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妖王

  

  “嗯?”彭斌突然扭頭向一個方向望去,道:“那邊有打斗,過去看看。收藏本站”

  彭斌如今晉升到金丹中期,神識覆蓋面積大增,此時就發現距離他們近百里的地方,正有幾位人類修者和妖獸在打斗,之前他們只是探查了這個困陣的邊緣處,可是沒往里面去。

  “轟轟轟。”三柄飛劍化作三道流光,轟擊中一頭渾身覆蓋著鱗甲、頭生獨角的牛形妖獸身上,激起三片火花,卻是沒能破開那牛形妖獸的鱗甲。

  “幾個小娃娃,找死。”牛形妖獸口吐人言,張口一道靈力噴出,席卷向三個人類修者。

  “給我破!”三位人類修者同時手掐不同法訣,三種不同靈力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層壁障,擋住了那牛形妖獸的攻擊。

  “死!”那牛形妖獸仗著鱗甲堅韌皮糙肉厚,壓根就不顧三柄飛劍襲擊,猛沖向三位人類修者。

  “布陣。”其中一位修者大聲吼道,三人分別站住三個方向,將那牛形妖獸圍籠在中間:“三才劍陣,殺。”

  這三位修者站穩身形,三柄飛劍隱隱溝通著天地之力,頓時飛劍威力大增,襲殺向那牛形妖獸。

  飛劍化作一道道流光,不斷轟擊在牛形妖獸身上,這次那牛形妖獸身上的鱗甲開始有了破損,甚至有絲絲血跡從皮肉處滲透出來。

  “哞”牛形妖獸仰頭發出一聲獸吼,分不清這吼聲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痛楚。

  不顧身上的傷勢,那牛形妖獸猛然蹬足飛起,以頭上獨角頂向其中一位女性修者。

  顯然那位修者速度修為都不及這牛形妖獸,被牛角頂個正著,一身靈力潰散,口中鮮血噴出,差一點就被那牛角給頂個透心涼。

  “清靈師妹!”

  眼見那修者被牛形妖獸打傷,另一位修者頓時驚怒,操縱飛劍化作道道流光在那牛形妖獸身上來狂斬,但是三才劍陣已破,他的飛劍之上沒了天地之力加成,根本破不開牛形妖獸身上的鱗甲。

  “陸師弟,快走,咱們不是他的對手。”三人之中,最為年長的一位修者連忙架起那位‘清靈’師妹,御劍遠遁,那位陸師弟眼見破不開牛形妖獸的鱗甲,也只能暫且作罷,駕馭飛劍逃遁。

  但是牛形妖獸顯然不打算放過他們,在三人身后緊追不舍,它體型雖然笨拙,但速度卻是一點都不慢。

  “咻”眼看著距離越拉越近,一道劍氣斬來,那牛形妖獸脖頸處的鱗甲連帶著頭顱一同被這道劍氣切開,一顆牛頭滾落在地上,而那牛形妖獸的身軀仍在向前奔跑的慣性中飛奔了百米多遠,這才倒地。

  三人循著劍氣的方向望去,就看見了方逸等人。

  “石青、陸明、沈清靈,多謝四位師兄搭救。”見方逸等人御器飛來,三人同時躬身行禮道。

  眼前這四人的修為,在他們眼中全都看不出來,不過幾人都知道,能來這里試煉的弟子,全都是各脈之中筑基期的弟子,因修為高于自己等人,尊稱一聲師兄。

  “不用客氣。”方逸擺手道,眼前這三人,全都是筑基初期的修為,尤其是那位女修者,應該是剛剛踏足筑基期,修為還沒有完全鞏固。

  “敢問四位師兄,是在哪一脈修行?我等改日定當上門拜謝。”那個叫清靈的女修者聲音中透著清澈靈動,煞是好聽,倒是跟她這名字很相配。

  “實不相瞞。”方逸道:“我們四人也是誤入此地,應該不是你們口中所說哪一脈的修者。”

  “誤入?”陸明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龍旺達,卻沒有說什么,而是對方逸道:“這么說,幾位師兄不是天元宗弟子?”

  “不是。”

  方逸搖頭道:“我們四人在外闖蕩,誤入此地,卻發現是一座困陣,還望幾位道友帶我們出去,另外還希望幾位告知這里是什么地方?我們是經過一座上古傳送陣,莫名其妙的被傳送到這里的。”

  “這樣啊。”石青面露難色道:“幾位師兄對我們三人有恩,帶幾位師兄離開本也應該,不過我們遵從師命來此歷練,至少也要斬殺五頭妖丹期妖獸才行。”

  石青陸明和沈清靈本是天元宗同一脈的弟子,這次尊師命來妖獸山脈歷練,要求帶五枚妖丹,卻不成想,剛剛進入妖獸山脈便遭遇了那頭已經是妖丹中期的牛形妖獸。

  本來,三人靠著三才陣法,引動天地之力,也能斬殺妖丹中期妖獸。

  但巧的是,那頭牛形妖獸周身覆蓋著堅硬的鱗甲,即便是有天地之力加成,他們的飛劍也僅僅是勉強破開那鱗甲,想要斬殺卻是萬難,結果還被那妖獸找準了機會,以牛角傷了他們三人之中修為最弱的沈清靈,如此一來,幾人也只能落荒而逃。

