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同人小說 > 無限恐怖之追逐 > 第四九一章 信念之力(上)

  不管什么時候,戰利品的分配都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中洲隊自然也不例外,只不過這一次連王楊也很有興趣,原因很簡單,他也很想知道其他魔戒的秘密,這可是原著里,包括整個無限同人都沒有提及到的。

  其他隊員的興奮點則在于,至尊魔戒是迄今為止中洲隊得到的最高等級魔法傳說類道具,“主神”評價最少一個S級支線劇情起步,妥妥的神器級別,正如楚軒所說,只要有足夠的能量作為發射源,沒有什么事情是一炮解決不掉的。更何況,至尊魔戒還能把所有魔戒凝聚起來,就像太陽引導行星一樣,使得中洲隊真正成為一個體系化的整體,這樣的好東西,無論是對團隊還是個體,都是一個跨越式的倍增器。

  然而,就當大家興致勃勃的時候,王楊的一句話卻讓所有人啞巴了:“那么我們應該怎么做?”

  答案是沒有人知道,包括號稱大智近妖的楚大校、擁有原子解構的蕭宏律和已經取得精靈族全部知識紀錄的詹嵐——從知識轉換為能力,中間的跨度是需要時間來完成的,哪怕有楚軒的超凡智力和蕭宏律的血統天賦也不例外,更何況還涉及到一個完全陌生的領域。

  “既然都沒辦法,倒不妨讓我來試試看。”這樣說著,王楊自顧自的拿起了至尊魔戒。

  眾人疑惑地看著他,整個中洲隊里,要說對超自然知識的理解和使用,王楊幾乎算是墊底的存在,學渣里面的學渣,倒不是說他實力不行,正相反,正是因為他實力太強,反而不需要精確的操作和入微的運用,簡單地說,就是能夠用能量輕而易舉解決的問題,為什么還要去借助規則呢?

  這樣的王楊去操作至尊魔戒?怎么聽怎么感覺不靠譜呢?想想當初鄭吒兌換大巫精血的恐怖場景,眾人不由得默默地遠離了王楊,而且做好了隨時呼喚主神修復的準備——這家伙如果暴走起來,可真沒人能攔得住啊。

  “王楊,”鄭吒欲言又止,“反正我們時間充足,等到有把握了再嘗試也行啊。”

  王楊沖他笑了笑:“那就不是我了。如果你不放心,我也可以去超級訓練空間。”

  鄭吒連忙擺手:“別,別,還是在這兒吧,萬一。。。。。。我們也來得及彌補,不是嗎?”

  王楊真的無語了,索倫活著的時候自己都不怕,現在死了反而要畏首畏尾嗎?雖說這是關心則亂,但是鄭吒這腦子,再怎么強化也脫離不了猴子的智慧啊。算了,還是不要跟這家伙廢話了,再說下去,非得被傳染不可。

  整理了一下跑偏的情緒,王楊毫不猶豫地戴上了至尊魔戒。

  鄭吒踏前一步,還想說什么,王楊卻淡淡的說道:“保持安全距離,我要開始了。”

  鄭吒聽得心頭一凜,王楊的聲音里完全褪去了往日的平和,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喜無悲的漠然,這種漠然,只有在一種時候才會出現——在他戰力全開、放手一搏的時候,自從生化危機二的團戰后,王楊大部分時間都處于咸魚狀態,在團隊中的存在感越來越淡薄,眾人也都明白,這就是所謂的高手寂寞了,尤其是王楊這樣一心追逐至強的性格,找不到對手真是比敗北還要折磨。換句話說,如果某件事能夠讓王楊提起興趣甚至激發斗志,在中洲隊隊員看來甚至比贏下一場團戰還要難得。

  當然了,這種狀態下的王楊,在幾位女士的眼中,也是最具魅力的。別人不說,起碼詹嵐眼里綻放的異彩是不加掩飾的。

  “轟————”

  主神平臺猛地震顫了一下,磅礴的氣浪滾滾而來,瞬間席卷了整個空間。在這堪比九級狂風的沖擊下,縱然已經有了充足的準備,眾人仍然有立足不穩的感覺。

  氣浪爆發的中心,王楊傲然矗立,一層淡淡的微光在他身上波動閃耀,光芒之中,隱隱有電蛇游動,風雷之聲不絕于耳。堅實的平臺地面如同被萬鈞巨石碾壓而過,猙獰的蛛網狀裂痕不斷向遠方蔓延。

  看著王楊恍如神魔的沖天氣勢,鄭吒不由得心潮澎湃:“無論看了多少次,都會被這種超強的力量感所震撼,實在很難相信,人類的軀體當中,竟然蘊藏著這么可怕的潛能。”

  同樣緊盯著王楊的程嘯隨口問道:“羨慕還是嫉妒?”

