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幻殺陣(中)

  在法陣啟動之后,方逸發現,自己面前的景象忽然發生了變化,腳下雜草叢生,周圍白霧縈繞,依稀能看得到不遠處熟悉的道觀,方逸像是又回到了自己從小長大的方山,一時間,方逸竟然分不清這是真實還是幻象。

  “嗯?是狼?”

  就在方逸心神稍微受到一些影響的時候,在他的身體前方,出現了一雙閃著綠光的眼睛,一只瘦骨嶙峋的老狼從樹林里鉆了出來,和方逸只間隔了三五米的距離,方逸甚至能聞得到半張的狼嘴中哈出的臭氣。

  “嗷嗚!”

  不知道餓了多少天的惡狼,在見到方逸之后,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就縱身撲上來,不過還沒等惡狼及身,方逸一掌就輕飄飄的印在了浪頭上,掌下的惡狼發出一聲慘嚎,身體蜷縮在了地上。

  不過就在方逸擊斃惡狼的同時,不遠處又響起了無數聲狼嚎,隨著此起彼伏的嚎叫聲,一雙雙閃爍著綠光的眼睛將方逸給包圍了起來,這讓方逸也是面色一變。

  從小在山林里長大,方逸自然知道狼群的厲害,老人曾說三狼伏虎五狼伏熊,雖然狼的獨自狩獵能力不是很強,可一旦形成了群體,就是虎豹獅熊也要對其退避三舍。

  “不對,這個場景怎么那么熟悉?”

  就在群狼將要撲上來撕咬自己的時候,方逸腦海中忽然閃過一絲清明,他記得自己五歲那年,在距離道觀不遠的地方,就遭遇過一次狼群的襲擊,如果不是老道士,方逸怕是早就喪身狼腹了。

  那次遭遇狼群,是方逸長這么大遇到的最危險的一件事,隨著年齡的增長,方逸還以為自己都已經忘掉了,但受到幻殺陣的煞氣攻擊后,那深藏在心底的恐懼,卻是又滋生了出來。

  眼前的這個場景,就像是重演了當年的那一幕,心有所覺之后,方逸微微閉上雙眼,輕咬了下舌尖,口中喝道:“破,破一切無妄之象!”

  隨著方逸的喝聲,他眼前的所有景象,像是流水一般的消退而散,法陣所制造的幻象再也無法影響到方逸,睜開眼睛后方逸發現,自己分明還是站在電視機柜上,正面對著那把鬼頭刀。

  “這法陣產生的幻象,也太厲害了吧?”

  方逸跳下電視機柜,腳下連踩八卦方位,片刻之后,方逸的身形已然出現在了客廳之外的走廊上,抬頭看著前面一如平常的客廳,方逸的眼中也是忍不住露出了驚色。

  幻殺陣的厲害之處,就是用陣法將那陣眼處的煞氣給無數倍的放大,從而影響到入陣之人的神經,使其產生幻覺,這是一種無形的精神攻擊,方逸在大意之下,竟然也差點著了道。

  而且這法陣還能產生一種光線折射的作用,使得陣外之人看不到法陣里面的情形,一旦踏入到陣法范圍激發了陣法,人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像是被傳送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般。

  “以我的修為,居然也受到了影響?”

  方逸輕輕搖晃了一下腦袋,這法陣是他布置出來的,但如果方逸不將心神集中的話,他的意識也會被那煞氣所影響,嚴格來說,經過法陣放大之后的煞氣,甚至要比極陰之地的陰氣更具攻擊力。

  “有這法陣在家里,就不怕有雞鳴狗盜之輩闖進來了!”

  方逸的臉上忽然露出了笑容,他真的沒有想到,師父留下的幻殺陣威力如此之強,不過這法陣的威力越強,方逸家中也越是安全,雖然不知道這世間還有多少修道之人,但方逸相信,除了師父重生之外,能破解他這陣法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此時方逸眼前的客廳,看似和往常無異,但當方逸開啟望氣之術看去的時候,卻是能發現就在距離自己身周一米之處,空氣似乎都泛起了層層漣漪,只要有人進入,法陣馬上就會被激發開來。

  “自己在家的時候,倒是沒必要開啟陣法……”

  方逸仔細打量了一會法陣之后,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對于這個幻殺陣的威力大小,方逸現在還無法測試出來,幻象是足夠強了,但是中間的那個“殺”字,卻是不知道威力如何。

  “要不要喊胖子進去試試啊?”方逸摸了摸下巴,腦海中冒出這個念頭,只是正當他想付諸行動的時候,門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方逸,開門,是你滿哥!”滿軍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他早上吃過早點之后,在店里呆了一會,然后就拿著相機趕了過來。

  滿軍準備將方逸這里所有的東西都拍成照片,雖然大多數的物件方逸都不會賣,但滿軍卻是可以拿出去顯擺一下的,這本身也是彰顯他們古玩店實力的一種體現。

  “滿哥?你來的還真是巧啊!”聽到滿軍的聲音,方逸臉上露出了一種很古怪的笑容,俗話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既然碰上了,那只能算滿軍倒霉了。

  身體向前一步跨出,方逸的身形陡然間就消失不見了,幾個呼吸之后,方逸的身體又突兀的在門前一米左右的地方顯露了出來,在有了準備的情況下,這幻殺陣卻是絲毫都影響不到方逸了。

  “那倆小子還沒起吧?”

