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事業編制

  方逸知道司元杰的功夫不錯,但是司元杰能跟著尤氏兄弟一起走,就說明他對這二人并沒有什么防備,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之下,就是有天大的本事那也是施展不出來的。《中文》小說..

  當然,如果到了方逸現在的修為,這世上能出其不意傷到他的人卻也是不多,因為現在的方逸神識通明,對于危險可以做到未聞先覺,除非想傷害方逸的人能收斂住自己所有的敵意,否則方逸一定能察覺到的。

  “你說的沒錯,倒是真有這種可能性……”

  聽到方逸的話,劉家喜的臉色不由一變,他們系統內部經常會通報一些破獲的案情,而且同事之間也會交流一些案子,在去年的時候,劉家喜就曾經聽到這么一樁案子。

  那是發生在粵省的一個乞討團伙的案件,由幾個成年人控制住了十多個小孩,將他們的腿腳打斷后扔到街上去要錢,規定他們每人每天最少要乞討到兩百塊錢,否則就會挨打和不給飯吃。

  劉家喜之所以能記得這件事,是因為有一個被打斷雙腿的孩子,就是他們這個縣城的人,是被人拐騙到的粵省,當時去粵省帶回這個孩子的警察,和劉家喜做過同事,在一次吃飯的時候給他講訴了這件事情。

  “這種事情,一般都發生在小孩子的身上吧?”劉家喜沉默了一會,還是沒能下決定,像這種出力不討好的案子,很少人愿意去接的,而且領導也不喜歡下屬給他們找這種麻煩。

  “劉哥,找點聾啞藥給成年人喝下去,再打斷手腳,一樣能扔大街上去要錢……”

  方逸不是很懂公安系統內的那些事情,但他卻是看出了劉家喜的猶豫,當下說道:“劉哥,要不這樣吧,你動用警方的力量幫我們追查司元杰的下落,然后尋找司元杰的費用,都由我們自己來承擔,好不好?”

  “嗯?你們幾個,為什么對元杰那么好啊?”

  聽到方逸的話,劉家喜不由愣了一下,就算方逸是司元杰的老板,但過來通報一聲司元杰失蹤的消息之后,也能算得上仁至義盡了,沒道理像現在這般出錢出力都要把司元杰給找出來呀。

  倒不是說劉家喜懷疑方逸什么,但作為一個邏輯思維很強的警察來說,方逸的行為是真的有點超出了他和司元杰的關系,換句話說,就是熱情的過了頭。

  看著劉家喜一臉不解的樣子,方逸嘆了口氣,說道:“劉哥,我也是個孤兒,也曾經練過功夫,我是拿司元杰當弟弟一樣看的,所以我不想讓他出什么事情……”

  “原來是這樣……”

  劉家喜聞言明白了過來,心里頓時感覺一陣羞愧,方逸和司元杰頂多也就是認識半年的時間,都能為司元杰做那么多事情,而曾經跟著老爺子學過功夫的自己,卻還在這里衡量利弊,這功利心未免有點太重了。

  “方逸,這案子我接了……”

  劉家喜當下沒有再猶豫,開口說道:“等咱們幾個吃完飯,你們就跟我回所里立案,立過案之后,我會向局里申請核查尤龍的手機通話記錄,不過這里面恐怕還要需要你們幫忙的地方……”

  “劉哥,只要能找到司元杰,要我們做什么都行!”方逸連問都沒問,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就別的倒是沒什么,不過要是需要用車的話,希望你們能把這車借給我用用,這油錢也需要你們出……”劉家喜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們所里的車太老舊了,在鎮子周圍跑跑還行,要是出長途,那肯定會在半路上趴窩的……”

  劉家喜心里很明白,對于這個案子,他在領導那里最多能爭取到自個兒出警力的程度,至于辦案經費那是想都不用想的,就算他們所里的破面包能開,劉家喜那油錢也沒地報銷去。

  “劉哥,沒問題!”方逸還沒說話,胖子就在旁邊拍起了胸脯,說道:“不光出車,我們連司機一起給出了,劉哥您說去哪就去哪……”

  “行,咱們就到這吧,等回頭立了案,我給你們找個小旅館先住下來……”劉家喜點了點頭,這樣的案子不是一兩天時間就能辦下來的,單是打申請去查手機號估計就要好幾天的功夫。

  “不急這一會,你們把這瓶給喝完吧……”胖子嘿嘿一笑站起身來,晃悠著去到柜臺前,又拿了三條在本地算是不錯的香煙之后,將酒菜和煙錢都和老板給結清了。

  “哥幾個今兒跟著都辛苦了……”

  胖子回到酒桌上,給那兩個不怎么說話的聯防隊員一人塞了一條煙,不得不說胖子很會處理這種關系,方逸和三炮就沒有想到吃完飯還要給人帶條煙的事情。

  “嗯?所長要用車,小趙,你把車先開回所里去吧……”

