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章 代售丹藥

  朋友來訪?方逸一愣,看看龍旺達又看看小魔王。

  “老龍,咱們在連云海域有朋友嗎?”方逸有些莫名其妙的問道。

  方逸仔細回顧了一下,勉強能稱得上是朋友的,也就是當初在蓬萊仙島時,有個叫做程東的,購買了丹藥后說以后朋友相稱,再然后就是太古宗三位金丹老祖了。

  “你別看我,我不知道。”小魔王蜷起身子,直接把頭給埋了起來。

  “你沒聽章齊說嘛,是你的朋友。”龍旺達也有些納悶,搖搖頭道:“我還真不知道你在連云海域交過什么朋友,不知道天霄城那位算不算。”

  “你就別開玩笑了。”方逸苦笑道:“算了,去看看就知道了。”

  “方逸,小心點。”龍旺達叮囑道。

  方逸在蓬萊仙島煉丹賣單,當時惹來了幾個大宗門注意,想要拉攏方逸,再后來天霄城主申屠雄出面買下四張丹方這才解了圍。

  通常來說,天霄城買下了丹方,自然會煉制出售,也不會允許方逸或者布衣宗再來售賣相同的丹藥,理論上說,方逸這個煉丹師已經沒什么價值了,但偏偏方逸的這幾種丹藥,即使不拿出來賣,放到大宗門中煉制出來給門下弟子們使用也是不錯的,所以龍旺達也有些擔心,會不會還是有人在覬覦幾張丹方。

  “放心吧,只要不到金丹境界,誰也奈何不了我。”方逸自信說道,然后通過傳送陣去了布衣島。

  蘇子茂一早就離開了布衣宗,四處采購伴妖草去了,大殿內就剩下蘇子君忙和給兩位客人著斟茶倒水,嘴里掛著笑容的同時,蘇子君額頭也有些冒汗,萬萬也沒想到,兩個金丹老祖突然來到布衣宗指名道姓要見方逸,蘇子君小心翼翼伺候著的同時,也試探的問兩位前輩來找方逸有何貴干。

  結果兩位金丹老祖說是是方逸的朋友,今日特來登門拜訪。

  這話說的這讓蘇子茂有些嘀咕,不敢直接讓他們上金鰲島,萬一這兩位對方逸是敵非友,那就太過兇險了,只要稍有不慎,就會給布衣宗帶來毀滅性的打擊,一邊拖延時間說是差人去請方逸,其實是讓人暗中去了布衣鳥族棲息地去請那位布衣鳥妖王,然后估算著時間,這才差人去金鰲島上請方逸。

  方逸一進到布衣宗大殿,瞬間呆愣了一下,然后趕緊躬身抱拳道:“沈宗主,公冶長老,怎么會是你們?”

  方逸心中當然知道緣由,當初沈百川和公冶曉都說過,他日要登門拜訪,只是自己并未當真,萬萬沒想到這才過去四天,沈百川和公冶曉就真的來到了布衣宗,對此方逸頗為覺得意外,不自覺的問道。

  “方道友。”沈百川連忙伸手虛扶,并沒有回答方逸的問話,反而道:“以后方道友也別宗主長老前輩的叫了,咱們平輩論交即可。”

  沈百川有次一說也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方逸和龍旺達小魔王走了以后,他就和沈百天、公冶曉聊起了方逸和小魔王。

  三兄弟一致認為,方逸絕對有晉級金丹的潛力,現在只是筑基中期的修為就已經有了超出普通半步金丹的實力,恐怕到了筑基后期,就真的有可以媲美金丹初期的實力,而且還兼修煉丹,最主要的還是,方逸的年齡太小了,從骨齡上判斷還不到三十歲,這得是多么可怕的潛力。

  再加上小魔王這種異獸妖寵,更是潛力無窮,無論怎么看都是值得他們這幾個金丹期修者結交的,根據沈百川的估算,最多不出二十年,方逸的實力就能夠真正的媲美金丹初期修者,沈百川現在提出平輩論交,也是一種示好。

  “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方逸能感覺到沈百川話語中的真誠,也就不再矯情。

  蘇子君見沈百川和方逸說話頗為客氣,也是有些呆愣,隨后提到嗓子眼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了下來,看來這兩位金丹老祖還真是方逸的朋友,想到這兒不由得瞥了一眼方逸,這三島主帶給他們的驚喜真是越來越多了。

