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關外第一高手

  “這人年齡倒不是很大,今年應該是四十歲上下吧……”

  滿軍開口說道:“但是姚大忠在倒斗這個行當里出道很早,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他就帶著一幫人干這一行了,到現在差不多已經二十年了,手上所挖的古墓,少說也有千兒八百座了……”

  “這么多?”

  方逸被滿軍的話給嚇了一跳,他曾經聽師父說過,有些人一輩子能盜三五十個大墓,那就算是這一行當的翹楚人物了,這姚大忠盜掘了上千座墓葬,那豈不是這行當里的祖師爺了嗎?

  “我說的可能還是少的呢,反正就從來都沒見他手上缺過貨……”

  滿軍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人膽大包天,在當地盜完墓之后,喜歡就地處理手上的東西,我這次原本是想去撿個漏的,誰知道姓姚的東西還沒拿出來,我的錢就輸光了……”

  “姚大忠還有這癖好,喜歡在賭場賣東西?”

  方逸今兒還真算是長見識了,在他看來,那些挖墳盜墓的人一般都是見不得光的,像上次那疑似豫省八爺背景的公司開拍賣會都算是比較招搖的人,居然還有人在賭場里面賣文物,這膽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不是喜歡在賭場賣東西,他是喜歡賭錢……”滿軍苦笑了一聲,將姚大忠這個人給方逸仔細介紹了一番。

  姚大忠的籍貫沒有誰知道是在哪里的,但是他專業盜墓二十年,在行內闖下了“關外第一高手”和盜墓界“祖師爺”的名頭。

  傳說姚大忠會看風水和墓葬的方位,這一手絕活是父親傳給下來的,而姚大忠的祖上,相傳是漢末三國時專門為曹操籌集軍餉的摸金校尉。千百年傳承有序的繼承了下來。

  “哎呦,那這人和胖子有關系啊……”聽滿軍說到這里,方逸不由笑了起來。

  “和胖子有關系?方逸,你別嚇我,那幫子人可都不是善茬,他們和胖子有什么關系?”

  方逸話聲未落。滿軍臉上就露出了緊張的神色,他雖然敢買姚大忠手上的東西,但卻不敢和這幫子人有什么牽扯,因為盜墓團伙是最容易發生內訌的,個個心狠手辣,基本上每個人手上都有幾條人命。

  “胖子說他的是曹操的后人,整天想著要挖祖宗的墓,他要是碰上那姚大忠,豈不是一拍即合嗎?”

  看到滿軍緊張的樣子。方逸嘿嘿笑了起來,他可是沒少聽胖子給他擺家譜,但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家譜,卻是在幾年前被一把火給燒掉了。

  “那小胖子的話,你也信啊……”聽到是這么回事,滿軍頓時松了口氣,他還真怕胖子和那幫子人有什么關系。

  “開個玩笑,滿哥。你繼續說……”方逸說這話的確是調節下氣氛,這會滿軍的樣子。已經要比剛進包廂的時候放松多了。

  “姚大忠是不是摸金校尉的傳人我不知道,不過這個姚大忠確實是有些本事的……”

  滿軍接著說道:“聽說但凡是被他看中的墓葬,幾乎沒有一次是空手而歸的,他早年賣的東西多是紅山文化里的文物,拿出手的全都是價值不菲的精品……”

  滿軍說到這里的時候,回頭看了一下屋門處。壓低了幾分聲音,伸出了三根手指,說道:“我四五年前從他那里買過一塊紅山玉璧,去年出的手,賺了這個數……”

  “三十萬?”方逸問道。

  “沒錯。我買的時候才花了一萬二,那姚大忠手上好東西真是不少的……”

  滿軍點了點頭,雖然說買賣文物也是違法的,但是干古玩這一行的,常年在河邊走,那鞋子基本上都是濕的,要是僅靠著傳承下來的那行文物,恐怕百分之九十九的古玩店,都可以關門大吉了。

  “媽的,姓姚的這幾年名氣大了,脾氣也大不少,他的貨現在很難拿得到了……”滿軍有些憤憤不平的罵了一句,要不是因為這樣,他何至于會跑到賭場里面去買姚大忠的貨呢。

  隨著名氣的增大,不單是盜墓圈子里的人,就是古玩行的人也將他的本事傳得神乎其神,傳說姚大忠會夜看天象,能根據星斗的位置、手中的羅盤,在方圓百里內確定一塊墓穴的位置。