  當方逸剛一打開門,滿軍就要往里沖,嘴里嚷嚷道:“回頭讓三炮和胖子趕緊去店里,司元杰回家了,現在就三炮媳婦一個人在那邊,有點忙不過來的……”

  借著古玩市場開幕和孫連達等人力捧的東風,方逸前幾天雕琢出來的作品,只要一在店里面出現,立馬就會被人給請購走,胖子用了饑餓銷售法,他隔上兩三天,才會拿出一件方逸作品來。

  不過古玩店的名聲已經打出去了,加上店鋪的位置又非常好,所以現在店里擺放的一些文玩和現代工藝品賣的也是非常好,每天差不多能有一兩萬的營業額,滿軍自然不會讓三炮和胖子躺在家里睡大覺了。

  “滿哥,把你這相機,先給我拿著吧……”

  看著滿軍悶著頭就要往屋里沖,方逸連忙一把拉住了他,將滿軍背在肩膀上的照相機給取到了手里,他知道這專業相機是滿軍花了兩萬多買的,回頭要是摔著了,方逸可不好向滿軍交代。

  “你拿著相機干嘛?行,你拿著吧,我先去把胖子和三炮給叫起來……”滿軍有些奇怪的回頭看了方逸一眼,不過也沒當回事,一腳就跨入到了陣法之中。

  “哎,方逸!”

  和方逸之前看到的景象不一樣,在滿軍腦海中出現的畫面,卻是夜色下的一個小山頭,除了幾棵稀稀拉拉的樹之外,這個山頭上到處都是墳頭,在夜幕之下尤其顯得恐怖。

  “我……我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看著自己腳下的一個墳頭,一向大膽的滿軍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記得很清楚,這里是自己從小生活的地方,那時滿軍家還住在城郊結合處,每天上學的時候,都要經過這么一個地方。

  每次經過這個墳場,滿軍腦海中都會產生想象,他感覺那一個個墳頭里面,似乎都有一雙眼睛在看著自己,所以滿軍從來都不敢一個人過墳場,往往身邊都有五六個同學和小伙伴。

  “咦?大軍他們人呢?”

  滿軍往四周看了看,發現今兒只有他一個人,而且不知道為何,自己已經走到了墳場的中心位置,回頭看去黑茫茫的一片,讓滿軍又是打了個哆嗦。

  “別有東西出來,千萬別有東西出來!”

  滿軍嘴里念叨著,身體往前跨出去了一步,但這法陣的厲害之處,就是會讓入陣之人的幻覺變得實質化,滿軍這一步剛跨出去,就看到他腳下的墳頭不知道何時已經半塌掉了,一只白骨嶙峋的手,從墳頭里伸了出來。

  不僅是腳下,滿軍身邊的那些墳頭,也紛紛現出了異象,一只只閃現著鬼火的枯骨,從墳頭里鉆了出來,滿軍只感覺腳髁一緊,低頭看去,不禁魂飛膽破,他的右腳已然被一只白骨手給抓住了。

  “死去,給我死啊!”

  滿軍口中發出一聲狂喊,抬起右腳猛地踩向了那只白骨手,身體向前狂奔而去,但還沒等他跑出幾步,地下出現的那無數雙枯骨手,就將滿軍給拉到在了地上。

  看著一個個從墳頭里鉆出來的骷髏頭向自己的身上爬來,滿軍口中發出了一聲絕望的慘叫,他感覺那些白骨手已經抓破了自己的雙腿,腰身一下已然是全無知覺。

  “嗯?差不多了,要是再繼續下去,滿哥估計得在家躺上個四五天了……”

  和身處幻殺陣之中生不如死的滿軍不同,站在法陣外面的方逸,看到的卻完全是另外一個景象,在他眼中,滿軍自從進入到法陣里面之后,就一動不動的站在了那里。

  只是身體雖然沒有動,但滿軍的面部表情卻是非常的豐富,只見滿軍一會牙齒緊咬,一會雙眼露出恐懼的神色,在這只有攝氏七八度已經算是很冷了的房間里,滿軍額頭的汗水,卻是如漿般的往下滴落著。

  --

  ps:周一了,來幾張推薦票吧!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91快牛配资 吉林11选五号码走势图彩经网 成都股票配资 新浪 什么可以才能了解腾讯分分彩 包钢稀土股票 江西时时彩大小走势图 河南快3购彩平台 股票入门知识教程 好彩1生肖季节方位走势图 甘肃11选5前三遗漏 卓信宝配资 江西11选5遗漏 一分钟赛车免费计划APP 短期理财平台 吉林快3计划在线 快乐12奖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