  不大一會兒,布衣宗上空傳來了陣陣鳥鳴聲,同時一股不弱于金丹期修者的精神威壓,彌散在整個布衣島上,蘇子君知道布衣鳥妖王來了。

  “嗯?”沈百川聽到鳥鳴聲卻是一笑,看著蘇子君說道:“一直聽說布衣島有一只妖王境界的布衣鳥,如今看來傳聞不假,蘇宗主真是好福氣,有這么個金丹級別的妖王存在,怕是沒什么人敢打布衣宗的主意了。”

  相當于金丹境界的布衣鳥妖王,就連沈百川都有些忌憚,有這樣一只妖王坐鎮,足矣守護像是布衣島這種級別的島嶼了。

  雖然現在布衣宗的靈鹿生意也讓許多人眼紅,但也還不至于讓金丹級別的修者眼紅,即使有那么一點羨慕嫉妒,也不足以讓金丹修者去和一頭妖王拼殺。

  “不知道布衣老祖怎么會來了,我和它解釋一下。”蘇子君多少有些尷尬,連忙離開大殿和布衣鳥妖王解釋了一番,布衣鳥妖王這才離去。

  “兩位……道友。”面對兩位金丹修者,方逸稱呼起來還是覺得有些別扭,說道:“兩位不如到我金鰲島上一敘?”

  兩位金丹修者在場,讓蘇子君有一種束手束腳外加尷尬的感覺,方逸也是看出了蘇子君的尷尬,干脆邀請沈百川和公冶曉去金鰲島。

  “那自然最好。”沈百川和公冶曉同時點頭道,方逸帶著沈百川和公冶曉通過傳送陣來到了金鰲島。

  一出傳送陣,沈百川立刻就察覺到了不同,連連夸贊道:“方道友這小島不大,不過的確是塊寶地。”

  “好像還布置了護島大陣。”

  公冶曉略通陣法一道,太古宗的許多小型陣法都是由公冶曉布置出來,不過也僅僅局限于略通,真正布置起大型陣法,太古宗也要花錢請陣法宗師來布置。

  “的確是有護島大陣。”方逸笑道:“不過這些都是蘇家二島主蘇子茂連同島嶼一起贈與的,包括島上的藥圃和靈田其實也都是二島主開辟。”

  “蘇家兄弟,待你不錯。”沈百川道:“方才我們登門拜訪,說是來找方道友,那蘇宗主可是先找人通知了布衣鳥妖王,然后等到時間差不多了才去通知的方道友你。”

  蘇子君的一些小動作,又怎么能瞞得過沈百川的耳目,不過也是因此,沈百川倒也理解了方逸說的那句話,在布衣島上他還算逍遙自在,不會改投他處。

  一個筑基中期修者,面對兩個金丹修者,為了保護方逸,在敵友未分的情況下敢做這種小動作,還是頗為出乎沈百川的意料,同時心中也有些失望,看來想要招攬方逸,還真不是一件容易事。

  “蘇家兄弟的為人確實不錯。”方逸也點頭道,想想這一路走來,方逸自己都在感嘆,最初選擇加入布衣島是個多么正確的決定。

  說著話,方逸把沈百川和公冶曉讓到了廳堂內坐下,說道:“不知道兩位道友,此來有何貴干?”

  方逸并沒有招呼龍旺達和小魔王過來,最主要的,還沒有弄清楚沈百川和公冶曉的目的,方逸還是不太相信沈百川和公冶曉只是為了當初的一句話,就真的來登門拜訪。

  “哈哈,看來方道友還是不太相信我們的誠意。”沈百川哈哈笑道:“那日不是說了,待我們處理好手頭的事情,必當登門道謝。”

  沈百川和公冶曉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笑意,他們此來,的確是來登門道謝,但也是為了出來躲躲清凈,多年沒有染指總管管理上的事務,這一接手頓時覺得有些焦頭爛額,沈百川和公冶曉干脆找了這么個借口出來,將爛攤子甩給了沈百天。

  “兩位前……道友”

  習慣性的又要說出兩位前輩,見沈百川看著他,方逸硬生生的改成了‘道友’,說道:“若真是道謝的話就大可不必了,我醫治好長生的病,也拿了寒冰星髓,還有公冶道友多買的那幾份的靈草靈藥,怎么說這報酬也都不少了。”

  方逸醫治公冶長生,其實也只是消耗了一點點的北元初水靈力,獲得的可不單單是寒冰星髓和靈草靈藥,最為貴重的還是天星凈火,真要算起來,還是方逸占了便宜。

  “至于說林末。”

