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修真四萬年 > 第2348章

  “10084區的居民,并沒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概念,他們已經整整一萬年沒有見到過太陽,所以都是采用‘三班倒’永無休止的作息時間。”

  厲嘉陵深有感觸地說,“每天很早很早,他們就要起來為各種地底植物,苔蘚和菌菇施肥這些作物原本并不生長在地底,即便經過基因調制,亦是相當嬌弱的,需要他們在巖蟲的糞便中混合各種磨成細粉的礦物質,成為肥料和生長藥劑,用不同方式播撒下去,才能茁壯成長,稍有不慎,就會大面積枯萎,那簡直是整個城鎮的滅頂之災。

  “好不容易等藤蔓,苔蘚和菌菇都長成,還要冒著生命危險攀上巖壁、進入石縫將他們采集出來,再運送到洞穴里去切碎了給巖蟲吃,而巖蟲吃的時候,他們還要不辭辛苦地給巖蟲按摩,巖蟲的表皮是極其堅韌的,按摩的力道輕了還不行,必須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活絡它的血肉,一口氣不停歇忙碌十幾個鐘頭,簡直沒有一秒鐘,是不精疲力竭的。

  “如此戰戰兢兢,揮汗如雨的忙碌數年,一頭巖蟲才能成熟出肉,幾百上千頭巖蟲‘吭哧吭哧’抬到數千米以上的四位數城鎮,只能換來屈指可數的法寶和能源,以及一罐罐在地面上根本不值錢的超高壓縮空氣。

  “先別說吃不吃得飽的問題,因為新鮮空氣嚴重不足,這里的居民甚至從不敢令情緒太過激動,因為無論是大哭大笑還是大鬧,都會加劇氧氣的消耗,給城鎮的新鮮空氣總配額,帶來不必要的損耗,久而久之,他們才變成這樣心如死水,面如死灰,不茍言笑的模樣。

  “只有無憂無慮的孩子們不懂事,不知道新鮮空氣的珍貴,才會肆無忌憚地放聲歡笑,盡情消耗著比晶石更加珍貴的氧氣。

  “這還是沒有意外發生,能平平安安勉強活下去的狀況,就已經生不如死,苦不堪言,更別說萬一地底更深處的野人和妖獸入侵,或者地震造成整座城鎮崩塌,或者巖漿激射而出,令所有人在瞬息間化作灰燼,這些天災,統統是高懸于他們頭頂的利刃,說不定下一秒鐘就會落下來,帶給他們無時無刻、無所不在的精神壓力。

  “這是天災,還有人禍,那就是意外發現礦脈或者古代遺跡!

  “發現礦脈和遺跡,原本應該是好事,但這里的居民實在太弱小,又被上層城鎮卡住了氧氣供應的咽喉,根本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萬一真的發現礦脈和遺跡,極容易引來居心叵測,欲壑難填的上層城鎮匪幫,或是淺層地底和地面上的修仙者。

  “到時候,輕則都被抓去充當奴工和探索遺跡的炮灰,重則連當奴工和炮灰的資格都沒有,要么被驅逐到更深的地底變成野人,要么直接被殺光了事修仙者自然有更身強力壯和訓練有素的奴工,可以取代他們的位置。

  “這樣的慘劇,10084區固然還沒遇到過,但別的五位數城鎮卻遇到過不少次了,哪一座城鎮要是發現了價值連城的礦脈和遺跡,往往就意味著毀滅的降臨,久而久之,絕大多數五位數城鎮都吸取教訓,老老實實待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里種植蕈類、飼養巖蟲,嚴厲禁止居民出去探索和冒險了,誰要是找到了新的礦脈和遺跡,甚至僅僅是疑似礦脈和遺跡的東西,往往也會被毫不留情地殺掉,將秘密永遠留在黑暗里。

  “耀哥,從星海共和國到真人類帝國,無論地面上的政局和社會形態如何風云變幻,幾千年來這些地底人過的,始終都是這種生活,倘若他們真的保留著強烈的情感,那情感也早就濃縮成了‘痛苦’兩個字,倘若他們真有欲望的話,這唯一的欲望,也就是活著,繼續這樣絕望地活著罷了。

  “耀哥,你剛才說我被龍姐姐忽悠了,我亦仔細思考過,并不認為龍姐姐那種近乎洗腦的做法是正確的,我只能說,如果真有很多地底居民心甘情愿接受龍姐姐的洗腦,洗掉自己的絕大部分情感,那我也非常理解他們的做法,因為他們洗掉的,只不過是永遠化解不了的痛苦,永遠無法逆轉的絕望而已。”

  李耀默然無語,陷入沉思。

  厲嘉陵像是要將積郁了十天乃至十幾年的苦悶,統統傾瀉而出,繼續道:“耀哥,我聽說在一千多年前的星海共和國,修真者的世界里,有一種‘人道主義’的觀念,認為當一個人患上絕癥,陷入絕對無法擺脫的痛苦時,有權力結束自己的生命,這就叫‘安樂死’。

