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 第6015章 不服

  “很高明的鏡像法則,釋放的時機和速度都恰到好處,瞞過了大部分人的眼睛。”

  陶憫亨一邊感知整個云上戰場,一邊道。

  孫游皺眉道:“奇怪,我竟然完全感知不到,陳陽的本體在哪里。”

  陶憫亨若有所思,收回了神識力,道:“陳陽隱匿的秘法十分高明,加上云上戰場對神識、能量的阻隔,所以很難感知他的存在。我們雖然還未竭盡全力感知,但既然找不到陳陽,那就不找了。我倒是很好奇,他接下來,會怎么做。”

  孫游道:“正面交戰,他應該不是呂翔的對手,我猜測,他此刻隱匿不出,目的是偷襲。”

  “但他隱匿在何處?”陶斬橈道。

  他們看向云上戰場中漂浮的一朵朵白云,頓時目光一亮,明白過來,陳陽一定是隱藏在云朵中。

  這些飄散的云朵,成了陳陽天然的偽裝。

  云上戰場中,呂翔見陳陽被自己擊殺,也是一臉震驚的表情。

  他竭盡全力,是因為看到陳陽底蘊深厚。

  另外,陳陽表現搶眼,壓過了許多人的風頭,其中就包括了他。

  所以,他想給陳陽點顏色看看,一出手就發揮了八成的戰力,打算直接重傷陳陽。

  可他萬萬沒想到,陳陽不堪一擊,居然被擊殺了。

  回過神來,他刷的收起了光劍,眼中閃過鄙夷之色,喃喃道:“實戰能力如此弱小,真是垃圾。”

  說完,他轉頭看向陶苑朝,拱手道:“苑朝長老,還請宣布結果。”

  陶苑朝眉頭緊鎖,這一戰竟然有人死亡,局面完全失控,他一時間無法決定,自己應該怎么做。

  可既然陳陽已經死了,戰斗結束,呂翔肯定是贏了。

  至于后面的事情,交給閣主等人決議即可。

  如此想著,陶苑朝便打算宣布結果。

  這時,自以為獲勝的呂翔,并沒有等待陶苑朝的宣布,飄逸地飛出了云上戰場。

  “等等。”

  突然,一聲大喊,從云上戰場中傳出來。

  眾人一驚,除了呂翔,戰場中還有其他人嗎?

  循聲看去,只見其中一團飄蕩的云朵,漸漸消散開,露出了陳陽的身影。

  “啊!他……他不是死了嗎?”

  有人驚呼道。

  眾人朝著口中飄散的血液看去,卻發現不知何時,陳陽粉碎的尸體血液居然消失了。

  “這是怎么回事,為何他還活著?”

  “假象,都是假象!”

  “難道是分身、化身嗎?”

  眾人驚嘆不已,因為幾乎所有人都沒有發現,陳陽使用風鏡法則瞞天過海。

  云上戰場之外的弟子,因為戰場阻隔能量、感知,沒能感應到陳陽釋放出法則。

  但按理說,戰場之內的呂翔,應該有所感應才對。

  可事實上,陳陽利用了云上戰場陣法的力量,在陣法保護他的瞬間,他釋放法則,因為能量阻隔,所以并未被呂翔感應到。

  此刻呂翔回過頭去,看著完好無損的陳陽,整個人都懵了。

  明明陳陽已經死在自己的劍下,現在卻為何活了過來?

  在全場驚訝的目光中,陳陽臉上露出無辜的笑意,對呂翔道:“呂師兄,你著什么急呀?現在可好,你出了云上戰場范圍,按照規定,我就贏了。”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嘩然。

  “這也行?未免勝之不武。”

  “雖然陳師兄偷奸耍滑,但規則就是這樣規定的,呂師兄先出了戰場,的確是他輸了。”

  “怎么看,都覺得陳師兄太奸猾,并非光明正大取勝。”

  ……

  眾人議論起來,幾乎所有人都不認同陳陽勝利的方式。

  “不,你耍詐!”

  呂翔氣得咬牙切齒,轉身飛向云上戰場,但卻被云氣巨柱阻攔了下來。

  在陶苑朝宣布結果之前,這個戰場只能進不能出。

  呂翔被阻隔在戰場之外,狠狠地盯著陳陽,喝道:“陳陽,你用這種方式獲勝,難道不覺得羞恥嗎?是我自己走出戰場的,并非你將我擊敗。就算你贏了,別人也只會恥笑你。”

  陳陽一臉無辜道:“我沒讓你離開戰場,難道你自己放棄,這也怪我?”

  呂翔怒道:“如果不是你隱匿起來,我豈會離開戰場。”

  “我隱匿起來,是為了伺機進攻。可誰知,你以為自己贏了。難道,你沒有察覺到我活著,也怪我了?那么,如果剛才你真的殺了我,我又找誰說理去?”

  陳陽雖然語氣平和,但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氣勢。

  呂翔反駁道:“你并非將我擊敗,總而言之,你沒有贏我,你是……”

  “住口。”

  陶苑朝冷喝一個,打斷了呂翔的話,道:“云上之戰不是讓你們吵架。”

  說完,他對陶憫亨一拱手,道:“還請閣主定奪。”

  眾人看向陶憫亨,大部分人都認為應該重賽一場。

  否則,陳陽未免撿了大便宜,呂翔的失敗有些太無辜了。

  陶憫亨早已有了決定,當即宣布道:“剛才一戰,呂翔脫離戰場范圍,自行放棄,按照云上之戰的規則,呂翔落敗。所以,勝利的是,陳陽。”

  嘩。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嘩然。

  雖然按照規則,陳陽的確贏了,但眾人并不認同。

  他們敬重強者,但并不敬重投機取巧之輩。

  全場不少弟子低聲議論起來,對陶憫亨的決斷,都表示質疑。

  陶憫亨并未解釋,示意陶苑朝繼續主持戰斗。

  “不,我不服!”

  突然,呂翔大喊一聲,對著陶憫亨作了一揖道,朗聲道:“閣主,我不服!”

  陶憫亨面露不悅之色,道:“你有何不服?”

  “他沒有贏我。”

  呂翔瞥了眼陳陽,目光中滿是怨恨之色。

  在他看來,正面交戰陳陽絕不是他的對手,他看不起這個奸猾之輩。

  陶憫亨沉聲道:“按照規則,陳陽的確贏了你。如果是他用計,那么只能證明他比你聰明,智慧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如果他沒有用計,你卻自行離開戰場,那就是你笨,怪不了別人。”

  呂翔面色難看,依舊躬身不起,道:“閣主,我心中不服,請求重賽一場。”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下期平特肖规律公式 新浪上证指数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今天预测 河北承德11选5走势图 酷喜乐彩色铅笔 湖南福利彩票快乐十分遗漏 福建休彩22选5走势图 配资炒股公司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最新 安徽快3官方平台 网上股票配资 北京11选五5规则 福彩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三码必中 河北排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