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衛家的未來

  “是啊,這臭小子一聲不吭的就退出了隱組,也沒給我們個交代,他到底跑哪去了?”

  衛嘉熙臉上現出一絲怒色,他是沒見到兒子,否則管他什么身份地位,那大嘴巴子照樣得抽上去,這簡直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沒將他這老子放在眼里。

  “小舅,這事兒,那得從頭說了。”聽到衛嘉熙的話,方逸苦笑了一聲,說道:“小舅,外公,你們相不相信這世上有求道長生之人?”

  “你說的我們知道。”

  老爺子還是能沉得住氣的,點了點頭說道:“從古至今,華夏的歷史上就不乏修道之人,只不過事實證明,修道充其量只能強身健體,問道長生,就有點夸張了,以前亂服用丹藥死掉的皇帝可不是一個兩個啊。”

  俗話說人老成精,更何況衛老爺子在位時手握國家大權,很多不為民眾所知的事情他都知道,當權者都怕死,衛老爺子自然熟知歷朝歷代那些皇帝煉丹修道的事情,但越是熱衷此道的皇帝,卻是死的越快。

  “是夸張了一點,但壽命卻是真的能增加很多的。”方逸看向了衛老爺子,說道:“外公,既然說到丹藥,我倒是想問問您,當日給您服用過那丹藥之后,你感覺身體如何?”

  “你那丹藥是貨真價實的,我這段時間感覺自己年輕了好幾十歲。”

  聽到方逸這話,衛老爺子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下自己的臉,說道:“醫生給我檢查完的結論,說我的身體功能像是五六十歲的樣子,應該還能再活上幾十年。”

  雖然干了一輩子的革命,當了一輩子的唯物主義者,但衛老爺子不得不承認那丹藥的神奇,也幸虧給他檢查身體的人是衛家的子弟,否則這事兒早就上達天聽了,現在卻是被衛家給隱瞞了下來。

  “一顆丹藥就能延長幾十年的壽命,更遑論我們這些修道之人了。”

  方逸現在是煉氣期的修為,按照他對自己身體的了解,長命百歲那根本就不是事,不說方逸了,就是服用了還陽丹的衛老爺子,估計也能活到百歲開外。

  只不過還陽丹對于普通人有延長壽命的作用,對于修者卻是沒有,因為修者的身體中的雜質已然是極少,還陽丹最多只能幫助修者療傷,但其中蘊含的靈氣卻是不足以讓修者的修為得到進一步的提升。

  對于妻子的兩位至親之人,方逸也沒有隱瞞,把他將衛銘城帶入修道路上的事情一一講說了出來,其中不得不給二人普及了一些有關于修道的常識,這一說就是幾個小時過去了。

  “這世上,竟然真有仙人?”

  在聽完方逸的這番解說之后,衛老爺子和兒子幾乎傻了眼,雖然他們因為位高權重也知道一些隱組的事情,但總以為那就是一群有特異功能的人,沒想到竟然和傳說中的修仙有著如此之大的關聯。

  “修者和咱們華夏那些神話故事里的神仙可不一樣,不過修煉到了極致,或許能稱之為仙人吧?”

  想到自己在秘境巨城墻上所見到的壁畫,方逸將自己對修道的理解說了出來,“用現代科學賴解釋,修者應該算是進化者,和追求科技文明不同,進化者追求的是自身的強大,延長壽命只是在進化過程中的一個附加作用而已。”

  就方逸所知,當普通人修煉出先天之氣,也就是成為先天修者之后,壽命大概能達到一百五十到兩百歲之間,而像方逸這樣的煉氣士,卻是能活到三百歲之后,身體機能才開始老化衰退。

  這些知識方逸都是從來自修者界的樂凱口中得知的,至于筑基期的修者,少則也能有四五百歲的壽命,而再往上面的境界,就連樂凱也所知不多,修者界雖然傳聞有金丹期的強者,但一個個均是隱世不出,筑基期修者已然是修者界的頂尖戰力了。

  “真能成仙?那,那你看我們還能修煉嗎?”

  衛嘉熙忍不住問了一句,只不過話剛出口老臉就紅了起來,他也曾經接觸過一些習武之人的,知道練武是需要從小打熬根基,恐怕修道也是如此,他這話問的有些多余了。

  “怎么著,你還想著長生不死啊?”衛老爺子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兒子,活到他這把歲數,又是從槍林彈雨中過來的人,早已把生死看的很淡了。

  “小舅,接觸修道時的年齡,是越小越好。”

  方逸苦笑著解釋了一句,胎兒剛出生時體內就有先天之氣,而且經脈盡皆通順,但年齡越大就堵塞的厲害,衛嘉熙此時修道,充其量也就只能做到強身健體了,想要晉級先天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衛哥也不是不回來了,等他突破之后,我就讓他回來看看。”

