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號紅人 > 正文_第2122章:變化

  李睿見狀說道:“那就麻煩劉科長了。”跟這種小人物一般見識也沒什么意思,不如就給他留個面子,也顯得自己心胸寬廣。

  劉小宇賠著笑說了幾句客套話,領著二女去取車。

  三人剛走,楊長劍和龔金樹也下了樓來。李睿和張泰巍走過去迎上二人。

  李睿笑對楊長劍道:“事情已經解決了,我就不和楊哥你說客氣話了,周末你和張隊要是有時間,就去市里找我,我請兩位哥哥吃飯。”

  楊長劍與張泰巍一聽,都是樂得合不攏嘴,眼前這位小兄弟,連縣委副書記龔金樹都要敬著捧著的,他卻要主動和自己二人結交,傻子才放棄這么好的機會呢?各自點頭答應。

  三人約好,周末看時間一起吃飯,飯店就定在醉仙樓。

  龔金樹在旁看著三人言笑晏晏,肚子里酸溜溜的,卻又不敢發作,只能一個勁兒的和李睿賠禮道歉,希望他別因此記仇,跑到市委書記宋朝陽那里告自己一狀。

  他這個文安縣委副書記,在市里并沒有后臺,雖說在文安是呼風喚雨、無所不能,可市里要是動他,分分鐘就能讓他挪位,誰也不會幫他說好話,因此他最擔心的就是宋朝陽因此事對自己產生意見。

  李睿如何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卻假作不知,和他敷衍兩句,便不理他了。

  過了會兒,姚雪菲開車到了大院門外,李睿和楊長劍、張泰巍二人握手道別,隨即走向門口。

  楊張二人跟在后面相送。

  龔金樹也追了上去,在門外追上李睿,壓低聲音,陪著笑臉說道:“李處,你大人大量,今天這事別跟我一般見識,千萬別告訴宋書記,千萬請你口下留情,我謝謝你了,回頭我去市里拜訪你,必有一份厚禮送上。”

  李睿心想,這事涉及大寶貝雪菲,本來就不能對老板多提,除非他問及內情,否則自己是不會主動說起的,道:“拜訪我就不必了,不過龔書記也要從此事中吸取教訓,遇事照顧親朋好友可以,但要有個底線。”

  龔金樹點頭道:“一定吸取教訓,一定吸取,請李處監督,我保證不會再犯。”

  李睿對他笑了笑,拉開副駕駛車門坐了進去,招手與楊長劍二人道別,便隨車離去。

  回城路上,因車里坐著楊夕這么一個電燈泡,李睿也不好和雪菲多聊,只開頭說了幾句,后面便不怎么說了。

  趕到市區北三環上,已是下午四點,姚雪菲啟唇問道:“李大處長你回哪?單位還是家?”

  李睿轉頭看她,道:“送我回單位就行了,謝謝你啊。”

  姚雪菲給他一個流波飛轉的媚眼,凝神駕車,道:“你還謝我干什么,我謝你還來不及呢。”

  后面坐著的楊夕也道:“是啊,今天多虧了李哥,要不然這事可沒那么容易解決。咱還以為死者老頭就是一個普通人呢,誰知道他居然是縣委副書記的親戚,差點陷在文安回不來了。”

  姚雪菲無聲的笑了笑,道:“為表謝意,晚上我請李大處長吃飯吧?”

  李睿倒是很想和她多聚一會兒,可惜晚上沒什么時間,道:“可能沒時間,以后再說吧。”

  楊夕見李睿拒絕了姚雪菲的美意,非常驚詫,她還以為,李睿幫了姚雪菲這個知名美女主持人一個大忙,一定會借機與她親近親近,這也是英雄救美的套路所在,要不然英雄救美干什么?哪知道李睿干脆利索的拒絕了,似乎根本沒把姚雪菲這個在美女堆里都出挑兒的大美女看在眼里,心下既詫異又佩服,心說人家果然是服務市委書記的,這眼界就是高,連雪菲姐這樣的美女都看不上。

  她坐在后面,偷偷的打量李睿,俏臉上差點就要寫出來“我對這個男人好感興趣”。

  距離市委門口還有幾百米呢,李睿就讓姚雪菲把車靠邊停了,與二女道別,下車步行走向市委,免得在大門口從姚雪菲這個市臺著名美女主持人的車里下來,被外人看在眼里胡思亂想。

  姚雪菲也駕車回返市臺,開出去沒有一百米,楊夕笑著說道:“雪菲姐,這位李哥哪都好,就是有一點不好。”

  姚雪菲奇道:“他哪不好了?”

