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意外來客

  “我身上有天界氣息?”在修者界時,方逸就聽諸葛老人說過,小魔王是被人從天界送下來的,此時聽到夏侯武說自己身上有天界氣息,心中頓時閃過各種紛雜的念頭。

  道門似乎和天界存在某種聯系,否則也不會有人從天界將小魔王送下來交于師父,而且,按照諸葛老人所說,小魔王被師傅以自身靈力孕養了將近二十年,那么算下來,小魔王和自己的年齡相仿,

  而如今,這夏侯武又說自己身上有天界氣息,各種線索結合到一起,方逸也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和天界有著什么關系。

  “有天界氣息護佑,再加上自身氣運,所以才能夠多次逢兇化吉,轉危為安。”

  夏侯武看著方逸,說道:“而且我能感受到,你身上還有一件仙器的氣息。”

  “我身上還有仙器?”方逸聞言一驚,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哪件東西是仙器,若說材質品級,最高的便是四柄五行劍元,但那劍元也都是修真界之物,但距離仙器怕是還是有著不小的距離。

  再有,便是那方上清天樞院印,至今為止,方逸都不知道那法印究竟是何品級的法寶,更是無法主動駕馭。

  但上清天樞院印卻在噬魂塔時,將自己已經破碎的識海重組,生生將應該已經死亡的自己給拉了回來。

  當時方逸就覺得這上清天樞院印不是凡物,甚至懷疑乃是真正仙界上清三天門下進奏之司的法印,后來又在自己修煉中快速提升自己的神識,若說自己身上有仙器,那唯一的可能便是那方法印了。

  “不是仙器,只是仙器的氣息。”夏侯武說道:“我若是沒有猜錯,應該是某件仙器在修真世界的投影。”

  仙器投影,便是某件仙器將自身威能傳遞到修真世界當中,形成一件法寶,這種威能雖不及仙器本體的千分之一,但也遠非下界之物可比。

  “你與天界,有著絲絲縷縷的關系。”夏侯武凝視著方逸的雙眼,說道:“三十余歲,筑基后期,接近金丹中期的神識,這種資質,還是有可能到達大乘境界,飛升天界。”

  “你也不用擔心最后無法飛升,若是你不幸中途隕落,仙劍破星會再度回歸仙劍府,等待下一位有此等機緣之人。”

  “若是如此,那晚輩便帶上這仙劍破星。”聽完夏侯武所說,方逸也就沒了心理負擔,反正就算自己無法飛升天界也無所謂。

  “如此甚好。”夏侯武說完,輕輕招手,那仙劍破星,便化作一道光芒沒入方逸身軀之中。

  “這就是仙器?”那仙劍在方逸體內盤踞,靜靜懸浮,看上去沒有絲毫威能。

  “提醒你一句,以你如今的實力,還無法動用仙劍破星,更不可能煉化。”

  夏侯武說道:“且破星也在那一戰中耗盡仙靈之力,如今的狀態,也就是一柄劍胚,對你而言談不上什么執掌,但終究你的神魂之中有些許天界氣息,等你日后修為再增長一些,到達元嬰境界,說不定可以操縱破星。”

  “也就是說,我即便將這仙劍帶在身上,其實也半點用處都沒有?”方逸一臉無語的看著夏侯武,等到自己到達元嬰境界,即便沒有仙劍破星,憑著諸多手段和劍法,便是在元嬰境界也定是極強的存在。

  現在修為低微,最是需要強大法寶時,反倒是無法操縱駕馭,這所謂仙器,對于自己似乎沒有半點好處,不過正如方逸之前所想,承其因,受其果,自己得到神木令,在仙劍府中得到了仙劍畫卷、星露果和流光羽翼,承受一些因果也似應該。

  “也不是徹底沒有辦法。”

  夏侯武道:“還是那句話,你的神魂有天界氣息,若是遇到大劫,可以自身神魂祭祀破星,也能夠讓破星爆發一些威能出來,但如此一來,你的前路便會盡毀,退化成凡人,甚至因此而死。”

