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四百零五章 冰種飄花

  “透光挺深的,掏出兩副鐲子應該沒問題……”

  方逸拿著強光手電貼著切開的鏡面打了下光,發現光束可以透到里面兩指深的地方,臉上不由露出了喜色,這一塊花了六千零一美金拍下來的料子,自己可謂是大賺了。

  “方逸,你在干嘛呢?出翡翠了?”正埋頭看著余宣在給自己的原石畫線的陳凱,偶爾抬了下腦袋,正好看到了拿著手電筒的方逸,當下隨口問了一句。

  “嗯?出翡翠了,我先把它給解出來……”方逸點了點頭,也沒顧得上多說,將原石又放在了切石機上,齒輪所對的位置,正好是顯露出翡翠的鏡面邊緣。

  什么翡翠內部的紋路,什么走向,方逸是絲毫都不懂,他的方式很是簡單粗暴,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有翡翠的地方切下去就行,至于會不會傷到玉肉,方逸壓根就沒考慮過。

  這種切石的方法雖然不可取,卻是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快。

  旁人切一塊料子的時候,往往都是要反復觀察的,尤其是像這樣的冰種飄花的翡翠,就是切上個半天也屬于常事,但是到了方逸的手上,短短還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兩塊成人拳頭大小的翡翠,已經出現在了方逸的手中。

  這兩塊翡翠一塊厚一點,而一塊則是稍微薄一點,這是方逸切石時造成的,他當時那一刀并沒有從翡翠正中間切過去,而是偏向了一邊,但是合在一起看,卻是一個比拳頭稍大的球形翡翠。

  雖然此刻翡翠的外面還包裹著一層結晶體,但是透過陽光,已經可以看到里面有如冰糯一般透明的翡翠,那朵朵綠花飄散在其中,散發出一種誘人的光澤。

  “看樣子掏出三副鐲子都沒什么問題,只不過圈口要稍微小一點,還有就是這料子太少了點啊……”

  打量著解出來的兩塊翡翠,方逸心里十分的滿足,他雖然不知道翡翠飾品在市場上的行情,但方逸曾經在金陵新百看到過一個品相玉質遠不如自己這塊料子的翡翠手鐲,標著六十八萬八的高價。

  就算這塊料子做出來的鐲子也只能賣到這個價格,那也是超過二百萬人民幣了,相比四萬多人民幣的成本,方逸在這塊料子上所賺取的利潤,整整翻了五十多倍,他還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方逸,你拿的是什么啊?”

  方逸這邊剛剛解完料子,身后就傳來了盧國平的聲音,盧國平這次只中了三塊原石的標,大致畫了一下切石的線路之后,一抬頭剛好看到了方逸手中的物件。

  “翡翠啊……”方逸理所當然的說道;“剛切了一塊料子,出了塊翡翠,奶奶的,三百多斤的原石,就出了這么三四斤的東西,這也忒不成比例了……”

  方逸倒不是得了便宜賣乖,他是真的這么認為的,按照方逸在切石前的想法,這一塊原石怎么也得出個三四十斤的料子,是以將翡翠完全解出來之后,方逸心里還有一絲淡淡的惆悵呢。

  “出翡翠了?”盧國平的聲調陡然高了起來,“拿給我看看,出了是塊什么料子?”

  “是塊飄花的料子……”方逸隨手將翡翠遞了過去,說道:“種水我看不太好,應該是比糯種好一些,有沒有到冰種我不敢肯定……”

  “飄花料子,還……還是冰……冰種?”原本也是很隨意接過翡翠的盧國平,伸出去的右手猛地抖了一下,左手閃電般的也伸了出去,將方逸遞過來的翡翠給捧在了手心上。

  “我靠,真的是冰種飄花啊……”

  切出來之后的翡翠,失去了原石表皮那層面紗的籠罩,還是很容易辨認的,尤其是這會日當正午,炙熱的陽光照射在原石上,效果比強光手電和放大鏡還要好得多,一眼就能辨認出來。

  “冰種飄花?料子有多大啊?”

  “誰開出來的?是鐲子料嗎?”

  “多大的料子?飄花均勻不均勻?”

