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打劫

  天洲要變了?

  如果不能搭上天洲這艘大船……等一下,天洲只是一艘大船?

  徐缺從張歲的那句話里,聽到了信息量很大的關鍵詞匯,眼眸陡然一瞇,但很快又睜開了。【】

  天洲這艘大船,也許并非字面上的意思,只是一種比喻,就好比如果你知道某個人很快就要飛黃騰達,那么提前去討好對方或者加入對方,也可以稱為搭上對方那艘大船。

  很快,不待徐缺與莫君臣發問,張歲便繼續開口道:“大概是六百年前,我得到了一個消息,天洲那位老人夜觀星象,發現了更進一步的希望,于是聯合其他幾位存在,一同踏空而去,但僅僅一百年時間,他們便回來了,沒有任何境界上的突破,反而還修為倒退,甚至有人說他們受了重傷。”

  “他們找到了去往天洲之上的路?”莫君臣皺了皺眉,但藏在袖袍下的雙手,卻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那是一種激動的情緒。

  徐缺則保持了沉默,從張歲的話意里,大概可以分析得出,應該是天洲幾位最強大的存在,發現了比天洲更強的地方,然后就去了,結果一百年后又逃了回來,還貌似受傷了。

  “嗯”這時,張歲點了點頭,繼續道:“這些消息是四代宗主傳回來的,他也參與了。”

  “什么?四代又與我們這邊取得聯系,可是他的道……”莫君臣突然止不住大聲喊出來,顯然對這個消息很震驚。

  張歲臉上浮現一抹苦笑:“我也很奇怪,四代修的是斬情道,他必須得斬斷一切與地洲甚至斬道前一切有關的事物,了卻因果,可他不惜讓自己的道出現瑕疵,又重新與我們建立了因果,為的就是將這個消息傳給我們。”

  “以四代的性格,這似乎……不太可能。”莫君臣皺起了眉頭。

  修煉斬情道的人,往往是自私的,不惜斬掉一切與自己有關的因果,如果是最親近的人,甚至是需要殺掉對方,來完成自己的斬情,即殘酷又狠辣,怎么可能會為了自己曾經所在的一個器宗謀求造化,而讓自己的道出現瑕疵呢?

  “不,外公,您錯了,他這么做,還是為了他自己”

  張歲眼眸里浮現一抹冷意,沉聲道:“他沒有告訴我天洲之外究竟遇到了什么,也沒告訴我任何與天洲之外有關的事,只跟我說,天洲要變了,即將升華,如果我們能將地洲掌控,并將地洲帶回天洲,我們就會成為天洲升華時其中一個受益者。

  呵呵,但再往后,他又告訴我,他之所以跟我說這些,是為了我們受益之后,他需要殺掉我們部分人,完成他的斬情,以此讓他踏上更高的領域,不過他答應了不殺我的后代,但我的后代絕對會比待在地洲強百倍千倍。”

  “這是一個交易”這時,徐缺笑瞇瞇的說了一句。

  張歲點了點頭:“對,這是個交易,要么我們永遠被拋棄,要么就是我與宗主等人,一同帶領地洲回歸天洲,而后我們幾個人淪為他斬情的祭,助他更進一步,同時也讓我們的子孫后代走得更遠。”

  “這有必要嗎?”徐缺搖起了頭,雖然地洲貌似最高也只能修煉到金仙境巔峰,可對于很多人來說,金仙境巔峰已經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標,哪怕張歲有生之年能達到那種境界,也無法保證自己后代可以達到那個境界,現在又何必為了后代,自己去送死呢。

  “有必要”張歲鄭重的應道:“因為在天洲,金仙境巔峰,比在地洲容易很多,并且還會強大不少,不過這并不是我與宗主做出抉擇的關鍵因素,真正讓我們起了這個念頭的原因,是天洲要被拋棄了。”

  徐缺似乎聽出了關鍵所在,問道:“怎么個拋棄法?”