  方逸將那空間的事情也說了出來,為了避免面前這兩位大佬有什么別的心思,方逸也告訴二人,普通人根本就無法經過傳送陣,僅僅是傳送時的壓力,都能讓普通人斃命其中。

  “你告訴銘城,無論如何,都要回來一次。”衛老爺子沉吟半晌,眼睛轉向了兒子,說道:“日后我衛家子弟,五歲之后就要修習道法,日后就算衛家退出仕途,也能在華夏屹立不倒。”

  不得不說,衛老爺子的眼光是十分長遠的,縱觀歷史,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是那些隱世家族,卻是往往能存在數百上千年,所以老爺子反應極快,馬上就在衛家以后的發展策略上做出了決斷。

  “好,父親,我回頭就安排下去。”衛嘉熙點了點頭,老爺子在衛家就是天,他的話和做出的決定沒有任何人敢于違逆。

  “方逸,這功法,就有勞你了。”

  衛老爺子又看向了方逸,雖然衛銘城肯定也有功法,但一來功法原本就是方逸傳授的,二來誰知道那混小子什么時候才能出來,老爺子可不想等上個十年八年的。

  “好!”

  方逸點頭答應了下來,在他成為真正的煉氣士之后,腦海中的傳承禁錮已經松動了許多,像是先天之境之前的一些修煉功法都能闡述出來,由此方逸也推斷過,當年泰國的那位國師,真實修為并沒有達到練氣期,充其量就是個先天修者。

  方逸也很佩服老爺子的眼光,因為就方逸所知,那些隱世家族有很多也就只出了那么一兩個先天修者,也就是說衛銘城完全有資格建立一個家族,到時就算這個世界再發生什么災難或者戰爭,衛家也能在修者界延續下去了。

  “日后行事要低調。”

  老爺子看了兒子一眼,說道:“再干五年,你也退下來吧,我還能活幾年,能保得衛家這些年的平安,日后的衛家,要成為隱世家族,不要再爭權奪利了。”

  對于隱組,老爺子了解的要比兒子深得多,他知道隱組背后的那些隱世家族看上去聲名不顯,但千百年來,卻是一直都能影響當權者的很多決策,古人所說的俠以武犯禁,其實就是當權者和隱世家族之間的沖突。

  當然,隱世家族和世俗凡人的追求不同,他們也極少在社會上施展自己的影響力,國家政權還是由中樞掌控的,尤其是建國以來的歷次運動,也將隱世家族的存在感消弱到了最低點。

  “爸,再過五年我才剛六十啊。”

  聽到父親的話,衛嘉熙猶豫了一下,按照他的級別,衛嘉熙是能干到七十歲才退休的,因為父親的一句話就早退下來十年,衛嘉熙心里不免會感覺到一絲失落。

  “五年之后,你去負責和隱組對接的事務,這些事情銘城可做不好,而且他也不沒時間做這些事情。”

  老爺子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想要成為隱世家族,可不是家中出了一個先天修者就可以的,還必須要交好另外的那些隱世家族,如果有可能的話,老爺子甚至都想讓孫子早點回來進入修者界,然后拜入到某個門派之中,如此衛家在修者界就算是有了根基了。”

  “好,父親,我明白了。”

  聽到父親的安排,衛嘉熙頓時明白了過來,自己兒子雖然是修者,但像是這種和各個世家建立關系的事情,還是要自己來把握才行,更何況衛銘城現在最緊要的就是提高修為,兒子的修為越高,衛家日后的話語權也就越大。

  “老爺子,想要修道,要有靈根啊。”

  看到對面這爺倆興奮的樣子,方逸不得不給他們潑上一盆冷水,沒有根據方逸所知,沒有靈根最多只能修煉到先天之境,即使是在上古時期,沒有靈根之人也是無法成為煉氣士的。

  “靈根?銘城既然有,那我們家的晚輩,自然也都有的。”

  老爺子對方逸的話沒怎么在意,他們衛家子嗣眾多,現在都已經五世同堂了,族中第五代的重孫輩都有好幾十人,衛老爺子不相信這幾十人里面就沒有身具靈根的。

  “外公說的是。”

  方逸苦笑了一聲,沒有繼續說下去,其實他也不知道衛銘城是否有靈根,如果幾年之后衛銘城無法突破到練氣期,估計就和靈根無緣了,這輩子最多也就是個先天修者。

  不過按照樂凱的說法,家族中出了先天修者,勉強也能在修者界立足,日后衛家子弟就算沒有靈根之人,但多出幾個先天修者,也不是不能成為隱世家族,所以方逸也就沒繼續打擊衛老爺子了。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急速赛车彩票是哪里的 黑龙江快乐十分62期开的什么号 股票开户要钱吗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 9期一码中特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名 江西11选5近1000期走势图 万科a股票k线图分析 陕西体彩11选5手机版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直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 一定牛上海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