  想起林末,方逸也是苦笑:“林末那種人,我可不敢放任他離開,被這種人盯著,覺都要睡不好了,所以才不惜暴露小魔王的天賦神通也要將其給斬殺,說起來,也是為了我自己。”

  “可能在方道友看來,救治小兒不過是順手而為之。”公冶曉說道:“但是在我看來,卻是大恩。”

  兒子的病好了,他的心病也去了,身上背負了幾十年的壓力也沒了,父子兩個像是全都獲得新生一樣,公冶曉稱之為大恩,也的確是發自肺腑。

  “登門道謝,自然不能空手而來。”公冶曉說著,拿出了一個儲物袋,對方逸道:“方道友,靈石什么的太過俗氣,這儲物袋中是我搜集的一些靈草靈藥,都是屬于比較罕見的品種,就送與方道友了。”

  其實這幾天,公冶曉都在琢磨著送方逸一些什東西合適,上品靈石,方逸手中不一定缺,但是作為煉丹師,靈草靈藥肯定是越多越好,所以思來想去,還是從宗門找來了一些稀有的靈草靈藥帶了過來。

  “哦?”要說靈石,方逸還真有可能拒絕,但是靈草靈藥這種東西,對方逸來說還真就是公冶曉想的那樣,越多越好。

  查看了儲物袋,方逸頓覺欣喜,拱手謝道:“多謝公冶道友,最近也的確是欠缺一些靈草靈藥,我就厚顏收下了。”

  剛剛還在和龍旺達、小魔王商量著煉制丹藥的事情,沒過一會兒,公冶曉就送來了一堆的靈草靈藥,而且還都是稀缺種類,讓方逸頓時有一種心想事成的感覺,不過對于方逸心中設想的,目前這些靈草靈藥還遠遠不夠。

  “如果真的欠缺靈草靈藥,方道友盡管開口。”沈百川道。

  聽到沈百川的話,方逸頓時覺得眼睛一亮,道:“如此說來,可能還真要麻煩沈宗主。”

  龍旺達才剛剛提過,要方逸找太古宗代售丹藥,賺取靈石的同時,也能不暴露自己,之前自己沒這么想過,還是因為不知道太古宗三位金丹到底是個什么意思,現如今沈百川和公冶曉真的親自登門道謝,讓方逸覺得這件事情有可能成真。

  “沈道友,公冶道友。”方逸說道:“實不相瞞,就在三個多月前,我在蓬萊仙島上……”

  方逸把在蓬萊仙島如何煉丹售丹,如何招來了麻煩,如何將丹方賣給了天霄城統統講述了一遍,然后道:“其實我手里還有三張上古丹方,但是因為天霄城的事情,我也怕引起別人注意。”

  沈百川和公冶長生同時點頭,說道:“的確,哪怕你現在只拿出一種丹藥出來售賣,也勢必會被一些人給盯上,除非你真的想要加入那些大宗門,否則還是不要輕易顯露的好。”

  “我也這么覺得。”

  方逸道:“但是我身為煉丹師,也就只有靠煉丹才能賺取靈石,所以我想,能不能請兩位道友將我煉制的丹藥以太古宗的名義賣出,當然,我也不會讓太古宗白做,所得靈石四六分成,不知道兩位道友意下如何?”

  “嗯……”這個倒是好說,沈百川道:“我們也不用四六分成那么多,我們拿三成就足夠了。”

  按照太古宗正常的生意往來,由太古宗代賣的物品,太古宗通常都要抽取五成作為報酬,像是方逸這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由太古宗代售的話差不多就要六成了,最主要還是因為這些東西由太古宗售出,出了問題也要由太古宗出面解決,收受的報酬自然也就多了些。

  本來沈百川很想說,太古宗幫他代售丹藥,就不需要報酬了,但是話到嘴邊終究沒有這樣說出口,生意就要有生意的規則,有了規則大家都去遵循,生意才能做的長久。

  “分潤方面,只太古宗不要吃虧就行了。”方逸道:“其余的由沈道友自行定奪便是。”

  “代售丹藥好說,我太古宗在連云海域還是有不少渠道的,就是不知道方道友打算找我們太古宗代售那幾種丹藥?”沈百川問道,同時眼中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七乐彩开奖走势图表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结果 股票分析哪种效果好 虚拟炒股软件app 股票分析师怎么考 体彩浙江6+1开奖结果 云南11选五怎么选容易中 快3彩票app安卓版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合板 湖北11选5过滤器 最全的江西快3平台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双 期货配资怎么挣钱 福建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精准3肖6码期期免费长期公开 黑龙江22选5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