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惡魔就在身邊 > 02963 前后

  陳曌到了總部的時候,發現韋斯特、英吉利特、蓋亞、黑莉絲以及諾瑪都帶著傷。

  “發生什么事了?”

  陳曌和其他剛到總部的成員都很迷茫。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況。

  “我們被人攻擊了。”

  “誰?靈能團隊?”

  “不是靈能團隊。”韋斯特搖了搖頭。

  這時候,蓋亞提著一個人出來。

  這人正是德威科。

  蓋亞一腳踹在德威科的小腿關節上。

  德威科直接跪到地上。

  不過他還是倔強的與所有人對視。

  “他又什么人?”

  “我們的俘虜?”

  “那就是說昨晚的戰斗,我們贏了是嗎?”

  “不,是平局……更準確的說,我們輸了。”蓋亞的直白讓韋斯特有點不能接受。

  原本他是想要稍微修飾一下,再委婉一點的說明的。

  結果蓋亞直接就把他們的顏面全丟掉了。

  “你們的失敗只是一個開始,用不了多久,大小姐就會回來復仇,你,你,還有你……你們誰都跑不了。”

  德威科最后指著的人正是陳曌。

  “別這樣,其實我不想開戰,話說我能去你們家族賠罪嗎?如果我們有什么地方得罪的話,或者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我們愿意賠罪,賠償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夠中止這場戰爭。”

  其他人面無表情的站在旁邊。

  自家會長又戲精上身了。

  “呵呵……不需要賠罪,你們只需要等待死亡即可。”

  德威科完全沒有俘虜的自我修養。

  并且,他真的以為陳曌是在求他。

  “這時候你不應該表示很愿意給我機會,順便把我引薦給你們家族的族長,然后把我帶去你們的家族總部,在到達家族總部后翻臉,當眾羞辱我一番,最后讓我死無全尸?”

  “……”

  “會長,不用那么麻煩,還有幾個俘虜,他們已經招了,他們來自非勒爾家族,家族總部在西雅圖,自稱是什么千年家族。”

  “那么他們為什么要攻擊我們?”

  “你們的存在就是理由。”德威科冷酷的說道。

  “這孩子怎么老說這種蠢話?”陳曌指著德威科說道。

  “家族式的洗腦教育。”韋斯特說道。

  “人都被你們俘虜了,你們又怎么個輸法?”陳曌更加納悶了。

  韋斯特一聽陳曌回到正題,頓時滿臉苦澀。

  看了看眾人,唉聲嘆氣的說道:“輸倒是沒輸,可是也沒贏,關鍵的問題在于,對方就以人,就把我們所有人壓制住了。”

  陳曌大致是明白了韋斯特的意思。

  “沒事沒事,其實你們不是輸給那個女人,是輸給她的神器,沒什么大事,回頭把場子找回來。”陳曌安慰的說道。

  德威科覺得,這群人是輸不起。

  他依然堅定的相信。

  愛瑪莎只是戰略性撤退。

  很快她就會重整旗鼓再殺回來。

  到那時候,他還可以里應外合與愛瑪莎配合。

  不過陳曌實在是不會安慰人。

  反正韋斯特等人的臉上,都跟死爹了差不多。

  “要不我們今天就過去弄了那個什么非勒爾家族?”

  “喬琳納什現在還昏迷不醒,我想她肯定希望我們等她一起行動。”

  “喬琳納什傷的很重?”

  “非常重。”

  “帶我去看看她。”

  納爾一直陪在喬琳納什的旁邊。

  一整個晚上都在擔驚受怕。

  陳曌進來查看了喬琳納什的傷勢。

  納爾眼巴巴的看著陳曌。

  “會長先生,喬琳納什怎么樣?”

  “傷的挺重的,不過沒有生命危險。”

  “那她什么時候能醒?”

  “你再在這里多哭一會,估計就能把她吵醒。”

  “啊……那我不哭了……我還是出去再哭一會。”

  “和我說說到底什么情況。”

  納爾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說不清楚。

  因為她自己也沒弄明白到底是什么個情況。

  主要還是她太弱了。

  昨晚喬琳納什讓她躲遠點。

  結果直接就被愛瑪莎弄暈。

  還當做人質。

  不過她對此一無所知。

  “算了,就當我沒問,你繼續哭。”

  陳曌拍了拍納爾,轉身出了房間。

  陳曌叫上韋斯特,在人工湖邊散步。

  “逃走的那個女人找到了嗎?”

  “沒有。”

  “算了,不管她躲哪里都無所謂,反正最終還是要找上她的家族。”陳曌擺了擺手:“那個千年家族,你聽說過嗎?知道是怎么回事嗎?”

  “聽說過一些,這是從中世紀出現的稱呼,多是指一些傳承了幾百年上千年,擁有著深厚底蘊的家族。”

  “那這個非勒爾家族聽說過嗎?”

  “沒有,完全沒聽說過。現如今的歐洲大陸上剩下的千年家族屈指可數,數來數去就那么幾個,都不用調查的,對那些家族來說,這個稱呼是榮耀,也是財富,當然了,也是壓力,不過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家族為了減輕壓力而故意隱姓埋名躲藏起來,所以這個非勒爾家族估計有什么貓膩。”

  “你是說,這個非勒爾家族不是歐洲的古老家族?”

  “會長,美洲大陸發現到現在才多久,而真正的大移民時代距今更短,所以美洲大陸不可能會有千年家族的,即便是南美洲也沒有,所以這個非勒爾家族如果真的是千年家族,那一定是從歐洲那邊過來的。”

  “可是你不是說歐洲那邊的千年家族掰著指頭都數的過來嗎。”

  “我又沒說是最近過來的,現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幾十年前,甚至是上百年前就過來了,也許是在歐洲那邊被追殺,或者被滅族,然后逃到美洲大陸這邊隱姓埋名,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么我沒聽說過這個千年家族。”

  陳曌想了想,說道:“我去找更專業的人問問情況。”

  陳曌走了幾步,又回過頭,說道:“下次如果再遇到同樣的事情,我希望能第一時間通知我。”

  韋斯特點點頭。

  這次他沒有狡辯。

  因為盲目自信與自以為是的想法。

  差點就釀成大禍。

  當然了,這場戰斗也讓他認清了。

  就目前來說,超自然協會的頂尖戰力依然不算真正的頂尖。

  至少,他們面對著如愛瑪莎這種,全身都掛著極品裝備的敵人就顯得束手無策。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快乐10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上最靠谱的赚钱方法 股票代码 北京快乐8任二计划 江西多乐彩开奖电脑版 百家乐 辽宁11选五最大遗漏无码 期货配资玩法 刘伯温四肖免费资料 股票开盘前可以买入 湖北11选五遗漏前三直一定牛 股巢网 福彩p62怎么玩法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广西快3技巧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