  “五頭妖丹期妖獸?”彭斌咧嘴一笑道:“這個好辦,我去去就來。”

  “彭師兄萬萬不可。”石青連忙伸手攔住了彭斌,說道:“若是由彭師兄出手,那我們豈不成了作弊?這件事情萬萬使不得,就算師兄斬殺了妖獸,我們也不可能收受那些妖丹。”

  “啊?”石青這話說的彭斌一愣,然后呵呵笑道:“就憑你們三個,還想要斬殺五頭妖丹期妖獸?只要碰上一頭厲害些的妖丹中期妖獸,我看你們三個這輩子也就走到頭了。”

  沈清靈銀牙咬唇,面色透紅道:“彭師兄也莫要瞧不起我們,憑著三才劍陣,妖丹中期妖獸,也未必是我們的對手。”

  “好好好,你們厲害,我懶得搭理你們。”彭斌見這三人死腦筋,干脆扭過頭去不再搭理他們。

  “既然三位道友想要自己斬殺妖獸,那我們等上幾日也無妨。”

  方逸想了一下,說道:“反正我們也無事可做,不如就跟隨在三位身旁,待三位完成了師門任務,再帶我們出去,如此一來,三位師弟師妹若是遇到抵擋不了的妖獸,我們也能幫忙。”

  “如此甚好。”

  石青大喜,雖然不知道這幾幾個修者是什么修為,但是剛剛那一道劍氣便破開了牛妖的鱗甲,起碼也應該是筑基后期的修者,有這樣幾位人物在身旁保護,這妖獸山脈之中也就沒有他們不可去之處。

  方逸屈指一彈,一顆小還丹飛向沈清靈,道:“療傷丹藥,對于筑基初期修者,應該有些幫助。”

  沈清靈接過方逸的丹藥,略微猶豫,吞服了下去,藥力在體內化開,緩緩修復著傷勢。

  “多謝方師兄。”感受到藥力,沈清靈先是一喜,隨后神色間有些猶疑,吞吞吐吐道:“那個方師兄,這丹藥很貴重吧。”

  身在宗門之中,沈清靈自然知道療傷丹藥的珍貴,方逸給予她的療傷丹藥,雖然見效沒有那么快速,但是藥效卻十分好,剛才自己受到的傷勢,怕是有一時三刻便能痊愈。

  根據沈清靈對宗門中丹藥的理解,像這樣的療傷丹藥,起碼也要價值十塊以上的中品靈石,這個價格對于她來說可不是小數目了。

  盤算著這顆療傷丹藥的價值,沈清靈咬牙道:“方師兄放心,等我們完成任務到宗門之中,我便以貢獻點數兌換了靈石給方師兄。”

  “一顆丹藥而已,算不得什么。”方逸聞言哈哈一笑,擺手道:“沈師妹不必放在心上,告訴我們這里是什么地方,就算是這枚丹藥的報酬了吧。”

  石青曾經聽宗門長老說過,確實有上古傳送陣遺留下來,是以沒有懷疑方逸等人的說法,當下將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

  方逸等人,的確是來到了修者界之中,而被陣法所籠罩方圓近千里的這一片丘陵地帶,叫做妖獸山脈,歸屬于天元宗。

  這座大陣,乃是很多年前的時候,宗門中一位老祖出手布置的,其中妖獸更是宗門前輩從十萬大山中抓捕而來,放置于妖獸山脈繁衍生息,當作門中弟子的試煉之地。

  天元宗總共分為七脈,分別為太清脈、上清脈、正清脈、玄清脈、忘清脈、大清脈和小清脈,而石青三人則是同出正清脈之中。

  至于這座困陣周邊顯現出的光暈,正是為了防止有弟子誤入,要知道,這困陣中的妖王都有不少,練氣期的弟子如果誤入進去必死無疑。

  “原來如此。”聽完兩人的解釋,方逸不由點了點頭,他之前猜想的不錯,這里果然是人為布置豢養妖獸的場所。

  “這位龍師兄怕是非我族類吧。”

  剛見面時,陸明便覺得龍旺達不像華夏族修者,但之前對方救下自己,不便詢問,經過一番攀談,石青和陸明也漸漸和方逸等人熟絡起來,陸明終于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啊,不瞞陸師弟。”龍旺達道:“嚴格來說,我也算是華夏族修者,體內有部分華夏族血脈。”

  既然已經知道了身在修者界,龍旺達也不得不給自己編造個適合的身份出來,以便于日后行走,否則按照華夏那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說法,他在修者界還真是寸步難行。