  楊夕笑道:“他有點高冷,雪菲姐你這樣的大美女,又是知名主持人,主動請他吃飯,他都不答應,這放在其他男人身上,簡直不可能發生。”

  姚雪菲哈的一笑,道:“他哪兒高冷了?你覺得他冷嗎?他是真忙,沒時間赴宴。”

  楊夕眨巴眨巴狹長嬌媚的眼眸,道:“我就是那么一說,他其實并不高冷,他待人挺和氣的,平易近人,長得也不賴……雪菲姐,說到他長相,最開始我見到他的時候,還以為他是你男朋友呢,他高大帥氣,你也是姿容美麗,你們倆正像是一對,誰知道他不是,不過他對你也挺好的,這么老遠去救你,真是有情有義。”

  姚雪菲聽她夸贊李睿,自也高興,卻敏銳的聽出她對李睿似乎產生了好感,這可是一個不妙的信號,挑眉笑問:“我和他就是關系比較好的朋友。怎么,你這是喜歡上他了?一個勁兒的夸他?用我撮合下你們不?”

  楊夕大窘,羞得臉都紅了,道:“別鬧雪菲姐,我可配不上他,要配也是你才配得上他。他人真的挺不錯的,又有前途,雪菲姐你可以認真考慮下的,不行可以倒追的,真的,追他那么優秀的男人不算丟人……”

  姚雪菲臉上在笑,心里卻是嘆了口氣,暗道:“我已經倒追過了,也已經是他的女人了,可惜他不是我的男人。”

  回到辦公室,李睿先進里間向宋朝陽回復,只說是朋友在文安險些被人訛住,通過關維偉的關系找了當地交警大隊長,才將事情擺平,如今朋友已經平安回到市里。

  宋朝陽對此事并不如何關注,臉色疲憊的道:“還記得早上那起車禍事故吧?”

  李睿怔了下,道:“當然記得,怎么可能忘得了?現在想起來還后怕呢,怎么了?”

  宋朝陽道:“姜威已經招了,他對于指使他人謀殺我的罪行供認不韙,但是元松局長覺得,他不應該謀殺我,我聽了元松局長的解釋后,也覺得很奇怪。”

  李睿大為好奇,忙問:“周局長怎么說的?”

  宋朝陽道:“姜威雖是韓水的小舅子,但并沒有參與韓水的違法犯罪勾當,也就不在被市局打擊之列;他經營著一家中型的房地產公司,每年也有幾千萬進賬;他和老婆非常恩愛,生有兩個女兒,他也很珍愛兩個千金。以上說明,他對政府沒有仇恨,生活非常幸福,他也很熱愛生活與家庭,理應不會鋌而走險為姐姐與姐夫報仇,那等于是和政府對抗,也沒有任何好處。一般人都明白不去做風險極大卻沒好處的事情,何況他這么精明的企業家?”

  李睿緩緩點頭,道:“有道理。他就算害死您,他姐夫姐姐也不會被釋放,他自己反而會身陷囹圄。”

  宋朝陽道:“你這一點想差了,他真要是害死了我,還真能救了他姐姐姐夫。為什么?因為我只要一死,青陽市大權就會暫時落入于老狐貍的手中,而于老狐貍是親韓水的,這不用懷疑,于老狐貍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解救韓水夫妻,把韓水的死罪給改成緩刑甚至是有期,韓水老婆與兒子則可能直接釋放,于老狐貍不是不能干出這樣的事來。”

  李睿聽得有點迷糊,道:“如果這么說的話,那姜威行險也不是沒有好處的,那周局長的分析就沒有道理啦?”

  宋朝陽搖頭道:“還是有道理的,因為姜威這樣做所得到的好處,他自己享受不到,而他卻要冒著極大的風險,換成是你,是我,為了救出姐姐與姐夫,會甘心冒如此大風險嗎?韓水被他救出來的話,倒是可能給他一筆錢當做謝禮,但他自己的錢就已經花不完了,會冒著死罪的風險去賺那點根本花不了的錢?根本不合道理嘛。”

  李睿想了想,點頭道:“我覺得姜威也不會冒這種風險,他姐姐姜虹罪行不重,只會被判個幾年,很快就能平安出來,他犯不著為了區區幾年的刑期冒這么大險;至于他姐夫韓水,和他關系可不像姜虹和他那么親,他更犯不著為了這么一個外人冒死罪的風險了。”

  宋朝陽道:“所以元松局長推斷,此案要么另有主謀,要么另有內情。”

  李睿倒吸一口涼氣,喃喃的道:“難道這還是個案中案?”

  宋朝陽苦笑道:“說不定還和于老狐貍有關,老于最近連受大挫,又擔心韓水把和他的關系交待出來,所以就聯合姜威,布置了這么一個殺局,如果可以殺死我,他不僅再無擔憂,還能救出韓水這個黑金盟友,可謂一石二鳥。”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官方东方秒秒彩 苹果pc蛋蛋 彩票北京pk拾软件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排列五基本走势图表图 a股权重股有哪些 北京28期开奖号码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规定 328彩票app下载 广东11选五最简单玩法 福彩中奖规则表说明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号码 快乐十分玩法与奖金表 幸运飞艇官方走势图APP 贵州11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