  “地洲與玄黃洲,一同淪為失落之地,甚至比失落之地還不如,天地規則會慢慢的瓦解,而兩洲之上的所有修士,全都無法離開”張歲說到這,拳頭忍不住拽緊,似乎對這種下場很是不甘,甚至透著一種掙扎。

  這也難怪,修煉到金仙境這種地步,而且還在地洲如此廣闊的大陸上即將踏入最強者的行列,結果才發現自己依然無法掌控命運,這是件多么可悲的事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莫君臣搖頭嘆息。

  “等一下,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為何不將這件事告知其他人,反而費盡心思去滲入各大勢力,掌控他們?”徐缺皺眉問道,器宗這么做,完全是一個脫了褲子放屁的辦法。

  “那是因為……這當中還涉及到一個巨大的造化啊”張歲頓時無奈的笑了起來。

  他目光有些幽幽的看向徐缺道:“一旦我們能掌控地洲大部分勢力,率領地洲回歸天洲,我們將會得到大部分的氣運,從氣運平分,變成我們獨占鰲頭,哪怕我們最后還是要被四代鎮殺,那些氣運也會歸屬于我們的子孫后代。”

  “這么玄乎?”徐缺有些狐疑,憑什么掌控了大部分勢力,氣運就會得到更多,難不成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張歲反倒有些疑惑的看著徐缺,似乎覺得徐缺不應該懷疑這一點。

  包括莫君臣,也微微錯愕的看了一下徐缺,畢竟氣運這東西,就一向是建立在因果輪回上的,想奪人氣運,只能透過因果。

  可這些東西,對于徐缺這種前期完全靠殺人多經驗,瘋狂升級,修煉時間加起來不到幾十年的人來說,怎么可能懂呢。

  相比較張歲與莫君臣這些活了數千年上萬年的老古董,徐缺對修仙一道的了解,確實只能算一只菜鳥,甚至連菜鳥都不夠格,始終還是門外漢。

  “嘿,別這么看我,我覺得這不正常,是因為我沒接觸過這么難弄的氣運,因為氣運這東西,對我來說,還是挺簡單的。”徐缺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你們苦苦追尋的氣運呀,本逼圣開一下系統氣運光環就可以了,這能比嗎?

  “駕駕駕小子,我們來啦,什么時候啟程去天洲啊?”這時,二狗子騎著段九德,從器宗大門里沖了出來。

  段九德一邊往前跑,一邊左右搖晃,拼命要把二狗子甩下來,看上去很是滑稽。

  徐缺也懶得理會他們倆,直接看向張歲問道:“你們的四代有沒有告訴你,還剩多少時間?”

  “六百年前他告訴我這件事時,他跟我說,天洲只剩一千年時間,所以現在……我們還有四百年。”張歲應道。

  徐缺當即點頭一笑:“很好,那么現在,你去把你們宗主喊出來,宣布器宗成為炸天幫的附屬,然后繼續去完成掌控地洲的大業,至于我嘛,就沒時間陪你們在這玩了,我要去天洲搞點事,等著你們歸來”

  “這……”張歲頓時嘴角一抽,目光直接看向了莫君臣。

  徐缺這話已經很明顯了,一旦器宗成為炸天幫的附屬,那他們掌控了地洲各大勢力后,將來回歸天洲,得到大部分氣運的就會變成炸天幫,而不是他們器宗了。

  徐缺這句話,完全是簡單粗暴,并且光明正大的說:打劫,老子要搶你們的氣運

  ……

  ……

  【第二更送到抱歉,本來三點的時候寫了第二章,結果不滿意重新寫了,因為涉及很多東西,偏離了主線,于是只能刪掉重新寫鋪墊,畢竟天洲是個很精彩的地方,不能馬虎呀。】【本章節首發.愛.有.聲.小說網,請記住網址】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计划稳定版 河南快三走势图国家网 2018中国十大线上配资平台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走势图 手机股票软件下载 下载吉林省十一选五助手 广发聚丰股票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黑龙江省福彩36选7的中奖号 福彩p62最新开奖 pk10猜大小软件预测 11选5十一运夺金开奖 北京pk拾历史开奖记录 成都配资炒股骗局 甘肃快三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