  夏侯武似是隨口一說,方逸卻是默默記下了這祭祀之法,心中想著,將來若是遇到不可抗衡之劫難,有這祭祀之法,還有拼命的機會。

  “若無其他疑問,我這便送你回去。”夏侯武開口說道。

  “有勞前輩。”方逸點了點頭,已經得到了寶物,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意義了。

  也不見夏侯武有何動作,方逸只覺得眼前一花,周圍景物開始扭曲了起來,漸漸化作一片黑暗,似乎是進入了虛空通道之中,當方逸面前顯露出景物時,方逸不由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夏侯武竟然將他直接送回了連云海域之中,且就在金鰲島附近。

  “看來,在這種前輩大能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秘密可言,輕易便能滲透進我的識海之中探尋信息。”方逸慨嘆的搖了搖頭,腳下駕馭飛劍,向金鰲島飛去,同時神識已經先一步籠罩了金鰲島。

  ”嗯?他怎么來了?”方逸神識探查之下,卻發現了一位本不該出現在連云海域之中的修者,正是修者界昊天宗的那位趙宗主。

  這讓方逸吃驚不已,要知道,修者界和連云海域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界域,相互之間應該也沒有傳送陣直達,趙宗主來到這里,那豈不是意味著自己等人的秘密失守了。

  “方逸?”身影穿過金鰲島防御陣法時,彭斌、龍旺達以及小魔王便全都感應到了,三人幾乎瞬間便出現在方逸身邊。

  三人見到方逸,均是感到一陣詫異,小魔王道:“你不是去了域外戰場,要一年時間才能回來?”

  “而且還不是通過傳送陣回來,說,你究竟是不是方逸?”彭斌手中黑色長刀一揚,指向方逸。

  “大哥,別鬧,要不要接我一招寂滅試試?”方逸似笑非笑的看著彭斌。

  “是方逸沒錯。”小魔王道:“我能感覺到他的神識氣息,不是假冒。”

  “究竟怎么回事?”龍旺達也有些不明白,開口問道:“方逸,不是說域外戰場每年才開啟一次嗎?”

  “的確是每年開啟一次,但是中途出了些意外。”

  方逸說話時,隨手在周圍布置下隔絕神識的陣法,將偶然得到神木令進入仙劍府的詳細經過向三人講述一遍,面色凝重的問道:“趙宗主怎么來到了連云海域?他由何而來?”

  連云海域和修者界之間,雖然可以經由地球中轉,但似乎在修者界之中,并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中轉途徑,也不知趙宗主如何找到這里,甚至找到了布衣宗,金鰲島。

  “這件事情你就要問他自己了。”

  彭斌搖了搖頭,苦笑道:“趙宗主七天前來到布衣宗找你,我們也奇怪他如何找到這里,但他卻拒絕回答我們,說是要等你回來再詳說此事,我們也告知,你還有將近一年時間才能回來,這位趙宗主便就此住了下來等你。”

  “我先去看看初夏和方方。”方逸道:“稍后再去見趙宗主。”

  雖然心中疑惑,但方逸還是穩定了一下心神,沒有馬上就去見趙宗主。

  “方方,慢點吃,要細嚼慢咽,不然胃口會疼的。”此時正是午飯時候,柏井然和衛小婉夫妻倆也在,正和女兒外孫女一起吃著飯,也就是他們兩口子在,否則在金鰲島上還是很少開伙做飯的。

  “爸媽,初夏,方方。”方逸身影驟然出現在木屋之中,將柏井然夫妻倆和柏初夏嚇了一跳,倒是方方很鎮定,見到方逸只有驚喜。

  “老公?”和彭斌三人初見方逸時一樣,柏初夏此時也有些疑惑,問道:“不是說要一年時間嗎?這才過去了三個月。”

  方逸坐在柏初夏的身邊,笑道:“中途出了點意外,提前回來了。”

  便又將神木令仙劍府之事向柏初夏大概的講述一遍,隨后笑道:“方方最近好像飯量不錯。”

  “何止是不錯。”柏初夏道:“現在她能吃下一頭牛。”

  “那是好事。”方逸的神識探查了一遍方方的身體,道:“說明方方的修煉有了成果,身體對能量的需求更加龐大了。”

  雖然還是看不出方方有什么進步,但是方逸卻能感覺到,方方吃進肚子里的東西并沒有什么殘留,全都消化掉了,說明她的身體某處需要龐大的能量,因此推算,應該是所修煉的兩門功法漸漸有了作用。

  “對了,方逸,有位從修者界過來的趙宗主幾天前來找你,現在還住在金鰲島上等你,大哥和龍先生他們似乎都認識。”柏初夏突然想起了趙宗主。

  “我知道,不過不急著見他。”方逸點了點頭,說道:“回到金鰲島便發現了,剛才也見過了大哥他們,知道了這件事情,稍后我便去見見趙宗主,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對了。”方逸手一翻,拿出三枚星露果遞給柏初夏,說道:“初夏,這便是我這次在仙劍府得到的星露果,可以提升修者神識,三枚星露果,應該能夠將你的神識提升到筑基期。”

  柏初夏眼睛一亮,接過星露果問道:“真的能夠將神識提升到筑基期?”