  鄭吒沉默片刻:“不知道,但是我很慶幸,他是我們的伙伴,而不是敵人。”

  楚軒沒有說話,只是一邊狂熱地看著全力以赴的王楊,一邊用一架誰也看不懂用途的儀器瘋狂操作著,而蕭宏律則在一旁協助。

  當然,也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比如羅甘道就果斷召喚出自己的高達,還把能量盾開到最大功率,一幅見勢不妙就閃人的模樣。雖然當初鄭吒強化大巫精血時這家伙并沒有加入中洲隊,可主神有影像回放功能啊,看到鄭吒開無雙的霸氣模樣,真把羅甘道嚇尿了。不過這樣也好,中洲隊里面,除了鄭吒有自保能力外,其他人正好躲到高達的能量防護盾后面,好歹也是一層屏障。

  然而不管是中洲隊員們激蕩的心情還是王楊浪潮般勃發的氣勢,都沒有讓至尊魔戒產生任何變化。恍如十二級颶風一般的風眼之中,至尊魔戒靜靜地戴在王楊手上,別說閃現精靈文字了,連一絲光芒也沒有,安定的近乎死寂。

  雙足深陷主神平臺的王楊也像是沒有任何意外:“果然,單純的力量無法駕馭至尊魔戒——”

  這時候,楚軒插嘴了:“你可以試一試從羅應龍那里得到的力量。”

  此言一出,人人為之側目。鄭吒明知道這個時候不該插嘴,還是忍不住問道:“什么力量——”

  話音未落,他就張大了嘴巴,半晌合不攏。

  原來就在這只言片語之際,王楊的虎目之中,竟然神光暴漲,陡然射出兩道尺長的輝光來,那輝光紫光湛湛,形同實質,吞吐不定,無數極其細小的符文極速流動閃現。。。。。。更加離奇的是,明明輝光中沒有一絲一毫的能量溢出,也沒有太過刺眼的光芒閃耀,但是每一個看到的隊員,都觸電般避開去,因為在他們的感覺中,在看到紫色輝光的同時,自身突然生出一種置身火海巖漿當中的焚身感來,似乎每一個細胞都在燃燒,每一個神經元都在沸騰,那是一種心靈的壓制,或者說生命等級的差距——這還是在王楊特意收斂氣勢、沒有針對他們的前提下。

  洶涌澎湃的元氣風暴也開始了變化,不再是潮水一般席卷八方,而是以王楊為中心,開始了大范圍的旋轉流動,逐漸凝聚起來的元氣漩渦不斷提升拔高,一個肉眼可見的超大龍卷正在慢慢成型,驚人的熱能沖天而起,仿佛一座無形的火山正在沖破地殼束縛,向著天際猛烈噴發。羅甘道的高達警示燈開始急劇閃爍,那是能量護盾即將后力不濟的提示。

  “這是——”鄭吒滿臉的不可思議,“羅應龍的朱雀真火?”

  “沒錯!”滿臉狂熱的楚軒居然還有心情解釋,“王楊給了羅應龍功法傳承,以羅應龍的心高氣傲,自然不愿意帶著這份因果草草結束團戰,于是就用兜率紫火八卦爐來幫助王楊完成筑基——”

  “等等!”鄭吒連忙打斷他,“我沒有聽錯吧?當初王楊被那個陣法燒的焦頭爛額,還因為這個被索倫偷襲,差點兒就交代了,你居然還說這是在幫忙?而且王楊不是沒有走修真的路子嗎?”

  “猴子的智慧。”楚軒毫不客氣的反駁,“王楊的混元火炁難道不屬于修真體系嗎?他只是選擇了兩條腿走路而已。更何況順而成人,逆而成仙,筑基是生命層級的躍升,本來就極端危險,承受不住蛻變的考驗,當然要化為灰灰。我相信羅應龍筑基的時候,所承受的危險一定不在王楊之下。如果不是這樣,你以為就憑王楊挨了索倫那么多劍,真的能扛到團戰結束嗎?”

  這話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以至于鄭吒的腦容量有些捉急,一時之間只顧著發愣了。

  還是同樣癡迷于修真的王俠接過了話題:“也就是說,現在王楊已經擁有了火眼金睛。。。。。。或者說,火眼紫睛嗎?”

  齊天大圣從煉丹爐里蹦出來的時候是什么模樣,在場的人不得而知,但是此時此刻的王楊,卻是異常契合他們的想象:目運神光,鋒芒畢露,斗志沖霄。那如火如荼的湛湛紫芒,讓人即使遠眺一眼,也有三魂顫栗、六神不定之感。

  恍惚之間,好像一尊頭頂青天的戰神躍然而出,以俾睨天下的目光,掃視著蕓蕓眾生,凌駕于山河大地之上。

  但是至尊魔戒仍然無動于衷。

真人捕鱼下载官方版 体彩双彩论坛三句话 体彩大乐透预测下一期 加拿大快乐8官网开奖 十分快三技巧 内盘和外盘 湖北体选30选5 福彩3d近200期 凯恩斯45度线交叉图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中青宝股票股吧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遗漏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 股票资配公司 上海期货配资交易 一分彩人工精准计划群 江西11选五5中奖规则