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歪才

  “你……你說什么?”

  周虎不可思議的看著黑西裝,他在京城雖然算不上是一霸,但也屬于那種沒有人招惹的角色,沒想到來了對方之后,居然被人如此威脅,周虎還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虎子,別沖動,千萬別沖動啊……”

  周虎身后的年輕人軍子一把抱住了他,對那黑西裝說道:“哥們,實在是對不住,我這兄弟不常來,不是很了解咱們這里的規矩……”

  和周虎不同,軍子本來就是金陵的坐地虎,他對這個賭場的了解,要遠比周虎多得多,深知賭場背景的深厚,不是他們這個等級的人能對抗得起的。

  在前年的時候,曾經有一位剛調過來的政法口的省領導子弟,看到賭場日進斗金的生意有些眼紅,于是拿出了一百萬,找到了賭場的負責人,想要賭場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每天幾千萬的流水,利潤最少在千萬左右,拿出一百萬居然就想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這和明搶簡直就沒什么區別了,不過那哥們以前就是這樣做生意的,并沒有感覺有什么不對。

  但是他這次卻是踢到了鐵板上,當時賭場的負責人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只是說要給老板匯報一下,半個月之后給回復。

  在那位領導的子弟想來,自己既然開了口,那事情就是板上釘釘了,于是也沒在意,整天住在賭場里白吃白玩,不過這樣逍遙的日子,他只過了一個星期。

  僅僅一個星期的時間,那哥們的父親就因為在外省的一些事情牽扯,從而被組織調查。一下就從手握實權的領導,變成了階下囚,變化之快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

  官員子弟做生意憑的是什么?不就是在職父輩的關系嗎,既然不在職了,那官員子弟甚至連個普通人都不如,于是這哥們在被扔出賭場之前。還乖乖的付清了這段時間在賭場內的花銷。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是賭場出手辦的這件事,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一個剛調過來還處于上升期并且達到一定級別的領導,不聲不響的就被搞了下去,沒有通天的背景,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所以從這件事之后,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來到賭場,基本上都把自己定義為一個賭客,再沒有人敢隨意挑釁賭場的規矩。更沒有前來吃白食占便宜的了。

  軍子知道周虎的背景,不過他們家里的那位,官職和前年出事的那位領導也是相差不多的,周虎如果執意在這賭場鬧事的話,估計也沒有什么好下場。

  “哎,這是怎么一回事啊?”

  就在場面顯得有些僵持的時候,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走了過來,開口說道:“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情啊?幾位為何都在這里站著呢?”

  “林經理,不好意思。我這位京城來的兄弟和他認識,正好碰上了,就說幾句話……”

  看到來人,軍子眉頭不由一挑,但還是陪著笑臉迎了上去,他知道當初那位想謀取賭場的哥們。就是敲詐這個來自澳島的林經理栽的跟頭。

  “是小將軍啊?來了怎么也不打聲招呼?”

  林經理并沒有傳聞中的那么可怕,一臉笑容的對黑西裝說道;“回頭開瓶八二年的拉菲送過來,既然是朋友,有什么事喝杯酒也就算了……”

  能成為這么大一間賭場的負責人,林經理顯然是屬于那種八面玲瓏的人。以前之所以對付那哥們,是因為其太貪得無厭了,而且又關系到賭場的生存問題,是不得出手。

  但做生意總是要和氣生財的,林經理知道這個叫軍子的年輕人,是某位集團軍領導的孩子,因為名字叫姜軍,所以有個小將軍的綽號,在蘇省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林經理也不愿意因為一點小事就得罪了對方。

  “那就多謝林經理了,沒事,我們這里沒事了……”姜軍打了個哈哈,他雖然只比周虎大個四五歲,但做起事情來卻是要比周虎成熟多了。

  “不行,軍哥,我有事……”周虎一看到方逸那張似笑非笑的臉,氣就不打一處來,在京城被方逸和胖子擠兌的場景,頓時又浮現在了心頭。

  “虎子……”

  聽到周虎的話,姜軍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這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自己把話都說那么明白了,周虎為何還是如此不依不饒的,這讓姜軍感覺很沒有面子。

  姜軍和周虎的父親,一軍一政,說起來交集并不是很深,但他們哥兒倆現在正合作一個項目,姜軍在京城需要周虎幫他跑動一下,所以才走的比較近,但論起背景和勢力來,周虎還是要比姜軍差上一些的。

  “軍哥,我也不讓你為難……”周虎也是見過場面的人,當下看向方逸,開口說道:“方逸,咱們既然都在賭場,要不就玩幾把?”