  柏初夏自然知道神識提升到筑基期意味著什么,煉氣期到筑基期之間再沒有任何瓶頸,只需要積攢靈力,數量質量到了,自然而然便能水到渠成,晉級筑基期。

  原本修煉進境緩慢,令柏初夏一直苦惱,擔心自己連筑基期境界都無法到達,如今這三枚星露果,若真有方逸所說功效,那么再有丹藥輔助的情況下,怕是不久便能晉級到筑基期了。

  “當然是真的。”方逸笑道:“三枚應該就夠了,當然,即便三枚星露果不夠,你老公我這里也還有。”

  “爸爸,我也要吃。”方方見到方逸拿出三枚果子給柏初夏,立刻張著雙手道。

  “方方現在還不能吃哦。”方逸道:“這果子要到煉氣期境界才能吃,我將果子交給媽媽保管,等你進入煉氣期后,讓媽媽給你好不好。”

  “好。”方方脆生生的答道。

  方逸自己留下了五枚星露果,將剩余二十五枚全部交給了柏初夏道:“我留下五枚給老龍,說不定能助老龍神識突破到金丹期,到時候渡劫也能多一分把握,切記,服用完一枚后,一定要等一個月后再服用另一枚。”

  陪著家人吃飯聊天,接近傍晚時,方逸才再次找來彭斌三人,同時將那五枚星露果遞給了龍旺達并說明了用法。

  龍旺達面對金丹大劫可沒有小魔王那樣輕松,能夠多一分保障自然最好,因此也不跟方逸客氣,接過了五枚星露果。

  “走,我們一起去見見趙宗主。”

  趙宗主來到金鰲島已經有七天時間,有布衣宗弟子專門為其修建房屋,平日里便是打坐修煉,也不打擾他人,為表示禮貌,也從不會以神識探查島上情況,因此即便聽到敲門聲,趙宗主也沒有想到會是方逸回來了。

  當房門打開,趙宗主見到方逸,眼神中閃過驚訝,隨后臉上露出笑容道:“方師弟?不是要一年后才能回來嗎?”問這話時,眼神同時眼神掃過彭斌三人,當時彭斌等人可是告訴他方逸要一年左右才能回來的。

  彭斌三人卻是懶得理他,若不是有方逸在,誰會在乎一個普通筑基后期修者,怕是早就打發走了。

  “中途出了點意外,提前回來了。”方逸看著趙宗主,臉上的神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原來如此。”趙宗主聞言點了點頭,環顧四周道:“怪不得方師弟不肯在修者界修煉,這地方的天地靈氣,的確還要比修者界更勝一籌,怕也就是那些被大宗門占據的名山大川,才能和金鰲島相媲美。”

  “恕師弟冒昧。”方逸面色嚴肅的說道:“趙師兄如何來到的連云海域,又是如何知道師弟我在布衣宗金鰲島?

  “方師弟你忘記了。”趙宗主道:“修者界中,可是有一位能夠算盡天機的存在。”

  “諸葛老人?”

  諸葛老人曾經和昊天宗有過一些交情,但方逸卻還不明白,諸葛老人曾經說過,若再推演天機,怕是不得善終,又怎么會推演出自己的方位告知趙宗主,除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發生。

  “是諸葛老人推算出來我的所在?是不是修者界出了什么事情?”方逸意識到了問題,連忙開口問道。

  http:///txt/34/34001/

  。_手機版閱讀網址: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3d开机号与试机号 股票融资余额什么意思 双面盘怎么看走势图 六台宝典 图库 彩图 股票趋势的技术分析 山东十一选5走势图手机版 体彩排三排五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玩法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ios 七乐彩的开奖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官网 湖北休彩11选五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上海11选5历史开奖 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股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