  盧國平這一嗓子喊出去,場內頓時沸騰了,離得近的人已經圍了上來,有離得遠的看不到東西,也是七嘴八舌的在追問著,他們都是懂行的人,一句話全都問在了點子上。

  飄花的冰種翡翠,并不是非常罕見的物件,有很多掛件都能達到這種品質,但能做冰種飄花鐲子的翡翠,卻是不那么多見,一旦能出鐲子,那翡翠的價格立馬會呈幾十倍甚至上百倍往上翻的。

  “真是冰種飄花的鐲子料,方逸,你……你這什么手氣啊?”要說距離方逸最近的人,自然還是陳凱和余宣,當盧國平喊出聲的時候,陳凱已然是將方逸手中另外半塊料子搶在了手里面。

  “兄弟,你這塊料子多少錢買的啊?”有湊過來的人開口詢問了起來。

  “六千,不,六千零一美金……”方逸笑嘻嘻的答道。

  “哎,我出十萬美金,你這塊料子轉給我吧……”一聽方逸的中標價,馬上就有人開出了價格,十萬美金相比方逸的六千美金,已然是高出十五倍了。

  “老錢,十萬美金就想拿下冰種飄花的料子?我出二十萬!”

  “三十萬美金,方老弟,咱們前天可是一起喝過酒,你得給老哥我這面子啊……”

  “四十萬美金,方兄弟,你這料子打制成鐲子也不過就賣個兩百來萬,我這可是溢價了啊……”

  從第一個人報出了價格,場面就開始變得混亂了起來,在場除了盧國平少數幾個人專業賭石人之外,其余的基本上都是玉石商,他們前來緬甸最重要的任務并不是賭石,而是能購得自己生意所需要的翡翠原材料。

  像是冰種飄花這一類的翡翠,打制成鐲子之后,都可以放在一些小的珠寶店當鎮店之寶了,所以那價格是一路飆升,很快就有人喊到了四十萬美金,幾乎已經超出了這塊料子的實際價格。

  當然,喊價的人也不傻,今年緬甸戰火不斷,翡翠原材料價格的上漲直接決定了翡翠市場的整體上揚,拿下這塊料子只要在手上捂個一年半載的,相信那會再出手,就不是現在的價格了。

  “都瞎嚷嚷什么啊,我兄弟還沒說賣不賣呢……”被人一群人給圍在中間,陳凱頓時怒了,要說缺乏翡翠原材料,誰能比他還缺啊,從方逸手上買翡翠,對他而言就是在虎口拔牙。

  “是啊,方逸,你這料子賣不賣的?”

  盧國平看了一眼方逸,壓低了幾分聲音,在方逸耳邊說道:“這料子放個幾年肯定升值,不過你要想賣的話,四十萬的價格還能再高一點……”

  盧國平就是吃的這碗飯,對于翡翠的市場行情自然是門清,他的這個建議也很中肯,畢竟這只是冰種飄花的料子,如果是玻璃種飄花,盧國平肯定是不會讓方逸出手的。

  “賣,打磨鐲子的料子,我留著沒什么用……”

  方逸沉吟了一下,還是決定將這塊翡翠給賣掉,因為打磨鐲子不需要什么技術,而且這塊翡翠的形狀和大小也不太適合做雕件,所以方逸并沒有想將它留下來的心思。

  “四十五萬,我出四十五萬美金……”

  “奶奶的,不過了,我出四十八萬……”

  “別爭了,這塊料子我賣給凱哥了,你們不用開價了……”

  見到眾人爭先恐后的報起價來,方逸擺手打斷了眾人的話,直接將另外半塊料子遞給了陳凱,說道:“凱哥,你要是想要的話就留下來,不想要我再對外賣!”

  方逸這次來緬甸,雖然是跟著老師來的,但一路上承了陳凱不少的人情,眼下既然有機會還了這個人情,方逸就是白送出去這塊料子也不會感覺可惜的。

  --

  ps:三號了,繼續求保底月票!!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英国股票指数行情 26选5一等奖多少钱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图片 宁夏11选5买网址 今日股票大盘市行情 股票投资平台 股票涨跌停可以卖吗 甘肃十一选五一月五日推荐 四肖期期中准全年资料 茅台股票代码是多少 同花顺模拟炒股怎么买入 秒秒彩开奖是随机的吗? 北京赛车开奖软件 陕西11选5遗漏数据 四川福彩快乐12遗漏表 股票配资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