  “周先生,我是陪朋友來的,這……不怎么會賭啊……”

  相比周虎咄咄逼人的樣子,方逸顯得要平和的多,他說的也是實話,自己除了會聽個骰子之外,對于別的賭法都是今兒現學的,贏得概率似乎并不是很大。

  “怎么?慫了?”周虎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開口說道:“我也不欺負你,咱們就賭骰子,每人一副,誰搖出來的點數大誰贏,你敢不敢賭?”

  “這個……骰子我也沒賭過啊……”

  聽到周虎的話,方逸心中不由愣了一下,這哥們挑什么不好,居然要和自己賭骰子,而且還自己搖盅,這豈不是老虎頭上拍蒼蠅,找死嗎?

  要知道,按照賭場的規矩,是要先下注再搖盅的,所以即使方逸會聽骰,那也無法作弊,但周虎的提議,卻是打著瞌睡送真枕頭,實在是無比的貼心。

  “搖盅賭大小,傻子都會……”

  周虎臉上露出一絲蔑視的神色,開口說道:“你要是不敢賭也沒關系,只要以后別再見初夏就行了,就你一個玩古董的,配不上初夏……”

  對于方逸,周虎所打聽到的消息并不是很詳盡,只知道方逸是孫連達的弟子,好像還在做古玩的買賣,不過周虎并不知道方逸他們哥幾個是擺地攤的,否則怕是會要變本加厲的去羞辱方逸。

  “這……這也不合賭場的規矩啊……”

  方逸的眼睛向林經理看去,那眼神流露出去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想讓林經理出面來解決這個問題,膽怯的表情已經是溢于言表了。

  “這位先生,賭場是讓大家開心的,兩位要對賭也沒問題,不過每一局賭場會抽百分之二十的水……”

  林經理笑瞇瞇的說道,其實在周虎和方逸剛開始爭執的時候,他就已經在不遠處的監控室里看到了,并且根據方逸的號牌查到了滿軍的身上,知道這兩個人只是有點錢,并沒有什么背景。

  出于對賭場的維護,林經理出面制止了沖突,但林經理也不愿意因為方逸去得罪周虎和姜軍的,而且周虎提出來的賭法并不違反賭場的規定,私下里開賭局,原本就是大客戶們的權利。

  “這位先生,你要是同意的話,咱們可以去二樓,至于賭注你們二位上去再商量……”

  見到四周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林經理微微皺了下眉頭,他可不希望兩人的事情影響到賭場的正常運行。

  “林經理,能不能就在這里賭啊?”周虎忽然說道:“人多氣氛才好嘛,方逸,你說是不是?”

  周虎今兒之所以一副有恃無恐的架勢,卻是因為他玩骰子的確很厲害,前文曾經說過,周虎從上小學的時候就不是什么好東西,整日里看了港臺片之后就學著里面的角色好勇斗狠。

  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時候,周虎看了那部很經典的,對里面發哥所飾演的角色是崇拜不已,于是就找了骰盅骰子,在家苦練搖盅絕技。

  還別說,這歪人真是有歪才,周虎一沒拜師二沒學藝,居然自己就琢磨出了幾分門道,搖個十次骰子,能有七八次搖出大點子來,有時候甚至還能搖出豹子。

  靠著這一手,周虎從小學到高中,吃飯抽煙泡馬子的錢,基本上都是身邊那些有同好的同學貢獻出來的,從這一點上來說,周虎也算是個人才,如果他生在六十年代以前的澳門,說不定也有機會成為葉漢那樣的賭王呢。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河北20选5好用3开奖结果今天 5分快3开奖结果下载 证交所股票指数 上海快三预测和值号码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查询 体育彩票开奖时间 广东快乐十分怎样玩 安徽25选5开奖公告 幸运飞艇官网下载手机版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棋牌游戏开发制作公司 股票做短线技巧 博彩公司权威博彩网评级机构dj6s 股票连续放量下跌 如何开通股票融资费用 重庆快乐十分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