  “原來如此,恕師弟唐突了。”打聽別人私事,本就有些無禮,陸明略一躬身,表示出了自己的歉意。

  “呵呵,無妨,無妨。”龍旺達笑道。

  沈清靈這時候身體傷勢已經完全恢復,美眸中閃過異彩,再次向方逸拱手道:“方師兄這丹藥比清靈想象中還要好,謝過方師兄。”

  “別客氣了。”方逸道:“既然傷勢無大礙,咱們這就出發吧,我們也想早些出去。”

  “這枚妖丹,你們真的不要?”彭斌此時手中掂著那顆牛妖的妖丹,問石青三人道。

  石青三人堅決的搖了搖頭,既然是試煉,自然要親自出手斬殺妖獸,旁人幫助那就失去了試煉的意義。

  “死腦筋。”彭斌隨手將妖丹丟給了方逸,以他現在的修為,這妖丹對他沒有什么作用,倒是方逸煉丹的時候可以融入妖丹。

  石青三人在前,方逸四人跟在后面,向妖獸山脈深處進發,沿途之中還有些靈獸,感受到眾人的氣機紛紛躲避,石青等人倒是也沒追殺,他們的目標是妖獸。

  “嗷”突然,天空之中傳來一聲獸吼,就見一頭長有獅頭、鷹身、鵬翅的妖獸從天空襲來,那雙巨大翅膀一扇,道道靈力如利刃傾瀉而下,籠罩向地面七人。

  “妖丹初期的獅鷲。”石青眼中一亮,道:“好機會,陸師弟,清靈師妹,我們上。”

  面對獅鷲的攻擊,石青三人手掐法訣,三道不同靈力組成一道屏障阻擋住獅鷲的攻擊,三人同時御劍將那獅鷲包圍。

  “三才劍陣,殺。”三人分別站好方位,三柄飛劍借助著陣法,隱隱溝通著天地之力,化作三道流光斬向獅鷲。

  這獅鷲可沒有牛妖那種鱗甲可以抵擋,只能靠著速度在空中躲閃,又被幾人以陣法困住無法高飛遠遁,終究避不過三柄飛劍的圍殺,命喪三人之手。

  “清靈師妹,收著,這是第一顆。”石青剖開獅鷲的尸體,取出妖丹,扔給了沈清靈,沈清靈在幾人之中年歲最小,也是受到另外兩人的不少照顧。

  “好。”沈清靈興奮的收下妖丹,道:“我們繼續。”

  這次三人運氣不錯,接連又碰到兩只妖丹初期妖獸,皆被他們聯手斬殺。

  “咦?那是妖丹中期的劍齒虎?”連續斬殺了三只妖丹初期妖獸后,三人終于又碰到了一只妖丹中期妖獸。

  這劍齒虎的攻擊威力比之牛妖還要強上一籌,不過防御就差了許多,在三人的三才劍陣下,這只劍齒虎也最終難逃厄運,被加持了天地之力的三柄飛劍斬殺。

  這次,沈清靈親自剖開劍齒虎的身體取出了妖丹,沖著彭斌得意的道:“怎么樣彭師兄,我就說過不要小瞧我們吧。”

  彭斌聳了聳肩膀,道:“最弱的妖丹期妖獸罷了,有什么值得高興的。”

  “還差一頭。”雖說斬殺了劍齒虎,但是三人也是耗費了不少靈力和力氣,此時均有些氣喘,沈清靈道:“我們休息一下吧。”

  休息了大半天之后,三人繼續向妖獸山脈深處行進,距離完成此次任務,也只差一顆妖丹了。

  “石師兄,陸師兄。”走著走著,沈清靈突然看向了四周,皺眉道:“我怎么感覺有些不對勁?”

  這是一處山谷,沈清靈自從踏入這山谷開始,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心頭總覺得籠罩了一絲恐懼。

  “的確有些不對勁,咱們已經有數百里沒有見到過妖獸和靈獸了。”石青此刻也有些猶疑道:“據說,強大的妖獸,都會獨自占據一片地盤,咱們該不會是踏足了哪知妖丹后期妖獸的領地了吧。”

  “妖丹后期?”這時候,山谷之中突然狂風大作,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被困在這妖獸山脈之中,本不想多生事端,但既然你們踏足進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要怪就怪你們長老吧,錯把一頭渡過妖丹大劫的妖王,當作了妖丹期妖獸給抓了過來。”

  一頭渾身赤紅的巨大豹子從山谷中踱步而出,妖王的氣勢陡然放出,壓的石青三人胸口一悶,渾身都變得僵直了起來。

  &#&#&#&#&#&#&#&#&#&#&#&#&#&#&#&#&#&#&#&#&#&#&#&#&#&#&#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个人网上投资理财 官方河南快3开奖 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的带连线 广西快三技巧保本买法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 南京哪家配资公司好 湖南快乐十分单双大小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客户理财平台 北京pk赛车7码计划规律 排列五近50期走势 浙江11选五奖结果走势 九鼎期货配资 江西11选五怎么玩中奖高 山西泳坛夺金实战技巧 广西11选5手机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