  再加上姚大忠盜墓,次次都是賊不走空,所以他的東西在行內很搶手,而姚大忠做事情也變得謹小慎微起來,基本上只對幾個人出貨,以前拿過他散貨的那些關系,全都被姚大忠給斷掉了。

  “會夜觀天象?他真的會看風水嗎?”聽到滿軍的話,方逸微微愣了一下,他知道古人看風水,的確是有夜觀天象一說,而羅盤也是必不可少的裝備。

  風水一說,其實最早也是源于道家,方逸就精通此道,不過風水勘測和占卜算卦,都是泄露天機的事情,靠此為生的人,不是命運多舛就是五弊三缺的命格,少有人能得善終的。

  所以方逸雖然有時也會給人看些面相,但都是點到為止,基本上沒有幫人轉過運,因為他知道,窺探天機改變事物運行的規則,是要遭到上天懲罰的,道家原本就是修仙道之人,方逸對此是深信不疑的。

  “聽說是會,不過咱們這圈子很多事情是傳聞,真會還是假會,這誰都不知道的……”滿軍雖然和姚大忠打過兩次交道,但對于姚大忠并不了解,事實上干姚大忠這一行的,除了父母兄弟之外,是誰都信不過的。

  “哎,我和你扯這么多沒用的干什么啊……”滿軍忽然一拍腦袋,他是想向方逸傾訴下自己輸錢的事情,怎么著就和方逸聊起了姚大忠啊。

  “得,說有用的,你繼續說……”方逸在一旁笑了起來,他故意東扯西聊的,就是想分散一下滿軍的注意力,這一天輸了一百多萬,以滿軍的性子沒崩潰都算是好的了。

  “媽的,還得說姓姚的,這事兒繞不過去他啊……”

  滿軍沒好氣的說道:“姚大忠這人沒啥毛病,但就是一點,特別的愛賭,而且賭的非常大,不說國外的賭場,咱們國內各地的賭場,這小子基本上全都去過……”

  原來,除了什么“關外第一高手”和“祖師爺”之外,姚大忠在圈子里還有個外號,那就是叫做“老敗家”。

  之所以有這么個外號,卻是因為姚大忠此人嗜賭如命,在現在有個身家百萬都能稱得上是大富翁的年頭,他往往一場賭下來的輸贏就是好幾百萬,有幾次甚至達到了千萬以上。

  俗話說十賭九輸,姚大忠只是嗜賭,并不代表他的賭術很高明,所以在賭場里基本上是輸多贏少,有時輸紅了眼,姚大忠就會直接拿出剛從古墓里盜出來的東西,將其放在賭場抵押。

  這賭場也是撈偏門的地方,有的賭場會要他抵押的東西,但有的賭場卻是不想沾這個。

  遇到這樣的場子時,姚大忠就會將手上的文物甩賣給賭客,原本值一兩百萬的東西他只要個四五十萬萬元,有時候甚至直接以十萬八萬一件的價格當場賣掉或者是抵押給朋友,卻是從來都沒聽說他從誰手上贖回去過。

  價值一兩百的東西,四五十萬就能買到,這也使得姚大忠每次去賭場,賭場內的古玩商就會一下子變得多了起來,像是姚大忠在冀省賭場賭的時候,他那一桌子六個人里面,倒是有四個都是古玩商人。

  滿軍之所以帶著現金去賭場,其實就是想去撿這個漏的,但是滿軍怎么都沒能想到,昨兒姚大忠的手氣很順,不但沒輸還贏了幾十萬,反倒是他大敗虧輸,連購買商鋪的錢也都賠進去了。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东方6+1历史开奖结果 快乐8选一技巧 贵州快3走势图基本分布图 贵州快三开奖走势 融资买入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2019100期 北京pk10双面盘提现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股票初学者入门知识 甘肃快三今日推荐预测 pc蛋蛋预测软件怎么用 浙江体育彩票6 1开奖 广西快三计划免费计划网 五分赛车技巧图片 fct游戏理财平台 山西快乐十分多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