  “而在我們真人類帝國,也提倡當一名修仙者無法再為人類文明做貢獻時,為了修仙者的尊嚴和體面,應該要慷慨赴死,將資源留給別人的。

  “我在接受厲靈風和武英瀾生不如死的調制時,亦不知一次想到過死,對于那時候的我來說,死亡并非痛苦,反而是一種解脫。

  “人最寶貴的就是生命,如果我們都認同,在面對無法抵擋和不可承受的痛苦時,人可以選擇主動放棄生命,那么,僅僅主動放棄一部分情感、欲望和自由意志,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就一定是違反倫理道德,徹底不能接受,甚至完全無法理解的嗎?”

  “這是兩回事。”

  李耀沉思了很久,終于緩緩道,“我承認作為個體的你我,在承受不可化解的極大痛苦時,都有權力結束自己的生命這的確符合人道主義的精神。

  “但個體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是一回事,一個凌駕于大眾之上的最高當局來大規模結束所有人的生命,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個體可以在痛苦面前退縮、放棄和投降,但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最高當局,都絕不該用‘大規模安樂死’的手段來解決問題這根本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出現問題的人’!

  “說得簡單點,如果面臨資源匱乏的情況,龍揚君或者圣盟的最高當局就要求個體盡可能壓抑情感和欲望,將資源消耗降至極限,這和發生糧食短缺就要民眾勒緊褲腰帶有什么區別?如果糧食短缺,那就想辦法多種點糧食出來啊,褲腰帶勒得再緊,人還是要吃飯的啊;三大本源法則的封印再牢固,人還是因為情感和欲望的存在,才被稱為萬物之靈的啊!

  “所以,我絕不能認同龍揚君或者圣盟當局的這個‘資源短缺解決方案’,這套方案實在太沒技術含量,太不負責,也根本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的哪怕地底人真的抹殺了所有情感和欲望,他們還是要吃飯,要呼吸新鮮空氣的,最多消耗稍微少一點而已,那除了將必然到來的毀滅,稍微推遲之外,又有什么意義呢?

  “當然,你剛才說的這些,也未嘗沒有道理,龍揚君展示出來的冰山一角,已經令我稍稍明白為何有那么多人都心甘情愿被打上三大本源法則的烙印了,那就,姑且繼續看下去吧。

  “10084區已經看夠,龍揚君的具體坐標在哪里,我們這就去找她問個清楚!”

  厲嘉陵在李耀的手腕晶腦上插入一枚特殊的晶片,說是這樣就能將李耀和龍揚君的手腕晶腦接駁到一起。

  龍揚君前往更深的地底去調停野人之間的戰爭,宣揚她“無情無欲”的大道,行蹤自然是飄忽不定的,只有這枚晶片可以鎖定她的精確坐標。

  李耀心中一動,十分好奇地問厲嘉陵,怎么地底世界還有大規模戰爭的么?

  厲嘉陵點頭稱是,總體而言,如果是擁有文明體系的成建制城鎮,彼此之間很少發生大規模戰爭,主要是地底世界的新鮮空氣實在太珍貴了,即便平時揮汗如雨的重體力勞動,人們都小心翼翼不敢大口喘氣,即便把自己憋到嘴唇發青也不敢深呼吸。

  而戰爭又是最消耗氧氣的事情,只消一顆在地面上根本沒多少破壞力的燃燒彈,就足以耗盡整整幾條隧道和大片地底空洞中的氧氣,更別說升級版的溫壓彈之類。

  所以,兩個五位數城鎮一旦開戰,往往是兩敗俱傷的慘劇,誰都別想討到好處。

  但這并不意味著,人類就可以徹底放棄本性,不再自相殘殺。

  如果發生極端的天災人禍,比方說地震將大半座城鎮壓垮,巖漿毀掉了所有的苔蘚、藤蔓和蕈類種植園,或者突發瘟疫導致所有巖蟲的死亡,一旦面臨這種滅頂之災,幸存者別無選擇,只能成群結隊,如瘋似魔,向鄰近的城鎮開戰。

  這種倉促集結的進攻,十之八九是以慘敗告終,失敗者無路可退,就只能冒險深入更深的地底,連編號都沒有的黑暗死亡區域。

  其中99%的人,都會淪為野人和妖獸的美餐,而1%的“幸運兒”,用不了多久,也就迷失了本性,泯滅了智慧,變成新一代的野人了。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重庆快乐十分渝西客服 彩票黑龙江11选5 股票融资余额和融资买入 买安徽十一选五亏了几十万 陕西体彩11选5手机版 幸运飞艇基本前三走势图 000551股票行情 辽宁十一选五平台 福彩22选5最新开奖 股票 入门 今晚福彩3d开奖结果 福彩3d今日开机号 彩票app排行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 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北京快乐8所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