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上山

  彭斌在阿虎等人眼中,就像是戰神一般的人物,他們不敢也從未違逆過彭斌的話,在彭斌出命令之后,幾輛裝滿了兵員的吉普車很快就停在了莊園的大門處,彭斌一擺手,幾輛車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大哥,其實你讓阿虎留下來就行了……”看到遠處的時明時暗的車燈,方逸開口說道:“你身上的舊傷還沒全好,現在是不能和人動手的,大哥你何苦留下來陪著我啊。”

  對于彭斌的傷勢,沒人要比方逸更加清楚了,雖然經過十來天的調理,彭斌體內已經生出真氣可以蘊養以前的舊傷,但十多年積累下來的舊疾可不是那么容易去除掉的,按照方逸的估計,彭斌最少也需要一兩個月的時間,身體才能恢復如初。

  “你我兄弟,就不說客套話了,再說了,打仗又不是打拳?咱們靠的是這個……”

  聽到方逸的話后,彭斌哈哈一笑,拍了拍背在胸前的一把沖鋒槍,說道:“我讓阿虎留了三千子彈,足夠咱們用上一段時間了,不過這子彈可就要麻煩兄弟你背著了……”

  彭斌所背的槍,是在非洲以及東南亞地區最常見的sk47,這種產自前蘇聯的槍精確度雖然要差一點,但勝在比較皮實,而且七點六二口徑的子彈和很多槍支都能通用,所以是最受戰亂地區武裝分子喜愛的。

  “大哥,咱們這算不算是打游擊啊?”

  方逸身上也背著一把槍,用手試了一下腳邊裝滿了子彈的一個木箱之后,方逸點了點頭,說道:“東西不沉,不會影響到我在山林里的動作……”

  “我就知道你帶著這點東西沒問題……”彭斌正想說話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了一陣槍聲,這讓他頓時停住了嘴,耳朵微微聳動,顯然是在辨別著不斷響起的槍聲的不同之處。。

  “這群混蛋,竟然敢不聽命令!”聽了大概十多秒之后,彭斌臉色忽然一變。<>

  “大哥,怎么了?”方逸的聽力雖然要遠遠過彭斌,但他聽過的槍聲實在是太少了,除了槍聲傳來的方向之外,再也聽不出任何的信息了。

  “阿虎他們和政府軍接上火了,顯然是給幫我們拖延時間,這個笨蛋,不知道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彭斌之所以讓阿虎他們走的堅決一點,就是不想給政府軍方面留下任何的信息,但是阿虎這一打,豈不是擺明了這里有彭家的重要人物,反倒是會引起政府軍的重視。

  “方逸,走吧,進山!”

  聽著已經開始變得稀疏了的槍聲,彭斌苦笑了一聲,說道:“咱們估計要在山里呆上幾天了,我去把吃的東西帶上,奶奶的,好久沒鉆過山窩子了……”

  “大哥,我那原石也要帶上啊……”

  看到彭斌回頭進了屋,方逸也連忙跟了進去,將自己裝著原石的包挎在了身上,看到彭斌正準備把一個齊腰高的包往身上背的時候,方逸又伸手拿了過來。

  “方逸,你行不行啊?”看著方逸身上左背右挎的樣子,彭斌也是忍不住張大了嘴巴,要知道,外面還有一箱子上百斤重的子彈呢。

  “沒問題,大哥,走吧……”方逸笑著點了點頭,腳步輕靈的出了屋子,走到院子里又把那一箱子子彈給拎在了手上。

  “靠,你小子要是到了戰場上,就是一人形運輸機啊……”

  彭斌夸張的沖著方逸翹起了大拇指,他知道自己傷勢未愈,倒是也沒和方逸爭搶,只是背著那支沖鋒槍走在了前面,出了莊園之后,熟門熟路的拐入到了后面的叢林之中。

  半個小時后,兩人的身形在莊園后面的山頂站住了腳,往山下看去,原本漆黑一片的莊園里,亮起了無數把手電的光束,顯然正有人在搜查著莊園,當然,在現在的莊園里,他們是不可能再找到一個人了。<>

  “噠噠,噠噠噠……”

  突然,一道道火光在夜幕中閃亮了起來,卻是山下莊園里有人向大山里開起了槍,只不過這種毫無目的掃射根本連方逸他們的汗毛都摸不到,一分多鐘之后,槍聲就停歇了下來。

  “大哥,他們會不會來搜山?”此時的方逸,既緊張又有些興奮,要不是剛才彭斌按住了他要扣動扳機的手,方逸怕是已經一梭子子彈回射了過去。

  “搜什么山啊,他們連山上有沒有人都不知道,剛才那槍是亂射的……”