  劉家喜的bb機忽然響了起來,低頭看了一眼,將車鑰匙丟給了一個聯防隊員,現在手機雖然不算什么稀罕物了,但他們基層卻還是沒有資格配備的。

  “家喜,二狗子的事情,你一定要上心啊!”在酒場結束之前,老支書又叮囑了劉家喜一句,他知道自己幫不上什么忙,吃完這頓飯就打算回村的。

  “叔,你放心吧,我一定把這小子好好的給帶回來!”劉家喜重重的點了點頭,老支書說話的份量可是要比方逸他們重的多,要知道,自己父母可都還在劉家莊沒出來呢。

  “劉所,我……我想跟你一起辦這個案子……”

  就在劉家喜準備起身的時候,剩下來的那個聯防隊員,忽然欲言又止道:“劉所,你說這要是個大案的話,我……我能不能辦下來編制啊?”

  “嗯?吳小軍,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啊?”劉家喜雖然喝了有半斤多,但還是很清醒的,這編制在體制內可是件大事,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辦下來的。

  在公安系統內,編制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前幾年開始實行的公務員考試制度,只要能考上公務員,那就是國家干部身份,是由國家負擔工資福利的工作人員。

  而除了公務員之外,公安系統還有一種編制,就是事業編制,這種事業編是由地方財政負責撥款的,但參照的是公務員管理制度,基本待遇與公務員差不多完全一樣。

  不過和考公務員相比,進事業編的難度就要小了很多,雖然也要參加考試,但大多都是走個過場,只要有關系,搞個事業編制相對還是比較容易的。

  而且在公安系統內,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只要立下大功,那些臨時編制的聯防隊員,也是有可能被轉為事業編制的,并且連考試都不需要,吳小軍提出的這個編制,應該就是打的這個主意。

  只是在劉家喜看來,吳小軍打的這個主意,有點不太切合實際,這幾年他們縣倒是有一個聯防隊員被轉成了事業編制,但這個人卻是親手抓住了一個滅門慘案的兇手,立下的可不是一般的功勞。

  “劉所,尤龍尤虎和吳二寶他們的下落,我能打聽出來!”這個叫吳小軍的聯防隊員個頭不高,人長得卻是很精神,他話剛出口,劉家喜和方逸的眼睛就同時亮了起來。

  “吳小軍,你能不能轉事業編,是要看尤龍尤虎他們有沒有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我不能給你打這個包票……”

  劉家喜想了一下,緩緩的開口說道:“不過我在這里可以答應你,只要你能幫著把這幫子人給找出來,我能讓你干上聯防隊的隊長,如果他們真犯下了什么嚴重的犯罪事件,我就給你打轉編制的報告!”

  事業編制不管是對地方還是對公安系統而言,都是很不容易辦的事情,別說劉家喜了,就是他們分局局長估計都辦不下來,這種編制的發放權利,一般都是在市局一把手的手上。

  “劉所,有你這句話就行,我信你……”聽到劉家喜的話后,吳小軍深深的吸了口氣,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決定,但想要開口的時候,臉上又現出了猶豫的神色。

  “小軍,有啥話可以說了吧?”

  看到吳小軍欲言又止的樣子,劉家喜不滿的說道:“想要事業編你就要立功,沒有功勞的話我怎么給你小子說話?你連這點都搞不清嗎?”

  “劉所,你知道我也是吳莊的,我家和吳二寶家住的并不遠……”

  吳小軍咬了咬牙,開口說道:“吳二寶的事情,我其實是知道一點的,他家本來很窮的,但是從去年年初的時候,突然就變得很有錢了,吳二寶對村里人說這錢是他在西北挖煤賺來的,我回去找人打聽一下,應該能打聽得到吳二寶現在的下落……”

  吳二寶和尤龍尤虎兄弟差不多,在吳莊他也是一霸,整天和村里人打架不說,在他十五六歲的時候,就連著爹娘一起打了,吳小軍當年也曾經被他給揍過,吳二寶和尤龍年齡差不多,兩人是在監獄里認識的獄友。

  不過尤氏兄弟相比,吳二寶長得倒是很不錯,一張嘴皮子又能說,所以他在尤龍那幫人里面是最早娶上媳婦的。

  不過吳二寶的媳婦也不是什么善茬,她原本是縣城的一個小太妹,和吳二寶結婚之后,吳家算是又多了一個姑奶奶,嫁到吳家的第三天,這位姑奶奶就曾經拿著菜刀要砍自己婆婆,在吳莊那也是臭名遠揚的人物――

  ps:系統出問題了,半天登錄不上后臺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什么平台可以买贵州11选5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 浙江6+1中奖规则及奖金 5万6个月理财是多少 陕西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河南11选5大小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公告 时时乐餐厅菜单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任三 河北快3中奖规则 台湾股票分析师 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图 北京快3走势图跨度 山东11选五遗漏查询 无本一个星期赚1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