽到龍旺達的話,柏初夏說話都變得有些結結巴巴了,她只感覺自己的腦袋一時間開始短路了,小鬼王這三個字她自然是能聽得懂的,但細思極恐,柏初夏怎么都不敢相信這牌子里居然藏著一只鬼怪。

  而且從小在那種家庭里面長大,柏初夏雖然不算是純粹的唯物主義者,但向來也是不信什么鬼神之說的,只不過柏初夏知道,方逸的朋友肯定不是那種信口開河之人,所以這會兒她的思維正在相信和不相信之間斗爭著。

  “就是一只小鬼,不過被佛法熏陶了幾十年,它也算不得是只鬼了。”

  龍旺達的一句話,就解開了余宣心中的謎團,博聞強記的余宣知道,這應該是泰國寺廟里供養的小鬼,而且竟然是一只供養了幾十年的小鬼王,如此說起來,這個陰牌的價值,可是要遠遠超過那些高僧制作的正牌了。

  “不算是鬼,那算是什么?”柏初夏開口問道,她的膽子的確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大,這會兒好奇要大過恐懼了。

  “算是佛前一弟子吧。”

  龍旺達笑道:“原本在幾年之前它就應該去轉世的了,不過有了另外一些際遇,倒是可以再停留幾年,這幾年就讓它守護著你吧,能保得你們家宅平安。”

  龍旺達說話的時候,言語間也有些不舍,這是他親自豢養的一只小鬼王,而且用佛法熏陶了數十年,早就磨去了這只小鬼原本的戾氣,并且十分有靈性,在自己的囑托之下,它會將柏初夏視若主人,守護在它的身邊。

  “老龍,有心了,多謝!”方逸看到柏初夏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連忙向龍旺達道了聲謝,柏初夏不知道這只小鬼王的價值,但方逸卻是清楚的很。

  雖然方逸也能制作一些陣法符箓交給柏初夏佩戴,幫她消災解難,但那些終究是死物,而且在外力強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也是會承受不住而崩潰掉的。

  而小鬼王卻是不同,它本身是具有靈性了,在通過數十年的佛法熏陶和修煉之后,也具有一定的神通法力,道家所謂的五鬼搬運,這只小鬼王就能做得到,用它來守護,通常的災厄根本就傷害不到柏初夏。

  除非方逸將他從段根吉那里得來的法器交給柏初夏,怕是才能起到和小鬼王差不多的功用,但那法器需要神識開啟,就算方逸交給柏初夏,柏初夏也是使用不了的,所以這小鬼王對柏初夏而言,那的確是一件貴重之極的禮物了。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福建快3三开奖结果今天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 江西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 辽宁11选5开奖走势图 福彩3d 私募资产配置 福建31选7复式金额计算 同花顺模拟炒股下载 江西快三号码走势图 如何买指数股票 新手炒股怎样买股票 北京体彩11选五玩法技巧 博乐时时彩平台官方网站 长春11选五任选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爱彩乐 今日贵州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