  看著方逸一臉興奮的樣子,彭斌不由苦笑了起來,這種試探性的射擊,也惟獨是方逸這樣的戰場菜鳥才會想著還擊,如果方逸真的還擊了的話,那下面的人才會進行搜山呢。

  “嘿嘿,大哥你說的也是,他們哪里知道有人上山了……”

  方逸一想,的確是這么彭斌說那么回事,政府軍的人就算是懷疑,也只會懷疑彭家的重要人物跟著吉普車跑掉了,他們來搜查莊園恐怕只是例行公事,想看看有什么現罷了。

  “就算知道有人,他們也不敢上山的,兄弟,準備睡覺了……”

  彭斌聞言撇了撇嘴,夜戰那是緬甸各個武裝勢力的拿手好戲,政府軍卻是很少夜間動攻擊的,就算知道山上有人,他們也會先調集炮火進行攻擊,然后到了白天才會上山搜尋。

  伸手拿過方逸身上的背包,彭斌從里面掏出了一個藥瓶,從里面到出來兩粒膠囊,對方逸說道:“把這玩意給捏破掉,然后涂在自己的手臉皮膚上……”

  “哎呦,大哥,這玩意是什么啊?怎么這股子怪味?”方逸不疑有他,伸手接過膠囊就給捏破掉了,但是嗅覺遠常人的他,馬上就問道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這味道說香不香,說臭倒是也不臭,但聞在鼻子里,卻是在很強烈的刺激著方逸的味覺,要不是他定力很強,說不定連著幾個噴嚏就打出來了。

  “嘿嘿,味道不怎么好聞吧?”

  看著方逸臉上的表情,彭斌惡作劇成功一般的笑了起來,說道:“這是我們彭家研究出來的高科技產品,專門用于在叢林中防止蚊叮蟲咬的,一般的蛇類聞到也會避開,外面可是有錢都買不到的……”

  緬甸的山林潮濕陰暗,林中最多的就是毒蛇蚊蟲。

  當年中國遠征軍翻越緬甸野人山的時候,戴安瀾將軍殉國,十萬大軍出山的時候只剩下了五萬,而另外五萬人,則有一大半都是死在野人山惡劣的環境和因為蚊蟲叮咬所生的破傷風瘧疾等疾病之下的。

  而彭家在緬甸打了幾十年的仗,基本上也都是在叢林里廝混,所以防范蚊蟲叮咬一直都是重中之重的事情,為此彭家還專門投資了一個制藥廠,為了研制出這種膠囊,足足花了好幾十萬美元。

  “是不怎么好聞,我忍……”

  方逸苦著臉將那膠囊里面不多的液體涂抹到了自己身上,從小在山里長大的他知道毒蛇蚊蟲的厲害,所以這味道即使再難聞,方逸也會捏著鼻子聞下去的。

  “習慣了就好了,這里面還有罌粟花呢,時間長了你會聞到一股子香味……”

  彭斌哈哈一笑,從背包里又拿出了一件折疊起來的東西,扔向方逸說道:“美國海軍6戰隊最新的單兵睡袋,回頭咱們倆一人睡覺一人守夜,過三個小時換一次……”

  彭斌久經戰陣,他可不愿意因為自己的一點疏忽而栽在這里,所以睡覺是必須的,但守夜也是必須的,兩人分工協作都能得到休息,也能讓安全得到最大的保障。

  “大哥,你睡吧,我打坐一會就可以了,大哥,這東西也是高科技嗎?”

  方逸對彭斌扔過來的睡袋很感興趣,因為這東西拿在手上非常輕不說,而且折疊起來體積十分的小,看上去也就是比拳頭略大點的一團,當年方逸要是有這東西,在山里狩獵的時候也能過的舒服一點。

  “也算是高科技吧,反正一般人買不到……”彭斌嘿嘿笑了起來,緬甸貧窮混亂,不代表這里買不到好東西。

  因為越是戰亂的地區,越是軍火商行動頻繁的地方,只要有錢,別說是美國6戰隊的睡袋了,就是前些年在伊拉克戰場大放異彩的飛毛腿導彈,那些軍火商也能給你運進來。

  --

  ps:求月票推薦票!8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大发pk10押注技巧 湖南快乐十分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丶 排列五历史开奖号码 下载股票交易软件下 江苏7位数几点开奖结果 快三技巧规律表格 特马用什么公式算 大智慧股票软件 中国中车股票行情分析 江苏十一选五至三遗漏 云南时时彩官网平台 幸运28五分开奖结果 江苏快3一定牛二码遗漏 上海快3和值走势图最新 丰乐种业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